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善工?其中有功德的含義嗎?絕對沒有。善工僅可解釋為一項很良好的事工或工程,如人類始祖亞當,在伊甸園中從事修理看守(創世記2:15)。他工作的成績是否盡善盡美,我們不知;神並未予以否定或肯定。亞當為神創造在世上之第一人,應具備充足的智慧與能力,他駐守在神的園子裏,豈可無所事事。人,必須有正常,且經常的工作,才是一個正常人。如一味遊手好閒,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便成為廢人。因此神必須給人工作機會,人則應感恩接受,並努力從事;不能“等閒白了少年頭”。亞當在伊甸園中工作稱職,僅屬本分,並無特別功勞。若不工作,他會閒得無聊發慌,且毫無生命與生存的意義。人與其他動物的分野,即在此。所以,人本分應做的工作,做好是應該的,並無特別功績可言,更不能以之作為免罪與減罪的要件。

  人,為甚麼要急着去做“善功”呢?這種想法,不僅基督徒有,其他各種宗教信仰者也多存有此種思維。原因為何?因人人都有某種罪惡感,也都希望儘早得到救贖。這便落實了保羅在羅馬人書第三章二十三節記載的:“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而人犯罪的代價只有一個“死”字,沒有其他可減免的條例。神藉祂僕人摩西所頒布的誡命,無論是正面的“應當”,或是負面的“不可”,人觸犯之後,最後都是一個死,並沒有任何可資減免的餘地。而十條誡命是一個整體的律法,人觸犯其中一條,便犯了眾條,故歸根究底皆為死罪(雅各書2:10)。

  這樣人不是沒有希望了嗎?人要設法自救,便萌生出兩個方式:其一,是努力想方設法要全力守住誡命,甚至不惜將誡命謬解,曲解與稀釋。因誡命嚴釋,只有死路一條;稀釋或曲解,謬解或可找到活路。猶太的拉比們,便用盡種種方法與洪荒之力去解釋與解救,讓人求一線希望。其次,是努力建立“功德”。人都以為:只要行善,便可補救所犯罪惡。於是,罪惡與過錯皆可以“善功”來贖,此種思維因而大行其道。

  “行善積德,可得善報”,這種想法與訴求,人人都會有;耶穌便遇到了一位。

“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說:‘夫子,我該作甚麼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以善事問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你若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誡命。’他說:‘甚麼誡命?’耶穌說:‘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又當愛人如己。’那少年人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甚麼呢?’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那少年人聽見這話,就憂憂愁愁的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馬太福音19:16-22)

這位少年人向主詢問得永生之道,並先認定只要行善便可獲永生。其實這人並不了解何為“善”,亦不知何為“永生”,更不知如何才能“行善”。首先基督教導他,人間根本沒有所謂“善”。善者只有上帝一位。人之謂“善”如修橋築路,救濟貧困等,皆為人之本分,是原本應該做的,因“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書4:17)。所以“好撒瑪利亞人”故事中之協助落難的路人甲,就是應該的,並不是他的善功。那些看見受難者,卻望望然去之的路人們都有罪了。所以“好撒瑪利亞”人,可以說他的確做對了一件好事,但卻非善功,絕不可能以之抵償他的罪,是十分清楚的。

  放眼普世各種宗教,無不具此“善功”思維。佛教,是好的例證。行善布施,修行,便可免罪。苦行僧沿街托缽化緣,為一種“功德”。(按:馬丁路德早年亦做過這種苦行,但後來發覺,與得救稱義完全無涉。)善男信女在缽中的布施,當然也是“功德”。到廟中進香,獻上香油錢等等,皆屬“功德”。當代推行此種“功德”的組織之一,即“慈濟功德會”。此組織自台灣發起,遍行全球,是“做功德”思維,聲勢最壯大者。

  “功德”思維,也潛入了基督教義中,再經梵蒂岡教廷全力推行,立刻擴及全教會,人人都要多做“善功”,以求自救,進而可救人(已故的親人)。這不禁使我們想起了佛教傳說之“目蓮救母”的故事。目蓮因其母墮入地獄之“餓鬼道”,他由釋迦作法相助,救出了許多餓鬼,再將此功德轉讓給他母親而救助成功。這不正是天主教“善功”說:人之奉獻可以救自己親人出煉獄,之另一版本?

  這些“善功”的詮釋,完全誤解了世人追求救贖的初衷,故費盡氣力仍是枉然。連舊約祭司為罪人獻上的牛,羊,鴿子之血,也皆無用。因人犯罪必須以流血之死為代價,其他方式皆無助於贖罪。希伯來書中有十分清楚的啟示:

“因為摩西當日照着律法,將各樣誡命傳給眾百姓,就拿朱紅色絨和牛膝草,把牛犢山羊的血和水,灑在書上,又灑在眾百姓身上,說:‘這血就是神與你們立約的憑據。’他又照樣把血灑在帳幕,和各樣器皿上。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潔淨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照着天上樣式作的物件,必須用這些祭物去潔淨;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當用更美的祭物去潔淨。因為基督並不是進了人手所造的聖所(這不過是真聖所的影像),乃是進了天堂,如今為我們顯在神面前;也不是多次將自己獻上,像那大祭司每年帶着牛羊的血(牛羊的血:原文作不是自己的血)進入聖所。如果這樣,他從創世以來,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這末世顯現一次,把自己獻為祭,好除掉罪。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像這樣,基督既然一次被獻,擔當了多人的罪,將來要向那等候祂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希伯來書9:19-28)

原來舊約祭司(此制度仍延伸至新約時代,當耶穌在世傳道時,祭司仍然在聖殿中為人獻祭。)因人的罪只有人流出自己的血(死)才能符合律法的要求。舊約時代的獻祭只是一種象徵,如果基督沒有死在十字架上,這些獻祭皆屬徒然。

  話說回來,到底有沒有所謂的善功呢,絕對有。但不是有罪之人所能施行的,只有無罪的人,才可在神前立此善功,而唯一能以善功贖人之罪者,即道成肉身,卻沒有犯過罪的真正義人耶穌,上帝的獨生愛子(亦即上帝自己)所流出的血,才可謂之善功。因祂本來無罪,卻為救贖世上古往今來的一切罪人,才以道成肉身(基督之道要成為肉身,因肉身才可以流血),在十字架上死了,而這才是天地間唯一的善功。

  神拯救世人的計劃,由創世以來便已預定了。祂愛世人,但世人皆犯了罪,故必須以流血之死,才可抵債。神不能違背祂自己立的誡命,所以只能自己生為肉身,並自己走上十架,受苦流血而死,才能完成誡命與律法的要求。祂原本不應死卻死,才是善功。

  五百年前,改教者馬丁路德拼了老命向教廷“嗆聲”:“人所建立的‘善功’並非善功,人必須經由‘信心’接受基督的救恩,才可稱義”,而這就是“唯獨救恩”的真理。

作者:殷穎
資料來源:翼報 2018.5(談天說地)

圖片來源: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窩打老道山福音堂

我常聽到人講“神的主權”,好像甚麼都是神預定的。無可否認的,會使人得到安慰,但好像把人變成了機械,傀儡。這理論對嗎?

  有人以為,神主權的信息,冒犯人,是貶低了人的價值。所以預定論是最受人反對的信息,甚至敵擋,詆譭。美國作家馬可吐溫(Mark Twain, 1835-1910),就是反對者之一。
其實,講神的主權,正是提高人的價值。神不僅造人,也預定人得永生,得榮耀。還有甚麼信息更好呢?

  神僕人的責任,要像保羅一樣能說:“神的旨意,我並沒有一樣避諱不傳給你們的”(使徒行傳20:27)。KJV譯本作:“I have not shunned to declare unto you all the counsel of God.”基督徒的信仰,必須建立在“神全備的旨意”,就是神的心意和計畫。我們不要因為人反對而閉口不言。

  在基督徒中,沒有誰因為神的主權而不肯相信;得救信主以後,也不會有誰因神的預定而不信,也沒有誰因救恩的安全而任意妄行,卻是時時感恩行義。因為“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2:10)

  A.W. Pink(1886-1952)在他的The Sovereignty of God一書的“引言”中,特別指出信仰“平衡”的重要。大意說:人有一種傾向,聖經的一句話,給予他極深的印象,以至成為他的“寵物”,就只高舉那教訓。這樣作,是危險的。表面看來,他是前後“一致”的,卻是犧牲了聖經的真理。因為聖經的教訓需要平衡。

  他舉例來說:聖經說,神是“光”(約翰壹書1:5);祂也是“愛”(約翰壹書4:8)。聖經說到“神的恩慈和嚴厲”(羅馬書11:22)。他說到神的預定;也勸告人要悔改;說到神的保守,也說人要長久在神的恩中。

  觀察自然界的現象,也需要平衡。水是熱脹冷縮;但到4℃,就反而脹起來,所以冰會浮在水面上,魚類和某些植物,得以在冰下的水中生存;否則就會死亡。

  神的主權人的責任,必須要平衡。如果只講神的主權,就會把“預定論”變成了宿命論;如果只強調自由意志,就把神學降為心理學,只要安排環境,燈光,組織,說服,就可以使人“決志”相信,成為靠行為得救了。

  教會歷史上,有一個故事:
  在十八世紀的英國,有兩位偉大的佈道家,約翰衛斯理與威特腓。他們本來是朋友和同工,為預定論而意見不同。衛斯理相信“籤放在懷裏,定事由耶和華。”(箴言16:33)就拿一個銀錢,擲來決定,預定論和自由意志,到底哪一個為是;結果,阿米念派為正,就決定信從“自由意志”。其實,原不必多此一舉,因為神的主權與人的責任,預定論與自由意志,是一個錢的兩面。

  聖經說:“隱秘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於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申命記29:29) 

作者:文中旴
資料來源:
翼報

感人肺腑的真愛


在網絡見感人的報導,中國湘鄉市的王石軍,十三歲時,父親離世,家計全靠曾患小兒麻痺症的母親維持,王石軍近年患上結核性腦膜炎,治療需費巨大,積蓄用光,還欠債纍纍。為救兒子生命,母親每天拖着殘疾的腿到處乞討,得到的錢,僅夠維持王石軍基本營養費,求助無門,母親在街頭手舉字牌,要賣掉自己腎臟救兒子。兒子不忍拖累母親,決定放棄治療,他們的故事見報感動國人,有團體願意發動捐款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又見一感人照片,在台灣,有個頭髮半白六十多歲的男子,用一大塊布把跌斷腿骨又中風癱瘓的老母親綁在自己肩頭上,他雙手緊抱着瘦骨嶙峋,病容枯槁的母親在醫院排隊候診。此孝子抱老母親就醫的圖片,被人拍攝下來,在網絡狂傳。後有人認出他是台南市調查員丁祖伋,為人正直孝順,近年因要照顧癱瘓的老母親,放棄高薪厚職,並提前退休,親力親為照料病母。據說他抱着母親到醫院看病,是因怕母親坐輪椅腿骨會更痛苦之故。如此孝行,能不感人肺腑?

是的,人間親情真愛令人感動敬佩。不過,人間的愛多受時間,空間與生命年日的限制。長時間的分離,金錢的引誘,人性各種的軟弱能磨滅夫妻,父母,兒女之間的親情與愛。還有,人的生命有限,當死亡一旦來臨,我們不能再去愛了,能不令人嘆息?

神的大愛超越空間與常理,不能測度

  人的愛有條件,會因死亡而中斷。但神的愛卻是超越空間與常理,是人不能測度的。聖經如此記載:“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馬書5:7-8)神的大愛是毫無保留,完全付出,而且不計代價的,請看:

1.神一直深愛我們

  神在我們軟弱犯罪,滿身罪污,叛逆祂,抗拒祂,甚至不認識祂的時候依然不變,深愛我們。正如聖經所宣告的:“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是的,“基督耶稣降世,為要拯救罪人。”(提摩太前書1:15)

2. 主耶穌甘心為我們捨命

  主耶穌親口說:“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自己捨的。我有權柄捨了,也有權柄取回來;這是我從我父所受的命令。”(約翰福音10:18)
  當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祂還得忍受因背負世人的罪孽而被父神離棄,掩面不看的極度痛苦。在極度痛苦之際,垂死的神子依然充滿大愛,祂向父神發出震動宇宙天地的呼求:“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23:34)
  還有,即使在十架上,耶穌基督仍願施拯救。同釘的兩個犯人其中的一個哀求主說:“耶穌阿,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路加福音23:42-43)


The Crucifixion
, 1457-1459
by Andrea Mantegna
, 1431–1506

  親愛的朋友,人間還有甚麼愛能與神子捨命大愛相比?你怎能漠視祂的救恩?無論你現今光景如何,耶穌依然愛你,只要你肯接受祂的救恩,認罪悔改,你的罪孽立時得着神的赦免,並得着神所賜的永生。因為“信子[耶穌基督]的人有永生,不信子[耶穌基督]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約翰福音3:36)

耶穌基督不但為我們死,也為我們復活

  當耶穌被釘死十架時,天地同泣,“遍地都黑暗了”,“日頭變黑”,“忽然殿裏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墳墓也開了…百夫長和一同看守耶穌的人,看見地震,並所經歷的事,就極其害怕,說,這真是神的兒子了。”(馬太福音27:51-54)
  耶穌基督不但為我們死,也為我們在死後三天復活。對耶穌基督的復活,新約四福音都有詳細的記載。耶穌基督的復活,意義重大,因為:

1.證明耶穌基督的確是永活的神

  這也是基督教與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因為世上其他的宗教的“教主”都已經死了,因為他們祇不過是個會死亡的人而已。就如伊斯蘭教的教主穆罕默德,即使他曾自稱比耶穌更大,他還不是難逃一死嗎?他的骸骨還在墳墓裏。而佛教的釋迦牟尼也不敢稱自己為神,祇說自己是“悟道”而已。也祇有耶穌基督敢直稱自己是神,因為祂的確是神。
  就如使徒保羅指出:“論到祂兒子我主耶穌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裏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羅馬書1:3-4)

2.耶穌基督復活是基督教信仰的根基

  使徒保羅又宣告:“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並且明顯我們是為神妄作見證的,因我們見證神是叫基督復活了…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裏。就是在基督裏睡了的人也滅亡了。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哥林多前書15:14-19)

3.基督復活證明祂已經勝過死亡的權勢

  故此,凡接受耶穌基督的人,也會復活。因為“基督已經從死裏復活…照樣,在基督裏眾人也都要復活。”(哥林多前書15:21-22)
  看到這裏,可能你會說,請把耶穌復活的證據告訴我。親愛的讀者,請看下去:

1.空墳墓就是主復活的明證

  因耶穌曾多次預言自己會被釘死,並死後三天復活,故此長老與祭司派兵丁,嚴密把守被巨石擋住的墳墓,以防備門徒偷取屍體。聖經記載,當門徒聽見婦女說“巨石被挪開,主的身體也被挪去,不知道放在哪裏”時,門徒趕快跑到墳墓查看,“看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裏,又看見耶穌的裹頭巾,沒有和細麻布放在一處,是另在一處捲着。先到墳墓的那門徒也進去,看見就信了。”(約翰福音20:6-8)
  這段經文非常重要,因為有誰會在偷屍後,仍會把裹屍布重新捲如原狀?還有,誰會偷屍?羅馬兵丁絕不會知法犯法;況且把守不嚴,屍體被偷,他們還會被處死;婦人連巨石都挪不動,當然無法偷取;而門徒早已驚慌得四處躲藏,遑論要合力挪開巨石,驚動守兵,惹殺身之禍了;祭司長老更不會偷屍,來助長復活之說。由此可見,耶穌的確已從死裏復活了,而祂復活的靈體已超越空間的限制,能穿越過那緊緊包裹的細麻布。
  有不信之人說,耶穌只是昏迷,甦醒後自己走出墳墓。這論點不攻自破。試想重傷,大量出血昏迷的人,沒有食物和水救援,還被裹屍布與百多斤香料從頭到腳密不透風緊緊包裹着,請問重傷者還能存活嗎?還能自己解開裹屍布,再把它捲好,又能滾開擋在墓口巨石,走出墳墓,又能不被當時正在全神貫注看守墳墓的羅馬兵丁發現嗎?又如何能走幾里路向門徒顯現?此外,“幻覺”,“錯認墳墓”等等都是無法成立的說辭。

2. 多人親眼看見復活後的耶穌

  耶穌復活到祂升天的四十天中,曾多次向門徒並眾人顯現,保羅如此詳細記載:“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並且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後來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還在,卻也有已經睡了的。以後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末了也顯給我看…”(哥林多前書15:3-8)故此,耶穌基督的復活是不容懷疑的事實。


The Appearance to the Apostles
, 1308-11
by Duccio di Buoninsegna, ca.
1255–1319

3. 門徒與初期教會信徒的改變

  門徒因主的復活,生命有極大的改變,以往軟弱,現勇敢無畏傳揚耶穌基督已復活的福音,甚至不惜為主殉道。若基督沒有復活,誰會為一個已死的人,或為一個謊言而甘心受苦捨命?
  還有,當門徒在傳揚耶穌已復活的事實時,沒有一個官方的人敢起來反駁他們,何況“當時目睹復活主的五百多弟兄,有大半當時還在”,他們就是最好的目擊證人,還有甚麼比這個事實更能令人口服心服呢?

4. 外邦人歷史文獻的證明


約瑟夫斯

  有很多不信主的歷史文獻都詳細記載耶穌生平與復活,如研究猶太人歷史,最具權威的歷史學家約瑟夫斯(Titus Flavius Josephus, 37-ca.100),被譽為羅馬帝國最偉大的史學家塔西佗(Gaius Cornelius Tacitus, 56-117),羅馬歷史學家蘇埃托尼烏斯(Suetonius, ca.69/75-after 130),羅馬著名律師及作家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 61-ca.112)的官方報告,羅馬皇帝哈德良(Hadrian, 76-138)的官方記載等等(註),都異口同聲指出耶穌基督的降生,受難,空墳墓並不是虛構,乃是千真萬確的史實!

5. 教會與基督徒生命的見證

  如果耶穌基督沒有復活,祂的福音怎能歷久不衰?教會怎能屹立世界各地堅強地為基督作見證?即使當教會遭受由撒旦而來,不能勝數的惡毒攻擊,信徒遭殘殺,囚禁,經歷不能言喻的迫害時,福音依然被廣傳,因為基督的福音永遠不能被捆綁。而福音所到之處,如野火燎原,社會惡習被鏟除,人心悔改歸主,生命被更新,每一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都親身經歷了耶穌基督復活的大能!
  親愛的讀者,你認識這位愛你至切,為你捨命,而且為你復活的主耶穌嗎?

作者:林向陽

資料來源:翼報

馮虛

你們學了基督…聽過祂的道,領了祂的教,學了祂的真理,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慾的迷惑漸漸變壞的;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以弗所書4章20-24節)

  人性本來是善的,或人性本來是惡的,是哲學上長久難決的爭議。最有名的,恐怕是中國的孟子與荀子:孟子主張性善說,以為人性本是善的,後來積久習於惡;荀子主張人性本是惡的,傾向曲邪,所以必要予以矯正,才可趨直循正。

  孟子主張性善,以為人性有向善的根本,是惻忍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這稱為“四端”,是仁義禮智四者的起始,必須予以培養,才可長成。

  荀子則以為人性是惡的,所以需要有環境,禮制,法律,教育,音樂的約束和引導。就如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原木經過製作,可以成為圓的車輪,人性也要約制,才可就範,成為有用的社會分子,可以發揮所期望的功能。

  也許孟子在講這些大道理的時候,他的令萱堂大人已經不在了。否則孟子只要回家問問他的母親,就可以知道:孟母為了兒子如何擇鄰而處,三遷其居,為的是不讓她的兒子感染壞習慣;如果真如他所主張的,讓人發其“善端”的話,孟子能成為“亞聖”,或是被押在監獄裏度生活,就很難說了。這樣說來,至少孟母該是荀子的支持者。

  羅馬的暴君尼祿,少年登位,本來很仁慈,也相當的愛好藝術,受哲學家辛尼加的教導。據說:在他第一次簽署死刑的命令,竟然流淚,說但願他沒有手可以寫字。但後來的兇殘絕世,殺人如麻,完全變成另外的一個人。為甚麼惻忍之心沒有成為仁之端?他良善的本性哪裏去了?真是難解釋。

聖經如何說?

  聖經教導我們,人在受造的時候,本來不辨善惡;在受撒但引誘時,違背神而墮落,而“罪從一人入了世界”,就成為性惡;但因接受基督耶穌的救贖,成為新造的人,“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彼得後書1章4節)

  這個轉變,可能是立即判若兩人,前後有明顯的不同;不過,不能希望有“今是昨非”的定律。所以宗教是“宗從”和“教導”。主耶穌的吩咐,叫萬民作祂的門徒,並要教訓他們遵守主所吩咐的,就是這個意思。

  墮落的人,本性是惡的,雖然施洗約翰稱他們是“毒蛇的種類”,但並非說,每個人都作奸為惡;因為人性中的微光,還是可以分辨是非。

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裏,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2章14,15節)

  這是說,舊造的人性是惡的;重生的人性是善的。

  舉例來說,舊造中的自然人,如果作某些事,不願意別人知道,就顯明那是他不該作的;連最不誠實的人,也願意別人對他誠實。這就如看到朝霞夕暉,誰都承認是美的,連不開化的野人或惡人,也都知道其美,並無例外。所差的是,他知善而不能行,久之就成為不願行;知惡而不能去,久之就成為不願去。

  在另一方面,在舊造中的義行,不過是無花果樹的葉子,不足以蔽體,很容易枯乾,被風一吹,就破碎飛去;又如污穢的衣服,只是羞恥,全然無可誇的。

  重生新造的人,與神的性情有分,自然是有神的良善和公義,能以向善和行善。這要在與主時常聯合的時候,才可結出聖靈的果子。不過,新人生命,像嬰孩一樣,不能一天就長大成人;而且舊人肉體犯罪的功能,並非完全失去:在曠野的以色列人,仍然懷念埃及的生活;自由的人,還是可以回到奴役的軛下;新生的人,還是可以順從情慾行事。所以要受“聖靈的引導”(羅馬書8章14節;加拉太書5章16-18節)。

提摩太與奧古斯丁

  像孟子的例子,雖然父親是希臘人,生在種族混合的家庭,提摩太並沒有成為今天所說的“邊際人”;他受了很好的母教,有基督徒的表現,以至周圍的信徒“都稱讚他”(使徒行傳16章1,2節)。不過,母親教導的影響,其深度只能達到生活的層面;是保羅把福音傳給他,使他經歷重生,所以保羅能夠稱他為“因信主作我真兒子的提摩太”(提摩太前書1章2節)。以後提摩太的蒙召,事奉,和一切屬靈的成長,都以這新生命為起點。

  奧古斯丁(Augustine, 354-430)出生的家庭,和提摩太類似:父親是異教徒,母親莫尼迦是虔誠的基督徒。他父親見這孩子聰明,只想望子成龍,讓他儘可能的受教育,而不問他的信仰與品德。母親的教導,和他離家以後長隨着的禱告,對他有一定的積極性影響,但沒有成為“遙控器”;惡劣的環境,勝過習慣和生活層面的品德表現,而沉陷於罪惡和異端的泥塗,幾將沉淪。直到他抵達米蘭,聽了安波羅修(Ambrosius, 339-397)講道,並受聖靈感動,在花園中樹下,讀經悔改,成為歷史上神所重用的器皿。

基督徒父母的責任

  作為今天的基督徒,首先必須建立聖經的世界觀,知道如何把信仰應用於生活。

  在工商業社會中,一般人的觀念,是以經濟利益為準則,依數字排列等次:經濟利益高的優先考慮。但聖徒既然是天上的國民,就應該以天上的事為念,不是為了自己升官發財,而是以神的旨意為依歸。

  求主聖靈感動祂的兒女,知道當行的道路。

轉載自翼報 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060503

延伸閱讀:
1.
性善,性惡與原罪
2.從原罪看人之性善或性惡
3.基督教原罪說與儒家性善論的比較

亞谷

甚麼是罪

  有位老太太,在參加佈道會後,談起她的感想:“那講道的人倒是很體面的,只是他講到罪的問題,叫人很難為情。”
  “罪”,是多數人不願談的問題。

  到底甚麼是罪呢?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從心理學觀點,以為“罪”只是內心的自咎。
  英國哲學家浩布思(Thomas Hobbes, 1588-1679)以為違背法律的是罪。
  法國科學家(Blaise Pascal, 1623-1662),天才哲學家,以為罪是“所有神所不容許的,就是禁止的”。這樣的看法,是由於他是敬虔的基督徒。
  華人一般講到“罪”,總以為是非法的行為,被發現,被判罪的才是罪。
  但聖經中對於“罪”,有不同的定義,或說更清楚界定。

  在古典希臘文中,有一個字Hamartia,哲學家亞理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以為是指劇中主角悲劇性的缺陷,導致他不幸的收場。新約聖經中譯為“罪”,使用最多次的是這個字。
 
   有一位老人家,雖只粗通文字,卻愛挑剔質疑。有一次,在聽道以後,當場質問傳道人:“為甚麼中文聖經裏說因信稱義?”他說:“禮義廉恥,義不過是四維之一;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義不過是八德之一;何不說善,好,等品德呢?”

  那位傳道人知文而有靈感,回答說:想是翻譯聖經的先賢們,採用韓愈“原道”中的定義:“行而宜之之為義。”因為“宜”字的意思,是不多也不少,剛好合宜。接着,就說到新約聖經原文是用希臘文寫的,其中最常用來說“罪”的那個字,是說射箭偏失,不能中鴣的,不是偏左,就是偏右,或有過,或有不及,都不能中。“罪”就是達不到神的標準,所以在神面前是沒有辦法及格的;只有藉耶穌基督的救贖,才可以達到神的目標。老人家聽了,連連點頭稱好。

  合宜就是完美,只有一個標準。但不合宜卻是有很多。因此,新約聖經希臘文中,用不同的字說明不合宜的情形。

Hamartia, Hamartema, Hamartano 射不中的,行不合宜。

  “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3章23節)
  這一組的語詞,在新約聖經中應用最為頻繁,有250次以上。可以指一般性的,或特定的罪行(hamartema)。例如說嬰孩“無辜”,是指其不可能特定的犯罪行為;而不是指其無原罪或罪性。

Adikia, Adikos 不義,不誠實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壹書1章9節)是誠實公義的反義字。不誠實和不公義,在神面前是罪。

Paraptoma 過犯,罪愆

  “你們要彼此認罪。”(雅各書5章16節)
  主耶穌教導門徒禱告天父說:“免我們的債”,有的英譯作“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原文直譯是“不法”,此字在新約共用21次。侵犯人的權益,得罪人的事,也是得罪神。

Anomia 違反

  “凡犯罪的,就是違背律法。”(約翰壹書3章4節)新約共用了15次。這是罪的定義。但不限於被發現的,才算違法;連沒有人知道的,也屬有罪。

Parabasis 悖逆,故違

  意思是越過神劃的界線,違背神特定的命令。在新約聖經中只用了7次。“犯律法”(羅馬書2章27節),“越過基督的教訓”(約翰貳書9節)。

Asebeia 不敬虔

  背叛神的定規和標準。此字出現六次,動詞型態兩次,形容詞態十次。猶大書引用最早的先知以諾的話(15-18節),使用三種語詞型態,以說明人犯罪頂撞神的情形。

Opheilema 欠債

  馬太福音主教導門徒的禱文:“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馬太福音6章12節),是說犯罪是虧欠神。知善不去行,也就是虧欠(雅各書4章17節)。聖徒彼此相愛,總不能以為已足,“要常以為虧欠”(羅馬書13章8節)。

Parakoe 不順從

  罪從一人(亞當)入了世界,“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羅馬書5章19節),是聖經教導罪和救贖的中心。此字在聖經中用了3次。

Agmoema 過錯

  希伯來書說到祭司和百姓的“過錯”(希伯來書9章7節),需要藉血潔淨。這是僅有一次用的字。
  華人有“不知不罪”的說法,那只是被侵害者曲諒的話,不能作為犯罪者自辯的借口。耶穌在十字架上,為釘祂的人向天父禱告,但不能自己狡辯。

  罪不一定是犯法。因為有的是思想上的罪,沒有行動可以跡尋判罪;有的是罪行,但沒有被抓到,反可以功成名就,作大人物。
  有一位宣教士張伯蘭博士(Dr. Jacob Chamberlain)在印度宣教多年。他說:

我在印度從來沒有聽到一個人否認他是罪人。但是有一次,有一個婆羅門高級僧侶來阻止我,對我說:“我否認你的話,我不是罪人,我行事為人,乃仁至義盡,無需改善。”我一時稍感侷促,接着,反問他說:“但是你的鄰居對你怎樣說呢?”頓時就有人從旁喊着:“他在買馬的時候欺騙我!”又有一個人接着說:“他詐取一位寡婦的遺產!”這個婆羅門高級僧侶便立刻狼狽而退,以後他不敢再見我。(章力生:系統神學,卷三,頁268)

  罪不僅是關係個人品德,積漸成為習慣,成為文化風氣,進而影響國家。

美國威爾遜總統(Woodrow Wilson, 1856-1924)有正統的神學思想,深信“上帝不僅是個人之主,且又為歷史之主;欲謀人類的樂利,惟有遵行上帝的旨意,與上帝和好。”不幸“世人愚好自用,謀算虛妄的事(詩二篇1節)自忘上帝的形像,隨從魔鬼之邪道,其嚴重之後果,將使人類命運,江河日下,難逃最後的審判。”(見章力生:系統神學,卷三,頁269,270)

  這樣,既然人都有罪,應該怎麼辦呢?
  詩人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得不從深心向神說:“耶和華啊,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的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詩篇130篇3,4節)
  聖經也說到罪得赦免的道路:“你們在一切不得稱義的事上,信靠[耶穌基督]就都得稱義了。”(使徒行傳13章39節)也就是說神看你在耶穌基督裏,行得合宜。聖經又說:“我們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兒子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Hamartia]。”(見約翰壹書1章7節)

轉載自翼報 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060304

蘇美靈

  新約馬太福音第十三章記載了幾個天國的比喻,其中一個引起不少植物學者興趣的是有關麥子和稗子的事。稗子一詞在第十三章出現了八次之多,究竟它是甚麼呢?它對麥子生長有甚麼影響呢?對於在中國南方居住的都市人來說,非但稗子是陌生的,連麥子也恐怕從未見過。

  有花植物屬於高等植物,它們可以分為兩大類:單子葉植物和雙子葉植物。前者包括所有五穀,蕉,椰樹,蘭花和百合等植物;後者包括玫瑰,桑,葡萄,薯,橙和蘋果等植物。就植物對人類的貢獻而言,五穀可算是最重要的,因為它們(包括米,小麥,大麥,燕麥和玉米)幾乎提供了全球人類碳水化合物的需要,它們還有不少寶貴的蛋白質和維生素。五穀屬於禾本科,有七百屬和超過八千品種,它們都是“草”類植物。除了我們所熟悉在路邊,公園,球場和校園內的草之外,還包括蔗和竹等經濟作物。草本植物的總數是全球植物之冠。除了兩極和海洋之外,它們遍佈全地。所以草類植物除了提供人類食用之外,還擔當了保護泥土的重要任務,因為草的品種甚多,它們的根有長有短,可以生長在不同的土壤,用它們那蔓延甚廣的莖盡量抓住泥土,防止它鬆脫。

一、麥子

  麥子可分為大麥和小麥。大麥通常是作為牲畜的飼料,它的穀粒所磨出來的粉較為粗糙,麥粉所造出來的餅也不甚幼滑(五餅二魚神蹟中小孩的餅是用大麥所造的,他並非有五個很大的麥餅,而是由大麥所造的餅,可見他並非來自富有的家庭,否則他的母親必定給他預備小麥製造的餅充飢)。小麥磨出來的粉可以用來做各種美味可口的糕點等。

  小麥(Common Wheat)學名Triticum Aestivum L.品種或類型極多。還有冬麥春麥之分,是一年生的植物,高約一米,葉片披針形,寬1-2厘米,穗狀花序長5-10厘米,小穗長10-15毫米,佔3-9小花,因為它含有乙種維生素,可入藥作消化劑及治腳氣病。麩素可製味精,麥麩飼養家畜,秣供編織草帽及造紙用。


Triticum Aestivum L. 小麥

二、稗子


<–Lolium Temulentum L. 毒麥

  稗子(Darnel Ryegrass)又名毒麥,學名為Lolium Temulentum L.乃一年生疏葉草本植物,穗狀花序長10-15毫米(較小麥者為長),小穗單生無柄,佔5-7小花。毒麥原產歐洲,中國東北,江蘇,安徽等地的麥田也曾有發現,毒麥並非麥類,由於它的葉子與小麥的葉極為相似,所以也稱為麥,中文名字的由來是由於它的穀粒常受寄生菌感染而含毒麥鹼,牲畜吃了會中毒,病徵包括瞳孔放大,頭暈,上吐下瀉,抽筋,嚴重中毒者甚至不能走動以致餓死。毒麥由於受了真菌感染,產生毒性甚強的鹼,所以穀粒和小麥穗混雜了,磨成麵粉造餅,人吃了也會中毒。不過並非每一株毒麥都是受感染的,在任何一個生物群體中,受感染者通常不會超過總數的10%。

三、仇敵工作

  馬太福音十三章24-25節記載:“…天國好像人撒好種在田裏,及主人睡覺的時候,有仇敵來,將稗子撒在麥田裏,就走了…”。主耶穌在本章用了幾個比喻解釋天國的奧秘,因為比喻裏面的實物或例子是以色列人所熟悉的。在這個比喻之前,耶穌用了撒種的比喻去講解真理,聽眾對於種子和植物生長並不陌生。

  農田的主人所撒的是好種子,是揀選過最優質的種子,主人在未撒種之前必定先在田裏做好鬆土的功夫,預備播種,誰知主人的仇敵卻趁着黑夜在田裏破壞,仇敵不能將好種從田裏拿走,乃是將稗子撒在麥子裏。仇敵在整件事情上要預先計謀。他先要去野地裏在毒麥中搜集大量的種子,因為並非每一棵毒麥都是受了感染的,況且稗子不像麥子的穀粒容易脫落,乃是要用手去摘下來。稗子的數目太少的話便不足以危害麥子的生長。所以仇敵搜集了大量種子,趁着主人和他的僕人都睡覺時,將稗子撒在麥田裏。仇敵必定請了僱工和他同謀,因為他一個人也不能將稗子分散在麥田裏(當然要視乎麥田的大小!)。

  主耶穌親自解釋這個比喻的真理。稗子就是那惡者之子,撒稗子的就是魔鬼,好種就是天國之子,田地就是世界,撒好種的就是人子(太一三:37-39),神在這世界上從千萬人中揀選了很多屬於自己的子民,學習遵行神的旨意,活出神的形象和樣式,事奉神和敬畏祂。但魔鬼同時也努力不懈,毫不放鬆的積極揀選自己的跟隨者,就是那些故意不認識神的人。魔鬼好像遍地遊行的獅子,尋找可吞吃的人,歸入自己權力之下。所以主人雖然準備一切,撒下了好種子,仇敵也不甘示弱,盡量幹其破壞的勾當,使主人損失慘重,血本無歸。

四、主人的反應

  稗子和麥子在生長初期外表十分相似,完全不能分辨真假,但到了吐穗的時候,才可以分得出來。所以田主的僕人來告訴主人說,主啊,你不是撒好種在田裏麼,從哪裏來的稗子呢?主人聽見僕人的報告說,田裏竟然發現了稗子,僕人自然的反應是要立即將它們拔出來,因為麥子若和稗子一同生長,當然會影響麥子的產量。主人卻顯出更大的智慧,容許它們繼續生長,因為在收割的日子,稗子必定被薅出來,捆成捆,留着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裏。

  蒙神的恩典所揀選的人是那些好麥子,我們正處身在一塊龐大的麥田中,是神親自栽種和照料的。因為世人所需要的生活必需品,都是由神供給的。但稗子就在我們四周,和我們一同分享神的恩典,他們在今天正飛黃騰達,萬事如意。神沒有把他們薅出來,仍然容許他們生存,因為神滿有慈愛,不願有一人沉淪,希望惡人可以知罪悔改。所以當我們看見不法的事,不公平和不公義,屈枉正直,惡人當道,世界充滿邪惡和戰爭之時,也不必耿耿於懷,因為神說到了審判的時候,神早已計畫了如何分開麥子與稗子,我們的責任是持守所信的道,在這邪惡的世代活出神的樣式。

資料來源:翼報

延伸閱讀:
1.
麥子與稗子的戰爭
2.麥子與稗子比喻的啟示
3.

林向陽

  認識憂鬱症是在多年前,那時我家剛移民加拿大。有一位女同學,因是新移民,言語不通,寄居她嫂嫂家,經濟壓力很大,家人對她也不甚了解,諸多的壓力令她透不過氣來,本來開朗的她變成落落寡歡,常常垂淚。後來不見她來上課,打電話到她家裏,她母親說她有急事到小鎮居住,不曉得甚麼時候才回來,也沒留下通訊地址,匆匆掛線,後來才曉得女同學精神崩潰進了精神病院,多年後才曉得那是憂鬱症所導致的精神病。而我的母親也因遭受時代的變動,經歷人生勝數不盡的憂患,打擊和悲哀患上憂鬱症二十多年,使我家多年來烏雲密佈,充滿悲哀,失去歡樂,親友絕跡。後來父母親與我們蒙恩得救,成為神的兒女,家裏才重新有喜樂。

   憂鬱人 
甚麼是憂鬱症?

  憂鬱症是個相當普遍,來勢洶洶,令人受苦不堪,卻又是一個最被大眾誤解,最近才漸漸被人正視的心理病。據調查,54%的人認為憂鬱症是弱者才有的心理病,是精神病的前奏曲(註一)。更有人認為那是“女人病”,是女性在青春期,懷孕期,生產後,或更年期因荷爾蒙分泌起伏不定,或因家庭與事業難以兼顧而引起的。其實,男性患者也不少,但一般人認為男人該是有淚不輕彈,能忍受挫折的強者,故此,憂鬱症的男患者數目不明,醫學界估計該為女患者人數的一半。因大眾對憂鬱症的誤解,女患者中有80%不敢公開承認患有憂鬱症而積極求醫的,而不敢承認有此病的男患者比率更高。

        據報告,憂鬱症是僅僅次於心臟病的第二號殺手,而憂鬱症也是導致心臟病其中一個原因,能殺人於無形。每年美國國民因患憂鬱症,身心健康受摧殘,影響工作能力,家居生活,人際關係,單單影響工作能力每年已令雇主損失五十億美元,醫藥費還沒有算在內(註二)。

憂鬱症的普遍性

  患憂鬱症人數之多會嚇你一跳,單在美國就有一千九百萬的成人患有憂鬱症,也即是所有十八歲以上中9.5%的人有嚴重憂鬱症。30%的婦女有憂鬱症,國人約有20%-25%在其生命中曾患有長期或短期性的憂鬱症。80%的患病者沒有接受任何的治療(註三)。患者有男女老幼,甚至就學前的小孩子也無法倖免,就學前的小孩子約有百分之四患有憂鬱症,即有一百萬的兒童必需因而就醫的(註四)。全球經濟發達的國家中,約有15%人受其害。在戰火連天,政治動蕩不安之地,患憂鬱症的人之多,無法估計。

憂鬱症的病因

  病因很多,醫學家認為若父母曾患嚴重的憂鬱症,兒女通常比其他人容易患此病(註五)。直到現在,醫學界還無法把憂鬱症的基因鑑定出來。而其他導致憂鬱症的原因多不勝數﹕如配偶,親人,或所愛的人離世,與家人發生衝突,因受性虐待,或任何形式的虐待或遭遇不平待遇,轉換工作而不得意,畢業後覺得前途茫茫,配偶變心,離婚,退休而覺得無用,經濟陷困境,長期或突發的疾病,或因藥物反應副作用,荷爾蒙失調,覺得孤立無援,沒有人關心…而30%染有不良嗜好者也有憂鬱症。

憂鬱症的病症與醫治

  患者情緒低沉,精神不振,頹喪,悲哀,憂愁,對以前喜愛的東西與活動失去興趣,甚至對生命也失去熱誠,覺得人生灰暗無望,好像走進一條漆黑的隧道,看不見盡頭的曙光,失眠,不能安睡,或嗜睡,或甚至不願起床,無法面對新一天的挑戰,反覆陷入悲哀中無法自拔,無法集中精神和注意力,無法作決定,和以前果斷判若兩人。食欲不振,不願與朋友交往,自我孤立,輕易哭泣,易怒,有自殺的念頭…憂鬱症量表

  憂鬱症是可以醫治的。了解憂鬱症,認識憂鬱症的症狀,及早治療能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要有恆地聽從醫生的幫助,以心理輔導,或藥物得着醫治,此外,適量的運動,家人給患者無限的支持和鼓勵,聆聽他們的心聲,開解他們,幫助他們抗壓,走出憂鬱症的陰霾。不過,有80%憂鬱症的患者沒有任何的治療,有的即使接受治療,因不能持久服藥以致不能根治。嚴重患者中有15%曾自殺(註六)在美國每年有五十萬青少年企圖自殺,其中五千人因而死亡,憂鬱症被認為是造成青少年自殺的主因。(註七)在患者中,年老患者也易因而生病致死,而80至84歲的老人因憂鬱症而自殺者比其他人高出兩倍。通常看見的是老年人的配偶逝世後不久,此老人也會生病去世。

世界何處無憂患?

  看到這裏,也許你會說﹕世界災難頻頻,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誰能沒有失意之時?誰能對憂患視若無睹不受其影響?人倒不能逃避到深山荒島居住吧?

  是的,這是個天災人禍多如牛毛的世界,各處充滿動蕩不安,國與國之間多有戰爭。單看2001年911事件已經令美國民眾飽受驚嚇,至今還得為防範再被恐怖分子暗算而傷盡腦筋;加拿大上月才抓到一批土生土長的恐怖分子,令人有防不勝防之感;此外中東局勢鮮有安寧之日,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還有天災疾病連綿不斷﹕單看2003年殃及全球,死人無數,令人談虎色變的非典型肺炎(SARS),還有禽流感,愛滋病,各種致人於死地的癌症和傳染病,能不令人不寒而慄嗎?

  此外,天災也令人膽戰心驚,如2004的世紀大海嘯﹐導致印尼,印度,斯里蘭卡,泰國等十多個國家慘被蹂躪,死亡人數高達三十多萬之眾;2005年三月二十八日,曾是海嘯災區的印尼北部又再發生嚴重大地震;十一月八日在巴基斯坦大地震引起山泥傾瀉,導致十萬人死亡…在以往半年,在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地震多不勝數(註八),能不令人擔憂?

  而人的生命也是多災多難,難怪俗語有云“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世事變幻無常,無人可以掌握明天。今天的你,生龍活虎,生活安逸,明天的你會如何?一個突然而來的疾病或意外就能使你纏綿病床,甚至因而喪命。此外,夫婦,婆媳,上司同仁等等人際關係的衝突與磨擦,經濟的壓力,兒女的管教,工作的壓力,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還有我們因時日的消逝,身體會因老之將至而疾病纏身。況且,我們的短暫人生彈指即過,終有一天,我們還得單獨面對死亡,也得目睹我們心愛的人死亡。當死亡一旦來臨,縱使我們有無人能及的建樹,極度顯赫的聲望,沖天的雄心壯志也立刻頓成泡影,我們的佳形美貌變成人見人怕的臭皮囊,不久我們還被人淡忘…難怪聖經中的摩西,經歷了多姿多彩的一生,在生命的盡頭時為人生下了如此的描寫﹕“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九○:10)請問,這樣的人生能不令人擔憂頹喪,甚至因而患上憂鬱症而不能自拔嗎?

認識你的創造主,靠永生神跨越人生的困擾

   如何能突破這些憂患,不但不被它們所困擾,反使你本來充滿愁苦的人生充滿喜樂與盼望呢?詩人大衛說﹕“有耶和華為他們的神,這百姓便為有福。”(詩一四四:15)原來宇宙的創造者不但是位獨一,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大能神,祂也是愛你至切的,祂差派自己的獨生愛子耶穌基督為擔當你我的罪,甘心捨命,並且死後三天復活,“叫一切信祂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當我們明白神的救恩,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們的救主,我們的罪就得赦免,而那些“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祂就賜他們權柄,作神的兒女。”(約一:12)

  罪得赦免,成為永生神的兒女,福氣極大。永生的確據能使我們注目永恆。因此,世間暫時的困難,憂患,疾病不能再令我們喪膽,反而使我們更加倚靠神,從祂得着幫助,因為疲乏的,祂賜能力;軟弱的,祂加力量。”(賽四○:29)

  神是我們的磐石與避難所,主耶穌明確地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一一:28)我們能隨時隨地向神傾心吐意,把我們的困擾,軟弱向祂傾訴,神會在最適當的時刻賜下幫助,挪開我們心靈的重擔,粉碎憂患的纏繞,使我們重新有喜樂。因神的同在,我們有勇氣能面對未知的將來,因為我們知道神掌管明天,也知道神必定會看顧我們,沒有祂的允許,沒有一樣事情可以臨到我們。故此,我們有從神而來的信心來面對驚濤駭浪的人生,能昂首向前而不懼怕。

  因此,即使我們一無所有,窮無隔夜之糧,或病入膏肓,危在旦夕;或友叛親離,零丁孤苦;或處於朝不保夕,極度的危險中;甚至當我們面對死亡的冷河時,因有聖靈的同在,我們依然有從天上而來的喜樂與平安,那是環境不能改變的。你說,這樣的人生是不是極度有福?是不是積極光明?是不是充滿喜樂?這樣的人生也是跨越憂鬱的!基督徒的人生觀才是根治憂鬱症的良方!

  親愛的朋友,願你也能接受耶穌基督為你的救主,祂能使你的人生充滿由祂而來的喜樂!

註一至註七:www.webmd.com
註八﹕Earthquake 2005(Earthquake in the last 30 days),www.yahoo.com

資料來源:翼報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