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是華人最大的節期。華人最初以農立國,新的一年以春節開始是最適合不過的了。農耕社會在秋收冬藏之後有一段農閒時候,因而為過去的一年感恩,又為新的一年祈福,這是非常自然的事。我們華人慶祝春節的習俗可多了:大掃除、貼春聯、吃團年飯或餃子、長明守夜燈、燒炮仗等等,各有不同的意思,使春節豐富多姿。

逾越節

很多人將聖經中的逾越節與華人的春節習俗相比,發現二者有很多相似之處。例如:

  • 重要節期 —- 都是一年之始(出埃及記12:2)。
  • 除舊佈新 —- 華人除夕要大掃除,以色列人吃餅要除酵,迎接新年來臨(出埃及記 12:15)。
  • 全家團圓 —- 華人全家同吃團年飯,以色列人全家同吃逾越節羊羔、苦菜和無酵餅(出埃及記 12:3,8)。
  • 紅色門框 —- 華人將紅紙春聯貼於家門,以色列人則以羊血塗於門框和門楣上(出埃及記 12:7)。
  • 生死關頭 —- 華人要過年關,免被年獸所吃;以色列人要讓滅命使者越門而過(出埃及記 12:13)。
  • 守夜待明 —- 華人點長明燈直到天亮,以色列人持杖不眠到天明(出埃及記 12:11)。
  • 討壓歲錢 —- 華人派壓歲錢給孩子們,以色列人向埃及人要金器銀器(出埃及記 12:35—36)。

究竟這兩個節期的習俗是否有甚麼歷史關係,現在並無稽考定論。但我們知道,這兩個節期習俗雖然有不少相似之處,卻有一個基本的分別,那就是:春節習俗基於自然,而逾越節習俗則基於歷史。

我們曉得,春節通常在自然界24節氣的立春前後。原來,中國漢朝以前的曆法不統一,各地的新年不是同一天。後來,漢武帝得到來自四川的落下閎等制訂的《太初曆》,比較精密準確地分定了一年四季的時令節氣,農耕的生活也就有了更好的秩序。這個秩序是重要的,華人文化相信,不單自然世界,就是人類社會,乃至個人身體都是依著陰陽的轉換運行而生生不息的。人類要追求的是配合自然界的運作,取得陰陽的平衡與和諧;否則,自然會有災害,社會會有動盪,個人會有疾病。

所以,春節由於時處寒冷的冬天,故以紅為顏色,表示暖熱,以平衡寒冷。同樣,長明燈是平衡冬天的長夜;除舊佈新表示寒冬要隨冬至而漸漸退出,新的自然循環要隨立春而開始;過年吃的團年飯和餃子等都表示陰陽交合,一家人和諧完滿。這些至少是華人的春節期望,可見華人春節的自然意識是濃厚的。

另一方面,以色列人的逾越節是以歷史為基礎的,這從聖經所述逾越節的設立過程就可以曉得(出埃及記12—13章)。當時,神要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統治埃及的法老不肯,神乃降10災於埃及,最後法老才願意讓以色列人離開。就在第10災降臨的那一夜,神吩咐摩西要以色列人守逾越節。隨後,他們就從埃及出去了。日後,以色列人每年都要守逾越節,所紀念的就是他們祖宗當年出埃及的歷史(出埃及記13:14-16)。而且,每一代人守逾越節都表示他們與他們的祖宗一同經歷了出埃 及的歷史,獲得自由了。可見逾越節的歷史意識是強的。

節期對於守節之人的生活都有指導的意義。春節是華人社會最大的節期,自然不會例外,春節中的自然觀會讓華人以和諧穩定為滿足。研究中國歷史的學者們曾疑惑,為甚麼中國歷史在秦漢以後就似乎進入了一個意識形態超穩定的狀態,改的只是朝代,而不是社會心理。這是一個大題目,不好揣測。不過這與春節所反映的自然意識也許有些關係。因為自然界春夏秋冬四時的運作非常穩定,不多改變,依循天道而行的人類社會也是如此,因為人類社會的天道對於華人社會來說,就是儒家所講的倫理道德,它是社會和諧穩定的軌道。故朝代可改,圍繞這個軌道運行的社會政治和經濟等關係卻無需實質的改變。

華人的春節文化所追求的均衡和諧,也許正是今天到處充滿衝突的世界所需要的。但華人文化本身也需要突破自己的限制,從而獲得更新的力量。聖經告訴我們,人出於泥土(創世記2:7),人又是按著神的形像樣式造的(創世記1:26),人法天地固然好,但人在法天地之外,更應該效法高於天地、創造了天地的神,這樣,人才能夠有真正的滿足。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經.道經》第25章),其中的道就是神(約翰福音1:1),而神是以自己的本性為法則的,所謂「道法自然」。神不單創造天地,更帶領歷史。神是無限的,效法神的人若按著其被造的本性,在歷史中與神同工,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滿足。

作者:曾祥新為基督工人神學院舊約副教授
資料來源:
《文宣》雙月刊   Bi-Monthly Journal  Jan/Feb 201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