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來昌2010.9

Carolyn Weber是文學教授,她的新書Surprised by Oxford描述她在牛津大學念博士時遇見神的經歷。

CW,美女兼才女,女性主義兼無神論者。在牛津有人傳福音給她,她不信,但無法擺脫神藉福音對她的呼召,她說不出理由的走進了當地教會─ 不是為了尋找神,是(她當時還不認識的)神暗中吸引她:

一排排的長椅迎接我,椅背整齊的放著聖經,(請注意作者精彩的描述,一般人進歐洲教堂,都是被歌德式建築、彩色玻璃、管風琴、美麗的雕刻繪畫吸引,她居然是被聖經吸引。此句原文:A sea of pews greeted me, each with a Bible and a hymnal tucked neatly inside every few feet.)我想拿一本回家看,又想,「不大好吧!一聲不響拿聖經走?」我坐下,從第一頁看起。

不知不覺的,我習慣早上帶著咖啡,從側門溜入教堂讀經,有時圖書館閉館後,我也從寒夜進到教堂的燭光中,享受安靜、孤寂、及一絲冒犯感。

「野地裏的百合花」;「有許多住處的家」;「你們要彼此相愛」…好熟習的話,好陌生的心境。福音撒出了,不過,我抗拒,種子在我心田不會成長的。

但我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教會看聖經,即便是冗長的家譜,荒誕的神蹟和教訓。聖經是最有創意和魅力的書,從創世記到啟示錄,人一萬年也寫不出來。

宇宙萬物的創造者,會成為一個脆弱的嬰孩,生在馬槽,被一個窮女孩(自稱是處女)生,她與一個嚇壞了的男人(昌按,馬太福音1章20節「不要怕」)訂婚,這男人最後還是支持她。聖經是不是要告訴我們,珠寶鑲嵌的金聖杯,不過是普通木匠的手藝?

我邊讀邊想,難怪這玩意(聖經)會製造戰爭,製造人和人之戰,製造我和自己的戰爭。

聖經在CW心中產生的戰爭和每個基督徒相同,聖經有至上的權威嗎?耶穌是神人二性嗎?他的生死是人蒙救贖必要又充分的條件嗎?我們必須毫無保留的相信順服他嗎?CW原是女性主義者,不可能接受聖經的神觀和世界觀價值觀。其實,按著人的罪性,人人都只想信我們想信的,沒有神的揀選,人不能信聖經要人信的。在恩典的憐憫下,CW逐漸信靠順服,她因此吃了不少苦,但感謝主,她沒有賺得學問而賠上了靈魂。何況,賠上靈魂是不會賺得學問的,正如賠上靈魂是不會賺得世界一樣,賠上靈魂只會賠上一切。願神幫助她和你我,繼續更加信靠順服神。

此書名Surprised by Oxford, 直譯「牛津給的意外」。指她在牛津的意外收穫,主要是意外信了神。這在牛津是相當意外,因為牛津的基督教成分,早在無神論者Richard Dawkins之前就稀釋了,辜鴻銘、錢鍾書及絕大多數的學子,在牛津都沒有CW的驚豔。

不過,不必悲觀,神的道不會被綑綁,CW寫她牛津驚豔,是用牛津的學制作架構。誰想得到,牛津的第一學期叫聖米迦勒季Michaelmas,米迦勒是大天使;第二學期叫Hilary term,Hilary是西方教會的聖徒;第三學期叫Trinity term三一季。也許有一天,Dawkins等無神論者可以把這些基督教的名詞取消,但神在自然界和聖經中所做的啟示,永遠不會被取消。我們在不能廢去的啟示中遇見神,你一定得有這個驚豔(經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