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文卸下法官身分,交託上帝

陳國文卸下法官身分交託上帝

法律人常說: 「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但是用了半生時間在法庭中且高高在上的法官陳國文,退休之後決定要四處宣揚那看不見的確信之事,用神的恩典幫助人得到向上的力量。

律法與恩典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第11章第1節)
陳國文的人生很早就一路順遂抵達最頂峰,去年他從最高法院法官的位階退休。去年來他握有審判的權柄,對於法律,他一針見血的說:「就是一條紅線!」

這條紅線維持了人們最低的道德規範,律法就是守住紅線,超過這條線就要被處罰。「同樣的,只要不超過這條紅線,也沒人會管你。」陳國文認為律法使人不至於往下掉,卻也缺乏幫助人向上的力量,「這跟恩典有極大的不同 。」 他說。

陳國文在律法這條紅線上,擔任多年的「守門員」,現在他進一步要更積極的,幫助人得到向上的力量,從天而來的恩典。要藉由宣揚福音,幫助人們不只不往下沉淪而已,還要向上提升。

以前大家稱他為法官,現在叫他一聲牧師,過去多年的法官職涯,使陳國文在退休的這一刻,更深刻的重新思考天國是什麼?如何才能進入神的國度中。以他多年法庭的觀察發現,因為錢的問題引發的刑案最多,他認為,到神的國度除了守律法,最重要的是要跟從耶穌,要有愛。

葡萄園的譬喻

以聖經中葡萄園的工人這個故事為例,以律法來說,要強調的就是「同工同酬」,發生在陌生人之間才是公平的,這是過去陳國文擔任法官的依據。但聖經卻不這樣教導,陳國文舉出很簡單的例子說明,如果進去葡萄園工作的都是一家人,先進去的是爸爸,後進去的是媽媽,最後進去的是孩子呢?他們全都得到同樣的酬勞,那麼最早進去的爸爸會怎麼想?看到自己家人都得到了酬勞,反而會非常高興,感到十分恩典吧!

公不公平的問題遇到愛就會轉彎,陳國文表示,這就是聖經的教導,天國就是一家人,人與人之間是肢體、是家人。再舉一個例子,如果一家人要搭公車,車來了,會讓誰先上車呢?通常是最小的孩子先上車,或者是家裡的長者、身體不方便的人,而最強壯的通常最後上車吧。天國就是要讓大家都進去,軟弱的、跑得慢的,後信的,要幫助他、扶持他,讓大家都進來,這就是「在前的要在後、在後的要在前」的意思,這是來自現在陳國文牧師身分的證道。「我現在目標就是要把這個講清楚。」守律法雖然有用但是不夠,最後還是要靠聖靈把人帶到有愛的境界。

從法官到牧師

從法官到牧師,從講究律法到宣揚神的愛,神呼召陳國文不只於此,祂給予陳國文的恩典還有更多。「以前的生活非常規律,吃飯、上下班的時間都固定。」陳國文現在又要學又
要講,面對各處的不斷邀約不僅累,最衝擊的是,以前在法庭上非常權威又高高在上,從高處望下去,每個人無不正襟危坐,專心聆聽;相對第一次出去講道時,卻看到台下有人蹺腳,內心非常錯愕:「怎麼可以愛聽不聽的呢?」

講道一年下來,心態慢慢調整,「上帝要呼召你往往用盡方法」,他想起年輕時曾遇到的一位奧地利來的神父,多年前對還是大學生的他說:「哪怕只有一個聽眾,他也會當做一百個人精神抖擻的講道;那怕那個人在阿里山,也會專程去講給他聽。」

陳國文嚮往這位宣教士的精神,現在的他非常謙卑,幽默自嘲、談笑風生,並且不為自己設限,「將自己完全的交給上帝。」他說。

資料來源:伊甸基金會【伊甸園】期刊307期,2012.9.10,26-27頁「陳國文卸下法官身分,交託上帝」

「信耶穌有什麼不好」?

幾個星期前,教會一位弟兄息了地上的勞苦,安息主懷。這位老弟兄的家人、教會弟兄姊妹對這位弟兄的突然離去很不捨與悲傷。在他的安息、安葬禮拜中,雖然淚水不斷,但整個安息禮拜從頭到尾,卻是充滿了平安與希望。

安息禮拜完畢,當穿黑衣裳的眾人走出教堂,隨著載著棺木的靈車走向距離教堂不遠的墓地時,下了數天雨的天空竟然放晴了,藍天襯著白雲,加上墓園的綠地,雖然是喪禮,但眾人卻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覺得很肅穆、平安。這位弟兄的棺木被埋入土裡前,眾人依序在他的棺木上擺上一朵朵美麗的鮮花。最後,當牧者唸到:「弟兄,你從塵土來,仍歸與塵土」,並在棺木上灑上塵土時,忽然一陣輕風拂過,將灑下的塵土吹開,被吹散的土瞬間被展開,好似用沙織成的薄紗一般,然後隨風飄散。這一幕好美,好安詳……,這讓眾人想到基督徒的死亡不是終點,而是邁向永恆的起跑點。這和一般不信者的喪禮中,眾人哀痛欲絕,瀰漫著失望、不安、甚至恐慌的氣氛是很不一樣的。

安息禮拜中,牧者在證道中提到這位弟兄信主的特殊經歷,讓我們與會者很得激勵。這位弟兄原本對上教會一事很反感,有時反對到一個程度,甚至對欲上教會參加主日崇拜的妻子暴力相向,讓他的妻子傷心不已。孰料,有一天的夜裡,當這位弟兄睡覺時,有兩位身穿雪白衣裳的人(根據這位弟兄自己作的見證,他認為這兩位穿白衣者是神所差派的天使),站在他的床邊呼喚他的名字,然後對他說:「你為什麼不去教會?」翌日,這兩位身穿白衣的人,又在夜晚直呼他的名字對他說:「信耶穌有什麼不好?」接連兩天的異夢,這位弟兄再也不敢硬著頸項,他自己迫不及待地跑到教會,並告訴牧師要信主並接受洗禮。他的舉動讓眾人詫異,是怎樣的力量讓一個人有如此大的轉變?!

回到家中這句「信耶穌有什麼不好?」一直在心中盤旋不去。反覆思想,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不信耶穌,在他們心中,「信耶穌到底有什麼不好?」世上有那麼多的宗教,信耶穌與信其他宗教最大的不同點是什麼?

耶穌在世時,曾親口說:「……但要叫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馬可福音二章10節),其他的宗教教主沒有一個敢自稱自己有赦罪的能力,沒有一個從死裡復活,也沒有一個敢說將來必再來與世人同居。耶穌的門徒們經歷了耶穌從死裡復活、向他們顯現四十天之久、最後昇天的奇事,且經歷了耶穌離世前的應許,就是耶穌復活回天家後,將差派保會師聖靈來住在信祂的人的心裡,做隨時的引導與幫助後,他們不得不從內心深處由衷地呼喊:「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四章12節)。

誠如使徒保羅所說的:「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5-57節)。

只有耶穌基督有「赦罪」的權柄,其他的宗教沒有!人為什麼會死亡?是因為罪的問題,耶穌基督第一次來到世上,是為了解決「罪」與「永死」的問題。我們這個肉體因為罪的緣故,終有一死,但因著耶穌基督的寶血,我們的罪被洗清。信主耶穌的人目前的肉體雖然有毀壞的一天,但是主耶穌應許信靠祂的人,祂必再來;已經信主死了的人,當祂第二次再來時,必像祂當日從死裡復活一樣,有一個復活的身體,是不會毀壞的,是一個榮耀的身體。到時復活的眾聖徒都會在天家相會……,想到這裡,我對死亡不再恐懼,因為我有永生的盼望。

你有永生的確據嗎?來信耶穌吧!如果你不想信,請好好想一想,然後捫心自問:「信耶穌到底有什麼不好?」

作者:志雅
資料來源:真理報2012七月號

從麻將A咖到神學教授(魏連嶽)

魏連嶽攝於英國愛丁堡大學圖書館前

「……胡牌!」

魏連嶽手氣好,剛坐下不久,就打出漂亮的牌,不經意的叫出聲,同桌打麻將的同學不感意外,因為他的牌技一流,是同學眼中的麻將A咖。熱中此道的他,下課後總是吆喝同學切磋牌技到半夜,第二天才睡眼惺忪的到校上課。

從放牛班到家庭賭場 

魏連嶽國中時讀台北市明星學校仁愛國中,他卻對讀書提不起任何興趣,因此被學校編入「放牛班」,開始吃喝玩樂、醉生夢死的混日子生活。接著勉強進入私立高中,但生活卻更加糜爛。上課打瞌睡,下課後不是跟同學聚集抽煙、喝酒、嚼檳榔、打撞球,就是吆喝打麻將。為了把麻將打好,他買書鑽研,以至於技術越來越好,同學戲稱他為麻將老師。

由於打麻將越來越精明,同學對他寄以厚望,集資送他去賭場玩真的、玩大的。那天,同學帶路進入南機場狹小的民宅內,客廳放置一張麻將桌椅。彼此見了面不打招呼,立刻坐下洗牌。起初手氣不錯贏了錢,不久一些怪異現象讓他們警覺到對方出老千,雖然識破賭場詐術,卻不敢輕取妄動,因為他的眼睛瞄到賭場主人的床頭放了一把比半個成人還高的武士刀。所幸最後他們在拿回本金的情況下安全退場。

    

一場疾病使生命轉變

魏家有三兄弟,大哥混黑道幫派,二哥輟學玩盪,身為老么的他則是天天與麻將為伍。後來回想那段日子時,他說:「沒有人願意這樣混日子,但是我找不到人活著的目的及意義,所以只能如此渾渾噩噩的過活。」雙親對小孩失望,母親每天以淚洗面,卻無可奈何,任憑命運弄人。

他沒有上大學,只得入伍當兵。當兵第二年,因病住院療養。醫院不時有宣教士探訪病患。他們來到連嶽的病床向他傳福音。雖然聽不懂他們講的話,但他們的真誠與愛心卻讓他印象深刻。週末時去教會聽道後,才瞭解上帝對每個人都有美好的計畫,人的生命是有意義和目的。半年後他決志信耶穌,並於聖誕節受洗成為基督徒。

這段住院時期改變他的人生。為了想更多認識上帝所創造的這個美好世界以及上帝在他生命中的計畫,連嶽退伍後決定報考大學。他把國高中六年的課本找出來,每天除了短短的睡眠,其餘都用來唸書。那時大學錄取率約三成,國立大學只有一成多,在上帝的恩典中,他順利考進今台北市教育大學特教系,畢業後進入台北啟明學校教書。

大學生活讓魏連嶽享受學習樂無涯,課餘時他學樂器並組織「麥子管樂團」,到學校、醫院、百貨公司、路邊、監獄等地義演,希望透過音樂、詩歌,幫助年輕人找到生命的價值。他們曾經有4年時間與更生團契合作,進入台灣西部24個監所傳福音。

他考進大學讀書是家中的大事,父母看見放牛班的孩子進入教會後行為改變,高興又稀奇;大哥及二哥在事業失利後,心中無助,也跟著他到教會。大哥目前參與唐崇榮國際佈道團事工,二哥則透過教會力量幫助農民經營產銷。

上帝引領國外求學路

他在啟明學校教書,教導盲生吹奏樂器。晚上到神學院延伸制修讀聖經、信仰課程,接著又進入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讀神學。2003年獲得美國汎德堡大學神學院獎學金,於是決定辭去教職專心到國外接受神學裝備。

在國外唸書的第一年,上課只聽懂三成,為彌補不足,下課、吃飯、如廁都在K書。雖然帶過去的生活費僅能在國外維持一年,且未知能否順利通過學期考試,但就在對自己沒有信心時,竟然各科成績都順利過關,與此同時,第二年的費用也有著落。接下來的幾年上帝也都帶領走過。

2007年拿到道學碩士學位後,選擇到英國愛丁堡大學神學院繼續攻讀博士班,主修「教父學」。所謂教父是指「在信仰、聖禮、教義及神學等方面有傑出貢獻的基督教思想家」之統稱。他進入愛丁堡神學院後,被要求必須精通希臘文及拉丁文,且一年內古拉丁文要通過標準考試,並同時提出博士論文資格研究計畫。他說:「我覺得這個任務實在艱鉅,幾乎難以達成,只能求上帝施恩幫助。」

第一年他順利通過古拉丁文及博士資格考。接著,他的一篇論文也受邀在劍橋大學教父學研討會中發表,並被刊登在歐洲教父學叢書上,這是全球首位華人獲此殊榮。2011年五月魏連嶽從英國愛丁堡大學博士班畢業,返回故鄉臺灣,在衛理神學院任教。

    

麻將A咖到生命高手

從麻將A咖到神學院教授,魏連嶽一路走來,體悟生命轉變全是上帝的恩典。他過去不愛唸書,也不認為自己會唸書,每天打麻將、混日子,甚至還偷竊。但是無論人過去是什麼咖,只要經過神的手,都能轉變成為生命的A咖。

資料來源:佳音廣播月刊 第2012-2

延伸閱讀:基督教信仰與生命 (由魏連嶽召集聯繫的網站)

我不需要是完美的(葉歡)

葉歡

歌壇與演藝界雙棲紅星葉歡,1987年在恩師張艾嘉的引薦下進入演藝圈,演出《十一個女人》連續劇小葉的角色,被人注意而推薦到唱片公司,1988年與王傑合唱《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這首歌而走紅。她的歌聲有悠悠雅致的獨特韻味,深獲歌迷喜愛,共灌錄11張風靡歌壇的國台語專輯。之後被公視邀請演出多部連續劇,並以《鹽田兒女》與《浪淘沙》兩部戲入圍電視金鐘獎最佳戲劇女主角獎。

風光的演藝生涯背後,葉歡的內心深處始終藏著一股強烈的不安全感。因為她總認為自己不聰明、不漂亮、不討人喜歡,因此自卑、不快樂。閱讀過心理叢書,參與不同宗教活動
,卻找不到改變生命的東西。自卑與完美主義,使她無論錄音、拍戲、主持節目,均全力以赴。自己借衣服、化妝、修改台詞,常擔心不夠好而失眠。一段滿心期待的感情失落後,生命再也找不到支撐點,出現胸悶、恐懼、想放棄生命的現象。幸好藉助醫師、社工輔導、親情的幫助治療。藝人朋友如:娃娃、紀寶如等向她傳福音,她從基督徒都是被下蠱而排斥拒絕,到漸漸願意去讀《聖經》、看基督教電視頻道,最後在表姊的幫助下決志信耶穌基督。

她說:「耶穌基督那道光照進生命時,我知道這次『對了』,這才是我安頓身心的地方,我不用再活在黑暗與茫然裡。」體會成為基督徒後最大的改變,是「我不需要是完美的。
我不需要活在別人的期待中,我只需要向神敞開,知道祂是愛我的,我盡力去做該做的事,這是非常大的釋放和醫治,也是一個極大的自由。」
(摘錄自2012年3月「佳音廣播月刊」及網路文章)

林書豪的基督信仰

LINSANITY(林來瘋)的字尾ITYCHRISTIANITY(基督信仰)的字尾不謀而合,林書豪的英文名字Jeremy與他常在球場上「高舉神的手勢」有關,林書豪目前的球衣17號碼與耶穌教導門徒「得人如得魚」有關,本短片提供聖經相關資料,供大家參考。

資料來源:基督徒靈糧補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