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山友王健民只花了三百四十九天就完成攀登世界七頂峰的壯舉,「登峰造極」的傲人成績,已經創下世界最快的紀錄。

去年5月踏征途 349天破紀錄

現年四十三歲的王健民,中原大學電機系畢業後,專研企管研究所取得碩士學歷,還在美商公司擔任亞洲區業務行銷總監,後來卻因罹患憂鬱症被迫放棄工作。

就在生命最低潮之際,王健民看到二○○七年十二月十七日自由時報頭版「征服世界七頂峰/郭與鎮台灣第一『高』手」的獨家報導後,深受啟發,決心將醫生開的抗憂鬱藥物丟擲一旁,去挑戰「不可能的任務」,隨即聯絡上郭與鎮和國際登山隊伍,接受嚴格的體能挑戰,人生也因此由憂鬱陰霾走向陽光。

受本報啟發 登山克服憂鬱症

國內登山界幾乎沒有人認識王健民,因為他過去沒有登過山,專長是潛水教練、騎馬,喜歡開船出遊,他先是去年年初獨行試爬台灣百岳南台最高峰的北大武山,一試就成功,讓他信心倍增,接著又以當天往返的方式登頂爬完雪山與玉山,憂鬱症不藥而癒,於是開始規劃攀爬世界七頂峰,並於去(2009)年五月踏上征途。

去年的六月八日,他先攀上了美國境內的北美洲最高峰麥肯尼峰,接著又在七月十三日完登非洲最高峰吉力馬札羅山,八月四日完登歐洲最高峰厄爾布魯斯峰,九月八日完登大洋洲最高峰卡茲登茲峰,十二月九日再站上南極洲最高峰文森峰,今年一月十日踏上南美洲頂峰阿空加瓜峰,今年五月二十三日順利登上世界之巔聖母峰,創下一年之內攀登世界七頂峰的世界紀錄。

菜鳥卻勇腳 國外高手也佩服

一開始,王健民穿戴全新的登山裝備出發,看在國外的登山高手眼裡,簡直笑翻了天,首登北美「麥肯尼峰」時,人高馬大的老外竟然將六位隊員的十二公斤排泄糞便,以「民主」投票方式集中交給他背,他忍辱獨扛了三天後,終於以驚人體能贏得尊重,獲准在往後的十八天「免背排遺」,同行山友豎起大拇指問他:「台灣的菜鳥山友都像你那麼『勇腳』嗎?」

完登世界7頂峰 台灣第5人

登山前輩郭與鎮當年花了一年半完成完登世界七頂峰的紀錄,王健民則是第五位完登世界七頂峰的台灣人,耗費時間還比郭與鎮少了將近二百天。王健民感慨地說,老外看到他攜帶大幅國旗,還穿上國旗裝登頂都感到好奇,以為他是代表國家或由國家贊助經費,才帶著國旗趴趴走,他不厭其煩地向國際山友解釋,就是因為台灣在世界受到嚴重排擠,帶著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站到世界舞台上,實在是最令台灣人開心痛快的事,聽他解釋後,山友都紛紛表達敬意。

挑戰最後一站聖母峰時,考慮到帶國旗從西藏上山,可能會被中共沒收,還會連累嚮導,他為此刻意變更行程,改從尼泊爾上山。〔自由時報 記者黃昭國/2010.6.6台北報導〕

登厄爾布魯斯峰 走在砲火下最險

王健民

王健民從聖母峰第四基地營出發攻頂的英姿。(圖片來源︰王健民提供)記者黃昭國/專訪

台北縣民王健民一年不到就完登世界七頂峰,對台灣和全球高山有獨特觀察,他說,在台灣攻頂後,登山客會習慣摸三角點,感覺很踏實;七頂峰當中有三座山是陸山,登頂時還有地可踩,其他四峰包括聖母峰在內都是冰山,每一回的經驗都很特殊,也很難忘。

最特殊 攀麥肯尼峰須自扛大小便

完登世界七頂峰的心得是有苦有甘。苦的是在攀登北美洲麥肯尼峰的二十二天當中,當局規定登山客一律要將自己的糞便帶下山,背起綠色糞桶,扛著自己的大小便趴趴走的經驗,一般人很難想像。

但也有甘美時刻,在攀登第二座頂峰吉力馬札羅山的過程中,雖然身處在非洲大陸不毛之地,當地土著民族卻善意對待,隨時遇到的民眾都是笑臉相迎,「be happy」的祝福盈耳,爬起山來心情快樂不已。

當然,也有驚魂時刻,歐洲厄爾布魯斯峰位在俄羅斯與喬治亞兩國邊界,王健民於去年八月登頂時,兩國正處於交戰狀態,山上不時可見雙方武裝部隊及大砲對峙,那種走在砲火下的氛圍至今難忘。

最緊張 卡茲登茲峰下有食人族

此外,他也曾進入食人族的地盤。大洋洲最高峰卡茲登茲峰(查亞峰)海拔不到五千公尺,但是登頂之前必須經過聯合國公認的三百個食人族部落區,不時擔心會不會遇上食人族的弓箭或吹箭襲擊,更怕被擄走吃掉。因為今年二月間中國的一支七人登山隊就曾被捉走,中國還情商印尼出動二百武裝部隊才救回肉票。

南極洲的文森峰攀登經驗,則是既冷又遠。

冷,是因為當地平常都是零下卅多度的超低溫,人在當地幾乎是無處可躲的冷,讓亞熱帶成長的他很不是滋味,若有疏失,就可能嚴重凍傷,被迫截肢;遠,則是因為南極洲地處偏遠,從台北到南極洲,去回就得搭上十四趟飛機,從國際航線的大飛機、中型飛機到地方的小飛機都乘坐,而且要一路轉機才到得了。

王健民說,去南美洲阿空加瓜峰時,同樣是有苦有樂,登山時山頂冰雪與岩石交會,穿冰爪或穿登山鞋兩難,雙腳像被虐待般難受,所幸登山前、下山後的門戶都市具有南美風情,葡萄美酒外加牛排,讓人流連忘返,讓上山受罪的情緒得以平歇。

最沉重 要攻聖母峰得先留遺書

最沉重的則是最後壓軸的聖母峰,因為攀登前要先簽下死亡切結書,寫明萬一遇難要如何處理身後事,第一選項是留在山上,第二選項是運屍下山火化,需繳保證金一萬二千美元,第三選項是全屍運回,保證金二萬四千美元,王健民選的是第一選項,他在途中就見到六具罹難的登山客或雪巴屍體。

 

側寫王健民/愛國顧家的巔峰勇士

記者黃昭國/特稿

在台灣爬沒幾座山就轉攻世界之巔,王健民憑藉的當然不是只有「勇敢」兩字,專訪中,很容易感受到他的愛國與顧家,這從他登山裝備上就可洞悉,像登山背包、外套都特別繡上國旗。

另外還特製大幅國旗的捲軸,當作登頂時的主要配件,也帶小國旗作禮物餽贈老外山友,雖然每次登頂與國旗合照都引來異樣眼光,但他仍然以此為榮。

國旗是登頂的主配件

美中不足的是,從來沒有政府或主管機關人員來關切,相對的是曾經碰到兩支中國登山隊一起攻頂,常見中國高官用衛星電話向中國隊噓寒問暖,甚至引來中國隊譏諷:「還是社會主義有人情味!」

王健民說,雖然他曾經憂鬱、失志,但父母、家人的支持讓他沒有後顧之憂,家人與國家一樣都是最重要的,因此在爬七頂峰的時候都會把全家福照片攤開來,合拍一張「登頂照」,分享他的榮譽與快樂。

全家福照片必帶入鏡

問起完登七頂峰的感受,他說,沒有出國爬山,感受不出地球暖化與環境變遷的嚴重性,也無法體會台灣山岳、森林之美,在七頂峰的行程裡,常會經過冰河與冰山,看到冰河裂縫像無底深淵般,像大安森林般的冰山融冰流過眼前,任何人都感受得到「事情大條了」。相對地,台灣的自然環境好得太多了,因此回國後會補登台灣百岳,擁抱台灣的山,為保護山林盡力。

菜鳥王健民說,爬山好處多多,年齡、身體其實都不是問題,常聽人說體力不好才不敢登山,他認為體力可以訓練得來,有心磨練心志,就去爬山。

 

規劃加訓練…菜鳥完登絕非僥倖

〔記者黃昭國/台北報導〕科技企管人王健民爬山成功之道,貴在事前縝密規劃,執行效率超高,短短一年完登七頂峰,沒有半點僥倖。

王健民動念要攀爬世界七頂峰後,立刻開始收集國內外網路與登山好手的攀爬經過資料,鉅細靡遺地分門別類建檔在電腦內,甚至把前人的建議列為隨身攜帶的備忘錄,這些類似古代的錦囊的卡片,讓他在攻頂過程中「瞭若指掌」,遇事大都能化險為夷。

體能訓練 密集且不馬虎

此外,體能訓練更要密集絲毫不能馬虎。王健民的自我要求就是魔鬼訓練般的苦行,除了每天固定練瑜伽術一小時外,每天還要跑十七.五公里、拉手環八百下、標準池游泳一百六十趟,行前曾獨自攀登台灣五嶽的玉山、雪山、北大武山。

出征前 親自找名醫求診

王健民的體能究竟有多好?他曾經在卅小時內往返健行陽明山南北大縱走,也曾從塔塔加登山口出發,花費五個半小時攻頂並回到登山口,就連國家公園的管制站原住民員警都不相信,直到他提出登頂數位影像時才確信為真。

為了避免水土不服,王健民在出征前,將可能遇到的生病狀況區分成內科、外科、耳鼻喉科、牙科等八科,親自向國內名醫掛號求診,當面請教在冰山雪地生病時的自處之道,還有筋骨外傷的應變措施等,取得處方箋後,也都會在家中試用藥物,測試身體的反應,作為醫師修正處方之參考。

王健民舉例說,萬一在登山時感冒,要區分輕症、中症、重症,輕微感冒時可用含抗生素的藥物治療,重感冒時則要用到含類固醇的藥物來治療,還有高山症或咳嗽發生時,有些情況是要避免服用喉片的,否則可能會適得其反。

所有登山裝備 全都仔細登錄

科技人做事重管理,精準更是王健民的特質,採購或所擁有的登山裝備,小自環扣,大到背包分類、適用時機都拍照存檔、登錄在電腦、計算清楚,甚至到登山目的地時,可以租到哪些裝備,也都資料詳盡,既省錢又省掉裝備的重量,難怪這位登山界無名小卒能在一年內花費三百多萬元順利圓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