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中信》之<觀點與角度>欄目  作者 張宇理/蘇緋雲博士/李立人博士

施受:
  據報導說,古生物學家發現了六百萬年前的人類遠祖化石。但聖經所說,上帝創造人類始祖亞當、夏娃的年代算起來還不及一萬年,未免過短。你們怎麼解釋這些聖經與科學的矛盾?我怎麼知道你們的聖經可靠?
  張宇理:
  關乎地球和人類年齡,虔誠的基督徒科學家當中也有不同看法。第一種看法是人類歷史很短,不及一萬年,科學的監年法不一定可靠。第二種看法是科學監年法原則上可靠,但地球年齡雖高,卻無損於上帝創造天地的事實。無論如何,這兩派科學家都督信聖經所載:「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世記一1)。科學見解不同,並不妨礙他們對上帝的信心。畢竟不論是上帝的存在,或是人類對上帝能有的知識,並不建基於區區一個「地球和人類年齡」的題目上。我們信上帝,因為我們親身經歷過上帝。我們更堅信上帝,因為我們看見宇宙萬物背後的規律和匠心設計。我們信聖經是上帝的啟示,因為我們親眼看到聖經預言的應驗(例如以色列亡國二千年後復國),看到聖經充滿真理與人生智慧,使凡謹守遵行書中教訓的國家與個人都蒙福。我們信耶穌是救主,因為他的生平應驗了聖經中對救世主的預言,他的言行見證上帝;十字架的救恩經得起我們一思、再思、深思,然後才逐漸恍然明白個中奧秘。我們更堅信耶穌,因為看見凡真心信他並遵他話去行的壞人生命都獲得徹底改變更新。我們自己的生命也因他得著提升。此外還有很多很多理由叫我們信他,無法一一盡書。只要讀者不鑽牛角尖,不執著一個自己不明白的問題,並把這問題變成大山擋住自己的視線;只要讀者真有實踐真理的心,便也能明白真理,並能體驗上帝的實在。
  至於施受君所提出的問題,我們既不反知識,也不反科學,所以特地邀請不同看法的基督徒科學家作答,讓讀者也能明白其中一二。不過,值得再三強調的是,無論這些基督徒科學家對地球和人類年齡的看法怎樣,這都不構成他們信耶穌的路障。

從碳十四說起–蘇緋雲博士(生化學家)

一、碳十四可信嗎?
  生化學家在實驗室研究生物年代,很信任碳十四計算法。譬如他們找到一些含碳的東西,如木頭、骨頭等,就計算其中碳十四與碳十二的比例。正常的碳是碳十二(C-12),放射性的碳是碳十四(C-14)。在今天的環境中,碳十四與碳十二的比例大約是1:1,000,000,000,000。許多碳十二才有一個碳十四。


  動物活時,要吃喝、呼吸,體內與環境的碳十四與碳十二比例應該是一樣的。動物死後,體內的碳十四因為是放射性的,所以遺骸中碳十四愈來愈少。我們拾到一根骨頭,可以測試其中有多少碳十四;例如若有十個,便再看今天外面的環境有多少碳十四,如有二十個,則推論是這個動物已死去五千多年。因為由二十變十,少了一半,而碳十四之半衰期(half-life)是五千多年。
  你看這結論有問題嗎?有的,因為動物死時,環境中的碳十四不一定等於今天環境中的碳十四。
  那麼,當時環境中的碳十四有多少呢?沒有人知道。
  用碳十四計算年齡的方法,是從一九五五年開始,距今不到五十年。所以,即使距今一百年的環境中有多少碳十四,我們也無從知道。假若我們假設過去的環境中的碳十四和今天一模一樣,那麼結論就可能錯了。因那動物活著時,也許環境只有十一個碳十四,那麼由十一減至十,那動物便沒死了五千年之久。
  還有一個可能的例外:有些生物能分辨碳十四和碳十二,它們拒絕吸收碳十四。這樣,它們尚活的時候,體內的碳十四就比外界環境中的碳十四少,若我們把它死時體內的碳十四量(碳十四與碳十二的比例。下同),看作與今天環境中的碳十四量一樣,豈不是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嗎?
  今天我們信任碳十四,是因為在實驗室做研究時,有個起點計算。我們知道開始時有多少個碳十四。可是若在外面拾來一根骨頭,以碳十四計算,就只能草率地將在實驗室的貽d頭,當作那動物的開頭,其實沒有真正的開頭。那麼,結論怎能正確?幸好,我們可以借助樹木的年輪作研究。樹木多是一年一個年輪,有時一年兩個,有時兩年一個,相差不遠,不會相差幾萬倍。今天最老的樹是四千多歲,只要它仍活著,就可計算其年份。最中心的年輪是四千多年前生的,我們可以用年輪來對照一下。所以,四千多年內的東西,以碳十四方法計算,結果也許不錯。再早的就無法測知了。
  如果聖經創世記第六至九章記載洪水滅世之事是事實,則最老的東西應該是有四千多年;因為洪水時所有東西都被淹沒。洪水前後的世界應該截然不同。也許洪水前碳十四很少。聖經說:「當挪亞六百歲,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四十晝夜降大雨在地上」(創世記七章11至12節)。這情況可從美國華盛頓州聖海倫火山爆發瞭解一二。一九八零年五月十八日是個大晴天,萬里無雲,但火山爆發時,附近下了很多雨。原因是火山爆發後(大淵的泉源裂開),地下水和熔漿等一同爆湧,山上的雪變成水氣,噴湧至七、八萬尺高空,冷卻後,聚在爆上高空的火山灰上。火山灰是細小的石頭熔化再凝結的火山玻璃片,這些細小的玻璃片就成了凝結點,水氣凝成水點(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因此火山附近傾盆大雨(降大雨在地上)。由此看來,洪水前與洪水後地面的情況也必發生很大變化。從宇宙光碰撞氮氣而成的碳十四,在洪水後也許增加了,因此洪水前的生物死時體內的碳十四就比現在環境中的碳十四少得多。雖然這也是假設,但也是合理的推論。

  所以用碳十四監年法,有以下幾點須知:
  只有含碳的東西,如木頭、骨頭等,才可應用此法。
  因碳十四的半衰期是五千多年,故不能推得太遠,頂多不過十個半衰期??五萬年。因此不能推算百萬、千萬、萬萬年的結果。
  碳十四監年法假定過去與現在環境中的碳十四不變,又假定環境已有足夠時間達到平衡,這些假定都是根據進化論,認為地球已存在極長的時間。(我在大學時,課本說是廿六億年,現在一般認為是四十六億年。)所以用現在量到的碳十四,當作該生物剛死時的體內含碳十四量,就會算出很長的年齡來。
  有些生物拒絕吸收碳十四,那麼,就算它還活著,也可能算出來死了幾千年。

二、放射性元素計算法
  另外一個監年法是「放射性元素計算法」。所謂「放射性元素」,是指有些元素會自然變成另一種東西,最普通的是鉀(K)會變成氬(A),於是鉀四十(K-40)就叫做放射性元素。研究石頭中有多少個鉀四十,有多少氬,便可計算這石頭的年齡。
  這計算法看來很簡單,由一樣東西變成另一樣,但所得結果未必正確。我舉一個例:在你進來時,看見我在看書第一千頁;你想知道我已在這裡看書多久了,於是坐下來看我閱讀的速度。你觀察我一分鐘看一頁,於是你推算我在此已看了一千分鐘書。但這算法不可靠。為什麼?因為也許有些是空頁或插圖,有些我隨便翻翻,或不專注,幹了別的事。你現在的觀察當然是正確的,但你只能觀察我現在的速度,無法觀察過去。
  再舉例說,放射性元素監年法有所謂「半衰期」,例如本來有一百個鉀原子,經過若干時間剩下一半,再經過同等時間,再剩下一半的一半,如此類推。比方「半衰期」是四十五億年,過了四十五億年,一百個變了五十個;再過四十五億年,只剩下二十五個。試想,若半衰期速度,過去與現在不一樣,所計算出來的年份就不能準確了。
  再說,即使速度不變,我是否真的讀了一千分鐘呢?如果我不從第一頁開始讀,而是一打開就看第一千頁,若以為我已看了一千分鐘,那豈非錯了六萬倍?同樣,如果我們沒有觀察過那塊石頭最初是怎樣,實在很難推知它存在多久。
  再說,計算時,假如石頭是在一個封閉系統裡,沒受過外界影響,沒其他因素加入或流出;然而我們又怎知道呢?我們並非從石頭最初形成就看著它啊。
  基於上述三個假設,放射性元素計監年法並不準確。只要三個假設中有一個不準確,計算出來的年份就不準確了。例如華盛頓州的聖海倫火山於一九八零年爆發後,一九八六年出現一個新的小山頭(熔岩),這事距今僅十四、五年,我們看見它的出現,可是若用放射性元素計算,得出結果是距今三十五萬年。真是錯得厲害!

三、標準化石是怎麼一回事?
  進化論學者尚可用另一方法對證,就是「標準化石」。他們先假設並編列所有動物進化的先後次序,例如先是海底動物:魚,然後到兩□動物,跟著是爬蟲、雀鳥、哺乳動物,最後進化到人。
  他們根據什麼編排這個次序呢?原來二百年前英國開鑿運河時,他們發現海底動物的化石在最低層,其上依次是魚、爬蟲。但在其他地方並不一定這樣。有些地方海底動物的化石在山頂。有些人說,這是由於地殼變動。但這也只是一個意見。即使全世界的化石最低層都是海底動物,然後是魚、爬蟲,那也不代表是進化過□’7b。
  例如,海底動物住在海底,死時自然在海底;魚浮游水面,故魚的位置自然較上;兩□動物住的地方更高,死時屍骨就在較高處,依此類推,其他動物亦因所處地方不同而被埋在不同地層。假如懂得這樣思想,自能分辨是非,聽到別人的報告時,不會輕易相信,反會問對方是怎樣做實驗的?例如:
  是否有些實驗沒有做?
  結論是否可合理藉實驗推出?
  所得的是唯一結論嗎?能否藉同一實驗得出另一結論?如果這些問題不能通過,則所做的實驗便是沒有結論。

四、恐龍化石的年代怎樣計算?
  有說「侏儸紀」是一萬萬年,究竟這根據什麼定出來的?其實這只是某些人推論同意的說法。某些人先接受了進化論的假設,然後問:從恐龍到人需要多久?自然不是幾十年、幾百年了,大家都沒看見,於是說它幾萬萬年好了,反正大家都不在,就不必爭論了。大家同意需要一、二億年,因此規定侏儸紀是一、二億年的石層。
  假如我們拿一塊恐龍化石去問研究古代化石的生物學家(Paleontologist),他會問是在哪兒找到的,我們說是從加拿大阿爾巴達(Alberta)紅鹿河(Red Deer River)找到的。他翻查書本,就答是一萬萬年的化石。問他怎知道,他說:「它所在的地層是一萬萬年,恐龍埋於此。那裡的泥土本是軟的,恐龍埋在其中,一起變成石頭。」如果問他如何算出這是一萬萬年的地層,古代生物學家就說:「地層的事與我無關,去請教地質學家吧。」於是向地質學家請教,他也說那是一萬萬年的地層。問他怎知道,他答道:「因其中有這些恐龍的化石。」恐龍是一個標準化石,恐龍所在的地層就叫「侏儸紀」,「侏儸紀」是一億年的石層。古生物學家說,因為地層是一億年,因此化石是一億年;地質學家說,化石是一億年,因此地層是一億年。這叫做「循環推理法」(Circular Reasoning)。你看出問題嗎?
  你知道為什麼進化論總是給你千萬年嗎?因為沒有人見過進化,所以進化是極慢,需千萬年。但我會問:既然沒有觀察,怎知有發生?既然沒有觀察過進化,怎知有進化?

五、科學方法是萬能的嗎?
  且將碳十四與所謂「標準化石」方法計算出來的結果對照一下,例如有一種木頭以標準化石法計算出來有七千萬年,以碳十四計算則只有四千年,兩者相去甚遠,相差萬倍以上,那麼哪個辦法可靠?又例如,有一塊木頭與恐龍同地層,恐龍被稱為一個標準化石,有恐龍的地方被稱為一萬萬二千萬年,以碳十四計算,只有一萬二千年,相去亦萬倍。又如有些木頭與恐龍在一起,標準化石是一萬萬二千萬年,若以碳十四計算,只有九百年,相去十萬倍。以標準化石計算所得的結果與碳十四法的結果,有如此大的差別,我們真要在這些結果上打個很大的問號。
  若就科學而言,至今尚未有一個正確方法可計算出化石的準確年代。既然如此,我們沒必要相信這些東西是千萬年前的。我們能知道的是文化,例如中國文化,有文字記載的約三千七百年,其餘幾百年是傳說,我們多數稱「中國文化五千年」。又如埃及、以色列的文化也是幾千年,所有我們可知的文化都只是幾千年,而不是萬萬年、千萬年,所以最可靠的資料是人類的文化。
  有人以碳十四計算恐龍化石上尚未變成石頭的部份,算出來是二萬年,結果遭人指責,由於那麼短時間怎可進化呢?我沒看過第一篇報告,只看過第二篇報告,第二篇報告是反對第一篇的,理由是:一,寫第一篇報告的人不是科學家,他們到卡理基(Carnegie)博物館要求取化石時,沒向管理員說明用來作碳十四測驗;二,拿到亞里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請他們計算時,沒說明是恐龍骨頭。其實沒有說明以上二者有何不對?說明了,反會有偏見,所以第二篇提出的反對理由,可笑之極!在新藥的研究上,很多時為了客觀,故意不讓試用者知道他所得的是新藥或只是糖片,避免試用者心理作用,不能客觀。
  單講科學,我們不知道化石的年代;若講文化,則知道只有幾千年;若相信聖經,相信創造者的話,這世界也是幾千年,孰是孰非,很是明顯!其實,透過科學能知道的很有限,科學只能研究痕7b在的東西,因要透過觀察、實驗、研究,不能觀察的不能叫「科學」,所以科學只能研究現在,不能研究過去,過去叫「歷史」;歷史是以前的人的記載,可以用研究歷史的方法加以考證,但也並不完全;惟有上帝的話是真理,最為可靠。
  上帝能在六天之內創造天地嗎?他既是大能者,當然可以。有人說,上帝用進化來創造。當然,他可以那樣做,問題是:他有沒有那樣做?這一點,聖經說得十分明白清楚。聖經不但重複每日是有晚上(單數),有早晨(單數),更加上定義(創世記一章5節原文作??這是一日)。上帝起初造天地,也起初造人(馬太福音十九章4節),人不是「起初」之後千萬年才有的。上帝造的都是好的,不是慢慢進步的(創世記一章31節)。上帝用自己的手指寫上十誡「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上帝當守的安息日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給了我們一週七日的定規(出埃及記廿章9至11節),上帝既如此寫,我不敢告訴他「你寫錯了」。伊甸園是樂園,不是建在千萬年積下的屍骨化石上。「死既是因一人而來」(哥林多前書十五章21節),「死又是從罪來的」(羅馬書五章12節),亞當夏娃沒有犯罪前並沒有死亡;但是,當始祖犯罪,要自己分別何為善何為惡,不聽造物主善惡的標準,一切就都不理想,達不到標準了。(聖經的「罪」,就是「達不到標準」之意。)不理想,當然就會死了。就如球在跳,每下都比上一下低,因此必然死亡。耶穌基督,上帝的獨生子,創造一切的主宰(約翰福音一章),因為愛我們,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為我們承擔罪帶來的結果??死,又勝過死亡而復活,因此我們知道他成功處理了罪的問題,叫我們可以因信靠他而稱義(羅馬書四章24至25節)。哈利路亞,上帝奇妙的計劃!死亡不是已存在千千萬萬年,不是亞當夏娃根本還未出現,就早已有死亡了。要是那樣,耶穌的死和復活就與罪和稱義無關了。
  (余黃國凱整理,經蘇緋雲博士核閱。蘇緋雲博士是生化學家,按這裡聽她和夫君何仲柯的講座)
  下面由李立人博士代表年老地球一方作答

地球和人類年齡之謎(下)–李立人
  編者按:上面施受君提到,古生物學家發現六百萬年前人類遠祖化石,但聖經說上帝創造人類始祖,算起來還不及一萬年。施受君問:「你們怎麼解釋這些聖經與科學的矛盾?我怎麼知道你們的聖經可靠?」
  我們的答覆是:

    第一,關乎地球和人類年齡,虔誠的基督徒科學家也有不同看法。頭一個看法是人類歷史不及一萬年,科學監年法並不可靠;第二個同意科學監年法原則可靠,但地球年齡雖高,無損於上帝創造天地的事實。不管這些基督徒科學家的看法怎樣,值得注意的是,他們都信聖經所載:「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世記一1)。科學見解不同,並不妨礙他們信耶穌。畢竟不論是上帝的存在,及人對上帝的認識,都不僅建基於區區一個「地球和人類年齡」的題目上。我們信上帝,因為我們親身經歷過他;我們更堅信不疑,因我們看見宇宙萬物背後的規律和匠心設計。我們信聖經是上帝的啟示,因我們看到聖經上的預言一個一個應驗(例如以色列亡國二千年後復國),也看到聖經充滿真理的智慧,叫遵行當中教訓的國家與個人蒙福。我們相信耶穌是救主,因他的生平應驗了聖經中對救世主的預言;他的言行見證上帝的能力;十字架的救恩經得起我們一思、再思、深思,才稍明白個中奧秘。我們更加堅信,因為我們看見為害社會的人信耶穌,遵行他的話後,生命必得更新改變。我們的生命也因耶穌得以提升。此外,還有很多很多叫我們信的理由。只要讀者不鑽牛角尖,不執著一個自己也不充分瞭解的問題,扛7d把這問題變作大山擋住自己的視線,只要讀者真有順從真理的心,你就必能如主耶穌所說的「尋找,就尋見。」
  第二是我們不反知識,不反科學,所以邀了對地球年齡持不同看法的基督徒科學家作答。上期代表YoungEarth(地球年輕論)作答的是生化學博士蘇緋雲。本期站在OldEarth(地球年老論)立場看地球的是物理博士李立人。不過值得再三強調的是,無論他們對地球和人類年齡的看法怎樣,這都不構成他們信耶穌基督的路障。
年老地球的信息–李立人
  科學精義
  兩年前,美國用人造衛星,將一部像玩具般大的機械車送上火星。到達後,展開碟形天線,由地球上操作員的控制,在火星的表面運行,拍取影像送回地球。這是一項不簡單的科學成就。試想,火星在哪裡呢?在晴朗的晚上,滿天星斗中,火星是其中一顆,是太陽系中一顆行星,直徑約是地球的一半,軌道在地球以外,位置不停改變,與地球最接近時距離是六千萬哩,最遠是一億八千萬哩。近代科學發現,整個宇宙井然有序。行星軌道可由自然定律準確推算,容許火箭把人造衛星送上太空,進入火星軌道,再降落星球之上。此外,大至星體的誕生,小至核子的結構,都遵循一套物理定律。這個約一公升的腦袋,竟可理解超乎它千億萬倍的龐大宇宙,實在是不可思議。正如愛因斯坦所言:宇宙中最不可思議的,是宇宙可被思議。(The most incomprehensible thing about the universe is that it is comprehensible.)今天科學的成就所表彰的,其實不是「科學萬能」,而是讓人愈發自知渺小。生命結構的奇妙,與秩序井然、設計精密的自然世界,處處顯明造物主創造的奇妙。
  龐大數字
  同一套物理定律,應用在探討地球和宇宙年歲時,從多方面歸納,可得出一些龐大數字。例如:宇宙開始點是一百五十億年前、地球約於四十五億年前誕生。這些龐大數字與現代科學理論可靠嗎?聖經創世記第一章說,上帝用六日創造世界,這六天是六個二十四小時嗎?抑或科學資料與聖經的啟示矛盾呢?我們不妨查證這些科學資料。
  第一,我們處身浩瀚無際的宇宙。我們的銀河系有多達一千億的星,太陽只是其中一顆。晚上肉眼可見的星,幾乎全在這銀河系內。銀河系直徑是十萬光年,光速每秒三十萬公里,一秒可環繞地球七次半。以這速度,光從銀河系的一邊照到另一邊,需時十萬年。這種距離實難以思議。可是宇宙中像銀河系一般的星系,為數約一千億個。就是說,星系的數目多過現時世界人口的十七倍,而每個星系內的星,亦等於世界人口的十七倍。最接近銀河系的主要星系是Andromeda,離我們兩百萬光年。
  大爆炸論證明什麼?
  一九二六年天文學家哈普(Edwin Hubble)從這些遙遠星系的光譜中,發現有紅移現象(Red Shift),歸納宇宙並不是處於靜態中,而是不停膨脹,也就是說,昨天的宇宙比今天小,如此的向前推論,就產生了「大爆炸論」(Big Bang Theory)。
  這理論最近又獲得有力支持,就是人造衛星及高空氣球收集到的微波(Microwave)資料發現,宇宙間仍有大爆炸後的餘熱,約是絕對溫度的二點七度,是一百五十億年前從極高溫爆炸後至今剩下的餘熱,與理論十分配合。目前大部分宇宙物理學家都接受這大爆炸理論。
  這理論背後,帶出一個極重要的概念,就是宇宙有開始點,亦是說:這宇宙並非「無始」,亦不是「無限」。既「有始」,這開始點從何而來呢?宇宙的開始點當然不能從宇宙本身而來,這是矛盾的。換言之,宇宙必需從超越宇宙的「存有」而產生。根據聖經的啟示,上帝是超越宇宙、時間、空間、物質的「存有者」,是「自有永有」的,是他創造世界,「起初上帝創造天地」。上一代的科學家,包括愛因斯坦,為了避免宇宙有起源的概念,推出不少宇宙時空是「無限」的學說,以為宇宙必須「自有永有」,可是都一一產生矛盾,無一理論可「自圓其說」。愛因斯坦的另一句名言說:只有兩樣是無限的,就是宇宙和人的愚拙,可是我不能確定前者(Only two things are infinite, the universe and human stupidity, and I’m not sure about the former)。宇宙的有限及有開始點,直到近年才獲證實。量度星球距離
  也許你問,星球這麼遙遠,怎能確定它的距離呢?太陽系內的星體,都可由電波反射,或從人造衛星信號回應的時間測度距離。太陽附近的星體可用地球繞太陽軌道的直徑,作三角測量法(triangulation)的底線直接量度。此外在銀河系,或附近的星系中,常可觀察到「超新星」(Supernova)爆炸,這是星球核燃料末期燒盡時的自然過程。整個過程及其爆炸的光度都循一定規律,可由此推算超新星及其所屬星系與地球之間的距離。
  一九八七年二月廿四日,從地球觀察得一超新星開始爆炸,整個過程被詳細記錄下來。一年後,又觀察到以原來爆炸點作中心的光環。原來在超新星可觀察到的爆炸前,很多星球的物質已經擴散到一光年之外,這超新星爆炸時強烈的光除直接傳到地球外,部分被一光年外的擴散物反射,成為光環,再傳到地球。從光環的直徑,加上光由爆炸中心傳到光環,再反射來到地球所需的額外時間,可用直接三角測量法準確地算出距離。一九八七年的超新星(Supernova 1987a),是距離地球168,000光年,亦是說,這超新星是在我們的十六萬八千年前爆炸的。
  此外,有一類星名叫Cepheid Variable,這類星的光度隨週期性循環轉變。週期的頻率與星的絕對光度關係固定,故此這類星可作「標準燭光」(Standard Candle),從光度頻率可算出其絕對光度,又從觀察光度算出距離。在Andromeda星系中,可找到很多Cepheid Variable支持Andromeda離地球兩百萬光年的數字。用這方法,目前測量到最遠的是M100星系,距離是五千六百萬光年。以這類星系的光譜紅移,加上測量到的絕對距離,可做距離與紅移關係的校準(Calibration),進而用光譜紅移去推算更遠的星系。宇宙之大,雖然難以想像,可是從近到遠,每一段距離的測量方法都有其道理,也有其值得相信的原因。
  地球年齡
  再談地球年齡,很多科學證據顯示地球歷史悠久。首先,地球上自然存在的放射性同位素不是其他元素蛻變的副產品,半衰期最短的是八千二百萬年(半衰期是放射性同位素衰變至剩下一半所需的時間)。再過一個半衰期,是剩下原來的四分之一。十個半衰期後,剩下約原來的千分之一。所有較短半衰期的同位數,經過幾十個半衰期後,就會無跡可尋。找不到自然存在而短於八千二百萬年的同位素,可能就是半衰期短過這數字的同位素已衰退變至無有。所以地球年歲可能是這最短半衰期同位素壽命的幾十倍。所有半衰期短的同位素全是其他同位素蛻變的中途產品,或是繼續被太陽輻射或宇宙輻射線導致的產品。雖然這推論不能確定地球的年歲,可是合理的指向一個並不年輕的地球,地球開始時第一代而短命的同位素現已不存在。
  測度石頭的年齡
  對於石頭年齡的監定,可採用放射性元素的衰變。以前這類方法缺點主要有二:一是從母同位素衰變至子同位素(daughter isotope),誤差之一是決定開始時子同位素已有的數目。第二是長半衰期的同位素衰變率極低,放射性核子數目不多,蛻變時間很長,誤差可以很大。清b在測量法是用質譜(Mass spectrometry)分析,直接數算母同位素與子同位素比例,亦可測量其他子元素的非放射性同位素,成立第二個比例。參考這兩種比例,便可準確地監定年歲。開始時已有子同位素的數量,並不影響年歲結果。有幾種元素可採用這方法,其中最普遍使用的是釘87(Ruthenium-87)蛻變為鍶87(Strontium-87)。釘87的半衰期是四百八十八億年含釘鍶元素的石頭一般亦含有鍶的另一同位素鍶86,是穩定、非放射性的。在同一片石頭內,不同位置的晶體,所含的釘、鍶比例可能不同,但鍶87與鍶86是同一化學元素,石頭內不同位置的鍶86與鍶87的比例,在石頭開始凝結時應該是一樣的。凝結後,釘87慢慢的蛻變成鍶87。含釘87量大的結晶點,經長時間後,變為鍶87的數目就多。該點的鍶87與鍶86的比例漸大。含釘87量較少的結晶點,蛻變成鍶87的數量較少,鍶87與鍶86的比例較小。所以從各晶體點鍶86與鍶87的比例,相對釘87與鍶86的比例,就可推算石頭凝結至今的年歲,與開始時的子同位素鍶87的數目無關。用這個方法量得自地球凝結後存到如今的石頭年歲都是約三十六億年。此外,從外太空進入地球的殞石,大多的年歲都是四十五億年。這數字是很多石頭樣本,加上多類同位素比例法測量所歸納的結果。讀者有興趣可參考——
  碳十四監年法
  含碳元素的物質,如樹木、骨頭,或尚含少量生物分子的化石,可用碳14估計其年歲。生物活著時,吸收大氣層中的碳元素,其中碳14同位素與碳12有一定比例。生物活時,這比例與大氣層中碳14同位素的比例相等;死後不再吸收碳元素,既有的碳14就漸漸蛻變。時日愈長,剩餘的碳14比例就愈小。測度現時生物遺體碳14與碳的比例,就能監定生物死後的年歲。
  樹木亦是一樣,每年四季的生長速度不同,做成年輪厚度不同。可是當年吸收的碳份子貯藏在年輪內,所以每年大氣層的碳14比例雖然可能改變,樹的年輪可作有效的校準(Calibration)。不同年代死去的樹輪,可與另一個相近時期死去的樹輪比較,重合年代的樹輪模式(Pattern)是相似的。
  現時科學界已有約一萬年的樹輪模式,可作碳14監年法的校準資料,碳14的半衰期是五七一五年,這方法的適用期只達四萬年,但不能監定近五十年的生物遺體。因近年來的核試與大量燃燒石油改變了自然碳14的比例。
  氧十六算法
  另一類監年方法是用氧16與其他氧同位素的比例,因著太陽射線及宇宙射線每年平均強度不同,北極冰層內的氧同位素亦稍不同,從北極鑽出來的冰柱,分析每層氧同位素含量,就可得到冰層凝結的記錄。科學界已經得到近十萬年來冰層凝結的歷史。現代放射性元素與非放射性同位素可用質譜分析,減小許多監年法的誤差,並且往往可用幾種方法測量同一樣本,可靠性可從彼此吻合的程度獲得。
  重要信息
  以上各類對時空的測量方法,供應科學界不少證據,支持宇宙已存在一百五十億年,地球年歲相似於太陽系殞石的年歲,估計是四十五億年。這兩個數字包含了兩個重要的結論:
  第一,宇宙有一開始點。就是一百五十億年前的一刻。這一刻沒有「以前」。因時間、空間、物質都未存在。只有一個超越時間、空間、物質的上帝,才能創造這起點。
  第二,年歲四十五億年的地球,或長達一百五十億年的宇宙,亦沒有充分的時間讓生命可從自然碰撞而產生。生命的組合是根據DNA密碼的信息,自然碰撞一串產生生命信息的密碼所需的時間不是一百五十億年,而是大於十的一百億次方年,就是一後一百億個零的數字。地球與宇宙的年歲與這數字比較,可說微不足道。故此很多科學家希望宇宙與地球的年歲「無限」,才讓進化過程有點希望。
  時間參照系不同
  這樣,聖經說上帝用六日創造世界,到底上帝用的是一段,或六段悠長的時間創造世界呢?抑或用六個二十四小時呢?
  首先,時間與空間都由上帝創造,這個宇宙是一百五十億年或一百四十四小時,對上帝來說分別不大。上帝說有就有,命立就立。一百五十億年或只六日,同樣都顯示上帝的大能。上帝創造植物,他可在二十四小時內造成全球的森林,亦可做種籽,讓人看來須經過悠長的歲月生長繁殖,然後遍滿地面,使用植物的光合作用產生適量的氧氣,準備將來可支持動物的環境。
  創造主有權採用任何方法。何況時間、空間,都是相對的,從不同參照系(reference frame)觀察,完全不同。物理學中有一種基本粒子(Fundamenta lParticle),名叫Muon介子,是宇宙射線(cosmic radiation)的副產品,通常誕生於一萬五千公尺外的高空大氣層,誕生後穿過大氣層,射入地面的物理實驗室,光以光速行走一萬五千公尺的距離,需要五十微秒(50micro-seconds),可是Muon介子的壽命只有2.2微秒。這些介子如何有生命來到地上呢?在實驗室內量度這些跑了一萬五千公尺來地面的介子剩下的壽命,結果還是2.2微秒。筆者在實驗室中曾經親自做過這樣的量度。原來Muon介子的參照系,與實驗室的參照系不同,時間在不同的參照系中觀察,可產生很多微妙而不同的結果。從Muon介子的參照系而言,它的壽命是五十微秒,可是從實驗室的參照系而言,它的壽命是超過五十微秒。
  在人還未被創造之前,上帝用六日創造世界,用現代科學方法測量這六「日」,結果仍是六個二十四小時人的時間嗎?上帝造完一切後,第七日安息了,希伯來書第四章說:「我們務要進入他的安息」,我們現在還是在上帝的第七「日」中嗎?(注意:上帝是超越時間的)。如果上帝的第七「日」是人的幾千年,那麼人還未被造前的六「日」,從現在人的觀點看是多久呢?
  人類的年齡
  從上帝造人至今,就是人的歷史,可能還不到一萬年,現代的生物學家從人細胞內的線粒體(mitochondria)可追尋人種的來源,線粒體是細胞結構內的一種獨立單元,是細胞的能源轉換站,類似植物的葉綠素,線粒體有自己獨立的遺傳基因,是由一萬六千五百五十九個基因對(16559basepairs)組成的遺傳基因,在細胞內可以複製自己。母親身體內的卵子有大量的線粒體,而父親的精子中只有極微量,精子進入卵子後,精子的線粒體就自我毀滅。所以線粒體的遺傳基因,是由母親傳到女兒,代代相傳。現在發現全部人類的人種,都追源到同一個母親,生物學家叫她做Mitochondria Eve。遺傳學家從人類細胞內線粒體基因變化速率算出她是十二萬到二十萬年前的人。
  可是用線粒體來追源雖然可靠,線粒體變化速率的計算方法誤差可以很大,很可能誇大了她的年齡。但我相信她就是聖經裡的夏娃,是「眾生之母」,是約一萬年前上帝的創造。古生物學家發現六百萬年前的化石,我相信不是上帝按他形像所造的人的化石,可能只是像人的動物化石。生物學家現在也發現許多像人的動物,它們細胞內的線粒體與人的線粒體極為不同,不是出自同一母源。
  結論
  其他科學所收集到的資料,例如累積一萬年的樹輪模樣,十萬年的冰柱分層,觀察到十六萬年前爆炸的超新星,五十六萬光年外的星系,三十六億年老的岩石,四十五億年老的殞石,和一百五十億年的宇宙,都不是人的錯覺,而是人在現時所處的參照系中,實際量度到的,是上帝所創造的時空。創世記第一章的六日,神學家有不同的解釋。筆者認為這是人被創造前的時間,時間參照系不一定與人現在的參照系相同,因為人的參照系還沒有存在。正如宇宙開始點的一刻是沒有「以前」的。如果這六日不是人現在參照系的時間,那就不一定是六個二十四小時,不同參照系的時間,人量度的結果可以很不一樣。正如2.2微秒的Muon介子壽命,在實驗室的參照系是超過50微秒。上帝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這是當然的,因為上帝不在人的參照系中,上帝是超越時間空間的,不受任何參照系的限制,所以上帝啟示摩西的六日,是用人可瞭解的觀念,以人現在的參照系,可以是很長人的時間。(李立人博士現任Direct Radiography Corp.尖端科技副總裁,擁有在美國註冊的二十九項專利權。Direct Radiograph yCorp.經營醫學高科技數碼光映像業)
  張宇理:
  蘇緋雲和李立人兩位博士已闡述了他們的見解,可幸他們的人生並不建基在這一見解之上。不是說,哪一方的見解對了,就有永生,就能解決罪和死的問題。即令他們哪一方對了,地球是年輕或年老,他們仍解決不了人類切身的問題:人為什麼到世上來?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世界為何有這許多災難?人為什麼生生不息,卻又一代一代飛逝?人死後往何處去?是否有靈魂?宇宙是否有創造者?這創造者與我何干?我怎能獲得永生?這些人生最重要的問題,都不是科學,或任何學問能解決的。只有耶穌是答案。蘇、李兩位博士最聰明的地方是他們都接受了耶穌基督的救恩,先解決了本身最重要的問題,然後才在次要的學問上切磋探討。科學理論會隨著人短淺視野的開拓而變化不絕,人的見解也會改變,聰明人不會把寶貴的人生建於浮動的根基上,讓疾病、死亡,甚至科學理論把我們的人生打垮。上帝才是人生可靠的根基。只有他能解決一切問題。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又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願你虛心,得著天國。(馬太福音十一28,五3)

資料來源:基督徒的家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