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霆增
我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個人的救主後,就把這好消息帶給我們全家。不久我們全家都信了主,熱心服侍主。


我出生於貧苦的農家,年幼時,祖父母從鄉下搬到台北,住在中山北路和民生東路附近,靠近現在的馬偕醫院。從前這一帶叫做牛埔,大概那時人們在此養牛吧!

我三歲那年患了感冒,因家人缺乏醫學知識,生病不敢去看醫生,恐怕會被人害死;所以母親把我帶到算命仙那裡,算命的告訴母親:「你兒子中了邪,一週不能外出,要關在屋子裡。」母親就照他的指示,把我關在房間裡。第二天,我發高燒,眼睛翻白,母親覺得不妙,立刻把我抱到馬偕醫院去。醫生診斷說我是因為感冒引起肺炎,必須開刀治療,就在我的右背上打了一個洞,經過相當長時間的治療,總算撿回了一條命。

我五歲那年,因都市找工作艱難,全家搬到郊外的山上經營農場。那時我們的生活極其困苦,祖父母一大早上山工作,到太陽下山月亮出來後才回家。雖然生活艱苦,但一家九口和睦相處,共享天倫之樂。

我家祖傳信仰道教,家中設有媽祖神壇。祖父祭拜媽祖已經七十多年。他每天早晚燒三枝香,又叩拜,我就在這種環境中長大。後來日本戰敗,台灣脫離日本的掌管,我們全家就從山上搬回都市居住,生活漸漸改善。

這時候祖父已經85歲,總算卸下一生的勞苦,開始安享晚福。不幸有一天,他身體不舒服,我母親帶他去看醫生,醫生卻診斷不出他患了甚麼病。除了讓祖父吃藥外,母親還走遍台北大小廟宇,不停的向菩薩求平安,好讓祖父的病得醫治。她把從廟裡帶回的仙丹(香灰)沖水給祖父喝;然而祖父的病情沒好轉,反加重了,醫生束手無策。那陣子,我一直在祖父的床邊看護著。最後,他在痛苦中說了一段話:「我要走了,但我不知道往哪裡去,前面一片黑暗,又沒有人帶我去… …。」就這樣,他嚥下最後一口氣與世長辭了。

我當時20歲出頭,哪裡會想到死後的去處呢?但祖父去世後,他最後講的話卻不斷在我腦海中盤旋,揮之不去。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但祖父讓我覺得這是個不能不思考的問題,我必須花時間找出答案才好。但是誰能告訴我呢?我領悟人度過短暫的今世後,就要離開這世界,往哪裡去呢?每個宗教都告訴人,將來的去處只有兩個:天堂或是地獄。天堂是快樂的,沒有憂慮,沒有眼淚;相反,地獄是痛苦的火湖,一點希望都沒有。我開始沉思默想,不知道自己將來會往哪裡去,心中充滿憂愁,一點快樂也沒有。指引

有一天,中學的同學來訪,他見到我嚇了一跳,問:「你怎麼啦?是甚麼事把你搞得失魂落魄,又憔悴消瘦呢?」於是我把心中的痛苦告訴他。那是我一生的關鍵時刻,正需要有人指引我正確的路。同學說:「或許這正是上帝差我來的目的!我今天就是要告訴你所想要知道的那一條路。來,我帶你去教會。」於是,我跟著他去見教會的牧師。

我與牧師初次見面,互不認識;但他的微笑和慈祥的臉孔是我一生中少見的。我很自然地將心中的困擾告訴他。牧師以親切的口吻說:「你所困擾的問題是人生最嚴肅的問題。人人都在思想死後要到哪裡去,大家都想上天堂,但是不知道天堂怎麼去。今天我告訴你,聖經指出的那條路,就是往你死後想去的地方。」

「你知道宗教、哲學不能帶你上天堂;唸經、拜佛、修行、有高超的道德、行善、鋪橋造路、教育學識、社會服務、科學、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傳統都不可能帶你上天堂。為甚麼?因為人人皆有罪,不能上天堂。唯有相信耶穌、認罪悔改的人,才能上天堂;因為人必須經過耶穌寶血的救贖,才能到天父那裡去。」

牧師繼續說:「耶穌降世為人,是為我們的罪承受了嚴酷刑罰──被釘死在十字架,第三天復活。所以我們每一個人只有接受耶穌作救主,罪得赦免後才能上天堂。」

那天,上帝藉著牧師打開了我的心竅。牧師翻開聖經,指給我看:「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十四6)我馬上高興地喊著:「我找到了!我真的找到了!」頓時,我的憂愁一掃而空,我的心充滿著喜樂與平安。我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個人的救主後,就把這好消息帶給我們全家。不久我們全家都信了主,熱心服侍主。

我未信主時是開雜貨店的,在店裡販賣拜拜用的金紙、銀紙、香燭;信主後,我覺得人生沒有一件事比救人的靈魂更重要。所以我立志奉獻作傳道人,傳揚基督的救恩。透過聖靈的幫助,我引領人從黑暗進入光明,從空虛乏味的人生,進入永恆的天國。

親愛的朋友,你是否也曾思考過你將來的去處?也許你正為著生活而忙碌,但這是人生最重要的決定,我希望你暫時放下一切,安靜想一想,你是否已經找到靈魂的安居之所?聖經上說:「除祂(耶穌)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四12)

資料來源:網絡天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