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信友通訊2010年1月份 書香園地/ 作者:康來新

(一)

莫拉克來報到的八八,我在做些甚麼呢?biblegoodeat

事後,我才恍悟,當我在台北盆地享受天恩啟示的莫大喜悅時,莫測的天威已從太平洋濱登陸東南台灣。那時《聖經好好吃》的一首引詩開了我的眼、展了我的翅,讓我瞬間如鷹能見,也如鷹能飛,而我一向又是多麼歆羨約翰福音的「鷹」境界呵。案天主教堂的彩繪玻璃,每以四物表徵福音四書。相較於馬太「獅」的彌賽亞,馬可「人」的人之子,路加「牛」的甘心作,約翰「鷹」則強調了其中的洞見力。動物中,唯鷹之眼可以直視太陽。我想起王維的「草枯鷹眼疾」,不止是向日直視、向下俯瞰的「鷹眼」,向上升起的「鷹揚」也是我所嚮往,還有學而時「習」之的「習」,據《禮記‧月令》陳澔「集說」,「習」指涉小小幼鷹、持續不斷的飛行訓練,(想想那畫面會有多可愛!)這些羽禽一族的美好,不都是受造的恩賜嗎?唯造物的祂才能。因為內心的感覺太強烈,於是不得不借助外力的合作,我乃信手一張A4的回收紙,信筆直書「2009/8/8,颱風平靜時」的閱讀隨想,又將之放置書桌抽屜的角落,算是備忘而忘的一種結案,典型老人類非e化的作業模式。直到八八災情已退燒於公共話題時,屬於我個人檔案的八八心迹,卻以「後見」之姿,顯現眼前。再次目睹當初並不特殊的日期標示,不禁讓我重思這其中的意義!自己「好好吃」的難忘時刻,竟發生在許多人即將無法「好好吃」的八八之晨,莫非白紙黑字的隨筆成了我「幸災樂禍」的物證嗎?

More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