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國民健康局的調查資料來推估,台灣登山健行人口約有500萬,只是大部分都是郊山健行。另,依我自己推估,曾經攀登3000公尺以上高山的人口約有50萬人,而經常登高山的人口大約是3至5萬人,從這數字來看,台灣的登山人口並不算少。

登山

兩極化的登山運動

  不過,登山運動是非常兩極化的,一個極端是極限運動,目標是征服世界七大洲七頂峰,或是要攀登超過8000公尺的高山〈共有十四座〉,或是要爭取首登五、六、七千公尺的處女峰。第二個層次就是要征服台灣的百岳,這些都是一般人難以達成的。這不單單只是體力、訓練、經驗的問題,還要有時間、金錢、毅力、耐心,拿台灣的百岳來說,至少就要耗費1、2年時間,我本身則花了40年,才能完成百岳,但是,登百岳的強度與登七頂峰、十四高峰事實上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另一種極端則是登山休閒活動,許多人將爬一次玉山視為終身的夢想,平常也只爬一些老少咸宜的郊山健行路線,這一部分人口眾多,是可以結合民宿、休閒與旅遊發展成為一種產業,所以登山在台灣有這兩種完全不同類型的形式。

登高山運動政策

  但是我們政府對於登高山運動幾乎是沒有政策的,不知道政府是積極鼓勵還是消極的禁止?高山的管轄也分屬許多不同單位,入山由警政署管,林區由林務局管,如果是國家公園範圍又是國家公園管,出事了卻是由消防局負責,空中搜救則是要仰賴內政部空勤隊。

  但是真正在高山地區出事,民間的山難搜救隊的效率遠比消防單位要好,為什麼呢?因為一般消防隊救難的訓練較少有山難的專業訓練,對高山也比較沒有概念,民間的山難搜救隊對高山的熟悉度較精確,救難經驗也更為豐富。

山友自律不足

  目前政府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登高山運動不被提倡與鼓勵!而登山界本身的形象也不佳,經常登高山的3至5萬的山友們,出事情也多是這些人,少數山友自律的能力非常不好,所以三不五時就聽到負面的消息,可能是單獨登山,或是裝備不夠無法聯繫等等,甚至還有人食髓知味,把空勤直升機當成小黃,曾有一個團隊,南三段10-11天的行程,就叫了三次的空勤隊直升機救援,顯然這些山友和團隊對於登山的準備完全不足,導致社會大眾對於登山客的觀感不佳。

高山活動分類管理

  攀登高山是正當的休閒遊憩,不是這3、5萬特定人口的專屬活動,每個人都有機會去從事,政府必須將高山分類管理,一部分安全無虞的高山可供一般大眾休閒、旅遊,有危險性的高山則要嚴格規範,並以較專業的登山人士為對象,才不會讓人聽到登高山就望之卻步,舉例來說好了,玉山雖是台灣最高峰,但其實並不困難,風險非常低,但在一般大眾心中,會存有玉山可能跟爬聖母峰一樣危險、一樣困難的迷思,這就是登山界與政府必須努力去打破的。

真正的生態殺手

  生態保育最大的殺手是「盜林、公路開發及過度的開發與建設」,登山活動對生態保育的影響非常小。目前山老鼠仍然猖獗,林務局應該加強取締;而公路只要一開發,隨之而來的就是人潮、商業活動、農業活動,這才是破壞山林的最大宗,如果政府真正注重生態保育,就應該將梨山、大禹嶺、清境農場、武陵農場、廬山溫泉等地毫無節制的開發好好管管才對。

  總而言之,生態保育並不能作為禁止人民登山的藉口,生態保育與登山活動是可以和平共存的,繁榮地方經濟也是高山國家公園的任務之一。

三項高山管理重點

  要推廣登山運動,首要注重的就是「安全」,急救設備、急救制度,通訊、路標,台灣大部分的高山都不是當天能夠來回,所以住宿的山莊就相對重要,第二則是「管理」,入山登記制度要落實,另外領隊、嚮導、挑夫管理制度也是必須的,第三則是避免影響「生態保育」,由於登山路徑早已規劃好,只要好好規範,登山會影響生態保育的機率非常小。

  首先,管理權責要統一,環境資源部成立後,應該可以改善一些。台灣70%是山,四面環海,如果政府單位一天到晚禁止人民上山、下海,那民眾要去哪休閒?管理要好、就不要怕麻煩,經費不足、就要收費,違法違規、就是要重罰!高山管理沒那麼複雜,如果政府連高山管理都處理不好,那就真的是無能!

十條高山健行旅遊路線

  我推薦十條路線,包括合歡群峰(主、北、東、石門)、玉山、雪山(主、東)、嘉明湖(向陽、三叉)、能高天池(奇萊南、南華山)、奇萊主北、北大武山、南湖圈谷(審馬陣、北山、主、東)、大小霸、南橫三星等等,政府單位應多下點功夫經營,十條路線共有15個地點需要興建或整修山莊,就算一個山莊花一億,也不過15億而已,但所帶來的效益一定會超乎想像,連外國旅客也會搶著來參與,台灣的高山變化萬千,林相、生態比外國許多名山豐富許多,這絕對是極具潛力的運動旅遊市場。

委託民間經營

  如果政府沒能力沒錢投資經營,那就做好管理就好,經營就交由民間。可以採用BOT、ROT方式,委由民間興建與經營,或是政府負責興建,完工後再委外經營,也一定會有人搶著去做。

  而現有的山莊必須改善廁所、廚房、餐廳、浴室等設施,不然在台灣登山就好像在逃難一樣,山莊就只有屋頂和地板,還要淪落到在地上生火煮東西、站著或蹲地上吃的地步,廁所髒臭也是最被詬病的一環,其實登山環境是可以改善的,把部分登山路線經營為大眾遊憩路線,也可將台灣登山產業帶動起來。

營造登山盛況

  每條路線平均一年大約可以容納2-5萬人次,10個點的話大約20-50萬人次,這是相當可觀的一筆經濟收益;相關工作譬如山莊工作人員、挑夫、嚮導、解說員也可應運而生,不但可以增加當地就業市場,也保障原住民就業權利,也可將台灣山林之美讓世人親近目睹,一舉多得!

資料來源:葉金川部落格

後記:
BOT是指政府把土地或公共建設委託民間業者投資興建(Build)、營運(Operate),一定年限之後再移轉(Transfer)給政府,解決政府缺錢、建設及營運效率低的問題。台北一○一大樓、台灣高鐵均採此模式興建。
ROT是指Rent(租用)-Operate-Transfer,或Rehabilitate(更新)-Operate-Transfer,由民間廠商租下政府公有土地或建物,透過整修、整建後經營,等營運期屆滿後,再將營運權還給政府。

(中央社台北3日電)行政院大陸委員會副主委兼秘書長高孔廉在「九二共識」20週年前夕,於今天發表「『九二共識』的史實及展望」,回顧「九二共識」形成史實,展望「九二共識」未來。

「『九二共識』的史實及展望」全文如下:
今年11月16日是海峽兩岸達成「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20週年,此一共識是兩岸關係發展的關鍵基礎。本人於1992年時在陸委會擔任副主委,參與研擬對策並監督協商過程,2008年又任職海基會,擔任副董事長兼秘書長,負責第一線的協商談判工作,對於共識的來龍去脈及其發揮作用,知之甚詳。本文將回顧其形成過程,分析其意義,並展望未來兩岸互信發展的契機。

一、「九二共識」的緣起
「九二共識」緣起是因為我方不接受中共版本的「一個中國原則」。 1991年3月9日 海基會成立,在主管機關授權下與大陸方面展開協商談判。當時主要是談「文書驗證」及「掛號信函查詢補償」等兩個議題,儘管實質協議內容已談妥,但因大陸堅持在協議前言加入其所謂「一個中國」的原則,此為我方所不能接受。

More »

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前的佈道會

睽違9年,唐崇榮牧師今年於全台再次舉行大規模佈道會。圖為20、21日於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前的佈道會。      (攝影/記者張嘉慧)

睽違9年,唐崇榮牧師今(2012)年於全台再次舉行大規模佈道會,從台中、新竹、高雄、台南,到最後一站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前一連2天聚會,每場都有2千人到近萬人參與,戶外佈道吸引許多未信者席地旁聽。此次主題為「悔改吧!何必滅亡?」對象著重下一代的青成年。會中唐崇榮以講道、見證及訪談方式,理性分析基督信仰與其他宗教的「共通點」與「不同點」,傳講悔改的真諦。

現代人面對宗教信仰的通病,就是以假亂真,以真為假,或囫圇吞棗,有信就好,但這卻是輕慢不得的選擇。唐崇榮指出,任何宗教有五點是相同的:相信「人有罪」、「有一條路能解救人脫離罪、痛苦與黑暗」、「道德有價值,並提出行為準則,勸勉人努力行善」、「死不是結束,死後有來生或永恆的生命」、「宗教會帶來超自然的力量」,但聰明人看的應是最關鍵的「不同點」。

基督教是唯一清楚啟示「創造」的宗教

台灣各場次佈道會情形

由上至下依序為台中、新竹、高雄、台南及台北場次現場參與狀況。 (照片提供/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

曾有位自視甚高的年輕人,被醫生診斷患嚴重疾病,準備上山療養,並在山腳下一塊石頭刻上:「沒有上帝。」療養期間,他靜心觀看田野星空、浩瀚大海,並思想人類吸氧氣、吐二氧化碳,而植物正好相反,種種萬物次序、巧妙安排,讓他轉變想法:「可能有上帝」。療養結束下山時,他在「沒有上帝」的石頭上多加了幾個字,變成「愚笨人說,沒有上帝。」

唐崇榮說,無神論者自欺沒有上帝,是想爭取犯罪自由,躲避審判,但「自由的結果不是帶來自主,是靈性自殺。」舉目看到宇宙萬物,就可明白造物主的智慧與能力,如同羅馬書所言:「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曾有位基督徒演說家在演講結束時,與會者問:「你說世界是上帝造的,那上帝是誰造的?」他思考了幾分鐘回答:「上帝就是上帝。」台下哄堂大笑。接著他反問:「那你認為世界是誰造的?」對方答:「世界就是世界自己。」由此可見人的自以為義及人與神的區別。

縱然宗教有一些相同理念,但唯獨《聖經》清楚啟示出「創造」,即天地萬物從哪裡來,將往何處去,這些是孔子、老子、釋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任何一個宗教的教主都沒有解釋過的事,因為人只能憑著有限的眼光去看這世界,但上帝是造物主,能講出超乎人性的話;就是從天父那裡來的耶穌也說:「我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宗教教主說得出這樣有「神性」的話。

唐崇榮表示,人不能再糊里糊塗的選擇宗教,因為真正的救主僅有耶穌基督。「你信你的,我信我的」這樣的錯誤觀念不允許存在,就像2加2等於4,4這個答案是可以隨便定的嗎?同理,所信的對象也當找到絕對性。

掛名基督徒與重生得救的區別

唐崇榮牧師與劉崇佑弟兄

唐崇榮牧師(圖右)與劉崇佑弟兄(圖左)   (照片提供/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台灣辦事處)

此次唐崇榮邀請宋文勝教授、魏連嶽博士、劉民和牧師以訪談方式帶出生命見證,其中劉崇右弟兄也在第二天講述從掛名的基督徒到真正重生得救的過程。唐崇榮說,掛名與重生得救的區別在於是「以自我為中心」,還是「以神為中心」。許多基督徒只要恩典,卻不要賜恩典的主,只是害怕上帝的刑罰,卻非真正敬畏神,不管是基督徒與非基督徒都要明白「悔改的真諦」。

今年佈道會特別針對青成年,是因看見下一代的重要。唐崇榮說,人都會死,需要有新的人才輩出。他勉勵,雖然目前台灣基督徒比例低,但基督徒對社會的貢獻卻不是低的,因為改變生命的工作不是教育或政府能做的,所以期待台灣興起更多下一代的佈道家。

資料來源:今日基督教報 2012/10/24 上午 09:00:00 記者張嘉慧/台北市報導

你可以否認「不運動就是懶」,但不運動只會讓你愈來愈不健康、愈來愈需要健保。

昨天,有個學生來說他想休學。最近這波定存拆單潮非常洶湧,他在銀行每天加班到九點以後,無法兼顧學業。加上不景氣,多念個碩士也沒什麼用,就想放棄了。

台灣窮了,窮到要跟老百姓搶定存的一點利息。過去錢淹腳目,現在變成往事只堪回味。加上閣員們動不動就放話,「台灣會死得很慘、經濟二十年起不來。」

大家對明天沒有信心,家長又開始把孩子往海外送,「人挪活,樹挪死」,到他鄉看看有沒有發展機會吧!

台灣真的窮了嗎?台灣為何能在全球富豪排名十八?為何新光三越週年慶首日能刷出十三億元的業績?它使你立刻想起妹尾河童的名言:「印度不窮,印度窮人很多。」

政府的問題,出在不敢追究源頭。就像漏水,源頭的水龍頭不關,底下漏水怎接得完?報載勞保十五年後就撐不下去。那健保漏水的源頭在哪?

第一,我們沒有從小做好健康教育。台灣地下電台猖獗,二十四小時賣偽藥,讓老百姓吃到台灣洗腎全世界第一。騙子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但假如把正確的保健知識教進國民心中,沒有了顧客,騙子自然消失。

第二,我們沒有從小養成運動習慣。運動會使大腦年輕。一隻兩歲有運動的老鼠,大腦與六個月大的老鼠一樣年輕。運動幫助大腦分泌多巴胺和血清張素。這兩種神經傳導物質都會使人心情好,遠離憂鬱症。抗憂鬱症的百憂解,就是阻擋大腦中,血清張素的回收。

運動時,大腦會釋放神經營養素BDNF,增加大腦對第一類型胰島素生長因子的攝取量,製造跟長期記憶有關的麩胺酸。運動時,血管內皮生長因子會建造新的微血管。它和纖維母細胞生長因子,會促進組織生長。

運動還能幫助過動兒和注意力缺失的學童學習進步。因為運動時大腦產生的多巴胺,正是醫生開給過動兒的藥「利他能」的成分。

運動的好處多多,我們只是不知去利用它。最花社會成本的老人慢性病,如憂鬱症、痴呆症,很容易用運動來防止。

若把看病吃藥的成本花在源頭,去防止老化,建立老人運動中心,促進國人健康。也許,大家就不必去銀行拆單了。

運動的功效不能立竿見影、無法立刻拿到立法院去當政績,但卻是今天不做、明天一定會後悔。

大家只要到偏鄉小學,去看一下學校的運動場,就知道我們對運動忽略到什麼程度。

屏東有個落山風很強的學校,連窗戶都要釘木板來保護,卻沒有風雨操場。請問,在那種天氣,能上什麼樣的體育課?很多小學連最基本的操場都沒有。洪蘭

從小沒有養成運動的習慣,長大了,身體不會催你去動。

改革需要勇氣,請執政者拿出魄力從源頭去止漏。南海的和尚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持續做,總有一天到達目的地。

作者:洪蘭,台灣大學、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畢業,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曾任國立中正大學心理所、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所,目前為國立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暨認知神經心理學實驗室主持人。致力於科普書籍翻譯達三十三本,目前認為閱讀是教育的根基,故致力於推廣閱讀習慣。
資料來源:洪蘭部落格

印度剛獨立時,有人問甘地:「你們要經過多少時間,才能跟上英國人的生活水準?」

     甘地冷冷地說:「英國人把地球大部分變成殖民地,才能過那種生活。如果印度要過英國人生活的話,要有多少個地球?」

     那時,印度人口只有三億六:現在,印度人口已高達十二億。同時,中國人口也由五億四成長到十三億多。更可怕的是,大家不只要跟上當時英國人的生活水準,人類竟然群起追求美國式的生活。

     中國崛起前,美國消耗全球一半以上的能源。現在,美國人浪費依舊,而中國消耗的能源,早已「超英趕美」。

     甘地說:「我們的地球能夠提供人類一切所需,但是沒辦法滿足人類的貪念。」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貪,哪算人。聖賢的警語當然是狗吠火車!

     這段時間吵得沸沸揚揚的「美牛」,就是人類貪梵的典型例子。

     人類,應該是草食動物。我們的腸道、牙齒構造,都清楚地證明這點。根據珍.古德的觀察,黑猩猩雖然平常會吃些昆蟲,偶爾也會獵捕狒狒,但總體而言,動物性蛋白攝取極少。即使是雄壯威武的「金剛」也是「草食男」。

     靈長類都是草食動物,人類吃那麼多肉,不是生理需要,而是口腹之慾。有史以來,人類從沒像現在這樣「無肉不歡」,而肥胖、三高症等現代病,也大多因此而生。

     過度肉食傷己傷人也傷地球,五斤穀類才能養出一斤牛肉。一人吃牛排,就等於害四人挨餓。養越多牛,也意味越多的森林消失,再加上牛隻排放的甲烷,地球「牛氣沖天」,溫室效應當然越演越烈。如果再加上跨越半個地球,遠渡重洋的「碳足跡」,美牛的環境成本要怎麼算?美國一面大量出口牛肉,一面勸別人不要砍伐雨林,怎麼不會臉紅?

     這些年來,全球都深受極端氣候之害,大家都說要節能減碳;但是,一碰到經貿利益,馬上都忘掉「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如果真要緩和全球暖化,農牧產品根本不該全球化。農牧不是單純的產業,更是生態的一部分,當資本主義完全主宰農業,結果就是森林、雨林被砍伐;農藥、肥料、抗生素、瘦肉精、荷爾蒙養出來的農牧產品肆虐全球,使各國的在地小農無以維生,農田變荒地,甚至淪為工業廢棄物掩埋場。

     不知美國政府有沒有想過:「如果大家都吃美牛,過美式生活,要有多少個地球?」

資料來源:中國時報2012-06-21 01:34【莊佩璋】

延伸閱讀:美牛再度襲台!瘦肉精該解禁?

由 NASA 專門觀測太陽的太陽動力學天文台 Solar Dynamics Observatory (SDO) 所拍攝的10倍高清影像

全球天文學家2012年6月5日都把望遠鏡對準天空,觀賞一輩子只能看到一次的金星凌日奇觀,錯過這次可得再等105年。

  格林威治時間2200(台灣時間6日上午6點)過後不久,金星開始經過太陽,北美洲、中美洲及南美洲北部晴朗無雲地區的民眾,可透過望遠鏡放大日面,看見一粒小小的黑色圓點。
  美國首府灰濛濛的天空並未澆熄民眾熱情,約600位民眾在馬里蘭州郊區的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哥達德太空中心(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舉辦觀日派對。

  孩子在哥達德太空中心的互動式科學展覽中玩耍,民眾在禮堂欣賞NASA現場直播解說的畫面,看著金星的小小黑色圈圈緩慢地行經太陽。

  NASA保證,透過地球周圍軌道的太陽動態觀測衛星(SDO)拍攝高解晰度照片,將會儘可能提供最棒的畫面。

  太陽動態觀測衛星共同調查人員哈里遜(Richard Harrison)說,金星凌日是罕見的奇觀。在廣闊無垠的天空中,一顆行星經過太陽表面是非常罕有的事,下次金星凌日得等到2117年。

  東亞和西太平洋所有地區都能看到金星凌日。歐洲、中東和南亞地區民眾將於6日太陽升起時,看見金星凌日的尾聲。

資料來源:撰稿‧編輯:吳寧康   新聞引據: 中央社 時間:2012/6/6 10:23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