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創世記三:7)

  亞當與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的果子,之後所作的第一件事,是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無花果的葉子容易自枝幹上拔下,葉子大片,長度約有30公分,葉子有五道深裂;放在腰部前方能夠遮住隱私的地方,裂開的部分不會影響大腿的走動;葉子的重量輕,不致成為身體的負擔;無花果樹的葉子多,容易經常取下更換;葉片上沒有毛絮,不會刺激皮膚;葉子的形狀不錯,穿在身上尚稱好看;新鮮的葉子水分多,可以保護隱私部位的散溫不致太快;葉子可以緊貼人體,避免涼風的直接吹襲;葉片乾淨,減少空氣灰塵的沾附。在伊甸園眾多樹種的葉子,用無花果樹的葉子作裙子,以物理、化學與生物的觀點,亞當與夏娃的確作了高明的選擇。但是回到最基本之處,無花果葉子的被造,不是給亞當與夏娃作錯事遮羞用的裙子。無花果樹的葉子

  1917年,有一本名叫「生長與形狀」(On Growth and Form)的書上市,這本書內容艱深,用字冷僻,793頁的敘述,常夾有拉丁文、希臘文,非常不易閱讀。但是書中有一些引人深思的觀點,使這本書不斷地再刷。該書的核心在討論生物生長的形狀實在優美,超乎物理、化學、生物學所能解釋,若用數學去描述,更令人不得不讚嘆生物的造型之美。

  這本書的作者是英國湯普遜(D’Arcy Wentworth Thompson, 1860-1948)教授,他在書中寫道:「生命存在的目的,不是在如何發揮功用,如何適應環境,或是適者生存劣者淘汰,而是彰顯起初上帝的創造,這是生命存在的終極意義…,人類經常以物理、化學、生物學探討生命作用的機制,但是所有的機制,都無法說明造物之美。例如海浪的起伏,海岸的蜿蜒,沙丘的曲線,山岳的接連,雲朵的邊緣等,科學可以說明這些現象產生的作用力,但是無法解釋這些現象的美。人類知識的終極,竟是不知道終極知識的所在,人類最偉大原理的發現,竟是不知道最關鍵的原理。」例如牛頓始終沒有發現蘋果落下來的終極原因,他祇發現蘋果落下來的原因,與影響月球繞轉地球的原因相同。當眾人誇獎牛頓運動三定律的偉大,牛頓卻認為自己不過是在一大片的沙灘上,撿到幾個貝殼而已。

  無花果樹的葉子大片,可以充份進行光合作用,葉緣深裂可以快速吸收熱量,增加植物體內水份的蒸散,免得水份過多,造成無花果在未成熟前就裂開潰爛。亞當與夏娃吃了分別善惡的果子,眼目雖明亮,心卻昏暗了,犯罪的結果不該是取無花果樹的葉子遮羞,而是接受耶穌基督救贖。

  因此上帝用「皮子作衣服」(創世記:三:21),取代他們無花果葉的裙子,預表真正的救贖是來自羔羊的犧牲 — 那是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方能給人坦然無懼的來到上帝面前,不再需要遮羞。

資料來源:河馬教授的網站 (張文亮教授)

延伸閱讀:
1.無花果真的不開花嗎?
2.維基百科(無花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