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禱告

經文:羅馬書八章22-28節

我們活在一個充滿苦難的世界裡。若是遇到苦難,到了一個地步不知道如何向神祈求、禱告時說不出話來,只剩下嘆息,怎麼辦?羅馬書八章22-28節教導我們一條出路,讓我們不至於灰心,能夠持續禱告,並且經歷到神的信實與慈愛。以下分三點來分享這一段奇妙的經文:(一)萬物嘆息勞苦、(二)聖靈為我們祈求、(三)萬事互相效力。

一、萬物嘆息勞苦

羅馬書八章22-23節說:「……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嘆息、勞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嘆息……。」照理說,信徒們既然有了聖靈的內住,應是處身於末後的日子(使徒行傳二章17節),享受天國的福分。可是,天國是分階段降臨的,既已降臨,又未完全降臨。因此,我們雖有聖靈的內住,還是和萬物一同嘆息勞苦,在敗壞的轄制以下(21節)。等到主再來,我們的身體復活,成為新的人類,承受新天新地時,就不再被敗壞所轄制,也不再有嘆息勞苦了。但現在一切都還在敗壞的轄制之下。

周功和1980年代我們住費城時,遭小偷光顧。於是到愛護動物協會領了隻小狗回來看家。小狗非常活潑好動,是獵犬與狼狗的混種。當時我們在後院有叢薔薇樹,長滿尖銳和堅硬的刺。狗兒在後院跑來跑去,不免會有擦撞,但是牠毫不在乎,可見牠的皮有多厚。但那叢薔薇樹則不一樣。日子久了,發現樹叢越變越小,到最後整叢樹竟不見蹤影,只見到地上微露的樹根。小狗日漸長大,喜歡跟我玩你丟我撿的遊戲。後來,我們全家連根拔起搬到台灣,屋子租給一位印度籍的女牧師,那隻狗也由她照顧。過了一段日子,有一個暑假我們回到費城時去拜訪那位女牧師。去到後院,狗一見到我,就奔到草堆中找到以前那隻已變破舊的球,要與我玩老遊戲。哪知牠跑的速度,大不如前了。那麼健壯的狗也會衰老,真是歲月不饒「狗」。我們的狗也受敗壞的轄制;這是無可避免的事。


耶穌基督在世的時候宣告天國的降臨,只是榮耀的國度還沒有降臨。我們用主禱文禱告時,還是要說:「願你的國降臨」。天國的神蹟不過是榮耀國度的一瞥。萬物還是在虛空以下,未抵達受造的終點。

我認識一位年輕弟兄,罹患腦瘤;手術成功後,必須接受放射性治療,以致智力受損。他無法完成某些學科的要求,因此不能從大學畢業。而更可悲的是,他得了躁鬱症。他發躁的時候,情緒亢奮,一心想為神的國做一番大事。而陷入了憂鬱的時候,則什麼事都不能做,甚至想結束自己的生命。他有一位聰明的妹妹,進了長春藤名校,畢業後又結了婚,令他十分羨慕,甚至嫉妒。他不只是羨慕妹妹,憂鬱時還會羨慕發躁時的自己,因為他發燥的時候,精力充沛,能在教會熱心服事,甚至能為教會策劃偉大的事工,像是被聖靈大大充滿一樣。後來他來找我輔導。我告訴他說,主耶穌的順服有積極與消極兩面。積極的順服,就是醫病、趕鬼、傳天國的道、為我們盡律法的要求,而消極的順服,就是無辜的受苦,如腓立比書所說:「『祂』就存心順服,以致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二章8節),然後神「將祂升為至高,又賜給祂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腓立比書二章9節)。我說:你不需要羨慕那個發躁的你,因為我們按照恩賜而事奉,即使能成就大事,最後仍要對主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做的是我們應分做的。」(路加福音十七章10節)若以金銀寶石建造教會,固然會得到獎賞,但我們主要的獎賞卻不是來自積極的順服,而是來自消極的順服。我對他說:「天父的安排是要你在世上的日子裡,打一場激烈的屬靈爭戰。你的爭戰比一般傳道人所經歷到的還要激烈,因為你所受的、無辜的苦,比他們的更大。你主要的事奉不是在你發躁的時候,而是在你憂鬱的時候。若是你在無辜受苦的時候,持續對神忠心,堅守信仰,你是效法主消極的順服,有公義的冠冕為你存留。」感謝主!他聽了這些話以後,到現在差不多一整年了,憂鬱症沒有再發。

在無辜的受苦中持續對主忠心,這就是消極的順服,是場屬靈爭戰。約伯經歷過,基督也經歷過。耶穌藉著在十字架上無辜的受苦,既為我們贖罪,也定了魔鬼的罪(約翰福音十二章31-32節)。乍看起來耶穌在十架上是在受審判;但耶穌卻說,是世界在受審判,而且世界的王(魔鬼)要被趕出去。十字架是最終極的趕鬼!耶穌藉十架敗壞魔鬼的作為;藉無辜的受苦定魔鬼的罪。所有的信徒都必須跟隨耶穌的腳蹤行,都需要在無辜的受苦中持續對主忠心。如此,我們有一天也會與主一起作王。

羅馬書八章15節說,「你們所領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我們是已經領受了兒子的名分(注1)。可是,23節卻說:我們「心裡嘆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我們已經是神的兒女,但還未抵達終點。我們還在等候,盼望身體得贖(復活)。既然有盼望,我們就要忍耐等候(24-25節)。因此我們禱告不可喪志;我們要堅忍,直到見主面的日子。

二、聖靈為我們祈求

我們的堅忍,不是靠自己的力量;我們的禱告,也不能靠自己的努力。有些時候,苦難會讓我們不知道如何禱告。落到那樣的光景的時候,神會為我們開一條出路。經文說:「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26節)大部分時候我們知道如何禱告。但是當我們親自經歷到敗壞的轄制,心中的痛苦到達一個地步,不知道如何禱告,而只剩下嘆息的時候,屆時,聖靈會藉著我們的嘆息替我們禱告。

回顧1979年,就是我第一次在華神事奉的第四年。那年五月發生了我一生中最憂傷的事。有一天我父親突然從香港打電話來,告知我大弟病危,要我快速趕回香港。這消息真是晴天霹靂,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他生病。當時大弟才29歲。他開始時不舒服,醫生診斷不出病因,以為是感冒,但燒一直不退,反而越來越嚴重。後來確定是腦膜炎,但已經太遲了。當我趕到香港,見到大弟時,他已陷入昏迷。我開始拼命地禱告;這一輩子從沒這麼迫切地禱告過!他昏迷的幾天裡,總共有好幾百人在為他禱告。我禱告,先是求神醫治他,但情況未有好轉。當我越來越絕望的時候,也嘗試宣告式的禱告。再過了一段時候,經過醫生幾次的告知,我就不知道該怎麼樣禱告了。難道我該說:願神的旨意成全嗎?看起來,神的旨意不是要醫治他;所以,我不願意神的旨意成全!而最大的恐懼是,我素來所事奉的神,竟然好像變成了我的仇敵。我甚至盼望我幾天以來的禱告能成為一面盾牌,保護大弟,抵抗神的旨意,不讓死亡侵犯他。那時,憂傷與懼怕這兩種情緒融合在一起,好像是同一回事。經歷過真正的痛苦,才體會到這世界裡的苦難有多大。我所經歷的痛苦要乘上多少千萬倍,才會等於這世界裡苦難的總合呢?弟弟昏迷幾天後,就過世了。

回到台灣,我勉強教完了那學期的課程;六月底結束第一次在華神的事奉,七月回到費城進修博士學位。在費城時經常會搭乘地鐵去天普大學上課。費城的地鐵很老舊,頭一段是1908年完成。下到地鐵站,感覺黑暗滿佈,好像進了吞吃約拿的魚肚裡。等車時,從心的深處我向神發問:神啊,你為什麼這樣子對待我?神啊,敗壞的轄制已經持續好久了,何時才能看到死亡被得勝所吞滅呢(以賽亞書二十五章8節;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4節)?我重複地問,其實也是向神提出抗議。

那些日子裡,我注意到聖經裡也有這兩個痛苦的問題;是聖靈感動人,要人問的問題。一個是「主啊!為什麼?」約伯曾問神『為什麼?』詩篇第十篇重複地問同樣的問題。耶穌在十字架上也如此問(詩篇二十二章1節;馬太福音二十七章46節)!另一個是「主啊!我們要等到何時呢?」詩篇十三篇問:「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詩篇八十九篇、九十篇也有同樣的發問。原來神知道我們有時候需要問這兩個問題,所以在聖經裡提供了這兩個問題,幫助我們度過難關。我可以問,甚至可以用這兩個問題向神提出抗議,因為這兩個問題是聖靈所默示的。不但如此,主耶穌在痛苦中也問過:為什麼?在黑暗憂傷的日子裡,這兩個問題幫助我保持與神的關係。

重複地發問,加上嘆息,表示不知道如何禱告。問那兩個問題不是祈求。祈求有所求的事項,而那兩個問題沒有。不過,神會採取主動來幫助我們。聖經說:「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26節)聖靈把我們的嘆息變成一種禱告的媒介,也把祈求的內容加在我們的嘆息中,一起托升到天父那裡。

三、萬事都互相效力

聖靈替我們做的禱告必定生效,以致「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28節)聖靈知道神的旨意,並且照著神的旨意替我們祈求(27節;參看哥林多前書二章9-11節)。

神的旨意是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我弟弟去世後的幾天,我寫了一封信給我以前在西敏神學院的老師米勒(C. John Miller)。我讀神學時,他的教導多次提醒我:神是慈愛的天父,因此,要更多使用禱告的權柄,不要在神的家裡作孤兒。他是一位善於教導禱告與悔改的老師。我很盼望聽到他的勉勵,所以寫信給他。信中有一段說:我不知道我弟弟是否能去新耶路撒冷;但是如果他不能去,我會永遠在新耶路撒冷記念他;他至少會存在我永恆的記憶裡。兩年後,我去西敏神學院參加朋友的畢業典禮。米勒老師看見我,主動地跑過來握我的手,說:抱歉沒有回你的信,但兩年來我一直為你禱告。他又說,我的那封信對他很有幫助。他告訴我,在1972年,他女兒巴芭拉上大學的時候,完全棄絕了信仰。雖然米勒是非常有恩賜的牧師,建立了超大型的教會與幾個分堂,也發展了大有果效的宣教事工,可是對他的女兒,卻一點辦法也沒有。七年之久,米勒牧師與師母一直在學習禱告的功課。他說,收到我的信(1979年)以後,受聖靈感動,有一次套用我信裡面的話跟他的女兒說:巴芭拉,你知道將來我去了天堂,如果你只是我腦海中一個美好的記憶而已,你不知道我會有多傷心。巴芭拉聽了,雖然馬上勃然大怒,覺得他父親又在用方法來操縱她,但不久之後就因他所說的話而回心轉意信了耶穌。米勒說,兩年以來,他的女兒與女婿已經帶領了很多人信主(注2)。米勒老師的這些話令我十分驚訝。原來在我最軟弱,覺得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時候,神竟然用我所寫的那封信挽回了巴芭拉,並藉著她帶領了多人信主!原來天父並沒有掩面不顧我。從此,我頭上的烏雲頓然消失,神的榮光再次臨到我。弟弟的事,我完全交託給天父,因為我相信祂的旨意是善良的。我相信聖靈已經把我的嘆息,化為有效的禱告。

我們需要堅忍到底,才能進入神的國(使徒行傳十四章22節)。羅馬書八章31-39節告訴我們,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我們都必「得勝有餘」。不僅是聖靈替我們祈求,我們的大祭司耶穌基督也替我們祈求,而且沒有任何事情能使我們與天父的愛隔絕。即使你到了一個地步,不知道如何祈求,只剩下嘆息,但還是要繼續仰望主,因為聖靈會把你的嘆息化為有效的禱告。

注釋:
1.羅馬書八章15節的原文說:我們領受了「兒子名分的靈」。參看加拉太書四章4-6節。
2.約翰‧米勒,《回來吧,巴芭拉!》,趙鄭簡卿譯(臺北:改革宗翻譯社,2001)。每章後面有巴芭拉的回應。

資料來源:中華福音神學院院訊493期2011年十一月號

作者簡介:周牧師師母
1.周功和牧師獲威斯敏斯特神學院道學碩士、神學碩士,亦獲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哲學博士。
2.周牧師著作有《基督教科學觀》、《信、望、愛》、《榮耀光中活水泉》、《正反不合》等書。華神草創時期即擔任學院專任教師 (1975-79年),1995年二度返校擔任教席,為系統神學教授。期間曾任教務主任、教牧博士科主任、研發部部長、代理院長等職。
3.周功和牧師在2005年回到費城,並在同年八月就職成為費城三一華人教會的主任牧師。周牧師於上海出生,香港長大,與周一心師母育有三個孩子。2011年8月1日起擔任華神第六任院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