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  孫中山先生是中國的開國元勳,是辛亥革命的首領,推翻了中國幾千年來的君主專制政體,創立了中國,成就了東亞歷史上千古未有的偉業。而在這個偉大的歷史運動背後,乃有一個超凡神聖的力量一直支持著他,孫中山先生自己見證道:“革命的成功,在於仰賴神的恩助。

  中山先生不但是中國“民族革命”、“政治革命”和“社會革命”的領導者,他同時也是中華民族“心靈革命”、“宗教革命”和“思想革命”的領袖。

少年慕道

  中山先生自幼即好追求真理,當他入學讀書時,就已令私塾的老師對他刮目相看。他常向母親楊太夫人問及宇宙人生的奧秘,尤其對天地的創造,死後的問題,十分好奇,常使楊太夫人驚異辭窮。十三歲時隨母親前往檀香山,據其自傳裡說:“始見輪船之奇,滄海之闊,自是有慕西學之心,窮天地之想”。十四歲時,進入當地一間基督教學校就讀,校長韋理思先生(Alfred Willis)對他尤其關愛,中山先生十分勤于參加每日早晚的祈禱會及主日的崇拜,對於基督教教義的認識逐漸加深。十七歲時,轉學聖路易學院,當時他已決志歸向基督,且有受洗的意願,不料長兄得知十分震怒,命令他輟學返國。

  中山先生自檀香山回到故鄉中山縣翠亨村,見鄉人愚昧無知、膜拜偶象,便對他的同伴陸皓東等人慨然長歎,並且義憤填胸,跑到北帝廟,指著偶象說:“這種人手所造的偶象,自己都不能幫助自己,怎麼還能幫助人?我且拉斷其臂,看它是否有靈。”這事傳遍了全村,引起了群眾的公憤,認為他罪孽深重,便敲鑼聚眾。中山先生既為鄉人所不容,只得離親別鄉,前往香港。此舉雖不能與改教運動的馬丁路德相比,卻可與以色列民族救星、士師基甸相媲美,乃是反對“所流傳虛妄的行為”(聖經彼得前書一章十八節),也可以想像中山先生的思想信仰,乃神聖崇高、睿智不凡的。

胸懷大志

  中山先生抵達香港,隨即進入拔萃書院就讀,課餘時前往道濟堂,參加聚會,又蒙區鳳墀長老的循循教導,在國學與靈性上都得到造就。後由美國宣教士喜嘉理牧師(C.R.Hager)在公理會為中山先生施洗並於教會註冊,取名“日新”(與逸仙同音),乃為“得救重生”、成為新人“之意,當時中山先生年十八歲。大哥聞訊,大為不滿,竟召其赴檀香山,並收回其分得之家產,中山先生卻處之泰然,毫無怨言。又為防止中山先生接近教會,時常加以監視;先生極其苦悶,深恐壯志消磨,委由其老師芙蘭諦文,資助他回國。後入廣州博濟醫院專攻醫學,目的在借行醫掩護革命運動,實現救國救民的大志,當時年僅二十歲。次年轉入香港雅麗醫院就讀,院長康得黎博士,乃一虔誠的基督徒,這與中山先生倫敦蒙難得救有重大的關係。二十七歲時畢業,名列第一,各科都得一百分,而且打破了全校的記錄,由此可見他的智慧,乃由天而啟,非同凡響。

熱衷佈道

  孫中山先生不僅為著革命奔走,又熱心傳揚福音。據為中山先生施洗的喜嘉理牧師表示:中山先生傳道的心志甚是堅定,倘若當時香港或附近地方,設有完善的神學院,又有人給予資助,那麼孫中山先生,必為當代著名的宣教師了!而且以他的熱忱與毅力,必定能吸引許多人信靠基督的。另外根據史學家羅香林教授所著“國父與歐美友好”一書,及香港基督教聯會主編的“香港基督教會史”記述,孫中山先生曾于假期與喜嘉理牧師前往香山縣佈道,而且一路分售福音書刊,帶領友好歸依救主。

推心置腹

  民國元年二月孫中山先生曾覆信給美以美會的高翼聖韋亞傑,信中說:“政教分立,幾為近世文明國之公例,蓋分立則信教、傳教皆得自由,不特政治上少紛擾之原因,且使教會得發揮其真美之宗旨”。中山先生在致其師康得黎博士的書信中,說:“吾師為餘事工所獻之忠誠的祈禱,實令心感。餘現正努力謀中國信仰之自由,並預卜此新建之邦,必能使基督聖道,日見興旺,此則堪以告慰者也。”民國元年五月也于廣州基督教聯歡大會上致詞,說:“兄弟今日返來,得立於二十年前從學之地,與牧師兄弟姐妹同聚一堂,誠夢想所不及基督徒正宜發揚基督之教義,同負國家之責任,使政治宗教同達完善之目的。”民國十三年,中國基督教育年會廿五周年慶祝大會,敦請孫中山先生致詞,謂:“教會之入中國,既開闢中國之風氣,啟發人民之思想,使吾人卒能擺脫異族之羈絆,正如摩西之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惟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後,猶流離困苦於荒涼沙漠間四十年,而必待約書亞以領之,而至迦南美地,是欲求一團體,而當約書亞之任,以領中國人民至迦南乳蜜之地者,舍中國基督教青年會其誰乎?”

至死不渝

  孫中山先生最令人感動的,是民國十四年三月十一日彌留之時,以堅貞的語氣,對當時圍繞他病榻的家人摯友,所作的遺言,他說。“我是一個基督徒,受上帝之命,來與罪惡之魔宣戰,我死了,也要人知道我是一個基督徒。”在儒釋道各教占壓倒多數的中國,一般士大夫,大多噤若寒蟬,不敢公開承認基督,中山先生能始終不渝,見證主道,可見其信仰的真誠與熱烈。

同道相助

  中山先生既自證其革命運動,乃受上帝之命,與惡魔爭戰,其數十年來的艱苦奮鬥,冒險犯難,以及出死入生乃在於有同道的協助,上帝的保護。例如在港粵,則有鄭士良、陳少白、隨皓東、左鬥山、王甫賢、何啟等;在星洲,則有林文慶、黃康衢等;在日本,則有趙明樂、趙峰琴、張果等;在美國,則有司徒南達、黃旭升、毛文明、伍盤照、伍于衍、黃佩泉等,均為基督徒,也為他的患難之交。

倫敦蒙難

  尤其是倫敦蒙難,正在千鈞一髮、九死一生之時,全靠賴他的老師香港雅麗醫院院長康得黎博士的營救,康博士乃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然而若不是在檀香山偶遇康得黎老師,中山先生就無法得知康得黎博士將返回英國,更不知其倫敦的地址了,足以證明確有神的奇妙安排與保守。脫險之後,孫中山先生親筆寫信給區鳳墀長老說:“弟被誘擒於倫敦,牢於清使館,十有餘日,擬將弟捆綁乘夜下船,私運出境初六、七日內,無人知覺,弟身在牢中,自分必死此時唯有痛心懺悔,懇切祈禱而已。一連六七日,日夜不絕祈禱,愈祈愈切,至第七日,心中忽然安慰,全無憂色,不期然而然,自雲此祈禱有應,蒙神施恩矣。但日夜三四人看守,窗戶俱閉,嚴密異常,惟有洋役二人前已托之傳書,已為所賣,將書交與衙內之人,密事俱俾知之,防範更為加密!而可為傳消息者,終必賴其人,今蒙上帝施恩,接我祈禱,使我安慰,當必能感動其人,使肯為我傳書,簡地利(按:即康得黎)萬臣兩師,他等一聞此事,著力異常,即報捕房,即稟外部,初時尚無人信,捕房以此二人為癲狂者,使館全推並無其事,初報館亦不甚信,迨後彼二人力證其事之不誣,報館始為傳揚,而全國震動,歐洲震動,天下各國亦然。沙侯(首相)行文著即釋放,不然即將使臣人等逐出英境。此十餘日間,使館與北京電報來往不絕,我數十斤肉,任彼千方百計而謀耳。幸天心有意,人謀不藏,雖清勇陰謀,終無我何。弟遭此大故,如浪子還家,亡羊複獲(參閱聖經路加福音十五章),此皆天父大恩。敬望先生進之以道,常賜教言,俾從神道而入治道,則弟幸甚,蒼生幸甚!”

臨終遺命

  由此可知孫中山先生信仰的虔誠,祈禱的懇切,乃是一位有基督生命的信徒。當辛亥革命成功之時,中山先生在美,盧廉老先生欲為其設宴慶祝,中山先生謙虛懇辭,且謂,不必盛宴鋪張,只須吃一碗麵便可,並首先向神感恩,謂革命之成功,乃在於仰賴上帝之恩助,特以聖經腓立比書第四章第六第七節:“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借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兩節經文贈與盧老先生,誠如孫中山先生的哲嗣孫科博士于其家書中說:“父離世前一日,自證我本基督徒,與魔鬼奮鬥,四十餘年,爾等亦當如是奮鬥,更當信仰上帝。”

資料來源:福音的橋樑http://www.blessed.org/chinese/expgod/szs-ch.htm
延伸閱讀:孫中山生平(維基百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