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Taylor,Ph.D.著 趙中輝譯
經文:使徒行傳二章22~36節

  在「使徒信經」的各條文中,再沒有比「他降下陰間」這一神秘的句子更令人難以理解,或激起人的辯論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把這個思想擺在那裡;也不知道有什麼觀念影響了數世紀前的使徒教會,以致把主耶穌基督在他死後與復活之前交在陰間裡?因為這短句的令人生厭,所以有許多人把它刪去。在許多長老會中,誦讀「使徒信經」乃崇拜的一部分,雖然如此,也有部分的教會省略這句話。

  當時熱心誦讀此信經的基督徒,對於承認「他降下陰間」這句話有何感想呢?他們所尋求的真理為何?彼得在五旬節的講道中引證論到有關大衛的預言:「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又在彼得前書3章19節中提到「他借這靈曾去傳道給那些在監獄裡的靈聽」。但是這幾處的經文引證,就作為構成主要教義的充足證據嗎?

  為了明白這句話的奧秘,我們必須明了基督的死與他人的死有何不同?如那兩個同釘十字架的強盜與他的死亡有何不同;基督的復活與我們的復活有何不同?即如拉撒路與寡婦之子的復活,又如馬太福音所記載的「到耶穌復活以後,他們(已睡聖徒的身體)從墳墓裡出來,進了聖城,向許多人顯現」(馬太福音廿七章53節)。

  你曾否想過,其實聖經的作者已經暗示這奧秘的答案了:那就是一方面說有別的人在基督之前從死裡復活了;而另一方面說基督是「首先從死裡復活的」(使徒行傳廿六章23節),「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哥林多前書十五章20節),「那從死人中頭生的」(參看新舊庫譯本啟一5;和合本:…從死裡首先復活…的耶穌基督)。

  你是否認為耶穌為救贖我們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不過是片刻之間,而別的犯人懸掛其上卻有數日之久呢?你是否想過「因他受死,我們就永遠不死」這話的真實性?而我們都知道就算是明天,我們也有死亡的可能,不會永遠不死。

一、基督的死乃是贖罪的死

  耶穌基督死在加略山的十字架上,這是毫無疑問的。耶穌死後第三天從死裡復活,這也是無可置疑的。根據使徒的證道,以及整本新約的著者,都說明「基督的死與復活」對人的得救有極重要的意義。但是,基督的死與復活怎麼能夠叫接受他的罪人因此得救,這對我們而言始終是一個大奧秘。

  新約說基督在他的贖罪大工中成為「我們的挽回祭」。有些神學家企圖解說這奧秘,說基督「為我們贖罪」。「韋敏斯德信條」說主耶穌一次將他自己獻為祭, 「滿足了上帝的公義,使我們與上帝和好」。基督徒總是相信在基督的死與復活中,有為成就我們自己所不能成就的特質;那就是他付上了我們所不能付的代價,順服了上帝的律法,就是我們所不能順服的,但基督教的思想家從來未能解說此奧秘。

  在另一件事上,基督教思想家是向來同意的:那就是基督的受苦是這奧秘中的一部份,在某些方面與他的死和復活之事實分清。無論如何,他所受的苦是我們應當受的,因為他受了苦,所以我們就得免受我們應該受的苦。

  神學家們時常說到基督的受苦有無限的價值。他們說基督的受苦有無限的功效,因為所受的是無限的痛苦。這是因為他是聖潔的、完全的、善良的,受苦對於他乃是無限的痛苦,因此就包括了我們所受苦難中的一切痛苦。

  雖然如此,但那些好追根究底的人,想到贖罪的事,就要問這些問題。耶穌受了藐視,遭人拒絕,受鞭打之苦,在十字架上忍受極刑,死了葬了,從死裡復活;豈不知有別人也會受過藐視,遭人拒絕,受鞭打之苦,在十字架上忍受極刑(與他同釘的兩個強盜),死了葬了,也有別人在他以前並在他以後從死裡復活,到底在誰的身上能找到贖罪呢?換言之,在基督之死與復活的哪一方面能得到我們的自由呢?論到十字架與空墳墓,對於我們屬靈的福祉有何關係呢?

  我想這答案是潛在於那神秘短句,「他降下陰間」的屬靈意義中,這短句與基督的犧牲有極密切的關係。這幾個字就暗示了基督與陰間權勢的掙扎,他的復活就是勝利凱旋的標記。沒有這幾個字——不拘它們有何意義——在使徒信經中就沒有了贖罪,這幾個字所包含的意義非常廣大。

二、「他降下陰間」有何提示?兩種死

  我們必須注意聖經說到死的奇特方法。聖經(特別是新約)說到肉身之死,並不像我們那樣說法。聖經往往說到另外一個「死」,就是在肉身經歷靈魂與身體分離以外的死。

  有時新約說到死乃為「將來的」事件。有時說到死對於那些仍活著的人乃為「過去的」事件!對於別的人來說,死是非常可怕的不測事件。

  使徒保羅說的有些奇怪,「我們已經死了,我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上帝裡面」(歌羅西書三章3節),在另一處說,「身上常帶著耶穌基督的死」(哥林多後書四章10節)。保羅時常說到「死」並不是死,乃是「睡了」。

  當我們考查福音書時,就知道保羅是對的,因為主自己也是這樣說到死。最低限度有兩次耶穌基督提到他所復活的死人是睡了,聖經記載,當時人們都笑他這種說法。

  在拉撒路的墳墓那裡,耶穌說了關於死的最希奇的話:「信我的,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必永遠不死。」今天我們作為基督徒的都相信這幾句話。我們相信是因為他為我們死了,所以我們就永不再死。

  我們知道「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希伯來書九章27節),我們怎能信這「永不再死」的事呢?

  當然這答案是在乎有兩種死的事實。第一個死包含肉身之毀滅,在聖經中時常說到這死為「睡」。第二個死包含靈魂的毀滅,在聖經中時常說到這乃是「死」。如新約所明了的,人在地上最後的經驗並不是死!真死——新約認為重要的一種死——是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這死是真死,這死的真實性必須憑信心支取,因為我們關於這「死」毫無所知。

  按著新約所說的,死實在是可怕的—件事。新約所說的「睡」實在是一件美事,也是令人極其嚮往的。死是可怕的,「睡」在耶穌裡是有福的。死是永遠的痛苦,這也是人人因罪的緣故所必受的。沒有一個人能從這死中得解脫的,但這是基督徒永遠不能經歷的!
  這有宗教意義的死並非肉體的死,乃是靈魂的死!

三、基督的死與第二次的死有關

  基督為贖罪的死與人身體的死亡無關;乃與人靈魂的死有關!當我們企圖瞭解基督為贖我們的罪所付上的一切代價,往往未能把自己的視線從加略山的十字架挪移到墳墓以外的幽暗世界、我們以為基督被釘而經歷的肉身痛苦使我們得到永遠的救恩,其實不只如此,我們永遠的救恩乃是從基督可怕的死亡經歷中獲得的,這種可怕的經歷就是每個基督徒想要逃脫的「死亡陰間」(幽暗世界)的經歷。

  保羅說到基督的復活為「從死裡初熟的果子」。基督雖然不是首先從「睡了之人」中首先復起的,但他果然是首先從死裡復活的。我們信靠他的人,是把復活的盼望置於他復活的事實中。問題是:「基督的死是什麼樣的死?他是從什麼樣的死中復活的呢?」要回答這問題,就不能不舉起我們信心的眼目來仰望為我們受苦的主。他本為永生之上帝,卻為我們的緣故死了第二次的死!彼得用充滿神秘又意義深遠的幾個字說:「他降下陰間!」 不要忘記,當日「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害」的,不只主耶穌一人,還有兩個人與他同受苦難;「被釘在十字架上,死了,葬了」的,也不只他一人,尚有兩個強盜。如果使徒信經就在這裡劃上句點,或緊接著就說到復活,那麼我們對基督贖罪的信仰就認信的不完全。基督完成永遠的、屬靈意義的救贖之工,是我們信心的眼目所不能看到的。

  主耶穌就在那屬靈的幽暗世界裡,代替了我們的地位、並為我們的靈魂受苦,不是為我們的肉體。這裡有一個要點我們必須留意:關於他受苦的終極目的非為我們所預知,他的復活包含他得勝死亡(那將致我們於永死的)的事實!

  主耶穌雖非首先進入古蛇之穴的,但他卻是首先用腳跟砸碎蛇的頭而又凱旋的!他不是首先勝過肉身之毀壞的,他乃是首先勝過死亡的;他是從那「去而不返之地」歸來的勝利者!

四、只有在靈界範圍內方能瞭解贖罪

  基督的死究竟有何義?我們明白他死的意義,並非在於我們問為何他必須死,乃在於我們理解他是獨一死而復活的人!最令我們驚異的,並不在於他必須死,乃在於他從去而不返之地歸來的無限能力;戰勝罪惡與死亡,凱旋而歸!耶穌基督在加略山的十字架上完成他的救贖工作,是的;但他並非在肉身受苦中完成他的救贖大工。他完成這救贖之工乃在於他親身擔當我們的罪;他本無罪,受不應受的刑罰、不該死的死亡——而又勝利地歸來!

  現在我們就更清楚看出,基督贖罪之工如何能在我們的靈性上發生實際的效果。因為他死了,我們方能逃脫死亡;因為在他裡面的生命,就是現今在我們裡面的!他從死裡歸來,然而身上卻未帶著死味,為的是可與勝利之靈相融接。正如保羅說,「我如今在肉身活著,乃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二章20節)我信是因為「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基督的生命是不受死的傳染的,因他已經勝過了死亡!基督自己說過,為要使我們得到能力,他必得離去。我們所得的那能力,使我們成為新造的人,得著這新造稱為永生,永遠不死!永生並不是指望將來要得到的。因著上帝的恩典,我們現在就得著永生,而我們所說的死根本並不是死,不過是到無限美滿生命中去的過渡,因為有一位甘願為我們死,所以我們就不致於死。

  在贖罪中誠然含有「大哉敬虔的奧秘」。在今生我們總不能明白這件事,但為基督所買來的救贖,心存謙虛的態度,我們相信我們救恩的元帥確曾「降到陰間。」

(本文作者係G.A.Taylor,Ph.D.為美南長老會《長老會週報》The Presbyterian Journal主編。)

——原載《信仰與生活》1961年7-9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