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話中元普渡     張玉欣


本文分三大段探討民間中元普渡︰壹、中元普渡探源;貳、中元普渡儀式探討;參、活人救死人的中元普渡。

中元普渡探源

七月一到,鬼門關開門,不僅媒體大作文章,婚紗業、禮品業、旅館業也首當其衝,業績明顯下降;人們戲水,也誠惶誠恐,生怕真的被鬼捉去。中元普渡、鬼月信仰,在台灣民間非常昌盛。其實,不只台灣,只要是信奉佛教、道教的地方,如中國大陸、日本,都有「中元節」這一節期。「中元節」,究竟是什麼樣的節日呢?我們將一一探究它的起源、儀式,及背後隱含的價值觀。

一、佛教的背景︰

中元普渡一般設在農曆七月十五日,其宗教背景,多來自於佛道二教。稍早,儒家亦有影響,但其成為形而上的理論後,已與中元普渡無關。中元與普渡,分別受道、佛二教之影響,原是兩個不同的起源,後來成為同一節日,實是宗教人士穿鑿附會而成的。

先就「普渡」論,普渡實際受佛家輪迴觀影響最深;主要與「盂蘭盆會」有關。「盂蘭盆會」,載於佛經《大藏經》第十六冊,提到目蓮救母一事。目蓮是佛陀大弟子之一,有「神足通」,可不受時光限制,跑很快、飛很快。一天,目蓮用「天眼通」看見已死去的母親待在餓鬼道裡,骨瘦如柴,非常傷心,便想餵她進食。怎知母親因受業力所困,食物一入口中就化為火團,無法下嚥,永遠處於饑餓狀態;這是佛教對餓鬼的形容。目蓮非常難過,就問佛陀怎麼拯救母親。佛陀告訴他︰「七月十五那日,將百味美食裝在盂蘭盆裡,『供養三寶』,作功德,就可救七世父母。」其實,佛教一開始講出家,初傳入中國時,與中國的孝道牴觸;但《盂蘭盆經》卻講目蓮救母,符合中國人的價值觀。這經典透過西晉竺法護翻譯後,慢慢流傳下來。

「盂蘭盆會」的肇始人是魏晉南北朝時的梁武帝。梁武帝篤信佛教,曾三次至同泰寺出家,因太熱中佛教,結果大臣篡位,被活活餓死在囚禁的地方。他留給佛教許多遺產,如「梁皇寶懺」;一般法會,特別喜歡這部儀文。「梁皇」指梁武帝,「寶懺」是他珍視的一種懺悔儀文。就敬業角度來看,他是很糟的皇帝;因太看重佛法而忽略治國,最後國破人亡。梁武帝之後,唐太宗時,祭典越來越盛大;皇帝帶頭,民間傚仿﹗風行草偃、爭相比賽,除了百味,也用金、銀、花臘、花車、花餅,衍生成民間習俗流傳下來。宋代呢?本來是供養三寶的百味,這時卻成了普渡亡者。為什麼會這樣?此與道教的介入有關。

 

二、道教的背景︰

「中元普渡」中的「中元」,實為道教節日。什麼是「中元」?又與「三元、三官」有關;「三元」系指上元、中元、下元,上元在正月十五,中元在七月十五,下元則在十月十五。三官呢?則說天上有玉皇大帝,三官則像人間皇帝的三公大臣一樣,可幫玉皇大帝到人間賜福降災。「三官」,指天、地、水三官。天官就是所謂的紫微大帝,用來賜福;賜人升官、發財。地官呢?就是所謂的清虛大帝。清虛大帝用來赦罪,也定人間罪惡,幫助審查。水官則是解厄。解厄是什麼?舉凡車禍、生病、破財都是厄;解厄即成天求神拜佛,解運免除禍害。中國人不懂十字架背後的祝福這回事;解厄,祈求避免任何苦難。其實,人的一生多少都會碰到疾病,多少會有意外,如果一個人的信仰可以幫他化咒詛為祝福,才有真正的平安﹗

另外,中國人對這些審查官,並不認為他們特別超越、神聖,常認為如果燒點紙錢,擺點祭品,讓他吃點甜頭,大概就不會定我們的罪,甚或幫我們一把,這是中國人對神祇的態度;因為人間衙門,也是如此。記得小時候,常常春節送灶神,每次媽媽會拿些糖果擺在那邊,她說「灶神下來時,給他點甜的吃,上天朝時他才會說好話」。很有人情味,卻類似中國的紅包文化。人不注重行得正不正,只關切有沒有給鬼神甜頭吃;中國人不講究審查自己,覺得最重要的是買通對方。

道教因七月十五剛好是地官生日,就跟佛教的盂蘭盆經穿鑿附會起來,把它變成自己的節日。佛教慶祝盂蘭盆會時,道教宣稱這也是他的節日──中元;於是七月十五日,就成了佛、道共同的節期––中元普渡。但是,佛教是供養三寶,即供養佛法僧;道教則改成渡亡,超渡亡者。明代法師祩宏,曾說︰「啊﹗普渡是供三寶,供佛法僧,根據經典,中元渡亡是弄錯了。」但是,一般人不太管這個,因為超渡亡、超渡祖先跟自己關係密切;供養佛法僧則跟自己沒有那麼直接的關係。

三、民間信仰︰

中元普渡,除了佛、道所說的目蓮救母,在七月十五普渡亡魂外,後來民間又繪聲繪影地增添了七月一日鬼門關開門的傳說。話說閻羅王大發慈悲,七月一日那天放出餓鬼到民間討食。所以,七月一日,家家戶戶要擺十二盤菜,讓餓鬼吃食;通常這時會大量殺生,預備食物祭餓鬼,讓牠們吃飽,才不會上門找碴。一個月內,左鄰右舍輪流祭拜,有人拜初一,有人拜初二,一個月後,吃飽了餓鬼又回陰間。

為什麼必須這樣祭拜?其實這跟中國人死後的世界觀有關;中國人很怕餓鬼找碴。為什麼?這與切身利益有關。其實,祭祖到現在還是台灣人相信福音的一大阻攔,跟這餓鬼的觀念密不可分。

中國人對死後其實有很大的盼望,希望真有永遠的生命。怎樣擁有永遠生命呢?沒有啟示之下,中國人認為人活著時,活得好就是要食衣住行樣樣不缺,還要有錢好辦事。然而,死了,沒辦法賺錢,當然要靠子孫供養;如果子孫不孝、不供養、不給飯吃、不燒紙錢,在陰間,不但挨餓,也不能輪迴超生。這問題太嚴重了,死後沒人供奉,便要淪為餓鬼,到處跟人家討吃,是很可怕的事;因著這樣的觀念,基督教不祭拜祖先的信念,便成了中國人接受福音的一大挑戰。

更有甚之,中國人相信人死為鬼,若能受子孫供養,會成為較善良的鬼,甚至可以保佑後代子孫,功成名就,賺大錢。反觀成了餓鬼呢?沒有子孫奉養,淪為孤魂,只好到處跟人家搶東西吃。又有橫死之人,如溺水、車禍、意外、凶殺,就成了惡鬼,除了吃不到東西之外,因係突然死掉,陰間沒有戶籍,沒有辦法報到,結果要「討交替」。「討交替」就是說要找替死鬼,好像要有人頂替他,他才能去陰間報到。傳說中,橫死後,三年內要找到替死鬼,要不就永不得超生。於是,惡鬼一天到晚霸占路頭,給人災厄。中國人深信這傳說,非常害怕,便覺得需要安撫牠,才不會生病、不會出車禍,所以就以祭拜或燒紙錢打發牠們走路,希望牠們不會作威作福。

這種怕死後成為餓鬼的恐懼,導致「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極度「重男輕女」的觀念。其實,生前不好好孝順父母,父母生病不照顧他,對父母惡聲惡氣,才是不孝;但中國人說「無後為大」,重死更重於生,如果沒有子孫供養香火,燒紙錢,給他飯吃,對祖先才是最大的不孝,因為讓祖先淪為餓鬼。

記得,我信主時,母親反應激烈。母親是鄉下婦人,聽到我信主,她說她不如拿菜刀自己砍死算了,養我真是白養了。她堅信入教的人,父母都睡在別人家的屋簷下,任風吹、受雨打,因為家裡沒有供奉他;到了陰間,因沒燒紙錢,她沒錢就會被別的鬼虐待。不平安、滿是恐懼,這是切身利益;萬一不幸真的沒有男丁,她相信自己會成為餓鬼。所以一般人所謂的「推己及人,普渡餓鬼」,最怕的還是餓鬼找碴。其實,孝,最重要的還是跟父母活著的關係。我信主沒多久,媽媽也接受福音;因我還是愛她,她還是愛我,這是活生生的事實,並不因我改信基督教就有所更改。但是,剛開始她有恐懼,很難釋懷,這是傳福音給年長一輩的人必須面對的問題。

對人死後成為鬼的恐懼,有無解決之道?中國人重視有形的物質,對於死後永生的看法,還是在乎有無一口飯吃,要的是薄薄的紙錢,不管他收到沒有。但是,我們知道永生來自於神,不是後輩的嗣養。死後,有形體的東西已經沒有了,生命還靠形體的東西生存嗎?養兒防老的觀念,其實很不可靠,也不是根本解決之道。

約翰福音六章35節︰「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中國人怕餓,怕渴,真是餓壞了;而主耶穌說,到祂那裡的必定不餓。主的話是靈、是糧,祂由天上降下的糧叫人吃了就不死。

四、批判︰

中元普渡,實則融合佛、道,又加上民間宗教;內容成了大雜燴。好像佛家說的人死後有三魂七魄吧﹗也是因要滿足多家說法,應運而生,充滿了矛盾。如「三魂」中,第一魂係為滿足佛家。話說人死後在閰王殿受審判後,酆都大帝會告訴你去哪個輪迴道輪迴,是第一魂。死後作七,就是說要轉世。佛家說七七四十九天,是說七天轉世一次,如果沒有轉成,再下七天,最後全部轉完世。

佛家作七其實就是為第一魂作功德;請和尚唸經,弄錢給祖先,這樣祖先轉世時可能會到較好的輪迴道,可能出生作人、作官,甚至升為天仙。 希望趁他轉世之前,替他作功德,可以送的就送,能怎麼打通關節的就怎麼打通,反正有錢能使鬼推磨﹗只是,如果轉完世了,還需受人供養嗎?還要超渡嗎?所以,又說此三魂,一魂轉世,一魂在陰間讓你為他超渡,一魂則在家中受子孫供養。其中第二魂在陰間繼續生活,仰賴陽間供給生活費。第三魂則在家參加「合爐」,受供奉,跟活人同住。

中國人的三魂之說,其實互相矛盾。明明已經轉世為人,卻還要回陰間被超渡。到底活人超渡的是誰呢?相信轉世,相信在陰間,又要相信在家裡,真是分身乏術。七魄則說七天消一魄,七七四十九天剛好消完七魄。以前不懂,覺得複雜,奧祕高深,了解後便覺三魂七魄之說貽笑大方。整個學說,處處可見衝突。

中元普渡,實在是各宗教按照自己目的,各立名目。佛教,供三寶,設齋僧大會,不但要請和尚吃飯,還要給紅包;現在又研議要設僧寶節。道家說建亡,要請道師作功德、超渡,於是荷包滿滿。一般人呢?怕災厄臨到、普渡餓鬼、流傳餓鬼說,心中全是恐懼、沒有平安。煞有其事地設一個月的節期請餓鬼吃食,好像真把問題解決了;人心中的恐懼不安,卻仍未得疏解。

五、結論︰

佛家說吃素不殺生,道家或一般人則為普渡餓鬼大量殺生;佛、道二者就中元普渡這一節日的作法,存著很大衝突。但大家都靠中元普渡取利,也就不太講究矛盾之處了。問題是︰若有真神,祂所喜歡的是祭禮嗎?祂會喜悅三官下凡視察時,人們討好地大擺筵席嗎?真神是這樣的嗎?祂對人要求的是什麼?彌迦書六章6~8節︰「我朝見耶和華,在至高神面前跪拜,當獻上甚麼呢。豈可獻一歲的牛犢為燔祭嗎。耶和華豈喜悅千千的公羊,或是萬萬的油河麼。我豈可為自己的罪過,獻我的長子嗎,為心中的罪惡,獻我身所生的嗎。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神要的實在不是祭品,不是千千公羊,或萬萬油河。萬物都是神所造,世界萬有都是祂的,祂的賞賜豐足,豈還向人要那些雜七雜八的祭品嗎?紙錢?祭禮?都不是真神要的東西。民間信仰完全不了解真神所喜悅的是什麼,只是按照人的觀念一廂情願地祭祀敬拜;聖經則給我們很好的啟示,叫我們知道我們的神,宇宙獨一的真神是超越的。

中元普渡儀式探討

一、儀式

A、瑜伽燄口施食

佛教最著名的普渡儀式,叫「瑜伽燄口施食」。傳說中,餓鬼的口是火燄,即「燄口」;什麼東西碰到牠,就會變成一堆火。要在燄口餵食,必須作法;作法會,即「瑜伽」。「瑜伽燄口施食」表示餵餓鬼,要唸咒語、辦儀式,方可讓餓鬼順利進食;這是佛教觀點,根據唐代不空和尚的《救拔燄口陀羅尼經》而來。現在的咒語、儀式,大都從密教經典而來,在顯教廟裡也很流行,因為平常賺錢、辦法會,全倚靠這些咒語。

施食的觀念,也是從《救拔燄口陀羅尼經》出來。「燄口」是個鬼王;一次阿難在靜坐,鬼王現身,說︰「明天你就要死掉,成為餓鬼,墮入餓鬼道;若你不餵我吃食,我會讓咒語實現。」阿難聽了很害怕,趕快找佛陀求救,佛陀就告訴他如何餵食餓鬼,教他咒語,餵飽牠們,以脫災厄。因著這部經典,餓鬼說在民間流傳廣遠。唐末這部經典曾失傳,到了元代又復傳。

B、水陸法會︰徵功德主

水陸大法會,通常賺錢最多。什麼是「水陸法會」?就是水上的、陸上的、聖啊、凡啊,不管神聖或世俗的,通通一律救渡。為什麼說是賺錢的好玩意?因常常徵功德主,法會有大有小,有的作一天、兩天、七天,最多還到四十九天的,場面浩大,有外壇、內壇,內壇擺什麼像,外壇擺什麼像,唸什麼經典,通通都有規定,反正愈有模有樣,就覺愈有效。那麼大的場面需要有功德主,主要功德主需要出一百萬元,還有隨喜功德(比較小的功德主),也要出資十萬、二十萬。救渡祖先總是要出點力、出點錢,所以一場水陸法會,主辦單位的荷包總是大有斬獲。

清朝,王應奎的《柳南隨筆》,曾對此習俗大加批評。有人問他說為什麼佛家要作七?為什麼七七四十九天魂就沒有了,就轉世啦?他解說七天一到人就轉世。七七四十九天呢?則因為每七天就是甲子,甲子到了七之後變成庚午,庚剋金剋木,午剋子,環環相剋,魂魄就散了。再問︰佛家作佛事,功效如何?作了功德,真能轉到較好的世?王應奎答道︰「唉﹗此乃愚夫愚婦之所為也。」其實,古人對於迷信的批判相當犀利者,不乏其人,其批判可能比今人更深入、更直接、更不畏權勢。

二、民間宗教的儀式

A、豎燈篙

在民間宗教中,通常另有一種儀式從七月一號開始,即︰在家門口豎燈篙;插起很高的竹竿,上面擺燈籠。為什麼要擺燈呢?意味著通知餓鬼開始餵食了。用燈通知餓鬼,亦有照明之意,免得鬼晚上看不見路,很有人情味的做法。中國人很擬人化,人走在路上需要燈,就覺得鬼也需要燈。然而,鬼不是在黑暗中行事的嗎?為什麼要特地為牠點燈呢?

B、搶孤

台灣民間儀俗,有個很有名的「搶孤」。意即孤魂野鬼,在空中飛來飛去,所以要將祭品擺在半空中。架起「孤棚」,在最高高達十層樓的竹架,擺滿魚肉菜蔬,罐頭瓜果,弄得像座山;還要化食,意即鬼有成千上萬,東西雖多,還是不夠吃,所以作法將食物變化成更多。然後,進行「搶孤」;意即餓鬼跟人一樣,東西雖多,不搶還是吃不到。於是,將人比作餓鬼,人要攀爬這十層樓的棚,象徵鬼搶食;壯丁搶「孤」,因而衍生成一種民間習俗。

搶孤很危險,擠來擠去,常造成意外,有時還摔死人。政府曾明定禁止,停了快十一年,一九九一年,又開禁了。搶孤危險性很最高。但若摔死人,卻會說被摔死的壯丁家中,可能有人做月子,家裡有死人,或一些「不乾淨」的東西導致他們不幸;一再合理化,更加深人心靈對鬼魂的恐懼。

一九九一年,宜蘭重新舉辦「搶孤」儀式。只是「搶孤」,改成「搶旗」;旗子上寫著「慶讚中元,普渡陰光」。搶到旗的人,相信這輩子會平安無事,會大行好運。一方面好玩,一方面也是寧可信其有,覺得搶得旗子就一生好運或平平安安,餓鬼不會上門;於是這民俗又風行起來。

七月三十日,餓鬼飽食了,家家戶戶開始拆燈篙,趕快送餓鬼離開。鬼月之說,總算告一段落。

三、批判︰

中元普渡一開始是孝親、是目蓮救母,結果變成渡鬼。整個宗旨已經變質,而超渡變成佛家和道家賺錢的管道。「人間佛教」,較有心、格調較高的佛教人士,其實蠻不屑這樣的作為,覺得這是賺死人的錢,稱之為死人的宗教。印順法師、證嚴法師、聖嚴法師,現在都不好意思做這樣的事。民間呢,還是很流行,一般坊間寺廟,主要靠此維生。

唐朝的韓愈,曾寫了《諫迎佛骨文》,對死人、亡靈的崇拜,感到非常厭惡。他指出︰夏、商、周,佛法未傳入中國,既無普渡,也無輪迴,亦無佛骨之說,然國家昌平、長治久安,皇帝也很長壽。可是,佛教興盛後,如魏晉南北朝國勢衰微、年代短少,梁武帝還因過度迷信亡國,最後餓死臺城。祈福不是該得福嗎?

做了那麼多功德,為何沒有福報?他舉歷史事件說明佛骨之說,其實不祥,該避之惟恐不及,不應招入宮中。韓愈力諫皇上廢佛,以免百姓愚昧地群起效之,荒廢一般營生,鎮日燃幣、供佛、浪費金錢。皇上看了很生氣,就將韓愈貶官了。

其實,中國文化傳統中,存有諸多寶貴的智慧遺產,只是沒有神的啟示。若要使福音不至於在中國成為難耕耘的荒漠,就必須了解古聖先哲的思維,思索如何將福音真理光照中國文化。

活人救死人的中元普渡

一、超渡與罪惡的人際關係

A、「超渡祖先」與「白道關說」

「超渡祖先」背後的價值觀,似乎是講究孝順,要為祖先在陰間謀幸福。值得疑慮的卻是,就法律公平性看,若有錢人生前作惡多端,死後是不是只要子孫有錢,肯花錢超渡做功德,惡人就可超生,甚至到較好的輪迴道,無關個人生前作為?如果這樣,就存在極大的不公平。窮人怎麼辦?若後代貧窮,無法做功德,即使是好人是不是也只好一直待在地獄?

如此,一個人的罪惡獲得赦免,似乎與個人的義行無關,而在乎於有沒有人幫他作功德;與基督教中世紀的贖罪券無異。然而,在人間,人若犯了重罪,如︰強盜、殺人罪,法官根本不准予以交保,何況死後審判呢?台灣民間信仰的假設,卻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功德做得大,就一心相信不必顧及法律的公平性。和尚跟道士,宛若陰間的民意代表,負責關說。「嘿﹗你要放人啦,去閰王那兒放這個功德做得多的人出來。」和尚、道士似乎擁有特權,進到陰間,跟閻王說一說、唸唸經,關節打通,就能放人了。實在是把人間歪七扭八的人際關係,應用到屬靈世界了。真正的審判者,是不接受任何賄賂、關說的。民間卻想像陰間判官、閻羅王,通通都是可以買通的,可以作法的。

事實上,父罪不能子代,子罪父也幫不上忙,各人要擔當自己的罪惡。以西結書十八章20節說︰「惟有犯罪的,他必死亡,兒子必不擔當父親的罪孽,父親也不擔當兒子的罪孽,義人的善果必歸自己,惡人的惡報也必歸自己。」這世界唯一的贖罪祭是耶穌基督,祂已為我們的罪死在十架上,祂以自己的生命重價將我們贖回,祂是恩典的賞賜; 神照各人所行的審判人,祂是公平、超越的審判官。

B、「普渡餓鬼」與「黑道勒索」

「普渡餓鬼」,好像具推己及人的精神。似乎說「啊﹗孤魂野鬼餓那麼久了,給牠們吃吧﹗」說穿了,怕餓鬼搗蛋、怕成為替死鬼,恐怕才是中國人普渡亡魂最根本的動機。與其說具推己及人的善心,不如說是恐懼,怕鬼神的勒索;與其說是救濟,不如說是賄賂。這種情形有點像黑道到家中要保護費,不給就撒野,鬧得 犬不寧,於是趕緊給錢打花黑道大哥走路。而台灣人給「好兄弟」燒冥紙,讓牠好走路,跟賄賂黑社會有什麼差別呢?中國人對對鬼神的態度,其實是因心生恐懼,而渴望敬而遠之的。

唐朝的胡致堂,在《通鑑綱目》裡,對燒紙錢的文化嗤之以鼻。他說︰「古者祭必以幣所以交神,猶人之相見,有贄以為禮,非利之也。」意思是,古時候,人若祭祀,必以某種具代表性的東西與神交往,就像人們相見彼此交換禮物;「有贄以為禮」只是一種禮貌,而不是利益的交往。而「後世淫祀紀眾,於是廢幣帛而用舂帛,是以賄交神,使神而果神也,神豈可賄?」後來呢?祭祀愈來愈放肆,廢了以前的祀、較好的禮儀,而用舂帛取代。「是以賄交神」,結果以賄賂來跟神交往;但是,「使神而果神也」,如果神明真是神明的話,「神豈可賄邪」

,真的可以賄賂嗎?其實唐朝文人,特別是儒家,對於佛、道的迷信,有相當深刻的反省。歌星蘇有朋最近有兩個朋友車禍死了。五年前,他和四個死黨一起到一座廟許願,求保佑,說功成名就後,要回來還願。五年後,還願當天,途中朋友乘坐的車,突然翻落山谷,兩個當場死了。那是還願的過程,有人就說拜的那個神可能是陰神,還願的方式就是要他們的命。我的祖父,據算命的說,命薄。祖母很緊張,一天到晚找乩童作法,作法沒多久,祖母發生車禍,一、兩年後死了;有人說祖父的壽命是祖母換來的。常言道,魔鬼給了你什麼,就會要回什麼;跟魔鬼打交道,是交換的、活生生的、猙獰可怕的。

人一直都怕鬼︰魔鬼來就是要毀壞,要人家恐懼、沒有平安、使人無知,以致愈相信牠的權勢、愈賄賂牠、愈討好牠;但魔鬼是需索無度的,是整個靈魂的敗壞。人如果要脫離台灣社會這種鬼神崇拜、要跟牠們斷絕,沒有其他管道︰相信耶穌基督是唯一救贖之道。在這世界上,人只有兩種選擇,一是臣服在空中執政掌權的、管理黑暗惡者的勢力;一是相信耶穌歸於真神。我們必須服在神的權柄下,而且我們的神比這世界上的更大。只有這樣的信靠,才能夠脫離恐懼、脫離輪迴之說的交錯。

其實,耶穌基督帶給我們平安,聖經也賜下寶貴應許;約翰壹書四章4節︰「小子們哪,你們是屬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我們要識破撒但的詭計、知道牠確實存在,然而我們要更清楚知道「在我們裡面的真的是比這個世界上的更大」。只有這樣,才沒有恐懼,足以勝過一切。因為,主基督已經顯明了,祂已經掌權。所以,不需要畏懼鬼,雖然牠們常在這世間橫行。

二、超渡的非理性

甚至不需真理的光,用常情就可判斷「中元普渡」漏洞百出。一方面要輪迴,一方面要轉世,已經轉世了,卻還要在陰間受苦,要超渡,要在家裡接受供養;諸多矛盾存在。其實,堅信超渡的人,一開始就假設人死後一定墜入地獄道或餓鬼道;這樣的觀念,主要來自道教︰覺得人死了就是到陰司報到,人的歸宿就是陰間,從沒有想過人有到天堂的可能。中國人這樣假設他的祖先,也這樣假設自己的未來;完全沒有盼望﹗

超渡純粹變成儀式,今年超渡,好像真的轉世或到較好的輪迴道。明年呢?再超渡,再轉世一次。後年?再要超渡﹗有點荒謬,祖先為了你給他超渡,可能得常常回到陰司。有效的超渡,不是應該一次就有效嗎?怎麼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呢?那表示一直都沒有超渡成功。超渡已成為純粹習俗,與孝順無關,也失去了慎終追遠的意義。再說,一個需要錢、需要幫忙、需要救濟的祖先,真能保佑子孫嗎?這樣的習俗,是未經思考的行為。

三、結語

台灣民間信仰,非常世俗化。到醫院送紅包有效,就覺得送神明紅包有效;需要倚託民意代表,就覺得可以倚託道士;覺得花錢消災,給黑道走路費,就普渡孤魂野鬼,送走好兄弟。說起來,簡直是世俗人際關係的再版,而且是罪惡人際網絡的再現。神若真像死去的人需要我們去超渡、關說,像餓鬼一樣需要我們施食,這樣的神值得敬拜嗎?

約翰福音四章23節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上帝是個靈,所以拜祂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台灣在庸俗、邪惡的民間信仰裡,已沉浸太久。其實,神跟人之間的關係,不是交換、不是賄賂、也不是討好;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來拜祂。讓我們跟神的正常關係是行在公義和慈愛中,是行在誠實中,而不是在種種扭曲中、不省察自己作為或一心一意想改變神觀點的迷思中。「時候就要到了,如今就是了。」神已經賜下大使命︰我們要幫助我們的鄰舍走出「好兄弟」的世界,走出黑暗的權勢,幫助他們進入神光明的國度。

*(本文係中華信義神學院舉辦之「智慧人生」講座演講記錄)

<延伸閱讀>

1.中國民間宗教信仰簡介 (龔天民 牧師/著)

2.會有輪迴嗎?

3.世間有人死後變鬼這事嗎?

4.人死之後到哪裡去了呢?

5.祭祖問題之再思 — 何處往生

6.六道輪迴真相

7.誰是神呢?怎麼知道你所拜的是真神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