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 林慈信《護教神學導論》
1.表面問題:科學已經證明聖經沒有立足地了。我是相信科學的人。
背後預設:科學,和科學家是”中立” 的,”客觀” 的;他們沒有預設,沒有偏見。科學的理論總是建立在事實上。
基督教的回應:科學其實不斷的在改變,而科學的改變是受周圍文化的預設所影響的。科學並不 “中立” ,並不 “客觀” 。科學家都被自己的預設和自己的宇宙人生觀所控制。科學家會犯錯;也會製作虛假 (不乎合事實) 的理論。歷史上,科學從未能用事實來推翻聖經的任何一句話。不同的科學家,他們的理論可能與聖經衝突;可是科學並沒有任何能推翻聖經的證據。

2.表面問題:基督教的思想太狹窄了。
背後預設:世上最好的宗教,是一個叫人類都快樂,給人們帶來安全感的宗教。它告訴人世上沒有問題,明天會更好。宗教不可冒犯人,不可自稱是絕對真理。
基督教的回應:按照邏輯,所有的宗教都彼此矛盾;因此只有兩個可能:一,所有的宗教都是虛假的。二,只有一個宗教是真的。宇宙若有一位真神,那麼只可能有一個宗教是真的。所以,提出這個抗議的人,他自己的思想太”狹窄” 了,無法接受真理。

3.表面問題:我不能相信一個將人扔在地獄裡的神。
背後預設:神太慈祥了,不會把人送進地獄的。人太好了,神不會把人送進地獄的。提出這個問題的人假設:上帝的思想,情感,和行為都與人一樣。”假如我不會把人送進地獄,神也不會這樣做!”
基督教的回應:神不是人。神的思想,感情,與作為都與人截然不同。神的意念和道路高過人的意念和道路。這個人真正的問題是,他只想要一個按自己的形像造的”神” :一個容忍他繼續犯罪,一個可以與罪人舒服共存的神。事實上上帝熱愛公義,聖潔到一個地步,他造了地獄!上帝愛他自己的本性,愛自己的律法,愛自己造的宇宙,和他的選民;因此地獄的被造不只是出自上帝的公義,也出自他的愛!

4.表面問題:你我信什麼都不要緊;只要我們誠懇就可以了。

背後預設:誠懇比真理和道德更重要。
基督教的回應:這個立場既不合乎邏輯,也不合乎倫理道德。沒有人可以按這準則生活的!誰會說,那些犧牲嬰孩在祭壇上的撒但教徒,他們的惡行是可以接受的?希特勒殺害成千上萬的猶太人,他也完全是誠懇的相信猶太人應該被除滅!誠懇不能取代真理或倫理。你可以是誠懇的,可是是完全錯誤的;你也可以是一個很誠懇但很不道德的人!

5.表面問題:耶穌是個好人,是一個偉大的教師。他也只是好人而已(不是上帝)。
背後預設:這個人假設:耶穌是一個偉大的人。沒有人可以否定這點–可是耶穌不是上帝,他不是基督 (彌賽亞,救世主) 。
基督教的回應:這個論點不攻自破。耶穌若是一個好人和偉大的教師,那麼我們必需接受耶穌對自己的宣稱:就是,耶穌自己說他是誰。事實上耶穌宣稱自己是神子,是世人的救主。假如耶穌不是他所宣稱的那位,那麼他要不是撒謊,就是瘋子。假如他是撒謊或瘋子的話,那麼就不是好人,更不是一個偉大的教師了!

6.表面問題:人不是邪惡的;人性本善。
背後預設:人基本上是好的。他們做壞事,是因為環境影響他們。一旦有了良好的教育,居住環境,和就業的機會,人就會變好的。
基督教的回應:這個論點並不符合事實。歷史和心理學給我們鐵證,說明人的本性壞透了。沒有人需要教導嬰孩如何撒謊,偷竊,欺騙。希特勒的德國是當時世界上教育水準最高的國家。所有的事實證據都支持聖經所說的:”人的心壞透了,誰能測度呢?” (耶 17:9)

7.表面問題:基督教是一些有心理問題的人的拐杖 (寄託) 。
背後預設:人們接受基督教,成為教徒,是因為這個宗教滿足了他們一些心理上的需要。因此基督教就不可能是真的。
基督教的回應:基督教顯然是真的,正是因為能夠滿足人所有的需要,包括心理上的需要。神既然創造了人,他肯定完全知道人需要些什麼。因此最合乎邏輯的假設是:那位創造人類的神所啟示的宗教,是最能滿足人的需要的。因此這個立場,其實支持了它想要反對的。

8.表面問題:我是無神論者。我不相信宇宙裡有神。
背後預設:無神論者假設自己有足夠的智慧能力,支持他們的結論。他們覺得宇宙裡沒有任何的神明。
基督教的回應:唯有一位有資格作無神論者的,就是神自己!要斷然地宣稱 “宇宙沒有神!”者, 必需知道萬事,同時存在於宇宙每一個角落,且有無限的力量。換言之,這個人必需無所不知,無處不在,和無所不能:他必須是神本身!無神論是一個荒謬的信仰立場是不攻自破的。

9.表面問題:基督教若對你有意義,有幫助,那很好,可是不要來煩我就好了!
背後預設:每一個人都應該”幹自己喜歡的事” 。只要不煩別人,愛怎麼活就可怎麼活。至於真理和倫理,那不重要!只有自己對歡樂的追求才重要。
基督教的回應:這種人生觀是毫無掩飾的自私自利!其實,基督徒是要 “煩” 別人的。歡樂主義生活方式,一定帶來災難。作一件事情,雖然 “感覺上很好” ,可是感覺好並不等於是對的。瘋狂的人謀殺別人時,”感覺上也很好” !這個立場是不符實際的。

10.表面問題:基督教沒有適切性 (與現實脫離) 。
背後預設:對我來說,在我的生命中,基督教不適切,不實際。只是紙上談兵,畫餅充饑,虛無飄渺,講到來世的樂園而已。
基督教的回應:真正的基督教是實際的,有高度的適切性。聖經關心到人生的每一層面,不只是要”救人的靈魂” 。這個人可能曾接觸過有缺欠 (不完整) 的基督教信仰。

11.表面問題:我們都是神的一部分。我們都是神的兒女。
背後預設:這個人假設”至終的真相是一個存有”,人是這個”宇宙靈魂” 或”宇宙力量” 的一部分。這立場最後帶到泛神論:宇宙一切就是神;神就是宇宙的一切。或者帶到”泛萬物主義” :一切就是”氣” ,”氣” 就是一切。
基督教的回應:我們並不是神的一部分!宇宙的真神是一位有位格的,同時是無限的神,他創造了這個宇宙。神造世界不是用自己的本質來造,而是從無有中創造。宇宙的造物主與整個宇宙在質在量上都截然不同。泛神論或者泛萬物主義帶來的,是萬物身份的消滅,帶來絕望。

12.表面問題:我儘量不傷害別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嘛!遇見有需要的人,我是不會幸災樂禍的。一定盡力而為幫助人。
背後預設:這句話的背後,假設神是按照我們是誰 (我們的人格) 和我們的表現 (行為) 來決定接納我們與否。神審判人類,好象老師將每一個學生與全班同學的分數來比較一樣。你的好行為若多過壞行為,你就可以過關!
基督教的回應:神接納罪人,乃是按照耶穌基督是誰 (他聖潔的人格) 和耶穌的表現 (耶穌完成了的大工) 。基督教是唯一的宗教,提供代罪的救贖。我們不可能憑自己的行為進天堂。我們不可能與別人的行為比較,來決定神救我們還是定我們的罪。我們得救,完全是憑神的恩典;完全是藉著信心;完全是因著基督完成的救贖! (弗2:8,9)

13.表面問題:可是,基督徒這麼強烈地反對性愛!性有什麼不好?性是那麼的自然,因此一定是對的!
背後預設:他們假設:事實 (比方說:生理的本能) 必然是正常的。而正常的,必然是對的。因此:事實 (既然) 就是對的 (應然) 。還有:一件事,假如帶來好的感覺,就去作罷!(想去作就作。)
基督教的回應:人因為犯了罪,有了罪孽。因此人不是正常的,世界也不是正常的。人虧缺了正常;世界也反常。事實 (就是:目前的人類和宇宙) 並不是正常的!我們有一些的欲望,對於我們墮落的人性是正常的。可是,對於墮落的人性是正常的事,並不是神原來創造人的時候的正常事。性本身不是罪,只要 “正常” 的作:就是說,在神本來創造人的時候所計畫的,如何,什麼時候,在什麼情況之下進行。

14.表面問題:我曾嘗試過信基督教,可是沒有效果(對我沒有用)。
背後預設:基督教只是情感上的某一種不會持久的”高峰經歷”。這個人沒有經歷過真正的回轉(悔改,信心) 。因為他的 “回轉” 不是真的,他就假設說,所有的 “回轉” 經歷都是假的。他以自己個人的經驗,來衡量人類所有的經驗。
基督教的回應:是的,假的回轉 (信主) 經歷是絕對可能的。他所嘗試的,並不是真的基督教。可是,一次的假回轉,不等於說所有的回轉經歷都是假的。這並不合乎邏輯,也不符合事實。

15.表面問題:我不能信神。當我看到希特勒如何對待猶太人,又想到世界上充滿著痛苦,我不能相信宇宙裡有神。
背後預設:這個人假設:我們就算沒有絕對的倫理道德標準,也可以作出道德的上判斷:如判斷希特勒的邪惡。”神” 的存在,對我們做道德判斷不是必需的條件。
基督教的回應:這個立場不符合邏輯。宇宙若沒有神,就沒有絕對的道德標準,沒有”公義” 的根據。要解決”為什麼有苦難” 這個問題,必需有神的存在。正視苦難的問題,並不需要我們否定神的存在。這個人的立場,在實際生活上也是行不通的。若要作出對邪惡的判斷,而定它的罪,神的存在是必需的,不可或缺的。若沒有神,就沒有”邪惡” 這回事,也沒有”善” 。

16.表面問題:進化論是真理。我們不能再信聖經了!
背後預設:這個人假設進化論是事實,而不是理論。所有的證據都支持進化論的。而創造論呢,是沒有證據的支持的。所有的科學家都相信進化論。沒有一個有知識,學問的人,可能對進化論提出異議。進化論,是對宇宙萬物的最好的,最合理的解釋。而創造論只不過是一個信仰,一種迷信。
基督教的回應:進化論其實是由很多不同的,而且是彼此矛盾的理論所組成的混合品。什麼是進化論?它是某一些科學家提出的某一些理論。這些理論不一定經得起嚴格的科學審核,或哲學審核。創造論有充份的證據,而進化論只是一個武斷的信仰。參Shute, Flaws in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17.表面問題:教會裡的人都是假冒為善的偽君子!
背後預設:這人假設了:神賜福給偽君子們,他們死後將上天堂。所有的基督徒必需是完全人!一次犯錯,就成為偽君子了。而在世上的酒吧,舞池,工商界是沒有偽君子存在的。提出這抗議的人,假設自己不是偽君子。
基督教的回應:所有的偽君子都被神定罪 (馬太福音23:13,33) 。所以,寧願花幾十年在教會裡容忍偽君子們,不是比在永恆裡與偽君子在地獄共存更上算嗎?基督教是為”罪人” 設的福音。認為基督徒必需是完全人是錯誤的想法。其實,在社會上每一個行界,機構裡都有偽君子。因此:請你仰望耶穌基督,作一個 (真) 基督徒罷!基督徒可能讓你失望,可是耶穌基督永遠不失敗,他是大能的救主!

18.表面問題:所有的宗教都是一樣的。條條大路通天堂啊!所有的宗教都敬奉同一位主宰!因此說基督教是唯一通往上帝的道路,是非常不友善的。
背後預設:他假設:神若存在的話,他並不關心人們如何對待他;也不關心人應該如何正當的敬拜神。這個所謂的 “神” 從來沒有向人類啟示自己,也沒有向人類啟示他的旨意。他也假設了;所有宗教所教導的教條–就是:神是誰,罪的本質,世界的來源與將來的結局,人是誰,如何得救等–都是一樣的。所以,假如所有的宗教都教導同樣的道理,基督教只不過是多種道路中的一條而已。
基督教的回應:事實上,神具體地啟示了他的 (聖潔的) 本性,也吩咐人類如何正當的敬拜他。基督教所教導的教義,是與一切其它的宗教截然不同的;基督教是絕對獨特的。每一個宗教都有自己的 “神” 或神靈。基督教的聖經,和聖經所教導的信仰,是神所啟示的,唯一通到神那裡的道路!耶穌基督是唯一到父神的道路 (約 14:6) 。以愛心向別人宣告真理,並非不友善。

19.表面問題:基督教不合乎邏輯,不理性。
背後預設:很多人提到”理性” 或”邏輯” 的時候,其實是指自己的常識。他們是一種錯誤思想的受害者–就是以為我自己所想的,就是事物的真相。有什麼事物對自己來說不合邏輯的話,就不存在。
基督教的回應:你的思維若以 “理性” 或 “一般常識” 作出發點(絕對的權威)的話,你至終必成為懷疑主義者。通常提出這種異議的人,對基督教有嚴重的誤解:他們在自己腦袋裡造了一個假的”基督教,”然後把它攻破。其實,基督教並不矛盾 (參考:See Gordon Clark, Religion, Reason, and Revelation, 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作者顯示基督教並不違背邏輯) 。

20.表面問題:那些沒有聽過福音的異教徒,他們的命運又怎麼樣?
背後預設:這個人假設:異教徒從沒有從上帝得到啟示。因此我們不應視他們為罪人,以罪人來對待他們。因為他們無知。他們是 “高貴的野蠻人 ” (一些人類學家的用語) 。當我們拒絕基督教時,我們失喪了;可是他們既然對基督教一無所知,他們不可能會因為拒絕基督教而失喪!
基督教的回應:事實上,異教徒失喪是因為他們是罪人。他們拒絕,抵擋在他們良心良心裡的,和在大自然裡的啟示:神的普遍啟示。他們無可推諉 (羅 1:20) ,是被定罪的人 (羅 2:12) 。我們失喪不是因為我們知道什麼,或不知道什麼;我們失喪是因為我們的本性:我們是墮落的罪人。

21.表面問題:我不是罪人。
背後預設:罪人的定義就是:社會棄絕的人,如妓女,醉鬼等。提這個問題的人自以為義,認為自己是好人,正直的人,道德上高人一等。
基督教的回應:世上每一個人都是罪人,雖然犯罪的程度可能不同。一個罪人就是:沒有盡所有的本份,和作了神所禁止的事的人。罪就是:在神面前罪名成立 (有罪孽) 。神的要求,就是全人類遵守全部律法,所有的人隨時都百分之百地遵守。不能達到這標準的,就是罪。

22.表面問題:我太邪惡了,基督教不能幫助我的。上帝不可能接納我。
背後預設:基督教是給那些好人,社會上有地位的人。不是給”罪人” 的。神不可能真正饒恕那些壞透的人。
基督教的回應:聖經的教導是:自以為 “好人” 者必下地獄;可是不少 “壞人” 將上天堂 !耶穌說:他來不是召 (自己認為是) “義人” 者 ,乃是召罪人悔改。基督教只對那些覺悟自己的罪和不配的人,提供真正的盼望。對這些人,耶穌的邀請是:到我這裡來!

23.表面問題:我不相信耶穌從死裡復活。
背後預設:宇宙是一個 “關閉系統” ,由自然定律控制。這些定律是絕對的,不能違犯的。基督從死裡復活既是神蹟,必定是不可能的事;因為神蹟是不可能發生的。
基督教的回應:宇宙不是由什麼所謂的 “定律” 所掌管和維繫的。神親自托住宇宙,主宰宇宙 (歌羅西書1 :17 ;以弗所書1 :11) 。神蹟並不違反什麼 “定律” 。這是因為,所謂 “定律” 只不過是人們對神在宇宙的作為的觀察而已。人觀察神如何無時不在托住宇宙,掌管宇宙。今天的當代科學已經放棄了牛頓時代的機械的宇宙人生觀–就是這個人的異議背後的宇宙人生觀。

24.表面問題:我不能接受聖經(是神的話) 。
背後預設:這個人假設了:人是獨立,自主自法的。人以自己作出發點;自己孤獨的存在於宇宙,自己靠自己,不靠任何外來的特殊啟示。這個人也假設:在這個情況裡,人可能理解自己,理解世界和世界其中所有的相互關係。其實這是歷代人文主義虛妄的美夢。
基督教的回應:哲學歷史告訴我們,人的自主,自法必定帶來徹底的懷疑主義 (意即:沒有知識的可能) 。我們若以人為出發點,必定導致完全的混亂。除非我們以真神為出發典,才可以對宇宙有真正的認識。這個人的表面異議,並不符合事實。 (參看薛華的著作,如 Francis Schaeffer, The God Who Is There, Inter Varsity Press.)

25.表面問題:宇宙裡一切都是相對的。並沒有絕對的真理。
背後預設:宇宙的一切事物對於提這個問題的人是相對的。人乃是宇宙真理的裁判者。有權力,就有真理。這個人也假設:沒有人可以判斷別人的道德。人不可能對任何事作道德的判斷。
基督教的回應:這個立場不攻自破。說 “宇宙一切的事物都是相對的”,或”宇宙沒有絕對” 本身就是作了一個絕對的判斷;這是武斷的,不可能跟相對主義自洽的宣告!這個立場也是不符實際的。因為,按照這種說法,希特勒和強姦兒童的人,都應該被肯定。因為人不可以作道德的判斷!可是事實上,每一個人每天都在作道德的判斷。沒有人可以從這個事實逃脫;這是生命的一部分。

延伸閱讀:林慈信牧師在2009年5月12日至15日在新加坡浸信會神學院教導護教學課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