基督信仰與聖樂

價值與敬拜

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衡量價值的功能。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能分辨高低價值的等次,並做出不同的回應。對不好的朋友,你不多講話;對好的朋友,你更親近他;對有價值的青年人,你更多栽培他,因為價值在他裡面。於是你「喜愛」、「愛惜」、「敬愛」、「敬佩」、「尊敬」、「恭敬」。回應最高價值時,你發出「敬拜」。「敬拜」是唯有上帝才配得。

人評定價值的功能,使人欣賞不同的價值,排列上至創造者下至被造界的等次。我們怎麼能將不好的音樂與貝多芬的音樂擺在一起呢?有些音樂雖然一時很難欣賞,但終久你會明白其中的涵意與所用的音樂價值、和諧度、整個格式的表達以及精神的發揮。好的音樂可以振奮整支軍隊的戰鬥意志,像《馬賽曲》(La Marseillaise,法國國歌);好的音樂將使一國的文化,流傳千古、光照人類。人對價值的衡量與擺列,是基於神給人價值系統的本質。一個懂得敬拜上帝的人,是一個非常懂得最高價值的人。

人的價值系統就是對神給予人這份尊貴本質的應用。人應當敬拜神,因為祂是價值的本體,是最高的價值。對好的東西或好的人,我們要敬愛、敬佩、尊敬。這是在人裡頭一個偉大的功能,卻是許多人忽略的生命本質。人從對上帝的敬拜到對別人的尊重,整體擺列的文化體系就是價值系統。

基督教-絕無僅有讚美的宗教

世界上沒有一種宗教會像基督教產生那樣偉大的音樂!歷史上也沒有一群人,可以像基督徒這樣唱詩!基督教的音樂,基督徒所唱的詩歌,實在是心靈深處受神愛的啟發、感動,藉著音樂的才幹、恩賜寫出來的。基督信仰和心靈感受所產生的音樂,有特別的溫暖、特別的盼望和愛的成份在裡面。這不是任何政治團體、學說主義、社會動力能夠帶來的果效,也不是其它沒有神的啟示、沒有救恩的喜樂、沒有赦罪的平安、沒有來生絕對盼望的宗教系統,所能產生的藝術果效。

繼續閱讀

基督為何來到世界?(唐崇榮牧師)

Adoration of the Child

當你看這張Adoration of the Child的圖畫時,會發現這位偉大的文藝復興畫家作畫的時候,把馬利亞的心情用雙手的姿態表達出來。馬利亞伸出雙手,好像說:「你看!神的兒子降臨在世界上,這是何等奇妙的事情。」在韓德爾《彌賽亞》神曲中有一句「看哪!天使顯現。」「看哪!今天在大衛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看哪!」有一種呼喊的精神,要別人與他一同明白,所以我很喜歡這一張圖。Antonio da Correggio要表達馬利亞的心情,兩隻手這樣伸開的時候,耶穌好像是掉下來的樣子。他好像掉在馬槽裡,不是生出來,是從至高之處到世界上來,神賜給人的禮物。

耶穌為什麼到世界上來?要從耶穌在聖經裡面宣佈的我來,我來,我來….,八、九次的宣佈中間,我只提四樣,來與大家思想。為什麼耶穌到世界上來?

第一、《路加福音》第十九章第十節,耶穌基督宣佈「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這是耶穌基督的第一個最重要的宣佈為什麼他到世界上來,他說「我來是要尋找人,我來是要拯救人。」這一句話隱藏著人應當對人的問題有真正了解的程度。今天人類最大的問題,不是不瞭解自然界的問題,而是不瞭解自己的問題。

蘇格拉底兩千四百多年前,提醒人類一件事情「你什麼都要知道,但是不知道你自己,這到底有什麼意思?」這一句話很有意思。蘇格拉底以前的哲學家所寫的書不外兩大題目,第一,論自然(on nature)。第二,論原理(on principle)。阿基米德(Archimedes)找到槓桿的原理、比重的原理、天文的原理。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找到幾何的原理。他們要知道「自然為什麼是這樣?」但是無論他們怎麼研究,怎麼進步,怎麼厲害,蘇格拉底說「你怎麼厲害,怎麼研究,缺乏一件事情。你研究的都是身外之物,你研究的不是身內之己。所以你研究自然卻忽略自己,你研究外面忽略裡面,你研究大自然整個天象、地理,你忽略了人性、倫理。」所以他提出「認識自己,是一切知的開端。」

蘇格拉底說「認識自己是一切知識的開端」,但是聖經說「認識上帝是一切智慧的開端」。

如果你真正要認識自己,你透過一片鏡子,才能看見你的表面,對不對?你照鏡子可以看見你的表皮,你連看見你的心臟都不能。你照鏡子只能看見你的表皮,不能看到你的骨骼。但是你要看到你自己的內心,你的內心,心性、靈魂,永恆的事情的話,你需要來到上帝的面前。所以,認識知識的開端,就是從「知己」開始的。認識智慧的開端,就是從敬畏上帝開始的。這樣,聖經把最最最基本的道理,告訴了我們。那麼你把這些全部歸納起來以後,你回到耶穌基督所講的話。耶穌基督說「我來是要尋找,是要拯救失喪的人。」

蘇格拉底說「你要認知你自己」,而耶穌說「你要認知嗎?我告訴你,人類是失喪的。」所以基督就直接點出人類是失喪的。人類最大的問題,不是知識的問題;人類最大的問題,不是科學問題;人類的最大的問題,不是醫學問題;人類最大的問題,是方向的問題。全世界的人已經掉在一個「不知為什麼活在世界上」,沒有方向的道路中間。這個問題是比科學、經濟、軍事、政治更嚴重的問題!

「南轅北轍」這一個故事,你們都聽過了,就是無論你有多少的財力,你有多強的戰馬,你有多堅實的戰車,你有多少的油,多少的糧草都沒有用,因為你的方向是錯的!人類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靈魂在永恆中間是失去方向。所以耶穌基督說「我為什麼到世界上來?我來是要尋找,我要拯救失喪的人。」這是第一樣。

第二、耶穌基督第二個最重要的宣佈是什麼?「我來了,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叫他們悔改」(參:太9:13;可2:17;路5:32)。耶穌基督把人類再講成兩種名稱。第一種名稱就是「義人」,第二種名稱就是「罪人」。義人跟罪人哪一個好啊?義人好。義人跟罪人哪一個義啊?你不能答了哦。義人當然比罪人更義,才叫作「義人」嘛!罪人跟義人哪一個更多罪啊?罪人,對不對。所以耶穌說,「我來不是召義人,我來是召罪人。」好像說耶穌把人類分成兩種,一種是義人,一種是罪人。但是保羅說「世界的人都犯了罪」(參:羅3:23),所以保羅把世界上的人把他歸成一類或者兩類啊?一類。保羅把人類歸成一類,耶穌把人類歸成兩類。請問,是保羅對?或者耶穌對?

耶穌說,「有義人,有罪人。」保羅說「普世的人,都犯了罪。」所以保羅把人類歸成一類,耶穌把人類歸成兩類,是保羅對?還是耶穌對?保羅對,那耶穌錯了?是不是啊?你敢講耶穌錯,連保羅都不敢講了你敢講!那你說「如果不是的話,為什麼耶穌要這麼講呢?」「我來不是召義人,我是召罪人。」耶穌這句話是第二次把人類的狀況提出來,就是人類是不但沒有方向,人類失去覺悟。什麼覺悟呢?就是「自己有罪的覺悟」。

我告訴你,一個驕傲的人會不會說「我正在驕傲」?他不會發現他在驕傲的。一個很笨的人不會說「我正在笨。」沒有的!所以人最大的毛病是不知自己,也不覺悟自己真正的狀況。

齊桓公怎麼死的?齊桓公在朝的時候,有一個中國第二大的名醫來看他,這個人叫作扁鵲。扁鵲一看到他,說「皇上啊,我想你有病了,好不好讓我醫你一下,因為你的病是很重的病。」「我無癢無痛,全身舒適,你不必講這種沒有用的話,走!」齊桓公就把他趕走了。第二次他再來的時候,他說「陛下,我很衷心的勸你,你的病已經進到更深的地步,還可以醫,請快快讓我醫你。」「謝謝你囉囉嗦嗦的愛心,我根本沒有事情,走!」齊桓公又把他趕走。

扁鵲第三次來的時候看到他,就不多講話了。後來說「你如果肯的話,我還儘量可以幫助你,醫好你的病。」齊桓公「不必了,我根本沒有事,你看錯了,你去醫別人吧!」扁鵲走了。

第四次,扁鵲周遊列國回來,看見齊桓公,看了,一聲不響就走了。哇!齊桓公看見這個人不跟他講話,叫人去追他。這個很奇怪哦!平常跟他講他不聽,不跟他講他要追。齊桓公把扁鵲叫回來問他說「為什麼第一次來你囉囉嗦嗦,第二次嘮嘮叨叨,第三次喋喋不休,這一次一言不發就走掉了?」他說「皇帝啊,對不起,你已經病入膏肓了,已經沒有法子可醫了。」「你再嚇我也沒有用,我沒有事。」齊桓公叫扁鵲走,扁鵲走了以後,不久,齊桓公突然間就死了!不是沒有辦法醫,而是因為他自己沒有覺悟到他的病的狀況。

耶穌基督說「我來是召罪人,不是召義人」,因為那些自以為義的人有災禍了,他在耶穌的救恩上無份的。如果你以為你是好的,你以為你是上天堂的,你以為你是沒有罪的,我告訴你,耶穌到世界上來,是沒有給你份的。但是如果你是肯說「主啊!求你光照我,給我覺悟到我的罪,我願意到你面前來,求主赦免我,求主拯救我」,耶穌說「是阿,我來就是召罪人悔改」。

第三、耶穌基督第三個宣告是在《馬太福音》第二十章十八節,耶穌說什麼?「我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這是基督一生在人與人的關係中,一個最重要的宣告,他實實在在做到了他講的每一句話。

耶穌基督在上十字架以前,他替門徒洗腳。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他沒有接受人好心要給他吃的醋。醋可以減輕他的痛苦,但他不願意減輕痛苦,他要完完全全的把所有的痛苦,親身擔當到完。所以他一方面嚐了,表示「謝謝你的愛心!」一方面不接受,表示他願意擔當罪惡痛苦到最深最深的地步。這些都表示「我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我來乃是要服事人,並且捨命做多人的贖價。」

你看聖經的時候,會發現基督從被捉一直到十字架上斷氣,沒有一句話責備人,沒有一句話控訴人,沒有一句話威脅人,沒有一句話咒詛人,沒有一句話辱罵人。他總是口出恩言,口出祝福的話語,沒有咒詛的言語,沒有埋怨的聲音。因為他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而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如同被宰殺的羔羊。
每一次我講到被宰殺的羔羊,被宰殺的羔羊,我的心就一片酸的意思在裡面。因為我曾經到一個神學院去訪問,講完道以後,他們說「唐牧師,現在你不要回家,我們剛好要殺一隻羊。等一等你看我們殺完了,才回去好不好?」我說「好好好….。」殺雞我常常看,殺羊我沒有看過。他們把一隻羊抓了,兩隻前腳綁了,兩隻後腳也綁了,再把牠頸項綁了,把牠的腳綁到樹上,幾棵樹拉直了他的身體以後,他們就拿一把刀來,從他的喉嚨割下去。一割下去的時候,我看那個羊抖一下,發出「咩」,以這是最後一聲「咩」,之後就沒有聲音,血流了出來。流完以後,他們把繩子鬆了,整隻羊就死了。

看了以後,在回去的整條路上我都在想:現在我明白了,「你如同羔羊,被帶到宰殺之地」(參:賽53:7)這是什麼意思呢?羊沒有抵擋,沒有反抗。羊身上也沒有武器,可以與那些要殺他的人來相鬥,牠只有順命、聽話,直到死的地步。

耶穌說「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我明白了!我明白什麼叫做「羊被拉到宰殺之地」,我明白了什麼叫做「羊被牽到剪羊毛人的地方」。我沒有見過人怎麼剪羊毛,但是我有三次在電視上看見,澳洲的人怎樣在羊的身上剪羊毛。你們中間有人親自到過澳洲的,你就知道剪的時候,不是像剪你的頭髮的時候那樣,很有藝術的慢慢剪,線條流線不流線,到底形像好不好?不是的。就「得….」,特別是現在的電剃刀,一剃下去以後,一隻這麼胖的羊,剪完了變成瘦得像狗一樣的,而且全身好多地方,都被那電剃刀刮傷,血流整身都有痕跡。我就明白了,主啊!原來你聖經的話是這麼深的,你來不是要受人服事,你要服事人,而且你要捨命做多人的贖價。你如同羊被拉到宰殺之地,你如同羊被帶到剪羊毛的人的手下受剪的羊。我明白這些聖經以後,我更深的明白,主的愛是何等的大。

基督為什麼到世界上來?在馬太福音20章28節所提到的這句話,提到了贖價的問題。這贖價的意思是什麼?人已經失去了他靈魂的價值了。今天有许多人,為了一點點的利益偷東西,為了一點點的錢財出賣人格,為了一點點錢財出賣貞操。為什麼?因為他不知道他何價,不知道他的價值。你把你的信用,把你的尊嚴,把你的人格,把你的精神,把你的信仰,把你的貞操,把你的青春,隨便出賣,為什麼?因為你要得一點錢。但你知道你知道你價值多大嗎?耶穌說「我來做你的贖價」,你的靈魂失去,是沒有人可以替你買回來的。你就是把全世界的產業賣掉,沒有辦法買回來,除非上帝的兒子為你死在十字架上,才買贖你回來,「我來做你的贖價,我來代替你死,我來為你流血,我來為你捨命,成為多人的贖價。」這是第三個宣佈。

第四個宣佈,是我今天要提的最後一個宣佈,記載在《約翰福音》第十章第十節:耶穌基督說「人子來,是要叫人得生命,而且得的更豐盛的生命。」這句話曾經使我深深的思考,為什麼他講這句話?在我沒有信耶穌以前,我不是有了生命嗎?我信耶穌以後,我不也是這樣的生命嗎?為什麼他來叫我得生命?在這一句話裡面,耶穌基督不但提到人失去方向,不但提到人失去悟性,不但提到人失去價值,耶穌基督講,人失去了那永恆的生命的關連。所以耶穌說「我來,把生命給你們,而且給你們更豐盛的生命。」

然後我把這句話倒轉過來,我要思想:科學家給我什麼?道德家給我什麼?宗教家給我什麼?哲學家給我什麼?政治家給我什麼?把這些都思考完了以後,再歸回來,「耶穌啊,你給我什麼?」

道德論善惡,科學論是非,哲學論智愚,宗教論今生跟來生應當怎樣行。這些講倫理,講利害關係,講是非的界線,講真假的知識的這些的範圍中間,都缺乏一件最基本的,耶穌基督講生死的問題﹔這是宗教、科學、哲學、文化,世界所有的東西沒有辦法相比的,「因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什麼?滅亡,反得什麼?永生」(參:約翰福音:3 章 16 節)。「不至犯罪,反得良善?」不是。「不至愚笨,反得知識?」不是。「不至貧窮,反得富有?」不是。因為這個範圍已經超過了所有其他的界境,「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這是基督與所有的其他的範圍-宗教界、哲學界、文化界、倫理界、知識界、科學界、政治界不同的地方。他來是要解決我們生、死的問題,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你們來吧,到我這裡來,我把生命賜給你們,而且把更豐盛的生命賜給你們。」

親愛的朋友,從來沒有人像耶穌基督,因為他是賜生命的主,所以他十字架上死了,埋葬了,第三天從死裡復活,證明他真正是生命的主。今天,如果基督到世界上來,是把這些這麼偉大的生命賜下來,你到底認識他到什麼地步?你是不是以為信耶穌就是做做禮拜,禮拜天比較有一點填滿時間,不太孤單的這種生活情趣?或者你到教會去聽聽音樂,是因為教會的音樂是世界著名,非常能鎮定心靈,具有永久的藝術價值?或者你在教會交朋友,在教會裡面得到一些宗教的知識嗎?這都不是基督到世界上來的目的。因為耶穌基督說,「我來尋找你,你是失喪的,我要拯救你。」耶穌基督說,「我來,我要呼召你,你是罪人,你不要以為你是義人,你覺悟你的罪的時候,我就呼召你悔改。」耶穌基督說「我來不是需要你,不是要你服事我,是我服事你,因為我服事你的最高峰就把我的生命捨去為你死在十字架上。」耶穌基督說「我來是要把生命賜給你,使你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為了這些的宣告,耶穌基督從天上到地上來!

請問,今天你內心的深處有主了嗎?你已經接受他進到你心中嗎?你曾經邀請他進到你生命的裡面嗎?如果沒有的話,今天正是你的機會,你邀請他進到你內心的深處,正符合他到世界上來的真正的動機-不是為他自己,是因為你,是為我。你願意不願意,把心門打開來,讓耶穌進到你心裡?你願意嗎?現在,我們把心打開來,說「主啊,請你進來。」

作者:唐崇榮牧師

資料來源:基督日報http://chinese.gospelherald.com/

耶穌,貧窮的王(唐崇榮牧師)

有王是貧窮的嗎?有貧窮的人曾做過王嗎?做王的時候還是貧窮的嗎?全世界歷史中唯有這一一位貧窮的王--他出生的時候因為貧窮,全猶太國沒有人認出他是誰。因為他的貧窮,整個以色列人沒有人知道他是王。因為他是貧窮的王,他死的時候,沒有人看出他有任何王的跡象。但這一位在歷史上曾被稱為王,也自稱為王的人,使世界許多君王與政治領袖,從內心深處尊敬崇拜,以致把生命交託給他的人。

拿破崙在聖赫倫那島被流放的時候,曾經很感慨的說:「從古至今,所有大君王都有千萬的軍馬侍從隨著他。他們征服無數的土地,統治無數的百姓。漢尼拔,亞歷山大大帝,查理曼,以致於我,成吉思汗,還有其他的大帝,這些人都有千萬的人在他們活著的時候跟隨他,尊崇他。但是,我們的國度有一天都要消滅,要來的時代會忘記我們,但歷史上曾有一個人,他​​手無寸鐵,身無分文,生的時候很貧窮,死的時候很淒慘。但是,他的國度無窮無盡,以後的日子,有千千千萬萬萬的青年人,一代一代起來要成為他的自願軍,永世無疆。」拿破崙講了這話不久就離開人世,世界歷史證明他講的這段話是真的。沒有一個君王曾經達到像基督死後,受世人尊重的那種程度。

我們今天到巴黎去看拿破崙停棺的地方被建起來像宮殿般,整個圓形的屋頂是用黃金鋪上去的。但是,除了法國,有沒有德國人、英國人紀念拿破崙呢?有沒有其他的民族尊崇他,為他建一個宮殿來紀念他呢?沒有。但耶穌基督死的時候這麼淒慘,兩千多年以後,我們看見世界各地,都有為了祂的緣故建立的偉大禮拜堂,雄偉過於皇宮,處處聽見歌聲敬拜。貝多芬的《哈利路亞》,還有使人從內心深處感到和平臨到的《啊,聖善夜》,都是為這一位降生在馬槽的君王而寫的。

有一次有人帶我到一個有動物住的地方。一進去的時候,有一股很臭的味道立即從鼻子穿到腦門,這股味道臭到我一生從​​來沒有想像有這種味道進到我鼻子的可能。那時我快快把手巾拿起來,才發現我只有帶一條手巾,應該二十條還是不夠的,就在這個時候我快快跑開,因為味道實在太難聞了。當我跑離開那個地方開始呼吸新鮮空氣的時候,突然有句話在心間:「你知道嗎?耶穌出生的地方就是這樣的情形。」我從來沒有想到!在我觀念中的馬槽,是聖誕卡片所畫的,那個槽都好像是用繡花繡出來的那麼漂亮,嬰孩在裡面享受最溫暖的照顧,有慈愛的馬利亞,還有護衛著祂的約瑟,在馬槽邊無微不至的照顧著祂。

但我從來不知道,真正在馬、牛、羊牲畜那些浸溼著尿的的地方,那些臭味可怕到這種地步。就在這個時候,聖靈在我心中提醒我:「你認識耶穌嗎?你愛祂嗎?你傳講耶穌很久了,你真正明白什麼叫做『降生』?什麼叫做『道成肉身』?什麼叫做『大哉!敬虔的奧秘,上帝在肉身顯現』?那住在至高之處的創造主,降生在牲畜所居住的地方,在那裡道成肉身。」所有的宗教都是人在肉身中尋道,因為物質的生活不能滿足他們,正像孔子說的:「君子謀道不謀食」(參《論語‧衛靈公》)。所有的宗教領袖都不滿意現世中物質的享受,他們要在心靈界更高的層面裡,找到真理的供應,找到良心的慰藉,找到心靈深處真正的內容。人在肉身中尋找道,成為有意義的人生。但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不是肉身尋道。在那個地方,我對主說:「主啊,求你幫助我認識那一位道成肉身的耶穌到底是誰?到底為什麼?底是什麼力量使祂從尊貴的天家,來到卑微的人間?從榮耀的至聖所,來到牛、羊所住的地方?這個愛太偉大了!」

耶穌降生

瑞典神學家虞格仁(AndrewsNygren,1890-1977)把哲學家探討的愛與耶穌基督所彰顯的上帝之愛做對比時,他說:「人所愛的,常常是向上的。」我們愛什麼?愛比我們更美、更聰明、更有價值的。當你看見比你更難看、更窮、更淒涼、更不配的東西的時候,你會討厭它,你會丟棄它。請問,真正的愛應當是怎麼樣的方向?虞格仁說:「聖經形容上帝之愛的希臘文是agape。那愛不是從下到上,那愛是從上到下。」尊貴的愛上卑微的,榮耀的愛上羞辱的,有價值的愛上沒有價值的,配得到最高頌讚的愛上那些應當被咒詛的。這個愛是從上到下的,這個愛是自我降低,這個愛是自我犧牲。所以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基督本來是富足的,為了我們的緣故祂成為貧窮,這樣,使我們的貧窮藉著祂可以成為富足」(林後8:9)。

有一次比利時女王邀請愛因斯坦到王宮來。當火車抵達布魯塞爾時,儀隊排列在那,穿戴整齊,威風凜凜,要迎接世界最大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當整車的人都下來,車上一個人都沒有的時候,他們失望了,因為愛因斯坦沒有來,他們全隊的人回到王宮那裡,稟告女王:「今天我們等了整車的人下車,但沒有看到愛因斯坦。」女王說:「你說什麼?愛因斯坦人就在這裡。他剛才自己搭車來了。你們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歡迎他卻沒有見到他?」迎接的人不明白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情。原來,他們想像的愛因斯坦,世界最大物理學家,第一流的科學家,普林斯頓大學的教授,應當是多麼威風的一個人。但愛因斯坦蓬頭散髮,鬍鬚長長,彎腰駝背,穿著平常的衣服,常常把領帶當做皮帶,就從火車下來,自己搭車到王宮。我告訴你,愛因斯坦如此,上帝的兒子耶穌也是如此。你看不見祂是​​王嗎?我也看不見。為什麼?因為祂不像,祂太窮了。

基督在世界上傳道,當祂被釘在十字架上時,跟隨祂的學生沒有人知道祂講的奧秘是什麼。當耶穌基督死的時候,上帝感動另外一個人看出耶穌是王。這個人是誰?這個人是行兇做惡的強盜,與基督一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個人是基督死的時候,唯一承認耶穌是王的一個人。十字架上的強盜在被釘的時候,與另外一個強盜一同譏笑耶穌,與在十字架下的人一同冷嘲熱諷。耶穌基督一句話不回答,他們看見祂靜默在十字架上受苦的時候,突然間祂動了嘴唇,祂講了第一句話,這些人在下面看祂要講話,要知道祂講什麼?這位全身受鞭傷,四肢被釘的傷口流出鮮血的基督,他開口講的第一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路23:34)。

耶穌基督代人受痛苦,擔當刑罰,在受咒詛中,用祂的愛為罪人禱告,祂不是在講一個理論。「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當祂講完這一句話以後,有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改變,那是只在一個人心中改變,不在別人的心中。下面的人無論祂講什麼,照樣吐口水在祂的身上,照樣大聲責罵,但是有一個人的內心受了驚天動地的大改變,就是祂旁邊那個剛剛譏笑的強盜。

釘十字架一個在受苦中的人,還有什麼恩言可以給別人呢?一個人在極大的困難之中,還能為別人祝福嗎?但是他沒有想到,他所咒罵、所譏笑的耶穌在同樣的痛苦中間,竟然用最偉大的人格,最寬容的心,用聖子對聖父的代求,講出了這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這句話在聖靈感動之下,使這個強盜產生了一個非常大的震憾的改變,整個心轉過來,他看見這個不是普通人,這個人一定是在另外一個屬靈國度中,沒有人可以達到的境界中,有最高的道德,有最高的靈性,有最良善的心懷,他應當是全世界人的王,而這個人有一天一定要統治全世界,但是很可惜被掛在木頭上。他就轉過來對耶穌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紀念我」(路23:42)。我深思這一句話的結果,發現他是真正偉大的回應者。對上帝啟示的話語,對基督示範的生活,對基督偉大的教訓,產生最快回應的人就是他。他聽了耶穌講一句話,他整個生命改變過來。

我們聽了多少偉大的道理,我們的生活還是照舊,我們對神沒有反應。這個強盜可能從小沒有好的爸爸,沒有好的媽媽,沒有好的老師,沒有好的同學,沒有好的環境,沒有好的機會,所以他變成一個強盜。就在他斷氣以前,有一個機會,只一次的機會,只有聽一句的話語,他整個生命改變了,在十字架上。今天你聽了多少偉大的話,你受到怎樣的震憾,你做怎樣的回應?他回應的時候,認知耶穌基督是誰。祂雖然手無寸鐵,身無分文,被掛在木頭上,但是祂的道德,祂人生的價值,祂心靈的偉大超過所有最尊貴、最榮耀的世人。祂​​在祂的國度裡,是一個王者的身份。「你得國的時候,耶穌,求你紀念我。」一個將要死的人,還盼望自己的生命能有一天,被上帝的恩典寬恕的時刻。

今天世界這麼黑暗,政治逼你上十字架,宗教逼你上十字架,法院逼你上十字架,軍事逼你上十字架,大自然要把你逼死。群眾讓你上台,讓你在十字架上受死。這世界最被看重的這些勢力,都是反對真理的。否則像你這麼好的人,怎麼會死在這樣淒慘的地方,難道這就是世界歷史?難道政治一直黑暗下去嗎?難道軍事一直黑暗下去嗎?難道法律從來不講公義嗎?難道世界的經濟總是有錢叫鬼推磨嗎?難道群眾的聲音,可以因為他們多數永遠得勝嗎?難道,難道,難道….。不!有一天你的國會來臨,有一天世界會改變,有一天世界所有冤枉的事情一定要反過來,那個時候你是王,「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紀念我!」

有哪一種話語比生命的主給你的應許,使你死得更安心?有哪一種權威比耶穌基督所講的話語,更使你安穩你的心意?那一天耶穌基督流血,第一個被赦免的人不是彼得,不是雅各,而是這個強盜。在我心目中,新約最偉大的信心是這個強盜。他根據什麼相信耶穌呢?他看不見耶穌從十字架上下來,看不見耶穌基督坐在寶座,看不見耶穌駕雲從天降下審判活人死人,看不見耶穌基督有什麼權柄來管理這個世界。但是信心告訴他:「我已經看見了,我看見了別人沒有看見的。我看見了社會的現像不能告訴我的,我看見了在十字架上,在各各他的狀況中,沒有人可以明白的。」(本文轉自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官網)

資料來源:海外華人福音網

聖經對靈、魂、體的問題確切的教導是如何?

一、唐牧師請問聖經對靈、魂、體的問題確切的教導是如何?

答:我相信按整體來說是一元。按照質料來說是二元。按照功用來說是三元。所以這樣,我們相信人是一個人,一個人就不能分了,因為他得永生就是整個人得永生;他滅亡就是整個人滅亡。你不能說「他靈魂是得救,身體滅亡。」你說,在哥林多前書第五章不是說「讓他的靈魂在耶穌基督的日子可以得救,讓他身體交給魔鬼」(參:哥林多前書5章5節)嗎?那是因為我們還沒有在永恆中間,基督還沒有來的時候,有一些分開的事情。所以我們是一元的,整個的,整體的。從本質來說,我們有身體的一部份,有物質,有靈魂的一部份,叫做靈,雖然以從spritually speaking –soul,physicial speaking –body。所以身體是屬物質的,靈魂是屬靈性的本質的,所以這是兩個部份。那麼功用呢?我們有對神的認識,這個叫做「靈」的功用;我們有對己的認識這個叫做「魂」的功用;我們有對物質世界接觸,這個叫做「體」的功用,所以我們還是一個的。

靈魂體但如果把人硬分成三種人,一種屬魂、一種屬靈、一種屬體的話(最先這樣分的,不是倪柝聲,最先這樣分的是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第一世紀到第一世紀全期的一個很可怕的異端,他們用希臘文說人類分成三種,屬體的叫做sarxikos。屬魂的叫做psychikon。屬靈的叫做pneumatikon。他們說 pneumatikon 的人才能得救,psychikon 的人不能得救,sarxikos 的人一定要滅亡。他說psychikon 的人在得救與滅亡的中間,不知道最後命運如何,可東,可西,pneumatikon 的人一定得救,這是什麼人呢?不是基督徒,是什麼人?是諾斯底(Gnostic)。諾斯底就是「唯智派」,或者「智能派」,這種人認為他們比基督徒更多明白上帝的真理,基督教所明白的是很膚淺的。他們認為他們知道的是深到什麼地步呢?有一種聖樹從上帝那裡掉下來,墮落以後就變成人性,人性中間很多人就沒有辦法脫離罪的捆綁,唯有真正得到一種特殊知識的個別啟示 (spiritual understanding,spiritual knowledge individually reveled),這些人知道那種知識的時候他就得救了,所以人是憑知識得救。是不是科學的知識?不是。是不是教育的知識?不是。是從神那裡一種特殊的啟示給他的知識,這樣人就得救,這種人就是諾斯底。基督徒在哪裡呢?基督徒是「屬魂人」不屬靈,所以基督徒是屬於「屬靈人」與「屬體人」的中界,所以,這樣,基督徒得救前途把握是沒有的。

那最壞的是什麼人呢?是猶太人,因為他們把耶穌基督釘十字架,所以他們是萬惡,是屬於肉體的,他完全不明白。那倪柝聲就照著哥林多書信裡面所提到的,內在的人,還有血氣的人就把他歸成屬魂、屬體、屬靈,好像先把人分成三個不同的因素,然後再把人類分成屬於這個,屬於那個,屬於那個元素這個教訓不是聖經的教訓,因為聖經提到的「屬血氣」,也就「是靠自己,以自己為中心」的。而「屬靈」是屬聖靈,不是屬於你自己個人的靈,是屬聖靈引導的。所以「屬靈人」不是在你生命中間有三種人你是其中一部份。「屬靈人」是指你整個思想、情感、意志、身體裡面的意念、思念全部被聖靈引導,這個叫做「屬靈人」。所以如果你說照倪柝聲所講的,魂裡面有「理智、情感、意志」,靈裡面有「良心」跟「對神的直覺」 (The intuitive knowledge of God and conscious),如果是這樣的話,你解經的時候不可以思想的,你一用思想就屬魂的,懂嗎?所以你讀書很多思想,很多知識,你就是屬魂的,沒有生命,「有知識,沒有生命」。這是台灣常常聽到的話,「你不要看他有知識,他沒有生命!」那你問他「生命是什麼?」「就是生命。」「什麼生命?」「生命。」他講不清楚什麼叫做「生命」?其實當你的理性歸向真理的時候,你那個「歸向真理的理性」就是「靈性」。

大家跟我說,「理性歸向真理的時候,那個理性就是靈性」。你不能說「魂」裡面有「理智、情感、意志」,「靈」裡面好像就不管這些事情了。那如果靈裡面沒有理智、情感、意志的話,那請問,我們魂裡面的理智、情感和意志到底與神有什麼關係?你就不能用理性去明白聖經了,但聖經說「你要思想,晝夜思想上帝的話」(參:詩篇:1篇2節),「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歌羅西書:3章2節),「聖靈來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講過的話」(參:約翰福音:14章26節),這個就又變成「屬魂」的事情了,所以這是很危險的。所以,我認為這是不對的。我們不能用帖撒羅尼迦前書第五章「要保守你們的靈、魂、體」(參: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23節),有逗號,你就說「這樣就證明我們的靈魂有三個不同的本質,所以我們是三元的嘛!」那如果照這樣看的話,耶穌基督說「你們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來愛主你的上帝」(馬可福音:12章30節),人變成四元了。所以這種解經是有一點毛病的,而倪柝聲最大的毛病就是「上帝的道是兩刃的利劍,把人的靈與魂把它剖開來了」,關於這一點,再過三、四個禮拜,下個月,我們會解經到第四章第十二節的時候會提到這個問題,所以你們好好忍耐。

資料來源:摘錄唐崇榮牧師台北查經聚會 希伯來書第25講

絕不後悔的上帝的後悔

當挪亞的時代,神的怒氣臨到世上,「上帝看世人,終日所想的盡都是惡」(參:創世記:6章5節)這表示整個邪惡已經充滿人性了。一個人被造是為了彰顯上帝的榮耀。人活著是成為神的代表。人有神的形像樣式,就有資格作為神的見證。所以人的生命,人的生活,不但是一個見證,更是一個容具(a container)。我們的生命可以充滿神的公義、聖潔、慈愛、良善這些屬性,當流露出來的時候,就成為活水江河,叫別人與我們一同得到神道德屬性產生出來的美德跟行為。但是,當一個人這個容具的職能不是為神的形像樣式預備的時候,就變成一個裝載邪惡的容具,這就是聖經所講的「終日所想的盡都是惡」,以後神就講一句話,「祂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參:創世記:6章6節)。

進程神學的錯誤

我們要怎麼樣解釋:「上帝後悔造人在地上」,這是什麼意思?是不是上帝「悔不當初」呢?如果祂早知道人這麼壞,寧可不造人,免得受今天這樣的痛苦,看到人罪大惡極,終日所想的盡都是敗壞的事情,祂心中極其傷痛。祂「後悔」是不是因為祂起先不知呢?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掉在一種錯誤的神觀裡面。這個錯誤的神觀,就是今天那些所謂的 process theology的錯誤。Process theology 叫作「進程神學」或者「程序的神學」,它主張:「連上帝本身也不知道以後要發生什麼事情」。如果連上帝自己也不知道以後要發生什麼事情,那麼上帝自己也在程序中間被推到一個未知數的未來,這個神學裡的用詞叫作 unknown quantity of the future. 未來的未知數的份量。這樣,神自己也不知道明天要發生什麼事,祂就向著一個未知份量的未來而前進。若是這樣的話,這一位神就不是聖經所講的神。因為聖經說「我從起初指明末後的事情,你把哪一個神與我相比呢?」(參:以賽亞書:46章9-10節)

超時空的創造主

神是歷史的主宰,神是超越時間的創造者,神是指明末後之事,世界終極要怎樣結束的那一位絕對超然的智慧的本體。這位神絕對不是時間程序中一位不知未來的無知者,這位神絕對不是這樣的神。所以,我們就因為這個神論,我們好好思想怎麼解釋「後悔」這兩個字,神「後悔」這件事情。「上帝就後悔造人在地上」,你怎麼解釋?如果神是會後悔的話,也就是神不是全知的。如果神是會後悔的話,表示神是未知未來的神。一個未知未來的神就沒有辦法控制歷史,一個不能控制歷史的神就不是歷史的主宰。一個不能控制歷史的神就是一個在時間過程中間,成為時間裡面的一個客體,不是主體。這樣的神不是神!所以,青年的基督徒,我們一定要知道,我們的神是超時間,超空間的,因為祂是時間、空間的創造者。

解經的總原則

我們把神論的觀念弄清楚了,怎麼明白創世記第六章所講的「上帝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原來解釋「上帝的後悔」,不能從「字句」去明白,要從「精意」去明白,因為聖經提到「後悔」不是單單這一次,聖經提到後悔有好多次。在撒母耳記裡面提到上帝的後悔,在詩篇提到上帝的後悔。詩篇九十篇裡面提到「上帝啊,求你為你的僕人後悔。」不但如此,在約拿書裡面提到「上帝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參:約拿書:3 章 10 節)。這樣,神的後悔不是單單創世記提到,在其他聖經的經卷中,提過的後悔把它總歸納起來,找到總原則再去解經。「總原則解經」是貫串全本聖經所有的有關名詞的運用,用有關信息的內容總結合,然後找到一個根基性的,統一性的原則,用那個原則再去一節一節解經的時候,這個才是正統的解經。這也是加爾文(John Calvin,1509-1546)之所以先寫《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以後才解經的原因。他在《基督教要義》運用了六千多次聖經的經文。

公義與慈愛並行不悖的神

「耶和華迥非世人,絕不後悔」(參:撒母耳記上:15章29節),祂現在說:「掃羅啊,祂後悔立你作王」(參:撒母耳記上:15章11節)我歸納全本聖經以後,把神兩個平行而不悖,永恆一定存在的雙線本性提出來--神是永永遠遠慈愛的神,神是永永遠遠公義的神。「永遠慈愛」跟「永遠公義」是並行而永不相悖的兩個本性。祂永遠是慈愛的,祂永遠是公義的。所以這一位公義的神,也是一位慈愛的神。這位慈愛的神,也是一位公義的神。祂的慈愛不會否定掉祂的公義,祂的公義不會抹煞掉祂的慈愛。祂的公義跟慈愛沒有相悖,no self-defeating, no self-conflict,這是一個 paradoxical eternal parallel,這是永恆並行存在,並存而不相悖的兩個本性。

以人的語言傳達神的心情

注意聽下面的話,所以「這位慈愛的神,又是公義的神,當祂決定赦免人的時候,祂就以祂的慈愛來待人。當祂決定審判人的時候,祂就以祂的公義來待人。」那麼,當他從慈愛轉到以公義來待人的時候,這個轉換都在祂本性中間,從人的角度來看,這個叫作「後悔」。你明白嗎?這個是不得不用人的名稱來表示這個轉換,就是祂從慈愛轉到公義,從公義轉到慈愛。所以這個轉換,在詩篇第九十篇就露出了一個可能性的了解了,「耶和華啊,你為你的僕人後悔吧!」(參:詩篇:90篇13節)什麼意思呢?「你不要審判我,你赦免我,使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你不要定我的罪,有誰在你面前站立得住呢?有誰照著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但是求你用你的慈愛待我。」這樣,「你為你的僕人後悔吧!」應當審判的現在你赦罪,這樣,我從人的角度來看,你這個轉換是從公義到慈愛,人的了解,在這麼膚淺的觀念中間只能說:「主啊,我的觀念所能了解的,就是你在後悔了!」

這是從相對的關係來用的名詞,也就是說,當神啟示自己的真理的時候祂不能用天上的語言,祂只能用人的語言。祂用人的語言的時候,祂就掉在限制的中間了,上帝就用人所能明白的最最最最徹底的,最大的可能性去願意把自己無窮無盡的本意,限定在人自己字意裡面的限制。沒有一個語文是沒有限制的,語言是有限制的,語言的意義也是有限制的。同樣一個名詞在大陸的用法跟在台灣的用法就不一樣了。在大陸說「你信耶穌你就不會孤單」,他們說「我們都跟人民在一起怎麼會孤單?只有那些反革命份子被拉到集中營去的才會孤單,在勞改營裡面的才會孤單,我們跟人民在一起不會孤單。」所以他們的「孤單」的觀念就是「跟人民分開」,所以名詞相當有限制的。蘇格拉底 (Socrate,469-399 BC)在世界歷史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貢獻,就是:「當你要講一件事,解明一項事理的時候,你要儘量明白你使用的名詞具有的真正意思是什麼。你用詞要準確,因為這樣才能表達你真正的意義。連用詞準確到最精準的地步還不一定能把意義完全表達出來,何況隨便用詞。」

啊,我從蘇格拉底這一方面學了好多東西。所以,儘量用最正確觀念的表達,把我們要講出來的道,交待得清清楚楚,免得模稜兩可,模模糊糊引起人的思想的大混亂,再傳達出去的時候,變成另外一種異端的表現那就很危險了。所以上帝用人所能知道、所能了解的心情的名詞,把這句話講出來。原來「後悔」是表示人痛苦到一個地步,憂傷到一個地步,沒有辦法挽回歷史的程序的一種表達。

神的心意

你在歌劇與戲劇裡看到悲劇的時候,你就明白這件事情:你沒有辦法把時間轉過來,只能向著永恆後悔那已經既成而不能挽回的事情,這個痛苦是沒有辦法補滿的,這個叫作「後悔」。聖經用「後悔」這個名詞來表達上帝看見人的罪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心中極其憂傷,好使人明白。「後悔」這個詞表達出神在對待人的事情上,慈愛跟公義這兩個本性的轉換。神從以慈愛待你,變成以公義待你。神要定你的罪,祂突然向你施恩的時候,這叫作神的後悔。你明白了嗎?所以上帝是極其傷心,極其痛苦,祂「後悔」,就是祂痛苦憂傷人在地上的情形。這樣的一位神,看見人在地上的情形到了這樣一個地步,結果怎麼樣呢?還是留下憐憫,留下恩典。上帝施予普遍恩惠的終極性目的是什麼呢?就是要人悔改。

作者:唐崇榮牧師

資料來源:基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