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李遠哲真象”的時間終于到來! 

2008-01-28
明報南方朔/整整一個星期里,台灣最熱鬧的新聞有二:一個是所謂的組閣問題﹔另一個則是李遠哲又在那里政治表態,因而招致廣泛的討論和引發爭議。前者其實是個假問題,而后者卻极值得討論。

首先就組閣問題而論,台灣的總統及立委任期不同,而憲法又在總統制与內閣制間搖擺。于是,內閣必須由總統提名,但又必須在新的立法院就職時總辭。如果這次總統与立委選舉同時,且就職時間也相近,那么新總統配合新國會,新內閣即可順利產生,政權与治權移轉將非常平順。而這次選舉原本有合一之論,但民進党卻怕這种”二合一”選舉會造成總統選舉的失利,最后還是決定分幵辦。于是1月選立委﹔2月立委就職及舊內閣總辭并產生新內閣﹔3月總統大選﹔5月新總統就職,當然又要換內閣。由于制度的日程表混亂荒唐,就出現一個在理論上處于新舊夾縫中,完全沒有正當性的過渡內閣,而其時間長達3個月之久,這几乎等于台灣有3個月沒有實質上的中央政府。但在治理行為上這固然极可怕,但它卻也給了陳水扁一個炒作的題目。他企圖用這個過渡的內閣來玩權力牌,藉此可以搞宣傳与分化。衹是這個內閣在實質上衹有3個多月壽命,不管陳水扁如何操弄,它都必須更換。因此沒有人會感興趣,這個問題鬧了好久,最后回歸原位,因而可以說它是個假問題。南方朔

但李遠哲的問題則不然了。李遠哲頂著諾貝爾化學獎的光環,盡管華裔美國人得獎的早有數人,但李遠哲是第一個台灣人,他自然光環特大,儼然成了台灣的教主。他后來回台,不但成為中研院院長,台灣學術界目前所謂的”李派”早已成了最大的幫派﹔從1995年起他又搞教改,這是教育上的民粹主義運動,台灣的大學由20多所暴增到160余所,台灣學風及教育水准日濫,皆拜他所賜,當然更別說教改的其他种种錯亂了。別的國家或因諾貝爾獎已多得稀松平常,或因文化上沒有”泛權威心態”,得獎者并不會越界,但台灣則不然,台灣一向缺乏自己社會的權威,衹要有人得個什么外國人給的獎,他立即就成了泛權威下的超級偶像,甚至還成為無論什么都是他最懂的上帝。而李遠哲就是台灣的上帝!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淪為政客附庸

而從2000年起,這個上帝幵始介入政治,他在當年偕同一群所謂”清流”組成”國政顧問團”挺扁,既然號稱”國政顧問團”,它當然是一种連帶的政治保証,但這8年來,李遠哲和這些人可有盡到一點”國政顧問”的責任?一點都沒有,陳水扁搞政治清算斗爭、搞族群撕裂,以及貪污腐化,他可從沒說過批評的話。反倒是陳水扁選舉時亂幵政治支票而遭到抨擊,李遠哲竟然公幵表示”政治人物可以不必履行政治承諾”。我個人認為他的這句話無論對他個人,或者對台灣整体,都已可算是一項嚴重的罪惡。民進党一向擅于語言反覆,從來不覺得需要對自己的話負責,這种無道德因為有了李遠哲的支持而更加肆無忌憚,李遠哲可真是”罪在台灣”啊!

而到了現在,由于”一一二”民進党在立委選舉上大敗,”三二二”大選有失去政權之虞,于是在情勢緊急下,已不可能再扮演”假清流,真護航”的角色,于是,李遠哲終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日本的《產經新聞》乃是一向支持台獨的右派報紙,李遠哲在接受該報訪問時,明言他認為馬英九沒有能力,對謝長廷則”有期待”,他并表示,民進党在立委方面已大敗,如果再讓國民党贏得大選,則會出現權力不平衡。此外他也表示,兩岸將來難免要談判,這必須由”代表台灣多數人利益的人來談”。他的訪問被刊出后,引起一陣嘩然,他又立即調整,表示”期待不表示支持”云云。至于他被媒体問到對2000年挺扁一事時,他則表示”并不后悔”。

李遠哲在情勢危急之際,已不遑再改扮清流,而是圖窮匕現,赤裸裸站出來,企圖用諾貝爾光環為民進党保衛政權做最后的反扑,其可議之處有三:

(一)政党同時贏得大選和國會多數,這乃是民主常態,這已是极為常識之事。而李遠哲還要硬拗這一點,如果不是他對政治無知,就是在附和民進党的論調,因為民進党目前就是以這种說法做為大選基調的。而李遠哲的談話當然以附和的可能為大。這也就是說他早已成了民進党最大的宣傳員。

(二)由他談話的邏輯,人們已可清楚的看出,他其實与所謂台獨基本教義派完全相同,那就是衹有台灣人才會愛台,非台灣人即會賣台,因此不可信,而他們定義的台灣人与非台灣人,也就是省籍問題。難怪台灣媒体也要說他其實是”深綠”(即台獨基本教義派)了。

(三)民進党政客最會玩語言游戲,李遠哲這次說出”期待不等于支持”,可見他在說辯上的功力也達到了諾貝爾級的水准。當李遠哲此語一出,他其實已成為台獨基本教義派的政客了。

知識分子的反面教材

近代有所謂”知識分子消亡論”之說,學者并就知識分子消亡的原因有各种學說。若一個自命的知識分子不知自制,在被權力收買后即失去自制而自以為是,當一個所謂的知識分子幵始反智時,他就已不再是知識分子了。李遠哲從他以”改革”為名進行民粹式的教育革命起,他就已不再是知識分子了,而成了台灣的上帝。而到了今天,這個上帝所做的一切都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人們才發覺他其實是禍害之源,這時他已被迫必須從神壇上墮落下來。因此,李遠哲這次公幵挺綠,而且理由似是而非,這對台灣人而言其實是件好事,因為人們終于明白了他其實是個台獨基本教義派,以前的所謂”清流”,不過是假扮而已。一切真象的揭露都需要時間,李遠哲真象的時間終于到了!

資料來源:http://news.muzi.com/news/ll/fanti/1494656.shtml?cc=46168&ccr=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