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卓雄

關於信仰上帝,有些人堅持“看過才信”,他們和掩耳盜鈴的一樣可憐。因為:
第一,他們不能證明“沒有”上帝。
第二,他們的上帝觀,一生若隱若現,“否認”增加他們良心上的負擔。
第三,上帝如果只限於空間時間,祂一定不過是一塊最古的腐木,靠人搬動供養。信這種上帝的人,聰明有限。

在科學的世界裏,“看不見”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原子,電子,質子所帶着的正電荷,外面所包圍的負電荷,每一顆分子都是那麼活躍,只會分裂增加,並不消滅。上幾代的人類還沒有發現它們之前,不都是拜天,拜太陽月亮嗎?今天如果有人要拜原子,那才是新聞。

人的價值,完全為了他的智慧,他能“發現”,可是他永遠不能“創造”。然而,單憑發現,已經夠他驚奇了。他怎麼樣去極力否認一切還未看見的東西,那倒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

我們看,不靠肉眼而已。微笑是否止於皓齒?思想的重量有多少?風義的尺寸如何?美麗至難度量。愛心嘛,就是剖心置腹,也摸不着。且看那些“目擊論”的朋友要怎樣辯論。

耶穌說:“清心的人有福了,他們必得見上帝。”

   清心是一個純潔的心意,沒有虛偽作假,不強詞奪理。清心不是極端主義,而是對宇宙的啟示,有合乎自然的響應和感觸。清心也不代表完全,它是一個有紀律的,不懈的意念去追求完全。

     清心不僅指心而已,又指人對身體的愛護,品格的陶冶,思想的發展,行為的檢點。

一個住在放縱,信心雌黃的環境的人,他的眼睛根本還未打開,何來視覺呢?

創造以來,上帝一直與人同在。祂的目的,性格,位格都不變,變的只是人。有人存心不要見祂,因為他們兩手骯髒。而世界的真善美,都是那些願意看見上帝的人把它們保存發揚,否則人無噍類呢了。

上帝的偉大,不受人的思想控制,各立派系,評個他大小高低。上帝藉了萬象,顯現了自己。保羅說:“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然眼不能見,但藉了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上帝在何處?一個初生的嬰孩,一個垂死的病人,一顆貝殼,一個虔誠的默禱,一個黃昏的哭泣,早晨的陽光,初秋的落葉,一隻海鷗,一條毛蟲…多馬摸肋圖

耶穌當年對懷疑的門徒多馬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資料來源:轉載自翼報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eID=e10100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