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
2
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
3
他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他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聖經希伯來書一章1-3節)

問題:這是誰的世界?這是天父世界,但這世界臥在惡者手下,所以這個怎麼發生呢?如果這是天父世界的話,為什麼聖經又說,「這世界都臥在惡者的手下呢?」

 

這是天父世界

基督是憑著什麼去達到可以承受萬有呢?除了神的命令以外,也就是祂在歷史中間怎樣交戰、怎樣得勝。這兩點你要注意,
一方面是我們的主在原位中間有的榮耀。
第二方面,就是祂在世界中間道成肉身,在現位中間怎麼樣成為我們的兄長、成為我們的榜樣。

在我們的前頭為我們攆出仇敵;在我們前頭,為我們奮勇抗鬥一切的邪惡。因為「上帝的兒子顯現,乃是要除滅魔鬼的作為」(參:約翰壹書:3 章8 節)。那麼現在我們在歷史中間,我們到底生活在哪裡呢?我們活在一個正在繼續不斷向前走,面向有一天基督就要承受萬有的那個終極點,對不對呢?那麼我們既然走向那裡,這個世界到底是誰的?

很多基督徒以為「這世界是屬於魔鬼的,我是屬基督的」,所以我就不走世界的路線,我就跟隨主,但是跟隨得很辛苦,因為祂遲遲不來,所以我就一天捱一天,「主啊!」不是耶穌說「我必快來」(參: 啟示錄:22 章 20 節),是你說「主啊!你不來我要快去了!」因為我對這個世界很厭煩了,這個世界很困難了,這一個在非常非常消極、悲觀的人生中間我們看見這不是基督教原有的信仰。

基督教原有的信仰乃是給我們看見那最後的得勝是耶穌基督的。這是天父世界嗎?這是天父世界。為什麼呢?因為神創造萬有,神藉著基督創造萬有,又藉著基督拯救我們。所以我們在整個被造的世界中間,不單因受造連屬於神,更因被救贖而更加連屬於神。所以這個belonging 有兩層。


第一層: I belong to God because I was created by Him.
第二層: I belong to God because I had been redeemed by Jesus Christ.

這樣,我與基督的救贖的關係,在基督裡面因救贖的關係,我成為屬於神的。這個是上帝的世界,既然這個是上帝的世界,那我活在這個世界的中間,我的態度應當怎麼樣?這是界的面向的終極點是耶穌基督,我應當樂觀還是應當悲觀呢?那可以隨便嗎?不能的。應當樂觀,卻不隨便。應當是非常勇敢,卻不糊塗。那基督徒這種歷史觀、這種宇宙觀產生出來的最後的人生觀是怎麼樣的?這就產生了不同錯誤解經而產生的派系中間給人帶來的屬靈觀的錯誤。

有的基督徒怕東怕西,怕得要命,凡有龍的都把它丟掉,因為有一條龍在那邊,鬼就在那邊,把它丟掉!直到錢有龍他就收起來。這個叫做「精神分裂症」了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活在這個世界,卻不知到怎樣面對這個世界。所以我解經我盼望不是單單解釋你明白那一節的意思,更明白那一節跟你的關係是什麼?那一節在你生活中產生什麼效用?因為這個世界最後是耶穌承受萬有的,所以我今天是誰?我應當是天之驕子啊!這是天父世界,這是我主的世界。這個是世界如果是我主的,那我活在這個世界上,誰可以把我怎麼樣?(參:詩篇:56 篇 4,11 節; 詩篇:118 篇 6 節;希伯來書:13 章 6節)你怕嗎?

撒旦不在物質界(按:龍或有龍圖騰的任何物品)裡面,牠要在靈界裡面掌權,牠要在靈界裡面管理你,所以我們進到一個很矛盾的世界觀和基督教的解釋的很實際的情形中間。

第一樣,這世界是天父的世界,阿們?是嗎?如果這是天父的世界,那你讀第二節的聖經你就知道困難來了。我們大家看約翰壹書五章十九節,這是天父世界,你已經阿們好幾次了,現在看約翰壹書第五章第十九節,翻到了一同大聲唸一遍好不好?
約翰壹書五章十九節:「我們知道我們是屬上帝的,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

所以這是誰的世界?這是天父世界,但這世界臥在惡者手下,所以這個怎麼發生呢?如果這是天父世界的話,為什麼聖經又說,「這世界都臥在惡者的手下呢?」所以這美麗的世界竟然背後有一個惡者的手在控制,那怎麼辦呢?這就是基督徒沒有正解、全面瞭解聖經產生的各派各系,結果整個生活不一樣的表達法的原因。

這是天父世界,當然這個世界現在在撒但的手中,終極的那一點是基督要承受萬有,但是還沒有承受萬有時怎麼樣呢?現在基督在哪裡?現在基督有沒有托住這個世界啊?托住撒但所掌握的世界?你越聽越亂了!你說「唐牧師,不讀你還好,聽你越不懂,聽別人又不要,想來想去也不明白,結果亂成一團。」如果你不亂怎麼能夠打好根基呢?你裡面本來就是亂的,你不知道罷了,我不過把你的亂顯明出來給你看,你本來就是這麼亂的。

「這個是天父的世界,這個世界卻是基督所托住的,這個世界卻是魔鬼所掌管的」,怎麼講,怎麼瞭解?那耶穌到這個世界上來祂說:「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參:約翰福音:18 章 36 節),但這是天父的世界,怎麼「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呢?不但如此,撒旦說「你向我拜一拜,我就把世界萬國的榮華都交給你,都賜給你」(參:馬太福音 4:8-9 )。那麼這樣我問你,上帝創造萬有,又早定耶穌承受萬有,但是這個以前,耶穌得勝了以後,祂還沒有承受萬有以前,先讓魔鬼掌管,這怎麼瞭解呢?耶穌得勝了沒有?有。耶穌得勝了有沒有掌管世界?有嗎?「全世界都臥在撒旦手下」,那耶穌管哪一個呢?管哪一部份呢?如果耶穌真的管整個世界,毛澤東怎麼會這樣囂張呢?那些抵擋上帝的怎麼這麼勇敢呢?為什麼那些抵擋神的無神論的人他們抵擋神到這麼厲害的地步,結果還是活得好好,死的時候壽終正寢呢?

這是天父世界?是!世界在撒旦的手下?是!耶穌得勝的世界?是!耶穌托住萬有?是!人還在魔鬼的手中?是!那麼到底耶穌得勝了以後表現什麼?耶穌從祂得勝到以後祂承受萬有這一天,這魔鬼的地位是什麼?祂的得勝在哪裡!

魔鬼什麼時候開始掌管萬有的呢?怎麼已經早立耶穌為承受萬有,牠還能夠掌管整個世界,全世界都臥在牠的手下。然後耶穌到世界上來,「上帝的兒子顯現,是要除滅撒旦的作為」。除滅了以後牠還在那裡大做大為,怎麼搞的?那今天的基督徒常常受魔鬼的攻擊,主的托住在哪裡?很難嗎?很不簡單哦,是因為你的頭腦太簡單了,或者你好好想別的,但是沒有好好想聖經?所以所有不懂的就「交託主」、「交託主」,反正以後一切都要耶穌都要承受萬有就是了。

我們在歷史中間,我們要清楚知道神是歷史的主宰。所以現在我要請你注意聖經裡面四個名詞,這四個名詞到底講的是誰?
第一、天地的主。
第二、公義的父。
第三、世界的王。
第四、世代的神或者世界的神。

我再講,這四個名稱,有三個是從耶穌的口理講出來的,另外一個名稱是從保羅的書信裡面提出來的。我再講一次。第一、天地的主。第二、公義的父。第三、世界的王。第四、這世代的神。

耶穌在什麼時候講「天地的主」這一句話呢?耶穌在什麼時候講「公義的父」這一句話呢?耶穌在什麼時候講「世界的王」這一句話呢?保羅在什麼地方寫「這世界的神」?

耶穌講天地的主是指誰?公義的父是指誰?世界的王是指誰?(魔鬼)啊?我眼睛大一點你就害怕了,哪裡能為主殉道!信仰馬上動搖。天地的主是指誰?—- 上帝!「天地的主啊,我的父啊, 你的美意原是如此」(參:馬太福音:11 章 25-26 節)天地的主是指上帝。「公義的父」是在他離開世界以前,約翰福音十七章裡面對父特別提出的一個名稱「公義的父啊!」祂就要死了、就要被抓了、就要受難了,祂知道祂是在父的手裡,所以祂說「公義的父啊」(參:約翰福音:17 章 25 節)。但是耶穌被殺以前那一天有兩次提到「這世界的王」,「這世界的王」是誰啊?是撒旦!這世界的王將要來了,牠在我裡面是毫無所有(參:約翰福音:14 章 30 節)世界的王。 那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第四章第四節提到什麼呢?「這些不信的人,被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參: 哥林多後書:4 章 4 節)這世界的神是指什麼呢?是指撒旦?或者指每一個時代那些背叛上帝的那些文化的精神( Zeit Geist ),這時代的精神弄瞎了心眼,使他們不能信上帝, 使他們抗拒神, 拒絕神,懷疑神, 冷漠神。 這世界的神 the zeit geist,世界的精神,世界的精靈,這世界的王。

當耶穌講「天地的主」的時候,你要記得這是指上帝。
「公義的父」的時候是祂個別以子的身份對父,父子之間的談話時所提到。
「天地的主」是對被造的人提到,上帝是創造萬有的主,這天地是屬於主的,所以「這是天父的世界」沒有錯。但是耶穌又說「這世界的王」,表示這世界,就是墮落之後的世界背後的掌權者是撒但不是上帝。
所以天地的主是上帝,但是那些犯罪之人在全世界抵擋神的那些人類背後的王是撒但,你要弄清楚。

這樣我們把這整個宇宙、這個神的權柄、這個國度、永恆觀念全部搞清楚了以後,你現在就知道你基督徒站的地位在哪裡,你基督徒的責任是什麼。我知道這世界是屬上帝的,所以我不需要從魔鬼得到任何的好處,「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參:詩篇:16 章 2 節),誰啊?這個「你」是誰?神以外。如果世界的王用一種心理學的戰術先壓制你、再放鬆你的時候,你要謝謝牠,你就上當了。

等候的功課

宗教信仰的自由不是政府給的,是神給的,人奪去的時候是冒犯神,是褻瀆人,人奪去這個信仰的時候乃是侮辱自己,不是單單抵擋神而已,這是很可憐的事情。所以撒但對耶穌說「你拜我吧,我就把這世界萬國的榮華都給你」的時候,耶穌有沒有算,「得的那麼多,失去那麼少,拜一拜得全世界,那這個是一本萬利」,所以耶穌就向牠拜一拜?耶穌絕對不會做這個事情,因為祂知道祂早已被定為承受萬有的 (He will inherit verthing in the universe. 整個宇宙中間所有的一切都要歸向祂、都是祂的,「我本來就是有的,但是現在還沒有到」。還沒有到的時候怎麼辦呢?我得勝之後還要等,這就是靈性秘訣一個很重要的地方,就是你要等!

今天我們靈性失敗因為我們不要等。因為我們不要等,所以就把整個大局弄壞了。中國人說「退一步,海闊天空」。你那一步不要退、不要等,你馬上撞上去就死了!耶穌基督知道祂已經得勝了,耶穌也知道最後整個萬有祂都要承受,但是還沒有來到的日子,我等,耶穌就等了。「等你的仇敵做你的腳凳」(參:詩篇:110 篇 1 節)。

我特別對「等」這個字有興趣,因為這就是基督教事奉一個很重要的秘訣。今天許多的青年人不是不要事奉上帝,要事奉但是不要等。因為你不等,所以你馬上掉在魔鬼的手裡。因為你不等,你太早行事,因為你不等,你就用烏撒的手去幫助上帝(參:撒母耳記下:6 章 6節),因為你不等,你就讓撒但有機會在你身上。耶穌基督那天如果向撒但拜一拜,很簡單嘛!只要一拜,那好了,全世紀界得榮耀都給祂了,那祂從誰領受這世界和萬國的榮耀呢?是從非法的掌權者領受的,那很可憐的。牠沒有資格把萬有給耶穌的,因為牠根本能夠統治萬有,在一切罪人的背後做全世界那惡者指揮萬有的這一個掌權者,牠的那個權力根本不是牠原有的。

所以這裡你要知道,神是天地的主,撒但是世界的王。撒但是世界的王表示牠暫時統治、管理那些背棄神的那些人,但是牠原沒有這個地位。那麼你說天使長抵擋上帝,結果用非法的手段掌管整個犯罪的人在牠的手中,全世界都臥在牠的手下,牠這個權柄是不是上帝交給牠的?你看希伯來書二章第五節你就看出來了。希伯來書二章第五節大家一同來看,希伯來書二章第五節大家開聲一起來唸:「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上帝原沒有交給天使管轄。」

「神原沒有交給天使管理」。那麼這個惡天使、敗壞的撒但,牠竟然管理了那些犯罪之人,全世界都臥在牠的手下,牠的管理的權柄從哪裡來的?不是神給的嗎?神沒有交給牠,從來沒有交給牠。那麼牠那個權柄從哪裡來的?撒旦憑著什麼權柄?牠是誰給牠的許可?所以牠的 government 是 illegal,是「非法政權」。

上帝從來沒有把將來的世界交給天使掌管,而這一個犯罪的天使竟然把犯罪的人都管轄了,這個管轄的權柄是非法的。那麼神許可不許可呢?神任憑的。

我個人把神的主權及祂意志有關的一共分成最少有四個層次。神的旨意、神的主權,有關於神意志的事,我把一切都歸納成最少四個層次。我再講,神的旨意,神的主權,有關神意志的事,我把一切都歸納成最少四個層次。

第一、就是是上帝的旨意和計劃。
第二、就是上帝的安排和引導。
第三、就是上帝的許可。
第四、就是上帝的任憑。

許多時候我們這個層次不清不楚,每一句話都說「上帝的旨意」、「上帝的旨意」。「如果是主的旨意,我今天就穿紅衣!」哪裡有上帝的旨意叫你穿紅衣服、穿黃衣服?那是神的許可!我們不要把這些弄亂。神的旨意是不變的,而且人人相同、是絕對的、是永恆的。神的安排是在歷史過程中間每一個人不一樣的,神的引導是因人而異的。第三,神的許可,這個是在主權之中,祂讓罪和罪的存在,以及罪的結果影響的一個人,在祂的主權範圍裡面以後要受審判的。第四,神的任憑是祂已經把一個根本不要的人,讓他可以儘量發揮那犯罪的自由,只准以後下地獄的,這叫做任憑。這都在神的旨意裡面,都在神的意志的範圍裡面的。沒有一件事能在神的旨意同範圍之外。天下沒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發生在神的旨意和神的意志的範圍之外。

那麼你說「這樣,為什麼上帝許可撒但存在?」還是在祂的主權的範圍之內?因為這一個許可的存在,就是延遲到最後要審判牠的原因。所這樣以撒但根本沒有真正合法的正式的權柄來管治全世界。「全世界臥在那撒但的手下」,「全世界臥在那惡者的手下」,這也不是永恆的,這不是永遠的。所以這樣我們就看那個終極點,耶穌要承受萬有,我們今天不懼怕,無論風多大、浪多大,魔鬼多囂張,牠的牙齒多可怕,我們今天不必去怕牠,因為終極因耶穌基督有一天要承受萬有。這是天父世界!耶穌要承受萬有。這是天父世界,耶穌要承受萬有。這是天父世界,耶穌要承受萬有。你,撒但是非法掌權的,因為神的許可和神的任憑,只等到時間到了、日期滿足,要你受永火的刑罰,神永遠對付你。所以我不必怕你,你只能傷基督的腳跟,而基督要壓迫你的頭(參:創世記:3 章 15 節)。這個仇恨和這個爭戰,是在伊甸園裡的時候,神自己還沒有透過任何一個先知說預言以前,自己先預告的。這裡我把「預言」跟「預告」又分開來了。

先知說預言,上帝自己預告,因為祂不必要透過有限的人講出一些受啟示而知道的話語,祂自己告。親愛的弟兄姊妹,這樣我們看見整個Cosmic drama, 整個 drama 是 so long, even from the beginningto the ending point in the will of God. 這這整個宇宙性的、超自然的、靈界裡面,這整個歷史的展現在我們信仰中間,我們應當知道。因為這個知識,所以你不必懼怕,因為這個知識和肯定,你面對困難的時候,你不必低頭。因為這個知識帶來的盼望,你不必妥協、不必投降。頭可斷、血可流,我知道這是天父世界,基督要承受萬有。我在歷史的過程中間還沒有看到祂承受萬有以前,不要緊!我像基督一樣等。你明白了嗎?你明白了?為什麼今天基督徒這麼柔弱,就是因為這個宇宙觀、歷史觀、主權觀全部亂了。那麼結果不知道是神掌權、魔鬼掌權,看樣子好像在禮拜堂是神掌權,一到羅斯福路,鬼掌權。所以到禮拜堂就「主啊!主啊!」到那邊就不講話了、不敢傳福音了,為什麼呢?因為「這全世界臥在撒旦手下」,連耶穌自己都承認, 你看約翰壹書 5 章 19 節嘛!上帝自己說「世界臥在撒旦手中」,那我有什麼辦法?

不是的,我告訴你,每一次你見到一個人,無論他是佛教教徒、印度教教徒,你要知道他是神所造的。所以他有一天可能歸向神,你要有這樣肯定,然後你勇敢向他傳福音。那麼你說向他傳福音的時候,你是畏畏懼懼怕得罪他呢!不!你不傳得罪上帝,你傳得罪他,你要哪一個?你聽懂了嗎?你不傳你得罪上帝,你傳你得罪他,其實呢你也不一定得罪他,因為你傳的道有一天他信了,他不接受你才得罪你,他不聽你的才得罪你。所以這是天父世界,基督要承受萬有,我就在這過程中間等,在等的中間知道一去不回頭,是直線的時間觀念。我open to God. 我不是在裡面團團轉,那我應當盡的責任, 今生要面對永恆交賬,我應該怎樣過基督徒的生活?

「這是天父世界」,「基督要承受萬有,因為神曾藉著祂創造諸世代,祂得勝之後,祂還要等末後的時期」。那麼等末後的時期這一段的意義是什麼呢?這段意義是不是讓我們這些基督徒苦死了呢?這一段的意義是不是故意來給我們好像受很大的磨練?祂自己受過苦,我們不受苦祂不甘願嗎?是不是祂受苦,祂也要我們受苦這樣表示我們有機會和祂平等呢?不是的, 這是奧秘, 這是神所定的旨意, 連基督也沒有辦法逃脫 No exempt even Jesus Christ. 連上帝的獨生子也沒有特權,沒有特價,沒有討價還價的可能,這是一個死價錢,這是一個已經定的不二價,每一個要受順服神的人都要受苦,都要在撒但的攻擊、試探中間,在磨練中間表明你對神的忠貞。

連基督在人性中間,道成肉身的時候照樣他沒有逃脫這一關。所以今天許多人的事奉最好是沒有苦難,最好是一來就成功了,別人做得半死,然後給我上台。最好是沒有十字架就有冠冕,沒有死就復活,沒有死你復活從哪裡復活過來呢?沒有受苦就有榮耀,沒有順從就能完全。不可能的,你一定要經過苦難學習順從直到完全,基督是如此。

所以基督得勝了嗎?得勝了。 得勝以後呢?—- 等。上帝對亞伯拉罕說「你去,走遍縱橫,我就把那地賜給你」(參:創世記:13 章17 節),那個地就迦南美地。,他去了,到了以後,他太太死的時候,亞伯拉罕怎樣?「誒,我要一塊地,埋葬我的老婆,我親愛的撒拉,她比我先死,害我做鰥夫很辛苦。你同情我嗎,給我一塊地。」不,他照付錢。怎麼付錢呢?那塊地是應許之地啊,你明白嗎?以後呢,亞伯拉罕就承受那應許之地,所以應許之地你現在還要付錢,你明白嗎?什麼意思?要等啊!要等啊!

今天我最好不必等哦。今天多人的奉沒有經歷過十字架的經歷、痛苦的經歷,沒有經過與主同死,盼望與主同活不可能的。連基督都在等,你已經得勝了,你坐我右邊(我們再過七、八次會講到那一節),讓你坐我右邊,等仇敵做你的腳凳,還要等。「你們到普天下去傳福音」,哇!馬上去,你到遼寧、我到東北,你到內蒙古、我到外蒙古; 快快去,耶穌說「 NO!你在耶路撒冷等,等到聖靈充滿你你才去」(參:使徒行傳:1 章 4 節)。要去嗎?去!要等嗎?等!

這個等的消息, 今天教會不講, 今天是速食文化( instant noodles’ culture ),今天已經是要馬上成功,今天是「速成班」的個文化,什麼都是速成班的,馬上要成功。所以我對神學院有一些失望,因為許多人以為修了一些學分就可以做好傳道了。進到高等的程度神學院,讀一些學分,感到畢業了就可以自然而然成為好傳道,大教會請他去,最危險的就是這種傳道人!你在最高等神學院讀畢業了,最好的分數畢業了,派到最小鄉下去做幾年,從零開始,一個一個叫人信耶穌,到漁夫中間,到木匠中間,到土木工程的工人中間,到那些最沒有學問的中間去傳道, 那個時候把你的巴特( Karl Barth, 1886-1968 )、卜仁納( Emil Brunner )…. 這些什麼東西全都放下來。從「耶穌愛你」,「你有罪」開始講,你才會做好傳道。

我教神學教了三十多年了,我發現那些從最苦的工作開始做起的傳道人,他們以後都是成功的。那些憑著自己很有學問,班門弄斧,上台把一大堆學問講出來,然後不要去佈道的,都不成功。耶穌基督「走遍各鄉各城傳福音, 醫好凡被魔鬼轄制的人」(參:馬太福音 9 章35 節,「上帝的兒子顯現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參:約翰壹書:3章 8 節),除滅哪一種作為?除滅那掌管全世界那個惡者的手的作為。耶穌是誰?耶穌變成一個人,是自然的。撒但是誰?是超自然的。耶穌是有限的,撒旦的能力好像無限的,近乎無限的。耶穌基督在被造界中間,以一個罪身的形狀來行事,撒但是誰?以惡天使整個全世界的能力出現。耶穌基督這麼困難做工,所以他變成眾傳道人的榜樣。

有一個人說:「聽說華神的學生也來聽這希伯來書了,來在這邊成為必修之課了,那什麼時候才修兩個學分呢?什麼時間才讀希伯來書呢?」你讀別科二十個鐘頭就修兩分了,希伯來書可能要講三年,那你本來今年要畢業了,那聽完這個不是延遲三年嗎?我告訴你,三年太短了,我們這一生研究這本聖經研究幾十年都不應該畢業,對不對呢?我到現在都還沒有畢業,我感到我懂得太少了。耶穌基督到世界上來得勝了?得勝了。死裡復活了?死裡復活了。等!「早已經立祂為承受萬有的」,但是祂等。

順服、跟隨基督-受苦的道路

我不知道今天這一段東西帶來什麼信息給你?從宇宙觀、歷史觀時間觀、宗教文化在這一方面的虧缺以及基督在歷史中間的重要性,再談到最後,祂怎樣在這個天父世界中間做一個反權威,獨排眾議,照著神的旨意,以人的身份成就神要他成就的救贖是透過苦難,順從直到完全的這個苦的經歷成為你我的榜樣。

這個承受萬有的原是一無所有;這個承受萬有的曾經是受苦受難的「憂患之子」,常受憂傷,多受痛苦,為我們受刑罰,為我們受鞭傷,為我們上十字架(參:以賽亞書:3 章 3-5 節), 在最失敗的時候講「成功了」的那一位耶穌基督,感謝上帝。

這樣,撒但的掌權是非法的,撒但的掌權是神任憑的,而人犯罪以後不能夠在神的保守之中以他犯罪的自由脫離了神的捆綁,脫離了神的限制,他以為他釋放了,他就進到撒但的手中了。所以「全世界臥在撒但的手下」。 然後,救贖是什麼?—- 從撒但權下歸向上帝,從偶像歸向真神,出死入生,從這敗壞世界中間出來,與神的性情有份(參:彼得後書:1 章 4 節)。 這樣的詞句是一句一句的出現,出現,出現在聖經裡面所有偉大的使徒們所講的話語裡面。「我們要脫去舊人穿上新人」(參:以弗所書:4 章 22 -24 節),「我們要脫去撒但的權柄, 要進到愛子的國度裡面」(參:歌羅西書:1 章 13節),「我們要祖宗傳留下來的虛妄,我們在神的性情裡面有份」(參:彼得前書:1 章 18 節; 彼得後書:1 章 4 節),「我們要脫去這必死必壞的身體, 我們領受新的生命。 」(參:羅馬書:8 章11 節)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 耶穌基督已經在這些事上成為你我的榜樣了。耶穌基督已經在這種事奉的路程中間成為你我應當有的完人之範。耶穌基督怎樣以長子的身份順服天父,現在祂以救主的身份呼籲我們走祂的路,「來跟隨我!」「來跟隨我!」

有一天你要看見萬有歸向祂的時候,祂真是承受萬有的那一位,那時候你才知道撒但羞愧,牠從前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暫時的,所有的一切的一切是神任憑牠暫時有份,卻最最後在眾人面前把牠搶奪回來,讓牠羞辱被丟在火湖裡面,然後一切的一切歸向耶穌基督。而耶穌基督憑著什麼領受這些呢?憑著天之驕子,神的獨生子的身份嗎?「當然嘛!是我的嘛,我父親是李嘉誠」,「我父親是某某大富翁」,當然我就承受了嘛!我告訴你,第一代賺錢,第二代花錢,第三代就討錢了,你懂嗎?

生在富翁家裡的人是有災禍了,因為你父親困苦、勞苦建立事業起來的,你從小受寵過份,亂花錢而失敗的。你們如果生在有錢人的家中,能聽懂這些話,你算還有盼望。連祂雖然為兒子,還是照樣經歷苦難學習順從直到完全(參:希伯來書:5 章 7-9 節)。

蘇哈托的孩子,今天一提起名字全國就臭罵他,咒罵他,因為他們知道是這個家族把整個印尼的經濟搞垮了。他的孩子可以開飛機公司(曾經到過台北來的),但是十多年飛機公司用國家的油沒有付一塊錢的,只懂賺錢放在自己袋子裡,從來不出資本的。他只要跟你唱一個約,他就有百分之幾十的空股,你就做得半死錢給他拿去。為什麼?—- 總統的孩子。因為是總統的孩子,我的總統是「總統」,全部給他「統」的。這個字太好了,就很像全世界都臥在撒但手下,「總統」嘛!總統的孩子你還敢講話嗎?耶穌基督說「你什麼統啊?」「總統啊?」我,上帝的兒子,天地的主,你不過世界的王,小得不得了。天地的主,我是祂的兒子,我怎麼樣呢?藉著苦難,學習順從,直到完全。所以耶穌基督,他完全沒有用特權來事奉,完全不用特權來驕傲,不用特權來榮耀自己,他照樣在最貧窮的無產階級的中間生活。共產黨的無產階級是假的,今天中國最有錢的人就是高幹子弟。北京有一座大樓幾十層樓,最有錢的人他們就是過去高幹的子弟。真正的無產階級只有一個 —- 耶穌基督,生的時候借馬槽,死的時候借墳墓。祂不像撒但,不應有而要強佔,不合法而犯法,而故意抵擋神的法律之下作威作福。耶穌基督等,等什麼?等神最後的旨意成就,終極的時候,「早已立祂為承受萬有的」,那有,那是最後,不是現在,現在怎麼樣?我應當背十字架,我應當死,我應當受苦,我順服,直到父所定的日子來到的時候,我得著榮耀,我就順服了。「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又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是樣的一位主在歷史中間對你,對我說話。請問,你信耶穌你學了多少?你認識耶穌到今天,你明白多少?你知道耶穌,聽了這麼多關於祂的事情,你的生活中間讓祂居首位多少?

請問,你的終極點要叫耶穌得著完全的榮耀,祂要問「過程如何?」很多人對終極點有興趣,對過程沒有興趣。很多人對答案有興趣,對做作業沒有興趣。很多人對畢業文憑有興趣,對每天苦讀燈下沒有興趣。很多人對得到最高的學位有興趣,但是對流淚在窗下苦讀沒有興趣。耶穌給我們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人生。父對我說「你要承受萬有」,那我呢?我要承受萬有之前,我要苦苦奮鬥,與撒但爭戰。牠以超自然的靈體,幾乎無限的能力在上面掌握一切。我進入人間,披戴肉身,在那邊順天父的旨意,受盡痛苦,常經憂患,受刑罰,受鞭傷,到最後神的旨意成就在他身上。用這樣的身份去承受萬有的,就是順服基督,跟隨基督的人了。不用這樣的身份盼望就可以承受萬有的,你就比較像撒但了。

撒但突然間享有萬有,控制萬有,但是牠是犯法的,牠是不合法的,不是神的旨意,是神的任憑。願主幫助我們,給我們今天從基督的身上看見,終極的成就需要過程的奮鬥和受苦,而我們願意對主說;「主啊,在這歷史的過程中間我肯定這是天父世界,我也知道全世界臥在撒但的手下。我知道這犯罪的人有王控制他,牠是世界的王,我更知道你是天地的主,公義的的父。我最後也知道有一天你要把公義的冠冕賜給那些真正走在你道路中間的人。」

資料來源:唐崇榮牧師歸正查經講座-希伯來書第四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