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吳瑩宜

自由,是信徒在基督裏享有的莫大福分,但自由的運用,卻是信徒生活的極大挑戰。如何活出榮神益人的自由生命,是哥林多教會面臨的嚴重問題。而其中尤以自由與敬拜及教會次序的問題,為保羅之最大關切(《哥林多前書》十一章3~16節)。因為,基督十字架的救恩為人帶來自由與平等,在主裏沒有男女、種族、及階級的分別。所以,一些哥林多教會的婦女信徒,過分運用平等與自由的權利,而造成教會敬拜的混亂。

顯然,保羅並不反對婦女在聚會中禱告及說預言。但保羅設下必須蒙頭才可以在聚會中如此行的條件。這個蒙頭的條件,引發眾多學者的研究興趣。《哥林多前書》十一章3~16節,充滿“頭”、 “頭髮”、與“蒙頭”的討論。到底保羅書寫此段經文的心意為何?他對於婦女在聚會中的舉止及髮式,又有何種期盼?這些問題的思考,正是本文的討論焦點。
蒙頭禱告
文化背景知多少?

閱讀書信回函是一項極富想像空間的腦力思考。如果我們對於保羅提出這些教導的原因有較為具體的了解,我們對經文的詮釋將更為深入。顯然,這段經文並沒有明示,任何哥林多信徒提出問題之線索。這種模糊的經文背景,對今日讀者的確是一個挑戰。今日讀者當以盡量客觀的態度,分析當時哥林多教會可能面臨的問題,如此,詮釋經文的正確性勢必大大增加。

Richard Hays 以他想像的才能,提出當時婦女可能在聚會中禱告和說預言時,除去蒙頭並鬆散長髮,以表示在基督裏的自由。此種舉動遭到哥林多教會信徒的關切,認為婦女在公眾場合放下頭髮,是極不合適之事。在不安及敬拜次序混亂的情形下,哥林多教會的信徒極有可能針對此事,向保羅提出詢問,期盼他能夠提供合適的建議。[1]

根據Alice Rousselle的看法,羅馬時代婦女合宜的蒙頭,反映她們的尊嚴,並保護她們免於男性輕舉妄動的騷擾。如果婦女在公眾場合未蒙頭,她就放棄了羅馬法律對她的保護。因為羞辱她的男性,將以“婦女未蒙頭”之理由,獲得較輕程度的懲罰。Rousselle結論性地認為,蒙頭表徵良好的名譽及性方面的保守,因此蒙頭是一種自我控制、自我紀律的記號。 [2]

而在希臘一些宗教儀式中,凌亂蓬散的頭髮表示祭拜中的狂喜、忘形、與入迷。哥林多城主流異教之一的愛瑟斯教,就是其中一例。保羅極有可能,為防止外人將新興的基督教,視為另一種令人狂喜入迷的異教,所以提出女人蒙頭的教導。

另外,Elisabeth Schussler Fiorenza認為保羅的智慧基督論,可能吸引許多婦女,因為智慧本身是陰性的概念,所以鼓勵許多女先知的出現。這些婦女在聚會中禱告及說預言時,因著男女信徒在主裏同具基督形像的認知,而忽略性別的區分。[3] 頭髮是當時劃分性別的最重要方式,但他們因誤會保羅教導而帶出的鬆散髮式,則破壞了敬拜的次序。因此,婦女禱告及說預言的恩賜,並不是保羅在此所關切的問題。保羅乃是提醒婦女不要忘記在敬拜中,持守女人的性別角色,以使敬拜的次序不致混亂。

最後,從羅馬文化的角度來看,女人蒙頭,帶出另一種正面的意義。正如羅馬的奧古斯都,以蒙頭獻祭的舉動,帶出他在宗教上的權柄及地位。女人在敬拜中帶領禱告及說預言的權柄,可由蒙頭而來。學者Barrett認為蒙頭為女信徒,帶來行使以前不許可之宗教行為的權柄。[4]

以上文化背景的了解,雖是不同學者由不同觀點的切入探討,但都有可能是當日保羅撰寫此段經文的動機。在時空相距千年的限制中,學者盡心的背景研究,為經文的了解立下不少貢獻。

保羅的教導又如何?

既然在羅馬文化的背景之下,不合適的髮式可能使教會內的信徒,對婦女帶來誤解,並導致敬拜次序的混亂。加上這種現象也容易使教會外的非信徒,認為基督教只不過是當時多種宗教的仿製品罷了;因此,保羅以兩個神學立論(《哥林多前書》十一章3, 7~9節),環繞女人蒙頭的主題(《哥林多前書》十一章4~6節),分別由有次序的敬拜、榮耀神的敬拜、及與眾教會合一的敬拜等三種角度,帶出他的看法支持。

有次序的敬拜(《哥林多前書》十一章3~6節)

保羅以“頭”的觀念帶出討論。“頭”在第三節比喻性地帶出人與基督、女人與男人、及基督與神之三種關係。神、基督、男人、女人、如此排列的次序明顯來自神。在此次序中,男人並不比女人優越,正如神不比基督優越。但次序之必要,乃是神對宇宙及人的智慧表現。次序 “起源”的表達,強調神與人,及人與人之關係的了解。道成肉身來到世上的基督,以父神為源頭,而女人則因創造次序之緣故,以男人為源頭。這種由神而來的次序關係,是人際關係的基石,也因此帶出權柄的建立。女人蒙頭,正是對於次序源頭及權柄的尊重。保羅認為,只要女人願意蒙頭,她就能在聚會中自由地禱告或講道。可見,女人可否禱告或講道並非保羅之關切,保羅之首要焦注,乃是權柄及次序的相互配合;因唯有如此,教會的各樣次序才得以穩固。

榮耀神的敬拜(《哥林多前書》十一章7~12節)


正如基督徒的敬拜,須反映出神的創造次序;基督徒的敬拜,亦須反映出人被造乃為榮耀神的真理(《哥林多前書》十章31節)。我們敬拜,為將榮耀歸給配得之神。男人為神的喜悅、旨意、及榮耀所造。同理,女人亦是為男人的喜悅及榮耀所造。女人在成為男人幫手的身分角色中得到滿足,而男人也因另一半所給與的榮耀,而得到生命的安全。敬拜既是專一地榮耀神,男女信徒皆有責任,使敬拜的真義得到實現。只要女人蒙頭,就可以自由地帶領禱告以及宣告預言。因為,在蒙頭的表現中,她承認男人不是她榮耀的對象。唯獨神是女人榮耀的對象,也唯獨神配得全體信徒,在聚會中專一同心的敬拜。

保羅在11節及12節:“女也不是無男,男也不是無女。女人原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帶出男女平等及互不可缺的相互關係。如此說來,在創造次序及榮耀神的真理原則之下,男女必須以獨特的個體,相攜與共地在條理不亂的次序中全心敬拜神。保羅嘗試藉這段經文,教導哥林多教會的信徒,有次序的敬拜不但是實際見證的需要,也是教義真理的實踐。

與眾教會合一的敬拜(《哥林多前書》十一章13~16節)

保羅在經文末了,提出“本性”及“教會傳統”的觀點,奮力一擊地帶出女人蒙頭,對敬拜次序的必要性。“本性”是斯多亞學派的觀念,指行為規範的起源。雖然信徒已屬天國子民,應按聖靈感動活出神喜悅的生活樣式;但信徒仍寄居在世上,因此在等候救主再臨的同時,世上的行為規範仍是信徒生活與行為的重要參考。保羅提出按本性來說,長髮是男人的羞辱,卻是女人的榮耀。既然哥林多信徒的文化環境有如此之看法,在不違反基督信仰的原則下,信徒不應標新立異,而應盡量地融合在所處的文化之中。

深知哥林多信徒的驕傲自大,保羅最後提出眾教會的傳統,期盼在尊重教會傳統的原則下,哥林多教會信徒能守住女人敬拜時蒙頭的教導。眾教會的傳統,包含保羅在各地建立的教會,及外邦人教會所景仰之領袖–耶路撒冷教會。保羅提醒哥林多信徒,仔細思想別的教會在敬拜次序中,女人蒙頭的一貫作法。即使自大的哥林多信徒,無法完全接受保羅的教導,他們也應與眾教會認同,因為他們是神的教會,與所有在各處的教會同有一主、同為一國。如果所有的立論解釋不足打動哥林多信徒的心,“主裏為一”的懇求,應讓哥林多信徒無法再拒絕保羅的教導!誰能抗拒神的恩典?誰敢拒絕救主的教導呢?

結論

眾多的著書論說,證明此段經文具有極大之挑戰性。女人在初期的教會中,就屬被動的角色及地位嗎?女人在信仰上得自由、得釋放的意義何在?女人蒙頭是一種束縛嗎?保羅在此段經文中的立論是肯定與活潑的。原來在信仰上,女人並非次於男人。在信仰上,女人也沒有任何束縛。當女人像男人一樣願意遵守主的教導時,女人與男人一樣在基督的信仰裏,得到完全的釋放。女人一樣可以自由地在公眾禱告及說預言。
蒙頭不是捆綁,乃是釋放。蒙頭不是隸屬,乃是平等。蒙頭是權柄,也是榮耀。當哥林多的女信徒願意為教會的次序,改正過去毫無拘束的敬拜舉止,願意在蒙頭的合宜舉止上享受神時,神得到了真正的榮耀。而保羅對哥林多信徒苦心的勸勉,也得到了安慰。

作者畢業于加州海外神學院,獲道學碩士學位。現為專題講員及文字工作者。

  1. Richard B. Hays, A Bible Commentary for Teaching and Preaching: I Corinthians(Louisville: John Knox Press, 1997), p. 183.
  2. Anthony C. Thiselton, NIGTC: I Corinthians (Carlisle, Cumbria: The Paternoster Press, 2000), p. 801.
  3. James D. G. Dunn, N. T. Guide (Sheffield, England: Sheffield Academic Press Ltd, 1995),p. 72.
  4. David Prior, The Message of I Corinthians (Downers Grove, Illinois: Inter-Varsity Press, 1985), p. 183.

資料來源:基督教線上中文資源中心(OCCR)
本文網址
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148.htm
OCCR網址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