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餘光益
反對基督教的中國人,常常舉洪秀全和太平天國的例子:看看這場基督教暴亂,給中國帶來了什麼樣的災難?簡直是血流成河啊!

洪秀全真的是基督徒嗎?太平天國是基督教引發的革命嗎?不,完全不是。洪秀全雖然自稱信奉上帝,但他的所作所為,完全站在基督精神的反面。他實際上是一個想當皇帝的野心家,是陳勝、吳廣、李自成、張獻忠式的中國傳統“流寇”的翻版。

洪秀全

洪秀全患有精神分裂症

洪秀全在25歲時,第3次應試落第,歸途中偶遇第一代華人基督徒梁發,獲贈一本《勸世良言》。

洪秀全因受落第之打擊,重病了一場。昏迷中,他幻覺來到一廣廈,莊嚴如宮殿。有一金須黑衣老人對他說:命你到人間去斬妖除魔,救濟一切兄弟姊妹。又見一身長尋丈之士人,在洪秀全面前自稱長兄,吩咐洪秀全掃除妖魔。

從此,洪秀全言語沉默,舉止怪異。而此夢後來被稱為“丁酉異夢”。
6年後,洪秀全再度參加廣州的鄉試,還是以落選告終。這時,他翻閱《勸世良言》,將書
中內容與自己大病時的幻覺對比,認定自己乃是受上帝之命下凡誅妖。

他由此創立拜上帝教,尊耶和華為天父、耶穌為天兄,自稱耶穌之弟、天父之次子,宣稱耶穌為“天媽”所生、自己為“亞媽”(凡間肉母)所生。


1847年初,洪秀全來到教士羅孝全在廣州的禮拜堂,學習了幾個月。他要求受洗,但羅孝全不同意他對大病時所見“異象”的見解,認為他對基督教教義認識錯誤,拒絕為其施洗。後來,羅孝全對洪秀全有如下之評價:“我相信他是一個精神錯亂者,特別在宗教上,我不相信他對於任何事件有確實的理性。”

根據洪秀全遺留下來的詩文來看,他的文字粗陋不堪,邏輯混亂矛盾。如此水平,在科舉考試中落第也在情理之中。不過,洪秀全極度自戀,自視甚高。這種自我認知,遭遇現實的沉重打擊之後,很容易發展成人格分裂。所以,這個不可一世的“天王”,其實是嚴重的精神病患者,如果生活在今天,應當送入精神病醫院接受治療。

臺灣大學教授盧瑞鐘,1985年寫成《太平天國的神權思想》一書,其中對洪秀全的病症做了深入的研究。他根據美國精神病學會出版的《精神病診斷與統計手冊》,認為洪秀全患了“狂躁型躁鬱症”。他列舉該病症的診斷標準,再與洪秀全的行為表現一一對照,共有13項相符合。而且,盧瑞鐘還指出,洪秀全患有精神分裂症、妄想症、歇斯底里症等症狀。

1851年,洪秀全武裝暴動成功後,定國名為“太平天國”。他對靈魂不朽不感興趣,只汲汲謀求現世荒淫奢侈的生活。定都天京(即南京)之後,雖然只有半壁江山,他立即大興土木,修建了比北京紫禁城還大一倍的“天王府”,搜羅數以千計的美女安置其中。他正式冊封的妻妾有100多人,因為人數太多,乾脆以編號稱之。

洪秀全還下令天下“所有少婦閨女備天王選用”,就連他9歲的兒子也分配了4個老婆。歷史學家唐德剛斥之為“性變態”。

洪秀全號稱一切土地、財物都是天父所賜,應該人人共享。實際上,諸王和洪氏家族貴戚,人人腰纏萬貫,而南京城內貧苦百姓,只能食從天而降之“甘露”。虛假的共產制,必然導致絕對的腐敗。

在太平天國內部,對權力的爭奪,遠遠甚於對信仰的追求。在太平天國後期,洪秀全居然一口氣冊封了兩千七百多個“王”,創史上記錄。為了得到“王”的封號,許多人做出了無數卑劣之事:有人送金錢,有人送美女,醜態百出,怪事不斷。而在“天京事變”中,“王”之間的殺戮,殘酷程度甚於與清兵的作戰。

一方面是純潔美好、冠冕堂皇的“天國”,另一方面是鮮血淋漓、慘不忍睹的“人間地獄”。權力,赤裸裸的權力,成為唯一的力量杠杆。洪秀全則是這一切殺戮的最後決策者和操縱者。其“天國”乃是邪惡的國,此“天王”乃是邪惡的王。

西方傳教士判定:不是基督徒
如此腐敗、墮落的人,會是“純潔的革命者”嗎?“革命”不過是其蠱惑人心的招牌!如此驕奢、淫逸之徒,會是虔誠的“基督徒”嗎?“宗教”僅僅是其自欺欺人的手腕!
洪秀全本人,也只承認自己是“拜上帝教”的首領,拒絕承認自己是基督徒。對此,學者傅國湧分析:“宗教在洪秀全心目中,最多只是造反和控制臣民的工具。他根本沒有什麼宗教信仰,所謂‘天國’,不過是他一個人的‘天國’而已。”

洪秀全及其部下,內心深處並不信奉基督教。所謂“拜上帝教”,只是他們捏造出來的“四不像”而已。

當時,馬禮遜的聖經譯本,將聖靈譯為“聖神風”。洪秀全根本不懂三位一體的觀念,將聖神風、勸慰師等頭銜,一併賞給了楊秀清。由此埋下了禍根。楊秀清以聖靈自居,經常假裝天父附體,脅迫洪秀全,故而最終引發兩人火拼。

1854年,英國使節援引聖經,全盤否定拜上帝教的教義。數日後,楊秀清以“天父下凡”名義,宣佈聖經“有訛當改”,下令停止出版。此後,洪秀全按照政治需要及個人的喜惡改動聖經。

1860年,太平天國出版發行了洪秀全執筆篡改的聖經,將《新約》改名為《前約》,否定了上帝和耶穌屬靈觀,駁斥三位一體論。此後又頒佈《真約》,成為拜上帝教之最高經典。

1861年,英國翻譯官富禮賜,就洪秀全篡改聖經一事憤然說:“我們最好的蘇格蘭譯本,被他用朱筆在每頁的空白處胡亂寫上天意,搞得面目全非。”

1860年,抱著到太平天國境內傳福音的幻想,洪秀全的宗教啟蒙老師羅孝全,專程赴天京。經過一番交談之後,他發現,洪秀全既否認三位一體,也不承認聖經的絕對權威,居然宣稱“約書不好些當去”、“朕來乃是成約書”。

此時高高在上的洪秀全,不僅不接受羅孝全的教導,反而勸說羅背棄基督教,轉投上帝教。羅為昔日沒有給這個偏執狂施洗感到慶倖。在南京生活了15個月之後,他確認這個人及這個政權已經無可救藥了:“一到宗教的觀點上以及其它政治與民事的污點上,其黑暗的景況,使得我心中異常苦惱,立刻要離開他們。但我很憐憫這些貧苦百姓,他們也有靈魂,並且是真正的受苦者。”

次年,艾約瑟牧師也來到南京,他失望地發現:“絕大多數太平軍對基督教一無所知……這種無知是由叛軍首領……的錯誤造成的。”

這一時期,訪問天京的還有美南浸信會的花雅各、倫敦會的楊篤信牧師和慕維廉牧師等。他們都發現,洪秀全和拜上帝教是異端邪教,遂與之決裂。

是否相信聖經絕對無誤,是否確認三位一體之教義,是否承認自己是罪人需要救贖,這些是判斷基督徒的最基本標準。洪秀全篡改聖經,並以耶穌的弟弟自居,根本不是基督徒。就連對太平天國抱著相當同情心的學者夏春濤,在《從塾師、基督徒到王爺:洪仁軒》一書中,也認為太平天國“摒棄了基督教的基本教義”。

太平天國與基督教的真義無關。耶穌說,要愛人如己。耶穌也讓彼得收刀入鞘。洪秀全卻為了自己的權力,不惜殺人如麻。

太平天國的領袖,皆非“根正苗紅”的農民。太平天國早期的諸王,或為落第文人,或為幫會頭子,或為土財主,偏偏少有“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農民。與中國歷史上歷次“農民起義”一樣,首領大都是野心勃勃的“流氓無產者”,而農民只是三心二意的參與者,且多處於“被統治者”的地位。

當時的農民身處饑荒與苛政的夾縫之中,不造反是死,造反也是死,只好奮不顧身地一搏。大多數的農民乃是被裹脅的,一有機會便成批逃亡,根本不具備“無產階級”的“革命自覺性”。因此,與其說太平天國是“農民的革命”,不如說是“流氓的豪賭”。流氓最大的夢想就是:殺死王公貴族,自己取而代之。

攻城略地有所收穫、小朝廷暫時穩固之後,太平天國新興的萬歲、千歲們,其荒淫暴虐,與滿清的皇帝和王公們相比,並沒有太大的區別。洪秀全便宣稱:“生殺由天子,諸官莫得違。”

太平天國的暴虐甚于滿清

孫中山從事反清活動之初,一度以洪氏自許。後來他發現,洪秀全既非基督徒,亦非革命者:“洪氏之覆亡,知有民族而不知有民權,知有君主而不知有民主。”

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王朝,都是依靠暴力和流血建立起來的。作為一個中途夭折的王朝,太平天國將暴力和流血發揮到了淋漓盡致、駭人聽聞的地步。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王朝,為了“穩定”,都會嚴密控制民眾的思想和言論,太平天國更是將緊箍咒直接戴在所有臣民的頭上。

太平天國在其統治區內,推行慘刻(兇狠刻毒,編注)而虛偽的禁欲主義,不准許基層士兵和普通老百姓建立家庭、享受正常的夫妻生活。他們建立起一套比滿清王朝更嚴密的戶籍管理制度,將統治區的人民當作任意驅使的牛馬。而諸王和高級官員們則逍遙法外,大肆修建豪華宮殿,霸佔民女,驕奢淫逸,無惡不作。

太平天國未能緩解中國的內憂外患,反倒阻礙了中國的近代化進程。這場動亂毀滅了江南地區數百年的文化積累,殘害了無數無辜者的生命。近代史學家郭廷以,在《太平天國的極權統治》一文中分析:“太平天國是一個低級的迷信,絕對的暴力集團。神權、極權、愚昧的統治,只為滿足自己的無限欲望,絲毫不顧及大眾的福利。所造成的是遍野的白骨,滿地的荊棘,喪失的生命最少為二千萬至五千萬。”

太平天國的意識形態,產生於一種極端主義的思維,而不是源於“愛神並愛人如己”的聖經。研究中國古代流民文化的學者王學泰認為:“極端的思維方式是一元的,不能容忍世界和人生的多樣性;其運作手段是霸權主義的,是極其粗暴的,是以吃掉屬�自己一元之外的一切為目的。”洪秀全的所作所為便是如此:試圖摧毀一切舊有的文化傳統,排斥其它所有的宗教信仰,奴役人民的身體,控制人民的靈魂。

太平天國的統治是不可能持久的。學者李劍農在《中國近百年政治史》中,分析太平天國失敗與湘軍勝利的原因時指出,洪秀全的神權主義精神是假的,曾國藩的名教主義精神是真的。前者只是利用神權,假託神權,對於神權並沒有真實的信仰,不過借此來滿足個人的野心欲望;後者卻是真實的信仰名教,誠心誠意地要維持名教,並不是利用名教、假託名教,來圖達到別一個目的。

主義的對不對,又屬另一個問題;假的和真的鬥爭,假的一定失敗;因為真的精神,始終有一種精神,有一種信仰,而假的精神,實際上等於沒有精神。其煙消雲散之迅速,甚至比其崛起還要快。

對此,學者蕭建生在《中國文明的反思》一書中指出:“洪秀全絕不是什麼‘追求西方真理的先驅’,而是一個典型的邪教教主的化身。從洪秀全身上,我們可以看得很清楚,有些中國人根本沒有什麼宗教的觀念,對宗教純粹是採取實用主義的態度。他們本身根本不相信基督教。所以,太平天國被鎮壓下去以後,拜上帝會也銷聲匿跡。”

宗教經常被極端主義者利用。在亞洲的歷史上,昔有中國之太平天國,今有阿富汗之塔利班。這兩個政權存在諸多相似之處:都打著“替天行道”、解放窮苦大眾的旗號,首先爭取底層民眾的支持,卻建立起一個更加殘暴和專制的政權。

塔利班崩潰之後,人們走進其精神領袖奧馬爾的住宅,不禁為那豪華的裝飾而眼花繚亂。阿富汗本來是中亞的窮國,奧馬爾經常教育人民要謹守教義、艱苦樸素,禁止人民享受一切娛樂活動。他本人卻過著海灣石油國家王子般的奢華生活。其住宅占地達數公頃,天花板一律以水晶裝飾,牆身用豪華的大理石製作,還掛著精美的壁毯……

對於這種驚人的落差,作家伍立楊感歎:“凡是專制成性的獨裁者,沒有一個是把老百姓放在心上的,並千方百計阻斷民眾與世界潮流的聯繫。一旦他的蠱惑矇騙漸成氣候,則其腐化、其墮落、其愚弄民眾而奴役之的惡行,即與其起家時的謊言形成強烈的反差對照。但凡暴政的始作俑者,不論是如何塑造其清教徒形象,幾乎沒有一個是可信的。”

洪秀全利用基督教,奧馬爾利用伊斯蘭教,在本質上都是一樣——他們企圖建立的,是以自己為神的專制權力體制。

作者出生于四川成都,現居北京,作家。
資料來源:
海外校園 第一一〇期(2011-12)

維基百科:洪秀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