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西領以色列人從紅海往前行,到了書珥的曠野,在曠野走了三天,找不著水。到了瑪拉,不能喝那裏的水;因為水苦,所以那地名叫瑪拉。百姓就向摩西發怨言,說:「我們喝甚麼呢?」摩西呼求耶和華,耶和華指示他一棵樹。他把樹丟在水裏,水就變甜了。」(出埃及記第十五章22~25節)

  摩西帶領以色列人一到曠野,就遇到不能喝的苦水。摩西沒有帶錯路,上帝也沒有為難以色列人,曠野本來就不太有水,有水也是苦水。在曠野或沙漠裡,長期的日曬、風吹,低窪水池的水份會蒸發,水中的碳酸鈣、碳酸鎂、氯化鈉、氯化鎂等鹽類濃度快速到達飽和,在水中結晶,形成懸浮性顆粒,由於鹽類如氯化鎂具有苦味,這種水喝來也苦。這種長期蓄積的水窪,野地裡動物前來喝水時順便排泄,許多病菌附著在懸浮顆粒上,使喝的人立刻生病,甚至死亡,所以苦味是一種警戒,使人不敢再喝。有趣的是上帝指示摩西處理這種惡劣水質的方法,竟是把一棵樹丟在水中,就可以改善,可以飲用。

  近代水污染很嚴重,除去污染的費用很高,而去除的成效卻很有限,如果能找到當年上帝指示摩西,丟入水中的那種樹,不是可以輕易地解決問題嗎?這段記錄全然是一個神蹟,還是神蹟之中,也帶著教導人淨化污水的方法?

  近代才發現,中東曠野裡有一種「辣樹」(Moringa oleifera Lam.),這種樹的高度約5~10公尺,枝幹約30~60公分,枝幹上長有細葉,葉長約1~2公分。開花後生有30~120公分的莢果,每個莢果內約含20粒種子。辣樹種子內,含有高濃度的草酸鈣(calcium oxalate)、油酸(oleic acid)與皂素(saponin),這些物質進入水中,能夠在水中產生膠凝作用(coagulation),使水中的懸浮性顆粒凝聚而沈澱,不只能夠澄清水質,也使水中的微生物沈到水底。

moringatreeben_oleifere

  由於這發現,科學家努力在北非、中東、印度等地方,推廣種植辣樹,來改善公共衛生。浸泡過辣樹種子的污水,水中細菌數目減少了一千倍,可以維持6個禮拜的有效期。居住在盛行霍亂、腸炎、肝炎、水質不良地區的居民若喝泡過辣樹的水,結果流行疾病非常顯著的減少,而且人喝剩的給家畜喝,家畜也不致得到腸胃炎。

  為什麼辣樹的種子內,含有如此高量(22~38%)的膠凝性蛋白質,科學尚無法答覆,祇能猜測這種植物生長在乾旱的鹽鹼地,為了保護種子,種子外面有厚厚的種莢,種子落在土裡,有很長的休眠期(dormancy),直等到土壤足夠潮濕才發芽生長。這些蛋白質幫助種子度過漫長的等待,沒想到幫助種子的,也可以幫助人類。

辣樹種子
  雖然辣樹不一定是摩西在瑪拉砍下的樹種,這仍然是有趣且令人鼓舞的發現,用天然植物可以改善水質。當年跟隨摩西出埃及約有二百萬人,要讓二百萬人喝足水,是很大的水量,辣樹種子淨化污水的使用量,是每升的水用0.5~1.5粒,要淨化這麼大的水量,需要許多棵,而且要等2小時以上才產生果效。上帝祗要摩西砍下一棵,丟到水裡就可以了。

  是摩西砍下的那一棵效力超強?或是另有一種更好的樹尚未被發現?過去人類淨化水質的技術,在於去除水中不適飲用的雜質,但是這方法顛覆以往的作法,是外來多加一棵樹。迄今,北非的原住民仍稱辣樹為「ben tree」,意即生命危急時需要的樹,讓我們瞥見解答的曙光。瑪拉的苦水是上帝給人的預表,人活在世上多受苦難,但是水邊有樹,砍下放入水中,水就甘甜,如同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使陷溺在罪惡痛苦中的人,能得拯救,得嚐釋放的甘甜。

資料來源:河馬教授的網站

延伸閱讀:Moringa oleifera Lam.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