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永平/張宇理

劉永平:
本人有一位外甥女,長期在國內小學校任教,她在表面上是一位忠於職守、為人正直、不作壞事的公民,但她對基督教卻沒有很好的認識,因此對信仰基督沒有誠意尋求,對神亦是個門外漢。我現在把她給我的回信,有關信仰上的幾種疑問給你們,請求代她解釋。以下是她的原函,抄錄如下:

尊敬的四舅父:
很喜歡收到你的來信!你對我們的關心和愛心,以及勸我們相信基督一片苦心,我們深深領會,在此表示感謝!但世界上有那麼多的神,尤其是我國歷史悠久,人口眾多;但廣為信奉的,卻不是基督教。難道他們全都要滅亡?一個人一生中不做一件壞事,只因為不信基督,就會沉淪滅亡?而有些人相信基督,卻做了許多壞事,他們反而能得到永生?我認為應該採取一種信者有,不信者無的態度。做人只要不做壞事,不損人利己,做個好人;就能心安理得,也不應該受到甚麼刑罰。如果只因為不信耶穌基督,而不看人的表現,就陷人於滅亡,強人所難,是不合理的,也不是愛人類的神了……。

外甥女 × × ×

張宇理:

兩個故事

如果一天夜裡,月明星稀,鴉雀南飛,你正沿途享受晚風,忽然,不知從哪兒冒出來一個陌生的老頭子,手持著槍,攔道喝:

「來人快快跪下,喊我一聲老爹,不然休得活命。」

碰到這樣一個老頭,恐怕你不單覺得他蠻橫無理,你還會覺得他神經病。

如果這老頭果真是你的親爹,哪有親爹是如此尋子的?如果不是親爹,更莫名其妙,幹嗎要人喊他老爹方過癮呢?這老頭子即使不是神經病,也必心理大有問題。

再說,假如這老頭兒不是手持槍,而是手握大權,裝置了核彈,對準世界各國,威脅人類,說:「如果你們不都喚我作爹,我把你們統統殺掉。」那麼,這瘋老頭子不獨有暴力傾向,還是個極危險的殺人狂,可怕之極。

可嘆許多「對神是個門外漢」的人,都以為基督教的上帝,就是這麼一個瘋老頭子!而我們基督徒,都是無知,喚這個神經病老頭子作父的愚人!

難怪聖經說:十字架的道理,在不信的人為愚拙!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果真無法認識上帝!(哥林多前書一章18至21節)

我再說一個故事:如果有一個武林門派,師徒數百人,不幸身中劇毒,七七四十九日內就會全部毒發身亡。在他們待死絕望期間,師祖忽然冒死隻身携來解藥,囑咐:「快吃解藥,吃者得生,不吃者死。」在此情況之下,誰會說師祖強人所難,陷人於滅亡和不愛門下弟子呢?相信誰也不會貿然批評師祖怎麼不公平,不講理,怎不看各徒子徒孫平日為人?怎麼「吃者生,不吃者死」那末不講因果報應呢?難道一個人一生之中不做一件壞事,只因不吃解藥,就要死嗎?而那做了許多壞事,犯了許多門規的不肖弟子,只要吃下解藥,就能得救嗎?

人處於何種境況

我們對基督十架因信稱義的救恩,有許多質問疑點,因為我們自以為是個平平安安上路的人,決不是身中劇毒待斃的人。我們活得好端端的,快快樂樂,歌舞昇平,吃喝嫁娶,前途光明,怎麼硬說我們垂死待救呢?分明胡謅。我們挺平安呢,那需要基督拯救?

果真如此嗎?

所有聰明的虛無主義者與絕望哲學都會告訴你:不,你錯了。人類甫生下來,便開始天天邁向死亡的悲劇。人是絕望、無根的。不知為何而生,不知活著有甚麼意義,在宇宙間不知處於何位置。人一切努力,一切所得,一切溫情,至終都要化為烏有。是苦是樂,是輝煌是平庸,到頭來全是空虛,至終只有死亡才是真實,只有死亡永遠勝利,直至消滅整個人類與文明。他們不能明白,那些不信有神,如他們的人,何以能被眼前的虛幻逸樂蒙騙,以至自以為安全快樂,漠視至終必為死亡吞噬的結局?對基督徒,他們倒能明白,因為他們看基督徒自欺,相信有永生的盼望,用永生麻醉自己,自以為前途光明。但是無神者呢?他們賴甚麼自欺說自己前途光明呢?明明是死路一條啊!即使你說:不,我不是個虛無主義者,我不悲觀絕望,我是個滿足於現在的樂天派。可是,誰能否認人的終局只是死──除非有神,除非有永生盼望。

人生百年,在永恒中只如一瞬。百年殤逝,與七七四十九日毒發身亡,同是一死,不是質的差異,只是百步與五十步之別。

聖經把我們比作樹枝,上帝是根,人離開上帝,是無根的,結局是慢慢枯乾等死。我們活在此時此刻,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目睹的死人不多,滿以為世界上人口這麼多,那裡就會全都死去這麼殘忍恐怖呢?但是,這是事實,有一日,這世代的五十四億人口都要全部死光,沒有一個能倖免──不論他做了多少善事,是否一生中沒做過一件壞事,這是人的命運,自古已然,並不是甚麼新奇、未曾發生過的事。

人類身陷滅亡,是不爭的事實,不是可能不可能的問題。無視於人類終局必死的悲劇命運,反自以為處境平安,前途樂觀的,無異如鴕鳥把頭埋在沙裡,不敢面對悲劇現實,卻是改不了現實。

兩個體系

「好人不該受罰」是我們平時處事的公正法則,但這個有限的經驗,也可以成為一個框框,限制我們思想的靈活性,使我們無視於壞人要死,好人也要死;壞人會遇難,好人也會遇難;壞人會不稱心如意,好人也會事與願違等事實所帶給我們的啟示:生死禍福行善行惡的關係,並不像「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那種直接、必然性的因果關係──雖然也會常有交錯互動彼此牽連的時候,我想這就是令我們常產生錯覺,以為兩者是直接因果關係的原因。不信且以上述身中劇毒故事的情節為例,解毒救命的關鍵在於吃解毒藥,與平日行惡行善無關。即或全門派最壞的人,搶了好人的解藥吃,他仍會活,好人得不到解藥仍會死。活的關鍵是得不得解藥吃,不是行善行惡因果報應。管理生命的律與行善行惡分屬兩個不同的獨立體系。這不是人類反對、抗議不公平的呼聲可以改變的。既然此路不通──即行善之路不能通到永生神裡,又有另一條路通著──相信接受基督,我們為甚麼棄著一條通的路不行,卻硬獃在死路上疾呼不公平、不合理呢?這不是很愚蠢──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嗎?

世界上有那麼多神

或者你說:歧路徬徨,世界上有那麼多的神,我怎知道那一位可信?

我們以為,所有的教主、祖先、先賢聖人都是神,滿天神佛,不知拜那一個。

這是個很大的誤會。我們知道,祖先是人(我們不是神仙後代哩!)先賢聖人是人,所有大教的教主:孔子、釋迦、老子、穆罕麥德都沒稱為神。特別是前三者,都是思想家過於宗教教主。

世上受人尊重的偉人,只有耶穌基督自己明言是神。

第二、基督的生平應驗聖經豫言。聖經豫言描繪救主的出身、祖宗族系、出生地、工作性質、遭遇、品格、甚至外貌、死亡、埋葬、復活,十分清楚詳細,慎防認錯人。這些豫言寫於耶穌基督出生以前,及至基督降生,全應驗在祂身上。其中重要的豫言,計三百二十多項。有學者計算,能在一個人身上應驗八項的預言可能性是一百萬萬萬萬(1017)分之一。若是四十八項應驗在一人身上,則可能性增為10157分之一。要三百多項豫言全應驗在一人身上,則可能性無法計算。救主的身分是冒充不了的。

第三、聖經除了豫言救主降世,也豫言世界大事,如推羅、西頓、巴比倫的滅亡,以色列復國等,一一應驗。進化論、尼采的超人學說、理性主義、科學主義、自由神學、人本主義、共產主義與自由思想種種學說,對人性與人的能力都過分信任,以為假以時日,人能建設更美好社會,只有聖經說明人有罪性,並豫言末世不法的事增加,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馬太廿四章),人類並不能在地上建立理想國。

第四、基督復活,有五百多個人證,有歷史記載。門徒本來因基督被釘死失望消極,失去信心,後因見復活的基督,便到處傳揚復活之道,無所懼怕,以至於最後為此而殉道。

第五、聖經經歷代高壓政權逼害,學者理性批判挑剔,飽受科學主義、理性主義、自由思想者等攻擊,卻一一經歷得起考驗。

第六、考古學的發現,如死海古卷,敍利亞一萬七千片古代圖書泥版,證明聖經記載可靠,史實正確。

第七、信徒生命的印證:從來都沒有一個思想及宗教可以這麼廣泛的、源遠流長、歷久不衰地改變人的生命,使人改邪歸正,並為人類的幸福獻身捨命。

第八、沒有一種學說與信仰,能如基督的道理一般尖銳深入,明說出人類有罪、滅亡的處境,並提出解決終極生死問題的答案。即使現代人所高舉的愛與人道、人權,仍不能解決人類空虛、必死的悲局。

惟有上帝的救恩,藉基督的復活,表明上帝已戰勝死亡。從此人類可因信不再以死為終局。基督徒的人生,不再是悲劇性以死亡收場,而是藉著基督,我們雖經歷死,卻以死,驗證神勝過死權的大能。我們經過死亡,猶如穿過死谷,渡過風浪汹險的死河,死亡不能留住我們,因為基督已經復活,勝過死亡。

原載中信月刊第388期(中國信徒佈道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