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明翰牧師

當我在各地領會時,總會有人好奇的問:“你是牧師怎麼會去學算命 suamming 呢?”我說:“不是牧師去學算命,而是一位算命先生,蒙召成為上帝的僕人。”
在我出生的那個年代,老一輩的總是要找個算命師為孩子造命書,排流年,我的父親也不例外。當我的八字一排出來,父親就算定我的命底剛硬,是克父、克母、克兄、克弟……的標准“剋星”。

在母親懷我十個月,我的哥哥三歲,姐姐一歲,連續得了急病死了,母親懷我時就生病,只好到臺北馬偕醫院住院,就在住院的時候把我生下來。因為母親病重,我被隔離,父親在瑞芳小鎮找了一位奶媽養我,我在奶媽家住了二十個月,母親病好才接我回家。回家後,母親連續生了兩個弟弟,兩個妹妹,都在一歲時就死了。果然在我七歲以前兄姐和弟妹都連續得急病死亡,我是上無兄長,下無弟妹。在我十歲那年,父親罹患胃癌,到我十五歲時父親也死了。父親死了之後,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果真是家裏的“剋星”。

More »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