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對福音的拒絕,是以文化中既有的信仰存在來拒絕外來信仰,是一種思維定勢。

中國人信耶穌,說不出太大道理。對信了的人而言,信就信了。

福音

信主沒有道理

中國基督徒信耶穌的理由五花八門:有人失眠,心想,若真有這個耶穌,那就讓我睡個好覺,結果睡得很香,醒後就信主了;有人患病,經教會信徒的探訪,被愛心感動,慢慢信主;有人渴望西方民主,後來知道西方社會制度有深厚的基督教信仰根源,因讀聖經而悔改信主;有人看不慣當前的社會狀況,又找不到心靈的落腳點,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到教會,就被吸引進去。

聽過一個故事:文革期間聖經被撕掉,拿來包烤紅薯。一個買紅薯的人就此讀到聖經,然後覺得這文字肯定是古書,就偷著找這書,後來就信主了。我還聽過一個更有趣的,一位姊妹說,她聽奶奶講人是由泥土造的,所以什麼時候搓,都能從身上搓出泥來,她想想有道理,就信主了。
這麼一看,信主有時真是沒道理!

一旦信了主耶穌,就可以進入教會,通過持續的聚會、讀經、禱告、學習,逐漸擁有生命體驗和更深的認知,確認這就是真的。

上帝大於人的頭腦,如果關於上帝的一切都需要通過人的理性檢驗,那人的理性就高於上帝,上帝就不是上帝了。有點知識學問的人,總喜歡按自己的理解挑上帝的毛病。不信主的人之所以不信,往往並不在意已經信的人信的是否有理,而只在乎自己定意“不信”,不願邁出第一步。

他們評價基督徒時總有各種話說。看到教會裡坐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他們會說,我可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言外之意是不能和那些沒文化的人在一起。這些年,隨著城市知識份子信主熱潮的興起,他們又會說,有個精神寄託當然不錯,但我工作太忙,沒時間去教會。其實,很多人並不真在乎信耶穌的“道理”,而更在乎能不能賺到更多的錢。

信主大有道理

其實,信耶穌大有道理,人若省察自我,會發現,我們確實合乎聖經所啟示的人類生命的真相——人都有罪。耶穌是人,更是上帝,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降世為人在十字架上受難,替人贖罪拯救芸芸眾生,讓信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參看《約翰福音》3:16)同時,信耶穌的人就被上帝算為義,就與上帝和好,就平安喜樂了,這就是恩典的福音。這麼看,基督徒信的還真不是中國人觀念上認可的一套有道理的“道理”,而是耶穌基督這位救主。

中國人信耶穌的一個難處是:幹嘛非得信你呢?難道就你說得對,別人都說得不對?基督教真是太狂妄太不謙虛了!

過去25年,是中國大陸信主人數最多的一段時間,就思想層面而言,也是千年未有之變局。然而,與龐大的人口基數相比,真正的基督徒的比例還很少。這其中有深刻的傳統文化原因。

在幾千年漫長的歷史中,社會思想傳統已經為中國人的頭腦預備了一切拒絕基督信仰的理由:談上帝的慈愛嗎?那地震的時候上帝讓那麼多人死了,上帝哪去了?談上帝的能力嗎?讓上帝先把我的病治好!談耶穌嗎?不錯,道德高尚值得學習!談有罪嗎?我承認,那誰沒有罪?法不責眾!談末世審判嗎?好好,多虧我不是壞人!談地獄嗎?我不怕,地藏王菩薩還發願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呢!去教會嗎?等我退休沒事了再說!……

中國人用自己固有的人本主義思考方式和中國傳統文化來解讀這些詞彙,振振有詞地為自己的不信做辯護。中國人信仰上的多元、混雜,加上情感上的折衷、包容,對這位曾向以色列民啟示自己的獨一上帝始終有疏離、不解和困惑;對身為猶太人的耶穌宣稱自己為上帝之子,並死在十字架上替人贖罪的歷史事件,無法從“道理”上想明白。

本能地拒絕福音

中國人關於“人”的價值,往往是在現實的人際利益互動中表現出來的,更簡單地說,就是其政治、經濟及家族地位的影響。拋開文化、社會、家族因素,孤立地談“人”的價值,中國人對此既缺乏認知的意識,更缺少認知的興趣。

由於缺乏對“人”的本質、價值等問題的深入思考、分析和反省,中國的文化思想傳統在社會大眾中形成了一種思維定式,即中國人本能地排斥傳統和經驗中不存在的事物。其中包括西方的科學、技術、邦交、憲政、民主、人權,當然更包括基督信仰。今天正常的平等邦交關係,在200多年前的大清王朝都是不可能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人已經接受了越來越多西方的東西,但對基督教的大範圍接受,依然很不容易。

西方的科學技術之所以能夠被中國人接受,在於從科技角度的富國興邦。但在社會、文化層面,基督教今天依然難以獲得國人的認可。向陌生人傳福音,多數人的反應都是拒絕,認為和自己無關。通常的反應有三種:第一,中國有自己的聖人,有自己的神佛,為什麼非要信一個外國人的上帝?第二,中國有自己的經典,有四書五經,為什麼非要讀聖經?第三,沒錢都是假的,信基督給錢嗎?

顯然,中國人對福音的拒絕,是以文化中既有的“信仰”存在來拒絕外來信仰,是一種思維定勢。這些人大多數沒真正研究過基督教,沒讀過聖經,也沒去過教會,而只是本能而盲目地排斥、否認和拒絕。這從反面印證了福音的真實性,也看到人對上帝不遺餘力的抵擋。

 

認罪的人有福了

從民族主義者的角度來看,基督教既然不是出自中國,就是洋教;信洋教的,就是叛國者,是“二鬼子”。很多中國人至今都不知道,福音是上帝自己啟示,並由耶穌基督所成就的。就人的能力而言,這樣的資訊不但中國人想不出來,任何聰明的人類頭腦都想不出來,因為救贖是外源性的,是超越任何人類文化的。

人類不能也不會發明福音,因為這與人自我中心的本性相違背。福音具超越性、權威性和絕對性,因而會格外刺痛有悠久歷史、文化傳統的中國人。中國文化是“聖人”文化,在長達2000多年的歷史中,各類聖人層出不窮。由於信仰中缺乏超越的人格化的完美上帝,中國社會不得不把人當成典型,去抬高本來有瑕疵的人,將其完美化。這樣做的結果是,文化意義上的“典型”被當作道德模範,成為一般民眾效法學習的榜樣。比如雷鋒、張海迪,都曾一度是全體中國人學習的楷模、典範。

從積極層面理解信仰,一般中國人都會認為宗教是讓人行善做好事,信仰首先是具備道德價值。一般人也這樣理解基督教,但這種理解其實是非常膚淺的,因為沒有人認為自己是罪人,是惡人。以外表判斷人常常會出錯,人心的詭詐實在可怕。

耶穌來到世界要告訴人:“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2:17)那些願意承認自己是罪人的人有福了,他們必得拯救!

作者楊賦立是中國大陸家庭教會傳道人。

資料來源:海外校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