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是美國獨立日,摘發這篇舊文。

一、美國是一個美麗、富饒的地方。然而LymanAbott說得對:使一個國家偉大的,不是其肥沃的土地,而是耕種它們的人們;不是其巨大的森林,而是利用它們的人們;不是其豐富的礦藏,而是開發運用它們的人們。當哥倫布發現美利堅時,美利堅是一塊偉大的土地;是美國人民,使美利堅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二、美國人民!這是一些怎樣的人呢?他們與我們有什麼不同呢?眾所周知,美國人的先民大多是清教徒,其中的領袖人物,就是被後人稱作「完整的人」(WholeMan)的開國先父們(FoundingFathers)。所謂「完整的人」,是說「他們的屬靈信仰與他們的政治活動是融為一體的。對他們來說,科學、哲學、宗教和藝術之間,均沒有一堵牆」。逃離了歐洲的宗教迫害,無疑地,他們都極度恨惡政教合一;但他們個人的社會理念與靈魂歸依、政治事業與宗教信仰,完全和諧,毫無分裂。

三、當年他們的事業就是為自由而戰。37歲從英國趕來這塊新大陸的潘恩(ThomasPaine)說:「哪裡沒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祖國」彷彿記得哪一位有名的中國人說過相反的話:「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祖國」,也頗受眾人的稱許)。1776年,他發表了《常識》一書,這本僅有49頁的小冊子,燃燒了美國人,也改變了懷有妥協傾向的華盛頓(GeorgeWashington)、富蘭克林(BenjaminFranklin)等人的意志。半年之後,《獨立宣言》發表了,自由之戰展開了。《常識》後來被列為改變世界的十本書之一。

四、但是,當我們讀《常識》的時候,當我們被美國先父們的自由精神所感動的時候,我們理當知道另一層:他們所追求的自由,有信仰的根基;自由的追求因著宗教信仰的緣故,真正是一樁"神聖的事業"。

「意識到大多數先父門是在強烈的基督教環境下長大的,這一點非常重要。並非每一個先父都是傳統型的基督徒,但重要的是,他們關於人的觀點(ViewofMan)有深深的宗教基礎:人的權利來自神(God-given),人是他的創造者的賦予(Endowed),有自然法和自然權利的存在,人的自由與人的神聖性(Secredness)緊密相關,自由人的發展與道德人、宗教人的理念不可分離」,等等。

五、潘恩在他的另一本書《理性的時代》(TheAgeofReason)中鄭重宣告:「我相信一位上帝,再也沒有第二位;我盼望在今生之外(Beyondthislife)的幸福。我相信人的平等;我相信人的宗教責任在於篤行公義,喜愛憐憫,盡力使被造的同類們幸福」。

潘恩說:「我們到底想知道什麼呢?難道不正是這個創造物、這個我們賴以生存的宇宙,向我們『傳道』說,有一個全能力量的存在,並且掌管和規劃著一切嗎?不正是這個創造的證據給了我們無限強有力的感覺,比讀一切可能的騙子寫在書上的東西更強有力地感覺到上帝嗎?」在1807年,就是死前兩年,他說:「我認為我自己在上帝的手中,在我今生之後,他會一如既往地用他的公義和慈愛對待我」。

六、潘恩和傑佛遜(ThomasJefferson)被正統基督徒認為是先父們中間信仰最淡薄的兩個人。但是對無神論者來說,他們的信仰已經夠紮實了。傑佛遜說:「我的確反對基督教的敗壞面,但絕不是針對耶穌本人真切的教訓。我是一個基督徒,是一個我相信耶穌所期望於任何人的那種基督徒,就是忠誠地、優先於一切地將自己奉獻給(的教義(Doctrine),將人類身上一切的優越和美德都歸於他」。

我們都知道傑佛遜起草的《獨立宣言》裡那段著名的話:「我們認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被造平等,他們的創造者賦予了他們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所以才在人們中間成立政府」。

在華盛頓市的傑佛遜紀念館裡,還有他這樣一段話:「是上帝給了我們生命和自由。如果人們動搖了’自由是上帝的恩賜’這一信念,一個國家的自由還能不動搖嗎?每當我想到上帝是公義的,他的公義不可能永遠沉睡,我就為我的國家焦慮不安。」

七、自由精神與基督教信仰的血肉共軀,在華盛頓身上更為鮮明。1789年4月30日,他宣誓就任美國第一屆總統。這天一大早,他便來到教堂禱告,然後在全副武裝的儀仗隊伴隨下,穿過紐約市中心來到華爾街的聯邦大樓。那裡,國會兩院的全體成員和來自13個州的人們正在等候他。他那著名的就職演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在這裡,我若忽略了對統管宇宙、臨在各國、輔佑人類的全能者的熾熱的祈求,將是特別不妥的。我熾熱地祈求他的祝福,使合眾國人民的自由和幸福神聖不可侵犯……」。

在艱難的ValleyForge戰役期間,有一天一位農夫路經軍營,聽見一個非常懇切的聲音,走近一看,原來是華盛頓正跪在地上淚流滿面地禱告。農夫回家對妻子說:「美國一定能自由」!

華盛頓曾經說:「離開至高者的介入來理解宇宙的創造,是不可能的;掌管宇宙而沒有至高者的手,是不可能的;徹底地理性思考而不通向至高者,也是不可能的……一個理性的存在物將失去理性,如果他在試圖陳述偉大的自然現象時排除至高者的存在。」

八、一點都不難看出,美國先父們為自由而戰的根據、勇氣、信心和力量,都是來自上帝。對上帝的信仰,使他們對自由的神賦性和神聖性堅信不疑,使獨立戰爭實際上成為一場「聖戰」!

九、美國不僅是誕生於反抗與戰鬥,更是誕生於寬容和妥協。只是這寬容和妥協,也是來自神聖的信仰。就以那場長達四個月的製憲會議為例,內中的矛盾與芥蒂之多,幾近導致會議的流產。當時81歲、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大聲疾呼說:「大家在這裡開會,幾乎對每一個問題都有不同的感覺和意見,這證明人類的理性和理解能力是不完全的。我強烈感覺到我們需要真正的政治智慧。我已活了很久;我活得越久,越發現上帝掌管人類之間所有的活動這一真理。我們需要上帝的同在。假如一隻麻雀沒有上帝的允许就不會掉在地上(太10:29),那麼一個自由的國家離了上帝的幫助怎麼可能建立起來呢?《聖經》明確告訴我們:「除非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詩127:1)」。富蘭克林呼籲大家放下私心己見,為永世建立一個好國家,為人類樹立一個好榜樣。「基於人的理智和容忍是有限度的,他提案每早開會之前,先向上帝禱告,祈求祝福,然後開始討論。富蘭克林平時看起來對宗教並不虔誠,他如此提案,是因為他確實看到了人的盡頭」。

十、如果作一個理論概括,基督教信仰至少在以下三方面,使民主制度和理念,具有了無神論所不能企及的深刻根基,也是其它任何宗教所難以比擬的:

A.個人價值之神聖不可替代。每一個人都是上帝獨特的創造,具有上帝的形象,具有永生的潛能,而且可以「個人化」地與上帝溝通,直接從至高處汲取公義、力量和保佑,從而超越了任何個人、政黨和主義的狹制。

B.自由意誌之神聖不可侵犯。「上帝絕不強迫任何人選擇他。我們可以選擇為自己而活,並在生活中忽略上帝的存在。如果連上帝都容许我們如此選擇,那麼我們為什麼必須要對什麼人唯命是從呢?」

C.人的罪性之普遍不能例外。《聖經》說:「除了上帝,沒有人是良善的」(路18:19);「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的榮耀」(羅3:23)。像孟德斯鳩一樣,美國三位主要製憲人之一的麥迪生(JamesMadison)寫道:「人類生來貪權、自私,所以任何人若大權獨攬,必腐敗無疑」。

十一、領導美國人民解放黑奴、完成統一的林肯,不是一個「正統」的基督徒,但毫無疑問,他是一個忠實的信仰者。林肯紀念堂裡刻著他那句著名的話:「這個國家,在上帝之下,將有一個自由的新生;一個來自人民、為了人民的人民的政府,將不會在地球上消亡……正像三千年前所說的,現在必須繼續說:「主的審判真實無偽,且有公義相伴隨」。

林肯廢除奴隸制的主張最終得到巨大迴響,是在他有了祈禱精神之後。他大聲疾呼回到《獨立宣言》,「人人被造平等」;他宣稱「上帝的旨意必勝!」

後來,林肯的太太瑪麗回憶說,在那個劇院,林肯說的最後幾句話是:「瑪麗,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是什麼?我想帶你去看主耶穌誕生的伯利恆,再去耶路……」,這時,「砰」的一聲,林肯與世長辭了。

十二、上述的一切表明,與其說美國是幸運的,不如說是上帝的祝福。傑佛遜這樣說:

「我的上帝!我們享有何等寶貴的祝福!地球上再沒有別人享有這種祝福!而我的國人們對此知曉得何等之少!」

自由、民主、信仰,奮鬥、寬容、開放,美國先民們打下的堅實根基,使這個泱泱大國在世界歷史上罕見的平穩通達中走到了今天。也许,美國最高法院1892年的決議案,正是對我們上述討論一個洽當的總結:

「我們的法律和憲法必須必要地遵循並體現人類之救贖者的教誨。另外的可能性是沒有的。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我們的文明和憲法顯然是基督教的……這裡是有信仰的人民。這是歷史性的真實。從這塊大陸的發現直到此時此刻,一個獨一無二的聲音一直在這樣斷然宣告……我們到處都發現對此真理的清楚確認……這些,還有其它许多可以列舉的事實,便在大量的有組織的聲音之外加上了一卷非官方的宣言:這是一個基督教國家」。

十三、但是,顯而易見,今天美國人在淡忘、遠離一直福佑他們的上帝。

十四、1962年以前,美國公立學校學生的祈禱文如下:

全能的上帝,我們承認必須依靠你,懇求你賜福給我們,並祝福我們的父母、老師和國家…

1962年開始,美國最高法院判決:不准禱告,不准讀《聖經》,公文不可提及上帝,不能向小學生說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牆上不許掛「十誡」……(最近又判決國會「不准在大學裡攜帶武器」的決議案是非法的。我想起耶穌說末日來臨時,「你們看見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馬可福音13:14)

後果是什麼呢?三十年後:

學生:十至十四歲少女懷孕增加了553%,自殺是青少年第二大死亡原因。
父母:離婚增加了117%,40%的孩子家中沒有父親。遠志明牧師
學校:中學標準測試(SAT)成績下降80%。
國家:暴力案件增加了560%。

十五、請聽美國人自己怎麼說:

上帝認為「不道德」的,我們叫做「新道德」;
上帝叫做「敗壞」的,我們叫做「成人娛樂」;
上帝叫做「欺騙」的,我們叫做「非正常的社會現象」;
《聖經》稱為Sodomy的,我們叫做「另一種生活方式」(Alternatelifestyle)。

十六、因為上帝是一切真善美的源頭,世上的一切便不可能在祂的光照之外。耶穌溫柔的良善,已將世上一切強大的邪惡都預先摧毀了。祂留給信他的人的,是真理和生命的凱旋。那懼怕基督教的,理當懼怕基督。

作者:遠志明牧師
資料來源:基督日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