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上帝至少用四種方式,引導我們按照他的旨意前行。

預定:在神掌權之下,他預定、設定好境遇,讓我們即便完全沒意識到,終究還是到了他要我們去的地方。保羅和西拉被關,結果使獄卒和他的全家得救(徒16:24-34)。這是上帝的計劃,但保羅原非如此打算。上帝常常這樣,讓我們來到一些出乎我們意料的、計劃外的地方。這就是神「預定」的引導,是獨特的、高於其他引導的,因為神的「預定」含括了其他引導(神也「預定」我們一切決定),而且永不落空(因「[神的]旨意不能攔阻。」[伯 42:2])。其他三類引導,是我們所能意識到的。

指示:上帝在聖經裡給我們誡命及教導,來引導我們。這些誡命和教導,很具體地指示我們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摩西十誡就是一個例子:不可偷盜、不可殺人、不可撒謊。或是登山寶訓:愛你的仇敵。或是使徒書信:要被聖靈充滿。這是指示性的引導。神在聖經裡顯明他的指引。

察驗:我們大多數情況下的決定,聖經並沒有一一給予指引。察驗,就是跟隨上帝的引導,依著靈裡的敏銳,將聖經真理實踐在實際生活中。《羅馬書》12章2節說:「不要傚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在這個方面,神不是借由特定字句告訴我們應當怎樣行。但是他的靈,透過神的話及禱告,陶造我們的心思意念,使我們能夠定意去做那些最榮神益人的事。

啟示:神引導的方式中,此類最不常見。他直接告訴我們應當做什麼。比如《使徒行傳》8章26節:「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力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並且,8章29節又說:「聖靈對腓力說:『你去貼近那車走。』」

這裡我們看到三個原則:首先,我們應該常在神的預定中保持平靜。我們若愛他,並且按他旨意被召,神的預定必是要使我們得益處(羅8:28)。當我們去尋求神「指示」、「察驗」及「啟示」等引導時,我們的生活就可以少幾分憂慮,多幾分安息。

第二,神「預定」的引導,可能會帶來一些與「指示」、「察驗」及「啟示」引導相反的行為。也就是說,他可能指示:「不可殺人。」但卻預定他兒子將被謀殺而死。這是個奧祕,但在聖經中可以看到許多處,神預定某些與他自己的話相違背的事發生。

最後,當我們在尋求神旨意時,體會到從「啟示」、「察驗」到「指示」再回到「預定」的過程時,我們可以更加確定自己真的是與神同行的。主觀地感受從神來的啟示是最不常見的,但這也是在所有明白神旨意的方式中最常被濫用的。其他引導方式都有聖經作為依據,讓我們能確信自己真知道神的旨意,但啟示這個方式不同。因沒有特定誡命作根據,只能基於聖經原則察驗來作決定,我們也就無法像有聖經明述的指示時,那麼確信是神的旨意。但是,確信神掌管萬有、引導萬事的真理則是一切信心的磐石。在那裡,我們可以得著安息。

作者 :約翰‧派博
資料來源:
渴慕神

起初神創造天地。(創1:1)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NIV)

聖經這句「開宗明義」的話是在「宣告」(proclaim)獨一的「創造者」(Creator)與一切「受造物」(creatures)之間的關係。宣告者是帶著「權柄」(authority)來「發佈」信息的,與使者帶著「使命」(mission)來「傳達」信息是截然不同的。所以聖經讀者對這句話的態度必須是「深信不疑」,並且要「欣然接受」。經上說:「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來11:6)

「創造者」對一切的「受造物」啟示祂是「以羅欣」(Elohim),中文譯為「神」或「上帝」,英文譯為「God」或「Goodness」,這個稱呼是創造者對一切受造物的「普遍啟示」。希伯來原文H430 אלהים ‘ĕlôhîymel-o-heem’ 是「複數」名詞,表明該字中隱藏著「數字」啟示,暗示神的「位格」(persons)是複數 。在這節經文神啟示了「聖父」的位格,「父」是表明一切的「源頭」,萬有都是由祂開始的,對這個位格我們常與「神的旨意」(God’s Will)相連。

依希伯來原文H1254בּרא bârâ’ baw-raw’:說明「創造」是單數動詞,該字在此句中是違反希伯來文的語法,因為複數名詞為主詞時要接複數動詞。可見神藉這個「創造」的單數動詞再次啟示祂的「獨一」,而且在聖經中每次出現「創造」這個動詞時,該句的主詞一定是「非神莫屬」。此外、「創造」一字在原文是屬「完成式」,說明神的創造已「大功告成」。若有人主張神還有「二次創造論」,那是不合聖經的。

但在經上神也用其它的字來說明祂的「創造」:
H6213 עשׂה ‛âśâh aw-saw’(make) 「造出空氣」(創1:7)「造了兩個大光」(創1:16)
H3335 יצר yâtsar yaw-tsar’ (form) 「用土造人」(創2:7)「用土造野地各樣走獸」(創2:19)
H1129 בּנה bânâh baw-naw’ (make) 「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創2:22)(王上3:1)

起初神創造天地「起初」是時間副詞,說明該動詞發生的時間。通常句中的時間副詞所表示的時間是「相對時間」,也就是指句中該動詞所發生的時間與另一個動詞所發生的時間的「相對比較」。例如,「起初我移民來到紐西蘭是借住在朋友家裡。」句中的「起初」就是與「目前我自己買了房子。」這句中的「目前」的「相對比較」。因著這個緣故,有些英文譯本就將創世記的前三節視為一個句子,第一節是「副詞子句」,後兩節才是「主要子句」。

When God began creating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the earth was at first a shapeless, chaotic mass, with the Spirit of God brooding over the dark vapors.(the Living Bible)
In the beginning, when God created the universe, the earth was formless and desolate. The raging ocean that covered everything was engulfed in total darkness, and the Spirit of God was moving over the water.(Good News Bible)

以上這兩種英文譯本都是誤認為「起初」是「相對時間」的概念而造成的。人的每個動作發生都與時間和地點有關。但是神不受限於時間或空間,因為神也是時間和空間的創造者。「時間」是因神的創造後才開始運作的,所以聖經首章首節中的「起初」是「絕對時間」的概念。此外,「空間」也是因神的創造後才開始存在的,所以一切的受造物都受限於時間與空間。

一切的受造物是以「天」(the heavens)和「地」(the earth)作代表,「天」原文是複數名詞,說明「天」有層次(保羅提到第三層天)(林後12:2),「天 」也包括「天使」- 靈界的受造物。因為中文的「天」可指「時間」如今天,「地」可指「空間」如地面,所以「天地」也可說是「宇宙」,根據字典,「上下四方(空間)謂之宇,古往今來(時間)謂之宙。」一切受造物都必須生存在時間與空間裡,所以「天地」或「時空」或「宇宙」就代表了一切的受造物。

中文的名詞沒有單複數,動詞也沒有時態,聖經開宗明義的這句話,我們必須這樣來看:「單數的起初」「複數的神」「單數的創造了」「複數的天」和「單數的地」。既然每個字都有單複數的差別,「數字」的啟示必然隱藏在其中。在希伯來文22個字母中,每個字母都有一個「數值」,有1-9(前面九個字母),10-90(中間九個字母),100-400(最後四個字母)。聖經首章首節在原文共有「七」個字,每個字的字母數值「總和」分別是913+203+86+401+395+407+296 =2701。 (2701=37*73) 神藉著這句話啟示了二個數字,「三」和「七」。 「三」是神的數字,指神的「位格」(聖父、聖子、聖靈)。「七」是屬地的完全數,與一切受造物的生命有關。現今世上的活物其懷胎期都與「七」的倍數有關,世人的生活作息也都以「七」天為一週期。

資料來源:基督徒靈糧補給站

甲:「嗨,你聽過濟公嗎?」

乙:「他是誰?」

甲:「這位嘛,全名叫濟公活佛,是南宋年間的人,本姓李、名叫修元。」

乙:「你問我濟公幹嘛?」

甲:「聽說濟公會降駕附身。」

乙:「有這回事?」

甲:「我也是聽說的,你想不想去看看?」

乙:「在哪裡?」

甲:「中和南勢角的巷子裡面,搭捷運可以到。」

乙:「我沒時間,你講給我聽就好了。」

甲:「南勢角三聖宮常常有名人造訪,每個星期一、星期六晚上八點鐘,廟主何崑宗會站在神壇前,頭擺來擺去,過一會兒開始流汗、打嗝、打呵欠,旁邊的信眾看時機成熟,高聲喊:『恭請師父降駕,請接駕。』何昆宗念幾段七言絶句,開始幫信徒解厄。」

乙:「有人相信嗎?」

甲:「每個月大概有200人掛號,掛號費200元。」

乙:「還真熱門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丙:「非典型肺炎(簡稱SARS)的威脅好像已經過去了。」

丁:「是阿,去年、今年都平安無事。」

丙:「兩年半前,台中梧棲有六個廟宇,預定四月上旬組團到大陸湄洲聯誼謁祖……。」

丁:「那段時間不是說盡量不要出國嗎?」

丙:「沒錯,可是活動都籌備的差不多了,要不要取消是不容易決定。」

丁:「後來呢?」

丙:「廟方請出開基媽祖扶鑾,乩童降示一首詩:『天台丁未已祭海,上役然慌非沿岸;聖徒為安毋勉旅,母策禦避嚴規謁。』。」

丁:「我程度不夠,詩裡面是說可以去,還是不要去?」

丙:「真麻煩,主辦的朝元宮主任委員說,媽祖的意思是,不要勉強去大陸旅遊,比較安全;可是副主任委員是說媽祖明示疫情不在沿海,去不去有信徒自己選擇。」

丁:「聽你這樣講,到很想去了解他們後來到底去了湄洲沒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台灣民間信仰的內涵,若從宗教學的定義來丈量,除了「儀式」一項之外,另外三個條件:「教義」、「教規」、「理性」都不具備。

沒有教義、沒有經典的信仰,全在生活的的難題、困境中打轉;並由廟祝、師父轉述神明的「開示」、「上論」,剛好與人性趨吉避凶的本能一拍即合。

 

有經典、有教義的信仰,彼此之間的異同如何?

佛教高僧太虛法師與浸信會徐松石牧師曾有如下的對話:

太虛:「佛教的危機,在於沒有像你們那樣的聖經。基督徒禮拜時,可以帶著聖經,佛教徒卻不能帶佛經上佛堂。因為佛經太多,莫說攜帶了,挑都挑不動,有你們聖經六百倍多。」

徐牧師:「你們不也可以像我們早期教父一樣,開個大會去鑑定,把旁經、偽經去掉,以確立正典嗎?」

太虛:「不行,我們的宗派太多。」

徐牧師:「我們的宗派不也多嗎?」

太虛:「你們的宗派雖多,但一提到聖經都一致。我們是你既不同意我的佛經,我也不承認你的法典。這樣一來,佛教徒不知應該讀哪一卷;就是讀,也讀不完,於是乾脆不讀。既不讀經,佛教今天就走樣變質了。」

這是兩位長者三十多年前的對話,也許現今情況有所改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旅加學者梁燕城曾經將宗教大分為啟示型態非啟示型態兩類。

梁氏認為儒釋道及印度教屬於非啟示型態,這些宗教基本特色是分別代表一種人生智慧,人在反省人生及世界的過程中,產生智慧的亮光,一面察照世界的偉大,一面察照人內心的善良。

啟示型態的宗教以伊斯蘭、猶太教和基督教為主。

伊斯蘭的經典稱為《可蘭經》。”可蘭”照阿拉伯文就是”閱讀”的意思,它最初的原本,據穆斯林說,是神在光線之下用他的指頭寫在一塊擱於寶座的石版上。在拉瑪登月(最熱的月份)一個「有能力的夜裡」,加百列將一本以白色的絲、寶石及黃金鑲嵌的《可蘭經》帶了下來,這本書的內容就是穆罕默德在23年間所得到的啟示。

梁燕城的評論是,《可蘭經》只有穆罕默德一人寫成,他宣稱由真主天使所啟示,卻沒有任何第二者為證人,故《可蘭經》無任何可被理性考核的條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基督教也宣稱聖經是上帝默示的,難道聖經具有理性考核的條件?

《聖經》由六十六卷書組成,是由一群背景不同、性格及氣質相異的人,在不同的時間中先後寫成,而他們所寫的是在一個主題的線軸中有層次的發展。這表示《聖經》成書的背後,有一個全面的寫作計畫,由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年代中分擔完成。

倘若作者群達四十多人,寫作時間跨越一千五百年,這部經典前言不對後語,出現漏洞和矛盾的機率不到一千,也會有一百;但是仔細研讀《聖經》,卻令人驚訝它極度一致。梁燕城認為,真理最需要的標準,就是這種內部的一致性。

至於《聖經》史實的外證,今日許多歷史研究及考古學上發掘的資料,均支持《聖經》的記載。

這方面的資料可參考Wemer Keller寫的《The Bible as History》,這本書號稱已售出一千萬本;中譯本近年由北京三聯書店出版,書名為《聖經:一部歷史》。(1998年10月出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啟示型態和非啟示型態差別不大,還是很大?不妨看一下牛津大學教授魯益師的一段比喻。魯益師?名字好熟。沒錯,就是寫《納尼亞傳奇》的那一位。

「你若是一位研究岩石的地質學家,必須外出找岩石研究,它們不會跑來找你;你找到岩石時,它們也不會跑掉。研究的主動權在你這兒。」

「假若你是動物學家,想在動物出沒之處拍攝照片,野生動物不會跑來接近你,卻可能溜得無影無蹤。此處已有一點主動權在動物身上了。」

「進一步來說:你想認識某個人,若是他不讓你認識,你就不可能深入了解他。你必須先取得他的信任。在這情況下,主動權是雙方平分。」

「當你想認識上帝時,主動權則完全在祂那邊。如果祂不啟示祂自己,你再怎麼努力,也是徒勞無功。」(《如此基督教》第125~6頁)

 

徒勞無功?人真的沒法自己去「發現」神、「找到」神?

上上個世紀有位英國哲學家史賓塞(Herbert Spencer 1820-1903),他觀察鳥類飛翔,發現從來沒有一隻鳥飛往外太空,於是他做了結論:「有限不能穿越無限。」

幸好這只是真理的一半。在聖經真理中,我們發現「無限穿越了有限」,那位無限者--上帝,向有限者--我們,啟示了祂自己。

作者:吳鲲生(校園雜誌主編)

《資料來源:2006.1 313期 校園簡訊p8-9》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