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難認同耶穌是有史以來最有影響力的人。並且他也極有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神秘的人物。隨便與誰聊一聊,你就會發現其實大多數人都對耶穌有些了解。其中相當多的人會選擇相信那些聳人聽聞亦或極端刻板的傳說。人類歷史上幾乎找不到哪個人的身世像耶穌那樣一直令人爭論不休。

同樣可以確定的是,沒有人像耶穌那樣填補了人類的鴻溝,但祂卻有著非常卑微的出身。路加福音2章7節記載祂的母親「把祂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里,因為客店裡沒有地方。」

但是,故事真的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嗎?

耶穌是道成肉身

據耶穌第一批信徒之一的約翰記載,耶穌的故事早在時間存在之前就發生了!(約翰福音1章1-3節,約翰福音1章14節)耶穌的故事並不是從伯利恆的一家小旅館開始的。耶穌在「太初」就與上帝在一起(約翰福音1章2節) ——在世界被創造和時間存在之前 —— 並且「萬有都是藉著祂造的」(約翰福音1章3節)。

約翰繼續說,透過道成肉身,上帝以耶穌基督的身份進入世界,並且祂住在我們中間,使我們可以「看到(上帝的)榮耀」。換句話說,通過認識耶穌,我們可以認識永恆的上帝。約翰談到耶穌的道成肉身時說這是上帝「住在我們中間」(約翰福音1章14節)。

路加告訴了我們道成肉身是如何實現的。在寫給提阿非羅的信中,他寫道,一位天使出現在童女瑪利亞面前,告訴她她已經蒙了上帝的恩,並且她「要懷孕生子,可以給他起名叫耶穌。」這是出於聖靈的感孕(路加福音1章26-35節)。

上帝必須道成肉身的原因有很多,然而其中三點最為主要。第一,道成肉身使我們能夠看到上帝。第二,耶穌變成人的樣子好讓我們領受更豐盛的恩典。第三,我們因此可以活出我們的真實身份。

More »

每年四月清明節期,鄉下墳頭香火繚繞,城裡墓園人山人海。懷念逝去的親人是人之常情,但在中國文化裡,緬懷的溫情裡卻有著一份功利意味,世世代代多少人在墳頭墓前都有一個心願:「願祖宗保佑!」他們認為祖先雖死,亡靈仍在,既可降禍,也可賜福。

中國如此,不少國家也不例外。朝鮮、韓國的「週年祭」,祭的就是先人。在印度的農村,在進食前會向先人祈禱。印度教的家庭每年10月都有「塔帕納」儀式,男人們會在恆河中放入寫著梵文的讚美詩,祝先人早入輪迴。越南人家中都設立祖先的神龕,一般人並不過生日,但非常重視對先人的週年祭祀,焚香上供。歐洲愛爾蘭人的祖先相信,在他們的屬陰節時,人們能看見靈界的事物,其中包括回歸的先人靈魂和靈界邪魔要在那一天顯現,所以就要討好這些鬼靈,免得他們作惡報仇。後來演變成萬聖節,隨著移民傳到美國,再傳到多國。

祖宗是誰?最多只有上三代的音容笑貌能浮現在我們眼前,再上溯,祖宗的概念就成了一片渾沌。但是上三代也有自己的上三代,一代溯一代,祖宗有多少?盡頭在哪裡?

祖宗有無數,盡頭有一個。依時間而論,人其實都有三祖:近祖、遠祖和始祖。始祖只有一對,就是全人類血脈的總源頭:亞當和他的妻子夏娃。始祖是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不是,他們原為上帝所造。上帝才是源祖、真祖。

每當我們說人是上帝所造時,不信的人就會嗤之以鼻:「我明明是父母所生。」這就如同基督徒謝飯禱告時,不相信的人覺得莫名奇妙。以為「糧食明明是人種出來的,是我們上班掙來的,幹嘛還要謝上帝?」農民辛勤播種耕耘不假,可是上沒有陽光、雨水、空氣,下沒有土壤裡的肥料,礦物質內沒有生物的生長規律,一粒種籽何來收成?夫妻恩愛一場,沒有男女受孕規律,何來生育?

規律哪裡來?從上帝而來。當上帝用泥土捏出亞當,並將一口氣吹進他的鼻孔裡,他才成了「有靈的活人」。上帝讓亞當沉睡,取其肋骨一根,再造出女人夏娃。他醒來一眼便認出骨肉之情,從此夫妻成雙。上帝令他們生養眾多,遍滿全地,治理這地。於是生育規律也就在上帝的命令話語之中自然內駐,如同當初祂用話語成就了天地萬有。

上帝不僅賦予人類普遍生育的規律,如同賦予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自然規律。人的生與不生,生在哪國哪家、是男是女、何等智商何種基因,不是夫妻說了算,更談不上由著被生者的願望。所以智慧者稱頌上帝:「我的肺腑是袮所造的;我在母腹中,袮已覆庇我」(詩篇一三九13);「我未成形的體質,袮的眼早已看見了;袮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袮都寫在袮的冊上了」(詩篇一三九16)。「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詩篇一二七3),上帝聽了多少不孕者的禱告,「祂使不能生育的婦人安居家中,為多子的樂母」(詩篇一一三9),「素來飽足的,反做傭人求食;飢餓的,再不飢餓。不生育的,生了七個兒子;多有兒女的,反倒衰微」(撒母耳記上二5)。

童女懷孕生子

上帝甚至還可用祂的大能,直接使「童女懷孕生子」(以賽亞書七14)。這正是上帝的獨生子主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方式。就是因為人類在罪性、死亡面前無能無力,祂遂走上十字架上為我們贖罪,戰勝死亡,從死裡復活。從此,我們在迷茫中對無數祖宗無用的祈求,可以完全轉向求靠祂。祂是值得我們永遠敬拜讚美的唯一真神!

作者:錢志群
資料來源:
曠野呼聲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聖經約翰福音第一章1,14節)

耶穌基督是神的愛子,三位一體神的第二位,以“道”(Logos)成為肉身,成為人的樣式,來到人世間,在地上生活了三十三年;這期間祂是由一個童女馬利亞所生,祂除了以聖靈讓童女馬利亞受孕外,其餘的生育程序皆與一般人無異;祂在馬利亞腹中十月成胎,呱呱墜地;祂的成長過程亦與常人同等;由孩提,而青少年到三十而立之後,開始祂的傳道生涯,然後再一步步走向十字架,最後被釘死。

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聖經提摩太前書第一章15節)

基督到世間的目的,是要犧牲祂自己的性命來拯救在罪惡死亡中的世人;祂最後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贖大功。但在祂走上十架之前的三年傳道生涯中,為要充分體驗經歷人世間做“人”的全部感受;因這是與十字架的救贖緊密連接的。基督背負十架走在苦傷道上,每一步都艱辛而且痛苦,祂甚至在這段路程中跌倒了十三次,才勉強到達終點。祂掙扎移動的每一步,都是以全人的感受來體驗人的痛苦;想像中走完這段苦道約為一,兩個小時,這都集中在肉體的痛苦,但祂一生在世三十三年的歲月,卻都在體驗人的種種感受;祂在世度過的日子中,每一天,每一小時,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經歷人的種種苦難,祂並非生在貴族家庭中,也不是生在富庶人的家裏,而是生在少衣缺食的人生苦旅中,這些苦日子,才是祂來到世上要體嘗的。祂在世期間,並非是平安穩妥的度日,祂每天都在與魔鬼撒但作殊死對抗,每天都在魔鬼撒但的種種試探中。經上說:“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祂沒有犯罪。”(聖經希伯來書第四章15節)

希伯來書講得雖然輕鬆,但祂凡事受過試探,卻非易事;基督開始工作時,首先在曠野中受過撒但的三個試探;那次試探通過後,祂並非已經過了關,那只是開始時的小試其鋒,以後的試探才是每一天每一事都要經過撒但的測試。撒但總想要抓住每一個機會,除非基督到曠野中向神禱告,撒但無法接近;當基督與神交通完畢後,立刻便要面對撒但的種種試探,在祂的一生中,究竟有多少次?難以統計。而試探的項目,絕不可能只重複曠野的那三個試題,應包括人每天的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所以這個戰鬥,絕對不會比十字架更輕省。

聖經腓立比書記載:祂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第二章6-8節)

基督不但以人的樣子接受惡者的試探,而是要以人的各種弱點,面對撒但的強勢試探。祂本為真神,所以生具神,人二性,但當基督面對試探時,完全是以人的性情與撒但對抗,祂如以神性面對撒但,基督豈能被試探,因神不可能被惡者試探。撒但了解這一情勢,所以對基督的試探鍥而不捨,牠想基督總有打盹的時候,只要有一次不小心失了手,撒但便獲全勝。所以基督在世時,過的不是一般人的日子,祂是以全人面對撒但惡者。

基督以“人”的身分來到世間,祂所遭受的痛苦;分心靈與肉體兩個層面;都是極其慘烈的。我們多半側重祂捨命流血的十字架,而忽略祂肉身,思想與情感的苦難,二者相較,心靈的苦難應超過肉身,或至少同等祂肉身的苦難。

基督為甚麼要來到世上?祂就是為了要來受苦,只有受苦受難才能用以贖回人的罪孽,這就是道成肉身,又要釘十字架的原因。

基督之所以要道成肉身,成為人的樣式,而且是最下層社會的奴僕的樣式,就是要以最低層之“人”去接受苦難,祂當然不會生在王宮或富貴之家,祂要吃苦,便只能生在一個木匠之家,並且要生在充滿牛驢糞便氣味的冷濕馬槽中。人總是要提高祂的待遇,在聖誕畫作中將馬槽裝飾美麗。耶穌一生並未留下形像,但人要將祂畫得高貴,英俊,聖潔,這樣人才可以崇拜,但卻非耶穌的真正形像。祂到底是一副甚麼樣子?我在聖地考察時,有人給我一副基督時代人的普通人的形像,將基督畫成一個矮小猥瑣的樣子,人人都不願接受這樣一位基督,但實際上,也許基督正是這樣一位人物。最後在耶路撒冷基督曾告訴祂的門徒;祂要在耶路撒冷受祭司長和文士許多的苦,最後要被殺(聖經馬太福音第二十章17至19節),但門徒拒絕接受這一事實。人總是要按自己心目中的意願為主畫像,為主安排一切。但基督之道成肉身,要成為“人”,就是為了要受苦,與人的期望背道而馳。

基督在心靈中受苦,在思想中受苦,也在情感中受苦,凡一個人在世間所能面對的遭遇,無一能吻合門徒的期許。基督到世間來,是要自討苦吃,祂是自討的嗎?是也不是,基督的受苦是為了人的罪,人只會犯罪,所以基督也只能代人受苦。易言之,基督所受的苦是全人類給予祂的,人不斷地犯罪,所以基督便要不斷地受苦。

受苦的基督,多半是要斂去祂的神性,斂盡祂的榮耀,在人間的種種苦厄中體嘗並代替人應受之苦,否則祂便不需以道成為肉身了。

作為一個人,當然是要求福避禍,趨吉避苦,何以基督要到世間自討苦吃,原因無他,祂是要經歷人可能遭遇的種種苦境,祂要真正遍嘗做人之苦的滋味,所以祂要經歷人間的一切苦難,最後才走上十架,完成最終的救贖。

基督代人受苦的另一重大意義為:祂是以人性面對撒但的試探,卻能獲全勝。當初,人類的始祖亞當受試探時,根本沒有抵抗,便輕易就範。但基督遭受撒但試探時,卻十分慘烈地與惡者奮力抵抗才能取勝。亞當與基督的情勢完全相同(都沒有原罪),這證明第一亞當如力拒撒但的試探,也有取勝的機會。否則,試探便無意義了。而第一亞當的後裔,則因生具罪的基因,根本沒有勝算,這就是保羅在聖經羅馬書第七章中的嘆息:在我裏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馬書第七章18-24節)因此,基督必須以人性作出一個重要的示範。最後保羅說:“感謝上帝,靠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聖經羅馬書第七章25節)因此,人要想戰勝撒但的試探,必須要投靠在主的十字架下,否則便沒有機會。

基督在人間所受的苦,是人犯罪所造成的自然結果,是第一亞當違背神命令的結果,卻要第二亞當(基督)來承受,這到底是為了甚麼?原因只有一個,便是為了“愛”。因為神愛世人,所以基督才會代人受苦受死,主是為了愛,才會為這些犯罪的人受苦;易言之,主的受苦是祂給與人類之愛的方式,沒有主的受苦,便無法完成祂愛的贈與,基督的苦,就是人的福,二者可以畫上等號,所以基督受苦便為必然與必須。

受苦是道成肉身唯一的目的,祂不但受苦並還要被棄絕,祂不是如人想像的慷慨赴義的悲劇英雄,祂受苦受死時,是人定了祂的罪,當時的人都認為祂是罪有應得,並不冤枉;主一切的榮耀都是後世之人給祂的。祂當時與另二個罪犯一起受刑,也就是三個罪犯,只有如此,才能成全祂代表人類所擔當的罪。祂死得並不冤枉,因祂是為人的罪而死,死得正當,死的明白,死有所值;祂不死,人的救贖無法完成。

基督的受苦受死,只有一個原因,是為了代人贖罪,是為了完成神愛的贈與;神的愛不是輕易給人的,是基督付出了愛(死)的代價,基督的死就是愛,愛也就是基督的死,這兩者是二而一的。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第三章16節)

神差祂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着祂得生;神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約翰壹書第四章9-10節)

作者:殷穎

資料來源:金燈臺 2013.11 第168期

延伸閱讀
1.耶穌是這樣為我們死的
2.

我也必將合我心的牧者賜給你們,他們必以知識和智慧牧養你們。 ( 耶三 : 15)
我來了,是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 約十 : 10 下 )

神有充足的恩典,祂在歷世歷代用不同方法教導和幫助我們如何愛神愛人。神滿有憐憫,祂的「道」曾在歷史中成為耶穌基督這位有血有肉的人,具體地活在以捕漁為生的門徒之間,告訴他們在那裡撒網可得豐足的收穫,如何可以得人如得魚。這篇文章分別摘取了舊約和新約的一句經文,放在當下的時空脈絡之中,演繹為一封電郵,發送給在「後工業」社會牧養 e- 世代的傳道人,探討在物質和資訊都似乎是「後匱乏」[1]的日子,如何邁向或回歸基督裡的豐盛。

—–Original Message—–
From: a small potato [mailto:potato@hotmail.com]
Sent: Monday, April 10, 2006 11:58 PM
To: all pastors
Subject: FW: 21 世紀的牧者須要成為 Hi-T 一族嗎 ?

你好。或許你早已聽聞,已故的 楊牧谷 博士撰寫過一本名著《淚眼先知耶利米》。該書在思考現今社會問題的平行線上,正如你對《耶利米書》的了解,展現了活在「一王不如一王」的猶大末期的亞拿突人耶利米如何掙扎。至終,這位大情大性、有血有肉的先知,又怎樣選擇留在猶大地,與被棄的遺民共同居住,並且藉書信鼓勵被擄的人,譜出感人的希望信息。 [2]同樣地,踏進公元二千之際,楊牧師亦不斷提醒我們,不要把香港「後殖民」時代的年青人看為「一蟹不如一蟹」。相反,要懂得欣賞他們在電子科技的運用方面,如何比我們成年人更得心應手,為什麼和憑什麼要對他們抱有希望。更要緊的,我們要留意自己的「有效日期」 ( expiry date ) ,不要做一個過期的人 [3]、過期的牧者,否則定必哭得比耶利米更悽慘。

要擺脫「過期罐頭」的陰影,近日網上有人倡議, 21 世紀的牧者須要更新為「 Hi-T 一族」。 聽到這種言論,你內心咕嚕咕嚕說著什麼呢 ? 等一等 ……(^-^) ,也許有些人是不大清楚什麼是 Hi-T 族 ? ,讓我先稍加說明一下。

Hi-T 這術語是指「高科技、高接觸」 的意思,是從北美研究社會發展趨勢的大師,約翰 ‧ 奈思比( John Naisbitt )和其拍檔於上世紀末出版的暢銷書 High tech/ High touch [4]的概念進一步演變出來的,而絕非叫我們去酒店或高級餐廳嘆一頓英式下午茶 ( high tea ) 。Hi-T 代表了銀元的兩面,一方面 ( high tech ) 是針對個人 e 指數 [5]的高低而言的,即我們運用電子、數碼及資訊科技的能力和態度,講求是否有駕御高科技的技藝和交往能力,另一方面 ( high touch ) 是指我們不被高科技所壓倒的人性發展。 [6]換言之, t= tech 時,是對應我們的所想所做的層面 ( thinking & doing ) 量度的,而當 t = touch ,就是對應我們的所感所在 ( feeling & being ) 的國度而論的。 Hi-T 一族,就是“ tech & touch ” 皆了得的後現代「理想」族群。

得閒 call 我飲茶,有事就 e-mail 我!

要進一步明白“ tech & touch ”,先讓我們握要回顧科技 ( tech ) 的發展。蒸汽機澎湃的動力掀開西方社會現代化和工業革命的第一幕劇,隨之而來的火車和輪船縮短了貨物運送的時間,擴張了整體人類交通往來的範圍,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核爆巨響的一刻,我們才警覺到「 ( 第一次 ) 現代化」 [7]的謝幕劇開始了,同一時間,「後現代化」和資訊革命已從後台跑出幕前來。今天,電腦晶片 ( chips ) 以各種形式締造 e 世代的資訊生活,網路電玩 ( online games ) 、電子郵件、手機、 MP3 、數碼相機、網上理財和購物 …… ,這些只是容易被看見的新事物,看不見的是由一個 「虛擬真實」 ( virtual reality ) 構築著的全球化「網絡社會」 ( network society ) [8]

More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