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神學家指出,整本聖經可說是兩個花園的故事!其意乃指從伊甸園到樂園的啟示。該作者此言頗有啟思作用,不但有神學意義,亦具文學與哲學上的韻味。筆者每思及此,仍迫不急待地想再加上一個花園,那就是客西馬尼園;現在容我依序慢慢道來:

一、伊甸園:

它的本意也就是欣喜、愉悅的意思,伊甸園也就是一個美麗的大花園;是人類共同的始祖亞當與夏娃居住之地。根據聖經記載,此園有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流經其處(另二條可能是其支流),可見伊甸園的位置應在兩河流域一帶。從考古學出土的文物也可確定,兩河流域是人類文明濫觴之處,例如蘇美 (Sumeru)文化便是例證;這些資料也可間接印證聖經記載的真實性。

亞當夏娃在伊甸園中,原本與造物主上帝有最美好的互動,在關係上可謂水乳交融;但因為受了撒但的誘惑而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罪進入人心帶來了背叛、隔閡、懼怕和逃避(創世記3章)。有的人質疑,即使吃了那棵樹上的果子,有這麼嚴重嗎?關鍵不是果子的問題,乃是順不順服上帝主權的問題。自亞當之後,人類所面對的各種內在、外在的問題,層出不窮;即使今日科技如是發達的年代,各種難題,特別是內心世界的問題,非但未能解決,反而日益複雜;其根本原因,乃是人類在伊甸園宣佈獨立後的結果(因為亞當是人類的代表)。

回想19世紀的哲學之星尼采(Friedrich Nietzshe),他的「神死哲學」與「超人哲學」就是站在極欲脫離上帝主權、帶領人走向獨立的哲學思潮。根據陳鼓應先生的著作指出:所謂「超人就是要使人從群體抹殺狀態下提升出來,成為獨立的存在。同時,尼采有鑑於耶教文化在德性上將人類變成奴性種屬,遂進一步呼籲人類從世俗善惡的道德枷鎖下釋放出來。」所謂「神死哲學」就是指「對神的信仰將從人類文化與心靈中消失。」

走筆至此,余又想起那位存在主義大師卡缪(Albert Camus)更認為「人生是荒謬的!」從他得諾獎的那本名著「異鄉人」,就把這句話詮釋得十分透澈。人,這被稱作萬物之靈的人類,自從被迫離開了伊甸園,走向獨立之後,只有面對虛無、面對「汗流滿面,才得糊口」、至終「歸於塵土」的命運。

二、客西馬尼園:

此園植滿了橄欖樹及各種花草。多年前筆者曾參觀此園,還特別仔細觀察過園中那顆巨大的橄欖樹,據說耶穌曾在此樹下祈禱。客西馬尼園乃因耶穌基督兩千年前於此園被羅馬當局拘捕,走向加略山,被釘十字架而更具歷史意義。表面上耶穌是被羅馬官方的勢力所拘,但從聖經的記載很清楚的指出,這事件是上帝遠古的救贖計劃之必然;從聖經大小先知書的信息及預言,便可一目瞭然,在此不再贅述。

客西馬尼園

耶穌基督在世之時,曾明確指出:沒有人能奪取祂的生命,是祂自己甘心捨去的(約翰福音10章18節)。祂甚至強調,可以在必要時刻,求天父差派12營多的天使來護衛祂!按當時羅馬的軍隊編制,一營就有大約6000人的兵力,12營就是72000人。又根據以賽亞書37章記載,當猶大國希西家王面對耶城危機之時,便披麻蒙灰、禁食祈禱,懇求上帝施行拯救,結果上帝派天使(單數)一夜之間除滅了18萬5千亞述軍隊(此事件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有記載,不過他認為是發生鼠疫之故。)試想:天使具有如是威力,12營天使若來對抗當時的羅馬及猶太人反基督之勢力,豈不易如反掌?!但是我們的主,這位上帝之子,為了解決人類罪的問題,甘心捨命流血,甘心走上加略山,甘心被釘十字架,完成上帝的救恩計劃。

或許有人會質疑,耶穌釘十字架,雖然其勇於犧牲奉獻的精神委實偉大,深具宗教家的情操;但怎麼能一口咬定祂是為人類贖罪而死呢?祂的死亡與我們有何關聯?這些問題,是人在理性思考下必會產生的懷疑。但是只要我們肯謙卑下來,仔細研讀聖經,便會撥雲見日,豁然開朗。耶穌基督釘十字架是為了解決罪的問題,除了舊約眾先知早有預言外(如以賽亞53章、詩篇22篇、撒迦利亞書第3章……等),新約經典記載的就更多了;不但如此,根據耶穌十架七言中的一句話,更可以印證渠之死亡 乃為贖罪的事實;耶穌在斷氣前曾大聲喊叫:「以羅伊、以羅伊,拉馬撒巴各大尼!」(馬可福音15章34節)其意為「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諸君試想:一位全然公義聖潔的神,此時掩面不顧聖子耶穌的受難,豈不更能證明耶穌基督這個時候正是擔負了世人的罪孽於一身?!因為聖潔的神不能與罪掺雜;這也正好可以解讀「凡掛在木頭上的,都是被咒詛的」(加拉太書3章13節)的經文意義。

墮落的人類是無法靠自己的力量與修為來達到上帝標準的;因此,「……神的義,因信耶穌基督,加給一切相信的人,並沒有分別。」(羅馬書3章22節),這種「因信稱義」的教義便是聖經中重要而又核心的真理。故此,使徒保羅也在他的書信中,用第二亞當來稱呼耶穌(哥林多前書15章45-47節)。在第一個亞當裏,眾人都要因罪而被咒詛(死亡),但在第二個亞當裏(耶穌也是人的代表),世人因祂的救贖而得救(永生)!但是要特別留意的是,並非像「普救論」的學者們所強調世人皆能得救贖;聖經所強調的乃是「在基督裏」(哥林多前書15章22節)。什麼是在基督裏的人呢?當然是指那些肯認罪悔改信耶穌的人!因為「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章12節)

三、樂園:

這個天上樂園(希臘原文也是花園之意。路加福音23章42-43節;啟示錄2章7節),是古往今來所有重生的基督徒最終最美的歸宿;這也是希伯來書的作者所形容的「天上的家鄉」(希伯來書11章16節)。在這個永存的家鄉裏,只有在基督裏取得了天國公民資格的人(腓立比書3章20-21節)才能進入;而這天國護照的官方印鑑便是基督徒身上的「聖靈的印記」(以弗所書1章13節)。

天上樂園,根據啟示錄所形容,真是好得無比:「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啟示錄22章1-5節);從上述的5節經文中可以分析出,在天上樂園,有幾項中大福氣:

  1. 有生命河:滋潤人而不再飢渴。
  2. 生命樹:永生之福。
  3. 生命樹葉:不再有疾病(每月都長葉子,表示醫治的穩定性)
  4. 不再有咒詛:死亡不再。
  5. 神的寶座:統御(絕對安全)。
  6. 也要見祂的面:親密、交流、朝拜。
  7. 不再有黑夜:光華璀璨。
  8. 他們要作王:與主一同治理新天新地,直到永遠。姜寶陞牧師

這是另一種天上的八福!

綜觀上述的三個花園,就是帶出了整本聖經的三項重大主軸性的真理:創造、墮落、救贖!因著耶穌基督十字架救贖的結果,我們這些天路客,從失樂園跨越了客西馬尼園而終必進入那榮耀的天上樂園;每思及此,真要大聲呼喊:哈利路亞!

作者:姜寶陞牧師  姜寶陞牧師小檔案

資料來源:海外宣教雙月刊 120期 2014. 1/2月

 

陳國文卸下法官身分交託上帝

法律人常說: 「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但是用了半生時間在法庭中且高高在上的法官陳國文,退休之後決定要四處宣揚那看不見的確信之事,用神的恩典幫助人得到向上的力量。

律法與恩典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第11章第1節)
陳國文的人生很早就一路順遂抵達最頂峰,去年他從最高法院法官的位階退休。去年來他握有審判的權柄,對於法律,他一針見血的說:「就是一條紅線!」

這條紅線維持了人們最低的道德規範,律法就是守住紅線,超過這條線就要被處罰。「同樣的,只要不超過這條紅線,也沒人會管你。」陳國文認為律法使人不至於往下掉,卻也缺乏幫助人向上的力量,「這跟恩典有極大的不同 。」 他說。

陳國文在律法這條紅線上,擔任多年的「守門員」,現在他進一步要更積極的,幫助人得到向上的力量,從天而來的恩典。要藉由宣揚福音,幫助人們不只不往下沉淪而已,還要向上提升。

以前大家稱他為法官,現在叫他一聲牧師,過去多年的法官職涯,使陳國文在退休的這一刻,更深刻的重新思考天國是什麼?如何才能進入神的國度中。以他多年法庭的觀察發現,因為錢的問題引發的刑案最多,他認為,到神的國度除了守律法,最重要的是要跟從耶穌,要有愛。

葡萄園的譬喻

以聖經中葡萄園的工人這個故事為例,以律法來說,要強調的就是「同工同酬」,發生在陌生人之間才是公平的,這是過去陳國文擔任法官的依據。但聖經卻不這樣教導,陳國文舉出很簡單的例子說明,如果進去葡萄園工作的都是一家人,先進去的是爸爸,後進去的是媽媽,最後進去的是孩子呢?他們全都得到同樣的酬勞,那麼最早進去的爸爸會怎麼想?看到自己家人都得到了酬勞,反而會非常高興,感到十分恩典吧!

公不公平的問題遇到愛就會轉彎,陳國文表示,這就是聖經的教導,天國就是一家人,人與人之間是肢體、是家人。再舉一個例子,如果一家人要搭公車,車來了,會讓誰先上車呢?通常是最小的孩子先上車,或者是家裡的長者、身體不方便的人,而最強壯的通常最後上車吧。天國就是要讓大家都進去,軟弱的、跑得慢的,後信的,要幫助他、扶持他,讓大家都進來,這就是「在前的要在後、在後的要在前」的意思,這是來自現在陳國文牧師身分的證道。「我現在目標就是要把這個講清楚。」守律法雖然有用但是不夠,最後還是要靠聖靈把人帶到有愛的境界。

從法官到牧師

從法官到牧師,從講究律法到宣揚神的愛,神呼召陳國文不只於此,祂給予陳國文的恩典還有更多。「以前的生活非常規律,吃飯、上下班的時間都固定。」陳國文現在又要學又
要講,面對各處的不斷邀約不僅累,最衝擊的是,以前在法庭上非常權威又高高在上,從高處望下去,每個人無不正襟危坐,專心聆聽;相對第一次出去講道時,卻看到台下有人蹺腳,內心非常錯愕:「怎麼可以愛聽不聽的呢?」

講道一年下來,心態慢慢調整,「上帝要呼召你往往用盡方法」,他想起年輕時曾遇到的一位奧地利來的神父,多年前對還是大學生的他說:「哪怕只有一個聽眾,他也會當做一百個人精神抖擻的講道;那怕那個人在阿里山,也會專程去講給他聽。」

陳國文嚮往這位宣教士的精神,現在的他非常謙卑,幽默自嘲、談笑風生,並且不為自己設限,「將自己完全的交給上帝。」他說。

資料來源:伊甸基金會【伊甸園】期刊307期,2012.9.10,26-27頁「陳國文卸下法官身分,交託上帝」

問題:〈創世記〉中關於分辨善惡樹和生命樹。神為什麼要造這兩棵樹木?亞當和夏娃違背神吃了善惡樹果子後,神說:  「不能讓他們再吃生命樹的果,免得他們永遠活著。」 一切都是神造的,難道吃了真的就不會死了?還是有其他意思?

回答
樹,我們都同意是具體的東西!  在我家門前就有一棵大樹;也許,你家周圍也環繞著樹木。但聖經中所提的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至今哪裡都找不著!

聖經中第一次提到這兩棵樹是在創世記2章9節:「耶和華使各樣的樹從地里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 請留意,生命樹和分別善惡樹都在園子的正中,足見這兩棵樹是神所特別重視,且具有特別的含義!「生命樹」象徵了人蒙受永生之福,而「分別善惡樹」象徵了人受的試驗。

神說:人可以隨意吃伊甸園裡所有的果子(所以應當包括了生命樹上的果子,唯獨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例外,被視為禁果)。

神重視生命,神願意人享受祂賜下的生命。聖經〈創世記〉三次提到生命樹(見2章9節、3章22節、3章24節)。但有關生命樹的外觀,作者並沒有加以描繪,足見生命樹的內在含義,遠超過了它的外在含義。

讓我們先來思考:到底亞當和夏娃有否吃過伊甸園裡生命樹上的果子?

有人認為有!因為在3章22節記載神在趕亞當夏娃出伊甸園時,神說「現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吃,就永遠活著。」 — 這「又」字顯示了「再次」的行為。但當我們查考原文時,發現原文並沒有「又」的含義,那只是中文翻譯上所添加的連結詞。因此,亞當夏娃是否曾經吃過生命樹的果子,聖經並沒有清楚交待,我們只能看作兩者都有可能。

那麼,在瞭解「生命樹」之前,我們先來肯定「生命」究竟又是什麼?

人除了肉身上的「生」,聖經提到了另一種「生」,就是約翰福音17章3節所說:「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這就是永生。」

當人類的始祖向神背約,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肉身生命雖然沒有馬上斷絕,但卻被神逐出伊甸園,與神隔絕了!人「認識神、親近神」的生命,從此就被斷絕了!然後,神又趕他們離開伊甸園,恐怕他們伸手又摘生命樹的果子,就永遠活著。顯然的,生命樹的果子是代表了一種「永遠與神在一起的生命」。

由於賜生命的是神,這果子不可能另外加添了神以外的生命力,我們當小心避免文字上的錯覺印象,更不必誤以為生命樹另有神奇的地方,或者神另有所保留,把長生不老的機會奪走!事實上,創世記的作者是用簡樸的文字,描述了深厚的神學思想:生命樹代表了生命的來源,就是神的生命。這就有如耶穌在聖餐上,用「餅和杯」來代表祂自己代贖人類罪的「身體和血」。

「摘」和「吃」是論及享受永生的一種象徵性說法。本來,在人無罪的時候,「生命樹」是人蒙受福分的記號,但這福分在亞當夏娃背約之後,就必須「與生命樹分離」,這是神所定下的律。

聖潔公義的神似乎鐵面無情,因為祂斷不以有罪的為無罪,於是派天使基路伯守住了「生命樹的道路」。然而,神同時又是滿有恩典和憐憫的神,祂計劃為凡願意悔改的人開一條生路!在舊約中,以色列選民可以通過大祭司獻的贖罪祭,就可以在神的「施恩座」前獻上各樣祈求;這施恩座位於約櫃的上面,也有兩個基路伯天使展開翅膀把守的呢!

今天,已經決志悔改回到神面前的新約信徒,更可以藉著耶穌基督的寶血,隨時坦然無懼地直接到神的施恩座前求,恢復與神美好的相交!

將來,啟示錄2章7節更記載了神如此應許信徒:主必將「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們吃!創世記所封閉的生命樹,將在新天新地裡再次出現!不再有死亡、悲哀、哭號疼痛,神要親自和祂的子民同在,這種神與人毫無攔阻的境界,在〈啟示錄〉和〈以西結書〉裡,都是用「生命樹」來作象徵的!

資料來源:有問必答

延伸閱讀:禁果有什麼神奇?上帝為何禁吃?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