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

歌壇與演藝界雙棲紅星葉歡,1987年在恩師張艾嘉的引薦下進入演藝圈,演出《十一個女人》連續劇小葉的角色,被人注意而推薦到唱片公司,1988年與王傑合唱《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這首歌而走紅。她的歌聲有悠悠雅致的獨特韻味,深獲歌迷喜愛,共灌錄11張風靡歌壇的國台語專輯。之後被公視邀請演出多部連續劇,並以《鹽田兒女》與《浪淘沙》兩部戲入圍電視金鐘獎最佳戲劇女主角獎。

風光的演藝生涯背後,葉歡的內心深處始終藏著一股強烈的不安全感。因為她總認為自己不聰明、不漂亮、不討人喜歡,因此自卑、不快樂。閱讀過心理叢書,參與不同宗教活動
,卻找不到改變生命的東西。自卑與完美主義,使她無論錄音、拍戲、主持節目,均全力以赴。自己借衣服、化妝、修改台詞,常擔心不夠好而失眠。一段滿心期待的感情失落後,生命再也找不到支撐點,出現胸悶、恐懼、想放棄生命的現象。幸好藉助醫師、社工輔導、親情的幫助治療。藝人朋友如:娃娃、紀寶如等向她傳福音,她從基督徒都是被下蠱而排斥拒絕,到漸漸願意去讀《聖經》、看基督教電視頻道,最後在表姊的幫助下決志信耶穌基督。

她說:「耶穌基督那道光照進生命時,我知道這次『對了』,這才是我安頓身心的地方,我不用再活在黑暗與茫然裡。」體會成為基督徒後最大的改變,是「我不需要是完美的。
我不需要活在別人的期待中,我只需要向神敞開,知道祂是愛我的,我盡力去做該做的事,這是非常大的釋放和醫治,也是一個極大的自由。」
(摘錄自2012年3月「佳音廣播月刊」及網路文章)

芬尼

  「耶和華說,你們是我的見證,我所揀選的僕人。」 ( 以賽亞書四十三章10節)

  在這段經節裏肯定了神的兒女都是神的見證人。

  事實上,就一般情況而言,人們受信仰影響的深度,與對真理的確信程度成正比。人們之所以會不關心信仰,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忽略它的緣故。若對信仰不懷著深切的關心,就不能把所信的當作真理看。魔鬼就不能做到。牠雖然也相信,卻是戰兢。天上的使者看到這些情況,都心有戚戚焉,連神也頗有同感!智力所確認的真理往往包含了某些情感的成份。基督徒蒙恩得救之後,神之所以仍將他們留在世上,乃是有一重要計劃,即要他們為神作見證。因為他們能喚起那些未曾想過這些問題的世人,讓他們注意到信與不信者在性格及最終命運上有多大的區別。在傳福音和事工上的推展上,最大的難處就是世人的不在乎。而聖靈所要做的工作,即在喚醒世人對自己的罪和救贖計劃有所注意。有時,一些神蹟的應用能抓住罪人的注意力,而在這種方式下,神蹟就成為叫人得救的器皿──儘管得救本身並不是神蹟,神蹟本身也不能叫人得救;它們可能是一種喚醒人心的方式,卻也非每次奏效,屢試不爽。如果神蹟層出不窮,或變作司空見慣,便很快就會喪失能力。這個世界所缺乏的是一種無所不在的神蹟:不只使人受真理的吸引,持守的恒心,並內心與真理有溫馨的接觸,直到完全順服為止。【譯者註:無所不在的神蹟,係指信徒的見證。】

  因此,我們明白了神為什麼要將祂的兒女分散在各個角落──在個家庭和每個國家中。儘管他們認為最好是能全部聚在一塊兒,但神卻從不容許有這種現象。祂希望他能分散到各地去。當耶路撒冷的教會都群集在一起,忽略了基督所說要將福音傳遍地極的命令,神就容許逼迫臨到他們,把他們驅散,「往各處去傳道」 ( 徒八 4) 。

  為了查考這個題目,我要提出幾個問題來討論:
  一、基督徒是根據什麼特別的重點必須為神作見證?
  二、他們以什麼態度來作見證?

More »

SaxFamily很多人問過有台灣色士風(按:简体:萨克斯管;繁體:薩克斯風;香港:色士風)大師之稱的蕭東山:「你的音樂是怎麼學的?」原來他學音樂的過程跟別人不一樣。

自幼家貧的他,很自然地想到要去學一技之長,這樣,他就拿著父親遺下­的黑管,也沒錢請老師,和朋友一起揣摩,互相學來學去;他就這樣無師自通,吹到進入錄音室、成為台灣色士風大師……

很難想像他的色士風居然是無師自通。從小因為家庭因素,導致蕭東山老師立志要賺大錢,就從父親留下來的一把黑管開始摸索、苦練,終於進了華視大樂隊,並擔當了副團長兼指揮­。但家變讓他一瞬間失去了房子及所有的積蓄。誠如蕭東山老師所說:「不認識上帝之前,認為只有錢跟我有關係;卻忽略了家庭的關係,所以注定一生是失敗的。」後來他決定不看­環境,只緊緊抓住神的話,並開始透過音樂服事有需要的人,也到各處傳講神在他身上的奇異恩典。

延伸閱讀:
1.
蕭東山的薩克斯風世界
2.薩克斯風(維基百科)

人間之旅──尋找人生的真相

給我一塊人間淨土,讓我將年少哀愁、成長悲傷、人世苦難,深深埋葬;給我一對輕盈翅膀,讓我飛翔,飛到海極、飛到雲端,飛到擦乾我淚眼的天堂。

我想飛!我想飛出去!

從小我就渴望像一隻鳥兒般到處飛翔,我希望飛離一切叫人失望的事物,擺脫一切叫人不滿的現實。我情願當一個天涯流浪漢,也不願被困在一個小地方,飽受拘束與苦悶。

More »

 

從佛教徒到基督徒 ——高大鵬教授棄佛歸主的信仰歷程

  很多人都看過林語堂先生一本很有名的作品“信仰之旅”,他的原書是用英文寫的“從異教徒到基督徒”這一本書,就是說到他怎麼樣從信儒、道、佛三教回到基督教的過程,可以說是他一生的見證。我的見證剛好可以套用他這本書名 —— 從一個異教徒變成基督徒的經過。

  我們中國人都一樣是在五千年文化背景下長大,大概都接触過儒、道、佛,特別是佛教的信仰。我個人在佛教的信仰當中將近二十年的時間,是佛教里的老弟子。

  生命是很不安全的

  我之所以轉變過來成為基督徒,自己也感覺很吃驚,當然也非常感恩。我生于一九四九年,那個時候是我們中國歷史上一個很重要的時代,國民政府自大陸遷台,在生長的過程中,感覺到生命很不安全,生命的根基虛空;那個時代又很苦,是個苦難的時代,所以對苦的感覺是與生俱來的,覺得這個世界是苦的,人生是無常的,也是沒有什麼意義。那個時候很自然就接受佛教,愈信愈迷,竟會有二十年那麼久。

  信仰是一種冒險

  現在佛教似乎很興盛,但是一般人信佛,以我來看,只是玩票的,插插花,並不是把自己的生命都投進去。像我當年信佛的情形,真的是把自己的生命都投進去,是很認真的。我從高中一直到大學都是很認真的在追求。我個人家里就有自己的佛堂,客廳里有各式各樣的神像,就像一座小廟、一座萬神廟,像龍山寺,熱鬧得不得了,香火鼎盛,很難想像那是一個家庭。事實上我是想去做和尚,害得父母常常哭哭啼啼,找了很多親戚朋友從南部來對我曉以大義,動之以情,勸我千萬不可出家,必須傳宗接代。 More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