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正值盛年,拿過師鐸獎,又無病痛,突然申請退休,令我們好生驚訝。我們這群做科學的朋友,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有職業上的毛病,會追根究柢,在我們的盤問下,她說出了申請書上冠冕堂皇理由下面的真正原因。

她的學校是所私立高中,跟國外姐妹校的關係很好,時常互訪。在三月學運發生前,她帶了十個學生去國外訪問。這些學生家境都很好,都有出國的經驗,所以在轉機時,她並不擔心,只囑咐她們登機前一定要準時回來,學生便快樂的去買免稅商品了。等到登機時,有三個學生沒到,她開始著急,又不敢派學生出去找,怕找了這個、丟了那個。她像無頭蒼蠅似的到處奔跑尋找,機場的廣播又一直催:某某航空公司的旅客XX、XX、XX…,她急得心臟病都要發作了。

最後櫃台人員告訴她,不等了,她們要清艙,把未登機者的行李拿下,怕有炸彈,要她負延誤起飛的責任和損失,當她含淚點頭時,那三個學生拎著大包小包,慢條斯理的走過來了。她趕上前去,氣急敗壞的問她們:「你們到哪裡去了,為什麼不準時回來?」一個學生說:「老師你急什麼,我們不回來,他們不敢起飛,因為我們的行李都在飛機上,他們絕對不敢不等我們的。」她一聽,當場氣昏,我們怎麼教出這麼自私的學生來?全飛機二百五十六人等你們三人,別人的時間都不是時間嗎?

她正在說時,另個學生拍拍她肩膀說:「老師,不要激動,你多出國幾次,就不會這麼緊張了。」學生居然把她的焦急當作沒見過世面,這樣羞辱她。她當下決定退休,不再為這樣的學生貢獻她的青春。回台後又看到學生霸占立法院、攻進行政院,她說最後一根稻草是某國立大學法律系教出來的市議員罵大學校長妓女。她認為事已不可為,便遞出辭呈了。

我們聽了都默然,事實上,老師的地位在台灣已經低微很久了,我小時候那種村裡有任何喜事,老師坐首席的尊師重道精神已經看不見了。二十年前,我就曾被一位作弊學生的家長質問:你一個月賺多少?我一天的收入比你一個月的薪水還多,你憑什麼記他過?我很驚訝,錢多不代表可以犯法,聲音大也不代表理就正,但現在這個歪理已形成風氣,大家見怪不怪,學生也就有樣學樣了。

台灣的教育真是出了問題,孩子有知識、沒有常識,口口聲聲爭自由,自己的行為卻很自私,家長想要信任孩子,卻演變成放任,學校想要給孩子自信,卻演變成自大。幾年前,曾有個國立大學去美國念MBA的學生,要從波士頓轉機到紐約回台灣,因未趕上飛機,便謊稱行李有炸彈,她以為這樣飛機就會飛回來,她就可以登機。洪蘭

結果她被美國的聯邦調查局抓起來,罰了五千美元還吃上官司。她說她只是開玩笑,但是一個念到碩士的學生卻連開玩笑的時機和輕重都分不出來,她如何出社會承擔家庭、社會和國家給予她的重任?更糟的是,他們念了十幾年的書,卻未學到正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每天安於一點點的小確幸,沒有更高的理想和抱負。

朋友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但一葉知秋。最近某雜誌有一篇「放狗出來,台灣年輕人也會跳牆」的文章,這位教授認為台灣學生是有潛力的,但須逼他們振作。看來現在或許是到了該放狗出來的時候了。

作者:洪   蘭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洪蘭小檔案
資料來源:人間福報2014.5.22

延伸閱讀兩岸最高學府名師陳嫦芬:放狗出來,台灣年輕人也會跳牆

你可以否認「不運動就是懶」,但不運動只會讓你愈來愈不健康、愈來愈需要健保。

昨天,有個學生來說他想休學。最近這波定存拆單潮非常洶湧,他在銀行每天加班到九點以後,無法兼顧學業。加上不景氣,多念個碩士也沒什麼用,就想放棄了。

台灣窮了,窮到要跟老百姓搶定存的一點利息。過去錢淹腳目,現在變成往事只堪回味。加上閣員們動不動就放話,「台灣會死得很慘、經濟二十年起不來。」

大家對明天沒有信心,家長又開始把孩子往海外送,「人挪活,樹挪死」,到他鄉看看有沒有發展機會吧!

台灣真的窮了嗎?台灣為何能在全球富豪排名十八?為何新光三越週年慶首日能刷出十三億元的業績?它使你立刻想起妹尾河童的名言:「印度不窮,印度窮人很多。」

政府的問題,出在不敢追究源頭。就像漏水,源頭的水龍頭不關,底下漏水怎接得完?報載勞保十五年後就撐不下去。那健保漏水的源頭在哪?

第一,我們沒有從小做好健康教育。台灣地下電台猖獗,二十四小時賣偽藥,讓老百姓吃到台灣洗腎全世界第一。騙子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但假如把正確的保健知識教進國民心中,沒有了顧客,騙子自然消失。

第二,我們沒有從小養成運動習慣。運動會使大腦年輕。一隻兩歲有運動的老鼠,大腦與六個月大的老鼠一樣年輕。運動幫助大腦分泌多巴胺和血清張素。這兩種神經傳導物質都會使人心情好,遠離憂鬱症。抗憂鬱症的百憂解,就是阻擋大腦中,血清張素的回收。

運動時,大腦會釋放神經營養素BDNF,增加大腦對第一類型胰島素生長因子的攝取量,製造跟長期記憶有關的麩胺酸。運動時,血管內皮生長因子會建造新的微血管。它和纖維母細胞生長因子,會促進組織生長。

運動還能幫助過動兒和注意力缺失的學童學習進步。因為運動時大腦產生的多巴胺,正是醫生開給過動兒的藥「利他能」的成分。

運動的好處多多,我們只是不知去利用它。最花社會成本的老人慢性病,如憂鬱症、痴呆症,很容易用運動來防止。

若把看病吃藥的成本花在源頭,去防止老化,建立老人運動中心,促進國人健康。也許,大家就不必去銀行拆單了。

運動的功效不能立竿見影、無法立刻拿到立法院去當政績,但卻是今天不做、明天一定會後悔。

大家只要到偏鄉小學,去看一下學校的運動場,就知道我們對運動忽略到什麼程度。

屏東有個落山風很強的學校,連窗戶都要釘木板來保護,卻沒有風雨操場。請問,在那種天氣,能上什麼樣的體育課?很多小學連最基本的操場都沒有。洪蘭

從小沒有養成運動的習慣,長大了,身體不會催你去動。

改革需要勇氣,請執政者拿出魄力從源頭去止漏。南海的和尚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持續做,總有一天到達目的地。

作者:洪蘭,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業,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致力於科普書籍翻譯達三十三本,目前認為閱讀是教育的根基,故致力於推廣閱讀習慣。
資料來源:洪蘭部落格

【文/洪蘭】

現在的你和五年後的你差別在, 你跟誰在一起和你所讀的書…

有學生問我,如果魔鬼來跟我換青春,我願像浮士德一樣跟他換嗎?我說當然不會,
因為我在十七歲時,除了念書什麼都不懂,未來是一片茫然:我不知道會考上哪一
所大學,也不知我會念哪一系(當時是先填志願後考試,念什麼系全看分數落在哪
裡),我也不知我會不會結婚,會不會有小孩,我甚至不知道我可以活到幾歲。
我那時唯一能做的只是努力使自己跟得上別人的腳步,不要脫隊而已。

人的大腦對「不確定」(uncertainty)充滿了恐懼,我們在陌生環境中生活所花的
能量是平常在熟悉環境中的二倍。但是現在半個世紀過去了,我心中已篤定,我知
道我的人生是什麼了。換句話說,那個uncertainty已經透過歲月的流逝,變成
certainty了,這個「已知」使我的心安定。我怎麼肯用任何東西去換這個安心呢?

但是假如能夠像電影「回到未來」那樣重新來過的話,我想我會過完全不同的日子,
我不會再去背課本,也不會在乎考試成績,因為我現在已經知道在校成績是不重要
的,第一名對出社會後是一點用處也沒有的。我民國54年北一女畢業時,我的歷史
老師說:「有十個年代,你們這輩子不准給我忘記,1066、1215、 1453、1588……」
我畢業至今46年了,我沒有忘記,但是我很想請問這位老師(假如她還在的話),
我背這些要幹什麼?我真的一次也沒用到,卻浪費了我大好的青春與腦力去記這些
隨手可查到的資訊。

我要做的第二件事是花時間去交朋友,而不會留在教室中準備下一堂的考試,因為
出社會以後,老闆在乎的是你服務的熱情與敬業的態度,不會管你是哪一所大學畢
業的、考第幾名。也就是說,真正決定你成敗的是你的能力,不是你的學歷。為什
麼朋友重要呢?因為朋友是除了父母以外,影響我們最大的人。

我相信你一定聽過這句話:「現在的你和五年後的你差別在你跟誰在一起和你所讀
的書。」交的朋友和讀的書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
朋友的作用太大了,「蓬生麻中,
不扶自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是老生常談,它是至理名言。孟母如果
不搬家,孟子可能是屠夫,不會在歷史上留名。寫《金銀島》的史帝文生說:
「朋友是你給你自己最好的禮物。」一個人若有個知心的好友,他不會去自殺,
若有三個好友,他會過的很快樂。人生的路很長,你一定要有知心的朋友跟你分憂
解悶,不然張潮不會在《幽夢影》中說:「人生若有一知已就可以無恨。」

如果我能再來過,我會去做志工,因為志工幫助我了解我自己是誰。哲學家說:
人不知道他自己是誰,直到他發覺自己可以做什麼事。我們從對人的服務中發現自
己的長處,從長處中建立自己的信心。
在我十七歲時,台灣很少志工,我是到了美
國留學才發現志工這個名詞,千萬不要以為志工是大傻瓜,放著冷氣不吹,去外面
忍受刮風下雨晒太陽,我在做志工時所學得的經驗造就了我的後半生。

最後,如果我能重新來過,我會盡量找時間和我的爸媽在一起,哪怕聽他們嘮叨都
沒有關係。
年輕時總覺得父母會一輩子跟著我們,從來不覺得在他們庇蔭下有什麼
了不起,人總是要等到失去了才會珍惜。既然我現在可以給你們忠告,我就要說盡
量把握跟父母在一起的每一分鐘,因為生命是很脆弱的,人生是無常的,樹欲靜而
風不止的悲痛是現在我最希望我在十七歲時就知道的事。

每一個時代有每一個時代的挑戰,每一個時代的青年也有他們不同的命運,但是智
者能從別人的經驗中獲取教訓,使他自己的人生更充實圓滿。
長江後浪推前浪,
江山代有人才出,我不揣醜陋,將我的經驗告訴大家,就是希望各位能切實把握時
光,有意義的過一生。記住,人生苦短,莫負今生。

◎洪蘭/文

來源:http://www.bliayad.org/articles/pages/0250.htm

一個朋友的孩子大學畢業半年多了,沒有去找工作,整天窩在家裡,白天睡覺,晚上上網。最近跟他父母要錢,想去美國遊學,朋友來問我該不該讓他去,我望著他蒼蒼的白髮說:「你如果真的要為孩子好,讓他去,但是不要給他錢。」我想到了我妹婿的故事。wood

我妹婿是美國人,從小就想作水手,嚮往外面的世界,想先環遊世界再回學校念書。雖然他父親是醫生,家庭經濟環境許可,但是父母並不給他錢,他也沒向家裡要,高中一畢業就先去阿拉斯加伐木存錢,因為阿拉斯加夏天日照很長,太陽到午夜才落下,三點多又升上來了,他一天如果工作十六小時,伐一季木的工資可以讓他環遊世界三季。他在走遍世界兩年之後才回大學去念書。因為他是在自己深思熟慮之下才決定念的科系,所以三年就把四年的學分修完,出來就業。他工作得很順利,可以說平步青雲,一直做到總工程師。有一次,他告訴我一個小故事,說這件事影響了他一生。

larn1他在阿拉斯加打工時 ,曾與一個朋友在山上聽到狼的嗥叫聲, 他們很緊張的四處搜尋,結果發現是一隻母狼腳被捕獸器夾住,正在號嚎,他一看到那個奇特的捕獸器,就知道是一名老工人的,他業餘捕獸,賣毛皮補貼家用,但是這名老人因心臟病已被直升機送到安克瑞契醫院去急救了,這隻母狼會因為沒有人處理而餓死。他想釋放母狼,但母狼很凶,他無法靠近,他又發現母狼在滴乳,表示狼穴中還有小狼,所以他與同伴費 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狼穴,將四隻小狼抱來母狼處吃奶,以免餓死。他把自己的食物分給母狼吃,以維持母狼的生命,晚上還得在母狼附近露營,保護這個狼家庭,因為母狼被夾住了,無法自衛。

一直到第五天,他去餵食時,發現母狼的尾巴有稍微搖一搖,他知道他已開始獲得母狼的信任了,又過了三天,母狼才讓他靠近到可以把獸夾鬆開,把母狼釋放出來。母狼自由後,舐了他的手,讓他替牠的腳上藥後,才帶著小狼走開,一路還頻頻回頭望他。

他坐在大石頭上想,如果人類可以讓凶猛的野狼來舐他的手,成為朋友,難道人類不能讓另一個人放下武器成為朋友嗎?他決定以後先對別人表現誠意,因為從這件事中看到,先釋放出誠意,對方一定會以誠相報。(他開玩笑說,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是禽獸不如了。)因此,他在公司中以誠待人,先假設別人都是善意,再解釋他的行為,常常幫助別人,不計較小事。所以他每年都升一級,爬得很快。最重要的是,他每天過得很愉快,助人的人是比被幫助的人快樂得多,雖然他並不知道中國有「施比受更有福」這句話,但是他的生活證明了這一點。Alaska_Map

他對我說,他一直很感謝阿拉斯加的那段人生經驗,因為這使他一生受用不盡。

的確,只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會珍惜,唯有下過霜的柿子才會甜,人也是一樣經過磨鍊了才會成熟。

如果一個人大學畢業了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那麼應該要讓他去外面磨鍊一下,不要給他錢,讓他自食其力,給他一個機會去證明自己、體驗人生,相信他也能從中得到一個對他一生受用不盡的經驗。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更多文章:佳文共賞http://www.bliayad.org/articles/articles.htm

  洪蘭 (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朋友跟我抱怨,她畢業出來做事沒兩年的兒子,現在把工作辭了要出來自己開業。她擔憂地說:「現在不景氣,吃人頭路穩穩當當,每個月時間過去就有薪水拿。現在他要自己創業,我不能袖手旁觀不幫忙,又擔心我的退休金血本無歸,臨老要流落街頭,沿門托缽。」

    我看她真的很憂心,就去找她兒子談。
    她兒子說他每天上班就頭痛、下班雙肩僵硬,他知道是壓力的關係,老闆喜怒無常,他覺得不只是把時間賣給了老闆,連靈魂都賣給他了,所以想來想去,決定自己出來創業當老闆,不必聽命別人。我問他風險,他說:「沒有失,哪有得?人總是去闖一下,才不負少年頭。」

    我兩邊的話都聽了以後,決定回頭來勸母親,因為在實驗上有看到自主權對健康的重要性,很多研究都顯示在同一個緊張、快速、壓力大的辦公室中,職員得心臟病、高血壓的機率比經理高,愈有主控權的人,得病的機率愈少,人必須覺得自己是情境的主人,對情境有操作權而不是聽命於情境,身體才會健康、心情才會快樂。

     有一個經典實驗是去一個老人院,跟東廂房的老人說:這裡有一盆花,你搬回去房間養,養死了要賠;你每天早晨有一個蛋可吃,你可以選擇要煎蛋還是煮蛋;每周有兩次電影可看,你可以自由選擇看愛情片還是西部片。

    實驗者跟西廂房的老人說:這裡有一盆花,請搬回房間去欣賞,你不必照顧它,護士會每周來澆水;你每天早晨有一個蛋,一、三、五是煎蛋,二、四、六是煮蛋;每周有兩次電影可看,星期三是愛情片,星期六是西部片。

    一年以後,實驗者回來看老人的健康情況,發現西廂房的死亡率高於東廂房。這兩個廂房生活飲食、條件都相同,唯一的差別是東廂房的老人有主控權而西廂房的沒有。這是第一個實驗顯示心理上的主控感覺對生理的影響。

    所以父母在某個程度之內,可以給孩子一些對他自己身體、行動的主控權,只要把後果告訴他,讓他自己做主,他若甘願冒風險,請他自承後果。孩子會告訴你,失敗的感覺還是比不曾試的感覺好,錦衣玉食無法彌補不能做自己的痛苦。

    我勸同事老本留著不要給出去,但是鼓勵孩子去創業。人只有做自己才會自在,有主控權才會健康,停在港口的船是最安全的,但是那不是造船的目的。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