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立比書》2章8節說,耶穌基督「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耶穌基督釘十字架,是我們基督徒再熟悉不過的事情了,但我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順服至死」的主耶穌一定要「且」死在十字架上呢?換句話說,我們不妨問以下兩個問題:

第一,道成肉身來到世上之後,主耶穌為什麼不是老死、病死在床上,或者死在戰場上,而一定要被當作罪犯處死,從而拯救我們呢?

第二、即使是被當作罪犯處死,主耶穌為什麼不是被斬首、被石頭砸死、或者被其它刑法處死,而一定要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從而拯救我們呢?這裡有什麼必然嗎?

死在十字架上

現在讓我們來思考一下這兩個問題。

為什麼主耶穌一定要被當作罪犯處死呢?

1)替代我們的地位成為受刑罰者(penal substitution

「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以賽亞書 53:6)

這是因為主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為了替我們贖罪──「替」(substitution)這個字,是非常重要的概念。既然主耶穌是替我們,那麼,我們就必須知道我們得救之前的地位,從而來明白主耶穌必須要承受的事情。

得救之前,我們在神的面前是什麼地位呢?是罪犯──「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羅馬5:8);是仇敵──「你們從前與神隔絕,因著惡行,心裡與他為敵」(歌羅西書 1:21);是悖逆之子──「神的忿怒必臨到那悖逆之子」(歌羅西書 3:6);是可怒之子──「我們……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以弗所書 2:3)。 一句話,我們的地位就是罪犯,我們就是神面前不折不扣的罪犯。

作為神眼中的罪犯,神的震怒常在我們身上,因為神斷不以有罪的為無罪;若罪不得赦,那面對神終極的、公義的審判,結局只有一個,就是死:不僅是肉體的死亡,而且是靈魂的沉淪和失喪。

因此,主耶穌既是替我們贖罪,他就站在了我們的地位上,擔當了我們的罪,為我們受了刑罰;他自己就要成為被神所審判的「被告」一樣,成為神傾倒忿怒的對象,就如保羅所說:「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羅馬書 8:3)── 只是主耶穌沒有罪,他是完全的、絕對的義者,是以義的代替不義的,以無罪的代替有罪的,以聖潔的代替不潔的。

「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哥林多後書5:21)

這也是先知以賽亞所說的:「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卻擔當多人的罪,又為罪犯代求。」(以賽亞書 53:12)

是的,「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 ──正因為我們罪人自己是真正該死的罪犯,在神的定旨之中,主耶穌就以他無罪之身,替代我們有罪的,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卻擔當多人的罪」──正因為聖潔無暇、古往今來唯一無罪的耶穌,卻被當作罪犯而處死,受了我們當受的刑罰,他便能夠完成擔當我們的罪、救贖我們的使命。

加爾文說:「神的兒子,雖聖潔無暇,卻將我們罪惡的卑賤和羞恥歸在他自己身上,而將他自己的聖潔穿在我們身上。」

是的,在十字架上,神實實在在地審判了,並且處罰了我們的罪;也就是說,基督十字架工作的中心,就是他代替我們承擔了我們因罪而必須承受的刑罰和咒詛,並將他的義和祝福加在了我們身上──亞他那修說這是一個「奇異的交換」(amazing exchange),斯托得說這是一個「奧秘的交換」(mysterious exchange),都說明這是一個人難以測度的奧秘,卻是為著我們的福祉。感謝讚美主!

當然,斯托得在《基督十架》裡面說,在這個「轉換」中,轉到基督身上的罪,是他沒有做的;轉到我們的身上的義,是我們本沒有,也不配的。斯托得進一步說,如果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品格和本質上的轉換,這是非常荒唐的,因為轉到基督上的,並不是道德品質性的(moral qualities),而是我們觸犯律法的後果(legal consequences),基督自願地為我們擔當這刑罰(liability);轉到我們身上的,也不是我們品格和行為中有的(當然,重生之後,聖靈會不斷帶領我們成聖),而是我們在神面前稱義的地位(righteous standing)。

與此同時,我們知道,這位站在我們一邊,替我們贖罪的救贖主,不是別人,正是那一位審判者,正是那一位創造者,正是那一位公義的上帝!就如神學家Karl Barth所說:「正是這一位審判者自己,在十字架上,站在了被審判者的地位上;正是這一位審判者自己,在十字架上,使自己替代被審判的受了審判……基督的受難,是神的審判,在其中,審判的主成為了被審判的。」是的,我們當曉得,當神把他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賜給我們的時候,也就是把他自己給了我們,感謝主!

在這奇妙的救恩前,我們蒙了大恩的罪人唯有說:主啊,你的計畫何等奇妙,你的愛何等深厚,全是我們不配得、不配有的,我們理當獻上你所賜的生命,付上一切代價跟從你,稱頌讚美你直到永遠!

2)應驗舊約裡對主耶穌替罪的預指

就耶穌基督的受難,舊約裡的預表和預言有許多,在這裡,我們簡單提及幾處特別與「替罪」相關的,也是大家都已經非常熟悉的。

舊約裡反覆出現的就是贖罪祭的概念,這就是一個「替罪」的概念;無論是官長,還是百姓犯罪,贖罪的方式都是類似的:「所犯的罪自己知道了,就要牽一只沒有殘疾的公山羊為供物,按手在羊的頭上,宰於耶和華面前,宰燔祭牲的地方。這是贖罪祭。」(利未記 4:23-24)

在利未記16章裡面,除了一隻被宰殺的公山羊作「贖罪祭」,就是將它的血「帶入幔子內,彈在施恩座的上面和前面」(利未記 16:15),還有另一隻公山羊作「替罪羊」,就是祭司將「兩手按在羊頭上,承認以色列人諸般的罪孽、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愆,把這罪都歸在羊的頭上,藉著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曠野去。」(利未記 16:21) ──這兩隻公山羊都是表示了同一個概念,就是為神的選民以色列人替罪的概念。

這都是指向耶穌基督的替罪,在以賽亞書中,就更加清楚直接地預言了:「耶和華卻定意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以賽亞書53:10)

講到舊約裡的替罪,也不能不提到踰越節的羔羊。這也是一個清楚無誤的「替代」的概念 ─只有當以色列人的人家殺了一隻公羊羔,並把血塗在門框和門楣上,而神必須「見這血」(出埃及記 12:13)之後,才會越過去,不擊殺這家裡頭生的一切。我們看到,實實在在是被宰的羔羊,代替了家中頭生的,而這個替代,又是必須流血的,因為「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來書 9:22)。

這樣我們看到,在舊約的踰越節,神就已經啟示了他自己和他在耶穌基督裡的旨意 ──他是審判者,要巡行埃及遍地,「所有的長子,以及一切頭生的牲畜,都必死」(出埃及記 11:5);他又是救贖者,越過了門上涂羔羊血的人家。並且他是與我們立約的上帝:「摩西將血灑在百姓身上,說:你看!這是立約的血,是耶和華按這一切話與你們立約的憑據。」(出埃及記 24:8)

踰越節所發生的一切都清晰地指向神在耶穌基督身上的計畫,就是神定意要使耶穌成為我們的替罪羔羊,耶穌基督要釘十字架,藉著基督的血與他的子民立約,並且在耶穌基督裡,這位審判者自己,成為了我們的救贖者。感謝神!

為什麼主耶穌一定要「且」死在十字架上呢?

1)替代我們的地位成為受咒詛者

More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