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有記憶開始,對生命總是會出現許多疑問,例如:我從哪裡來?死後會去哪裡?我不斷思索這些問題,也詢問父母長輩,但他們總是無法給予令我滿意的答案。

雖然生活中沒有太大的不順遂,但每次遇到問題時,我不是與家人討論,而是去求神問卜。我習慣求助朋友口耳相傳、據說很靈驗的人或神明偶像,一開始心裡重擔好像解脫了,然而回到現實生活後,重擔還是在,只好用另一種方式,例如努力工作、消費,來刻意抹滅或遺忘,以為只要時間久了,心裡的擔憂就會淡了或是沒有了,可是過了幾天,這些擔憂再度出現。生活常常上演這樣的戲碼,問題不斷地重覆,沒有人給予我真正的平安與答案。

後來,奶奶過世了,她常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與夢中,我為此懼怕也感到疑惑,親人過世怎麼會讓我如此害怕?我求問神明尋求解答,也喝符水、以藥草泡澡及唸佛經,樣樣都做,但不安的感覺還是揮之不去。

金融海嘯那年,突然想起一位同事惠如,每個月幾乎是很吃緊的度過,想問她是如何辦到的。電話那頭,她訴說著自己靠著教會生活度過經濟難關,我才知道她信主了。心想,奶奶的事真的很困擾著我,於是我提起勇氣請她為我禱告。電話中聽見她說:「親愛的天父,我們感謝你,讚美你!這位姊妹心中有不平安,祈求你賜下平安在她的心裡……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說也奇妙,我心中那份恐懼竟然就不見了!

經過兩、三個月,我家對面的超市突然變成教會,有次倒垃圾時,竟看到惠如正在對街;原來惠如的教會搬遷,她特地來幫忙。有一天早上,我帶著兒子經過教會,門口站著一位美麗的阿姨簡春美姊妹,問我兒子要不要進來?於是兒子牽著我進入教會。坐在椅子上聽著詩歌,歌詞句句好像都在對我說話,讓我的眼淚不停地流下。到了下午,我拿水果去請教會的人吃;那天,我便接受惠如的邀請,開始參加週三晚上的小組聚會。

經過幾次聚會後,小組長問我:「妳相信耶穌是妳個人的救主嗎?」我說我相信。過一段時間,他又問:「妳已相信耶穌是妳個人的救主,那妳願意受洗嗎?」我吱吱唔唔,小組長說:「沒關係,希望妳更清楚這個信仰,而且是不勉強的。」

考慮要不要受洗這段期間,其實我很掙扎,先生是拜拜的,我媽媽也說,長輩都還在,為什麼不等不在的時候再受洗呢?但我想,唯有這位神能賜下平安,之前我所拜的,只會讓我感到恐懼;而且這位神不用拿香,隨時都可跟祂訴說心裡的事。於是經過信仰造就後,我於二○○九年十月廿九日受洗,成為上帝的兒女。

以前我總是害怕死亡,擔心死後不知道是先到十二層地獄去,還是直接上天堂?信耶穌之後我明白,死後是回到創造我們的上帝那裡去。從前我也不知道除了生我的父母親之外,在天上,我還有一位很愛我的上帝,信主後,我的害怕被上帝拿走了,取而代之的是祂滿滿的愛。

作者: 黎靜軒(台中市)
資料來源:耕心週刊20110529第769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