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減乘除的人生

※說明:唐牧師(以從人的角度而言)
1.過去與將來的時間是別人的,只有現在一點點時間是自己的。
2.過去的時間是在魔鬼的掌控權勢。(人的墮落與有罪的人性)
3.將來的時間則是在上帝的預備(與審判)。
4.當下現今是神給你的機會,得要好好把握。

勉勵:已過去的歲月要不回,未來的日子無法掌握,在這一去不返的人生,要時時敬虔度日、活出聖潔,與神同行,有限時間做出與永恆有相關聯價值之事。

資料來源:唐崇榮牧師2013.1.16於台北周三約翰福音查經講座分享

延伸閱讀:唐崇榮牧師主講:數算自己的日子(YouTube)


 

心病/張宇理

心病人

我是一個初信的基督徒,坦白說,如果沒有永生,我就不會做基督徒。但又覺得,這樣,我們豈不和世俗人一樣?他們為今生快樂,我們只是把目標放遠一點,最終大家都是為自己的快樂而努力。這令我感到,基督徒也不過和世俗人一樣虛偽自私,甚至比他們更甚。

張宇理

心病人君心思很細,能看到人我的過失,無奈的卻是自己又不能偉大起來,依然是為利(永生)而信耶穌,只好落得不滿意別人,也不滿意自己。

人被造需要上帝的恩福

其實上帝的心胸很寬,祂不像人錙銖計較。祂一創造了人,就賜福給人,往後仍賜福不絕。(創世記一28,九1,十二2;以弗所書一3至14;雅各書一17)

若用汽車比人,汽車的設計是:汽車需要汽油。人被造也需要上帝的恩福,用人們習慣的說法是:「人有趨吉避凶的本能」,「追求幸福和快樂,乃人之常情。」近代醫學證明,快樂的情緒有益身心。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十七22)人天生需要快樂,需要上帝的祝福,不然對他身心靈都有害無益。

上帝對我們的設計還有另一特性:「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遠放置在世人心裏。」(傳道書三11)因此,人類嚮往永生,嚮往名垂青史、「精神不滅」、「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又或者,最起碼,希望能夠活下去。死是一件悲哀、「天不從人願」的事,因為神創造我們時,把嚮往永遠這個密碼,放進了我們裏頭。因此,接受上帝的永生福樂,乃是一件最自然、最人性不過的事。我們不必以為,「反其道而行之」才是清高、純情、對上帝無所企求。

況且,愛是施出,也須接納。一個人若只願意永遠扮演犧牲和施予的角式,他是一個未曾懂得被愛的可憐人。也許,他還有點心理要表現自己有多偉大。上帝愛我們,祂是全豐全足的神,我們有甚麼是祂所沒有的呢?但祂仍願意接受我們的奉獻、愛和犧牲。因為,愛是雙軌的交流,有來有往。人接納上帝的永生,也可以是出於愛,更多是出於謙卑,知道自己需要上帝和祂的恩福。拒絕上帝的恩典,並不能代表我們多麼偉大、不貪,反之,這是不領情,一方面對上帝宣告:「我和祢沒有相干。」另一方面是自我切斷得永生的路。損己而無利於人,是下下之策。

人的問題在於不要上帝的福

人類出問題的地方,自古以來就不在「貪圖」上帝的祝福。反之,乃在於不要上帝的祝福,另去尋找自己的快樂。始祖亞當夏娃就是鮮明的一例。昔日,上帝把他們安置在伊甸園裏,園內有美麗的各種樹木,各樣好吃的果子、有生命樹、有河、有金子、珍珠、紅瑪瑙。但始祖卻不在乎神所賜的福樂,要去自尋快樂。結果真是倒霉,偏偏選中了神再三叮嚀吃了「必定死」的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落得咒詛延綿。

歷史不斷不斷地重覆,如今人類也是一樣,因為不信神,人們不要上帝的祝福,決心去追尋自己所詮釋的快樂。結果又是十分倒霉,偏偏選上了上帝嚴禁的淫亂,弄得道德瓦解、家庭破碎、傳染病蔓延、亂倫、幼童被姦、胎兒大量被殘殺、人們心靈受創、心理反常、濫殺無辜、男不男、女不女;青少年空虛迷茫、自殺、不分是非,治安不寧。人們求福得禍,求樂得苦。倘若有一天,汽車能夠自主,擅自以酒精取代汽油,又或以其被設計要用汽油為名,把煞掣、機器、變速器與水箱都灌滿汽油,結局只有自我毀滅。亞當夏娃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後「必死」,其重要的原因並不是神吝嗇這一個果子,或是專制苛薄、睚眦必報,而是在於亞當夏娃不明白上帝的設計的全盤計劃──人根本沒可能明白,所以只能信和聽指示去做(猶如我們一般人不明白汽車,但也會信任「保養手冊」的指示),只是他們既不信,又不聽上帝給他們的「自我保養手冊」的指示,走向上帝所說的死路,以為這才是真的快樂,結果求福得禍,又豈能說是「出乎意科之外」的事呢!?

比個人快樂更重要

現代個人主義高漲,人好像沒有比個人快樂更重要的事,所謂「快樂就做」,彷彿個人快樂就是最高原則、最高標準。無他,這是無神思想的副產品之一。沒有上帝,人就是自己最高的權威和主宰,死後沒有審判,沒有是非善惡之分,何不「想做就做」和「只要快樂就做」,甚至不擇手段,為利是圖。只是,這是內心隱約有一種崇高理想的人所不屑的。心病人君既然是一位基督徒,就不至於上無可以求進步、求超越「世俗人」和自我的出路。上帝是至高真善美的源頭,人的「崇高理想」決不至於崇高到上帝的旨意所不能攀及的地步。神給我們福樂,卻沒叫我們以此作為人生目的。個人享受永生、上天堂,並不是救恩的最大、最終極目標。神的意旨超過人的智慧:

「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裏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疪;又因愛我們,就按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得兒子的名分,使祂榮耀的恩典得着稱讚……都是照祂自己所預定的美意,叫我們知道祂旨意的奧秘,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裏面同歸於一。我們也在祂裏面得了基業;這原是那位隨己意行、作萬事的,照着祂旨意所預定的,叫祂的榮耀,從我們這首先在基督裏有盼望的人,可以得着稱讚……使祂的榮耀得着稱讚。」(以弗所書一3至14)

「一切都是出於神;祂藉着基督使我們與祂和好,又將勸人與祂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這就是神在基督裏,叫世人與自己和好,不將他們的過犯歸到他們身上,並且將這和好的道理託付了我們。」(哥林多後書五18至19)

「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書二9)

基督徒的人生目的,常被簡化成「榮神益人」。其中包括:
一、好行為;使人看見我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與神。
二、傳福音;使人同得救恩的好處(參馬太福音五16;以弗所書二10)。
三、有完美品格;效法神兒子的模樣,無瑕無疪(參羅馬書八28至29)。
四、遵行並完成神的旨意;正如主耶穌的人生目標:「神啊,祭物和禮物是祢不願意的;祢曾給我預備了身體。燔祭和贖罪祭是祢不喜歡的。那時我說:『神啊,我來了,為要照祢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希伯來書十5至7)

為遵行神的旨意,耶穌服事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歷代門徒、宣教士和信徒為神殉道,成仁取義,「又有人忍受嚴刑,不肯苟且得釋放……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希伯來書十一35至38)

抬起頭來罷,把眼光望遠一點,你就能看到許多比我們偉大的聖徒。省下自慚形穢、責己怨人的精力,去追求真理,追求認識上帝罷,你就會發現,上帝並不是只有永生這一個好處,人生也並不至於如此絕望無奈、如斯的要永遠活在「自私、虛偽」之中。

把小我擴大,榮神益人,至終也益了自己──得永生福樂。一樣是活一次人生,成就却是「皆大歡喜」,不僅是「自己的快樂」,豈不妙哉?這樣的人生,也只有善良、智慧而永恆的主,才可以為我們設計。

原載中信月刊第376期(中國信徒佈道會)

  基督教的信仰,是人生新生命的選擇。信仰,不僅僅限於宗教,人類從產生記憶之日始,都有不同的追求與理想,信仰就是人們對人與事的某種主張與主義,並作為自己行動的榜樣,目標的指南,人生的終極。言行的總則,悠悠的歲月中,都有着不同信仰的選擇。近期,專門探訪不同人群對信仰的理解:他們對信仰的解釋是:“仁愛,和諧,真誠”,“信仰宇宙”,“善待人性生活”,“農村的生活更好”,“博思者,博德”,“國富民強,國運昌盛,百姓富足”,“讓上帝光輝(公平,公正)照亮中華大地”,李敖之子李勘說:“我的信仰是根”。上述種種信仰的目的不同,均不能構成信仰的主導,只能判斷為人生短視的個人,或社會的需要。那麼,甚麼才是人類的真正信仰?

  當我們談到“信仰”一詞時,人們往往就想到信佛,信道,信基督,信伊斯蘭教,人們為各種需要,製造出很多不同的宗教宗派,這就為人們造成信仰的混亂,而不同的信仰之間又產生爭戰與分裂。此時,各種邪教也乘機應運而生,聖經提醒世人“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裏來,外面披着羊皮,裏面卻是殘暴的狼。”(馬太福音7章15節)。因為信仰自由與功利實用主義,無疑給異教創造了空間,給正確的信仰製造障礙。

  綜觀中國數千年的發展,中國人是有信仰,因為一個社會沒有信仰,它就會消失於茫茫宇宙之中,我們“中國人”三個字,就是代表信仰的詞彙:中者,天地宇宙之交匯也;國者,天地宇宙之苑囿也;人者,天地宇宙之靈物也。我們就是在天地宇宙交匯處,苑囿中,神交託管理宇宙的“羊”,神是牧者,我們能夠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政治,軍事,科技,文化,尤其是經濟躍居世界第二位,是因為十三億中國人有着中華民族的血脈,共同的凝聚力,共同的價值,共同的目標而創造的奇跡。目前中華大地信仰耶穌基督的已達一億人口左右。

  信仰是甚麼?(單就宗教信仰而言)信仰的宗旨就是“愛”,因為有愛的生活就是完滿的生活,有信心的生活就是幸福的生活,有信仰的生活就是永恆的生活。聖經中說:“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章16節),就是相信耶穌基督,“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章1節)。信仰是人生新生命的一種選擇,是信心,信用,信服,信念,信實,信義。而我們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信仰,當聖經未傳入中國前,就信奉儒,釋,道。對於人類的平等,公平,正義,禮節,智慧,誠信,和諧,包容,慈愛是與生俱來的執着與追求。中華民族是一個包容的民族。我們也清楚地看到:儒家的仁,義,禮,智,信以及佛家,道家的核心理念,與基督教的“拯救”不能同日而語。前者天,地,君,親,師都拜,甚麼媽祖,風公,雷公,雨師,河神,海龍王,閻羅王不一而足,魑魅魍魎,無奇不有。但我們相信上帝創造宇宙,相信耶穌基督降臨,祂“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約翰福音12章47),神要拯救世上的罪人,所以耶穌基督到世上“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馬太福音20章28節)。信仰耶穌基督,就是人類獲得新生命的最佳選擇,人類靈魂之歸宿。

  過去中國人的信仰集中於仁愛,和諧,真誠(愛,和,真),而上帝的救恩是賦予世人的恩典,高於過去愛,和,真的標準。因為愛,和,真是人性的信仰,從人性出發,回歸人性。而基督的愛,使神與人合一,是拯救,是恩典,在耶穌基督裏成為完全,合一,人類成為新造的人,“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己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章17節)。甚麼是新的?新的就是相信耶穌基督使靈魂得救,就是信仰的根本。

  信仰,是人生新生命之選擇,人們不禁會問?人的信仰有如此大的作為嗎?是的,人的本性是有罪的,而在我們的身邊,又處於淳樸與奸詐,慷慨與吝嗇,友愛與仇恨,科學與迷信,有神與無神的交織劇烈的搏鬥中。在這充滿矛盾的世界中,我們向何處去?在這“姦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術,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嫉妒,醉酒,荒宴”(加拉太書5章19-21節),的社會生活中,何處才是一片寧靜,潔淨的世界?答案就是相信耶穌基督,神差遣他的兒子降世人間,就是為了拯救世人脫離罪惡的捆綁,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時,基督寶貴的鮮血洗淨了人類的罪孽,“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哥林多前書1章18節)。神的大能徹底改變了世人的人生觀,世界觀。著名經濟學教授趙嘵認為:“基督信仰所推崇的契約精神與博愛精神,既是基督文明的亮點,也是現代文明的核心,有信仰的地方更有誠信,神聖的契約精神成為現代商業文明與憲政文明的基石。無論是企業自治理結構還是三權分立的政治制衡結構,都基於基督教原罪的教義,相信人性本善的文化完全無法導出。博愛精神及背後的神本主義,聖愛思想則是現代社會保持和諧,避免暴力的主要精神來源。

  總之,一個人的人生有兩種選釋:第一,父母生育選擇了我們(肉生);第二,就是人生新生命的選擇,就是我們信仰的選擇,我們信耶穌基督,成為神的兒女,聖靈就充滿我們的靈魂(靈生)。

“作神的兒女,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慾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約翰福音1章13節)

資料來源:轉載自翼報 http://www.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120309 作者:陸國城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