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個認真思考基督教的人,都會發現一個令人頭大的事實:基督教不能解釋每個問題,可是很多宗教都可以,還解釋得很有道理。

當然,很多基督徒為了解決這問題,就開始唬爛、亂編;有些基督徒則訴諸神威,告訴你「只要信,不要問」;對這些基督徒的表現,我要說:鬼扯!

誠實的基督徒,就必須誠實,必須承認:基督教確實不能回答所有問題。這是事實,不需狡辯,上帝也不用我們去幫祂狡辯。上帝都不去辯了,我們只是人,不是神,急甚麼?上帝沒我們去助祂一臂之力,就會變成不是上帝?人的俗手,有辦法去當上帝聖手?

為什麼基督教無法解釋所有問題?
因為基督教堅持自己是『天啟』的真理,如果天不啟,那我當然就無法知道。基督教相信,我們對於所有關於人、神、人與人、人與神的知識,都是靠著上帝主動告訴人類,我們才有辦法得知。上帝不主動做出啟示,我們就無法知道。上帝啟示的內容,一是透過大自然、歷史、、、,但這些只是一般性的啟示,只能使人知道宇宙間有上帝、宇宙間有絕對真理而已。上帝另一個啟示的內容,是特殊啟示,這是透過聖經和耶穌才有辦法得知的。聖經就是上帝的話,上帝無誤,上帝的話也無誤,聖經當然無誤。耶穌就是上帝的兒子,祂是上帝用人肉身的型態出現,祂就是上帝。透過聖經與耶穌基督,我們才能正確認識上帝及祂所要啟示給我們人類的真理。這部分,我還會用另一篇文章來解釋,暫時就在此打住。

因為基督教是天啟式的宗教,所以,天如果不啟,我就無法知道。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這才是面對真理時正確的態度;知之為知之,不知也說知,是掰也,這是唬爛、根本不誠實面對真理。不知並不可恥,可恥的是不知硬裝自己知,然後亂掰一通。

God-is-the-answer

但是我也要回過來講,切入一些問題。
一、能解答所有問題,就表示講的都是正確的真理?
我們要搞清楚:
能清楚回答問題,不表示答案就是正確,這是基本常識。古代人對一切問題都會有答案,但那些答案呢?遇到打雷,答案就是『雷公』;遇到月蝕,就說是『天狗』。有沒有答案?有!能不能解釋各種問題?可以!答案是正確的嗎?當然不是!而且,還非常荒謬可笑。但問題是,古代人可一點都不覺得荒謬,而且覺得非常有道理,並且深信不疑。

請注意,真正的真理,絕不可能隨著時代改變而被推翻。會變動的,就不是真理。古代有多少當時認為的「真理」,一一被推翻了?雷公與天狗,就是一例。

所以,當我判斷一個回答是否合理,並不能因為我現在覺得合理,就表示那回答是真正真理。因為,我哪知我現在所判定的合理,不會正好就是像古人那種有限經驗下判斷雷公天狗的合理?萬一我現今認為的合理,其實在幾百年之後,就被證明可笑愚蠢,那我可不了大了?因為那時我已經死了,沒有改正的機會了,而且靈魂的歸宿都已經定案了。

二、我們希望聽到『所有問題都能回答,但卻可能有錯』,還是希望聽到『不是每個問題都能回答,但回答的都是正確』?
哪種才是我們應該採取的態度?難道我們在追尋真理時,只要有答案、聽起來合理,我們就信以為真、就很滿意?萬一,我們覺得的合理,其實只是古代的雷公、天狗呢?相信雷公天狗這些錯誤道理,不會影響我們永生;可是,面對上帝我們沒信,我們就永世不能超生!說真的,很多宗教,對很多問題,都能回答,基督教卻沒辦法這樣。可是,假使基督教雖然無法回答所有問題,可是每個回答的都是正確的真理,我覺得這樣的宗教,才是真的合理。

而且,假使宇宙間有上帝,人只是上帝造的,上帝絕對知道宇宙間一切的奧秘,可是,被造的人,有辦法瞭解宇宙間一切的奧秘嗎?當然,人要很努力去瞭解這些奧秘,但是,不可能完全知道所有奧秘。所以,假使一個宗教可以回答所有奧秘,這樣,說謊的機會反而大增,不是嗎?因為那已經表示我和上帝一樣有智慧,可以知道宇宙間一切的答案。但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一個認為自己擁有一切宇宙間奧秘、可以回答一切奧秘的宗教,說真的,我反而很存疑。反而誠實承認自己無法解釋所有奧秘,承認我們只是有限的人、不是無限的神,這樣的基督教反而比較合理。

三、我聽到高手回答了嗎?
我必須說,很多基督徒,連自己在信些甚麼,都不清不楚。這樣的基督徒,當然很難正確回答很多問題,甚至很容易就瞎掰亂掰、給人誤解。基督教確實無法回答出所有的問題,但是,這可不表示基督教真的答不出問題。事實上基督教面對很多問題,都有非常令人佩服的回答。因為,真正的真理,絕不怕人問、絕不怕被檢驗。

基督教歷史上,有一個非常偉大的教父,叫奧古斯丁。他年輕時,超級不屑基督教。他發現,基督教都是一些販夫走卒、迷信之輩,講的教義與道理,支離破碎、毫無價值。對很多問題,這些基督徒只會支支吾吾,要不就是亂掰一通,根本講不出甚麼東西。這些基督徒很多都只是把基督教信成一種迷信宗教而已,對奧古斯丁這種認真追尋真理的人而言,實在不具任何吸引力。可是,當時另一個流行的宗教——『摩尼教』——就不同了。它可以完整解釋每個問題,而且非常合理。所以當時的摩尼教,吸引了很多高知識份子。然而,他後來遇到一個當時的教父安波羅修。奧古斯丁才發現,原來他是因為之前沒遇見高手。他很驚訝發現,原來基督教在安波羅修的講解之下,竟然是如此充滿智慧、邏輯清晰、非常正確、合理可信。他非常敬佩,而且常常偷聽安波羅修講道。從此,他對『基督教不合理』、『基督教是迷信宗教』的印象徹底改觀。

我可以體會奧古斯丁的痛苦。雖然我是第二代基督徒,但當我逐漸長大,開始思索信仰問題時,我竟然發現:沒甚麼人可以回答我的問題。基督徒要不是支支吾吾,就是講的東西毫不具說服力,要不就是這也不知、那也不知。當時還沒有網路,各種書籍和資訊也都不發達,我也不知要到哪裡去找資料去發問。對我而言,基督教只是一種根本難以回答問題的宗教,實在不太理想。佛教才是一個充滿智慧言論的宗教。

後來,有一次,聽到當時陽明醫學院韓偉院長的演講,我徹底改觀。他講道時,提到一個觀念:「假使預言實現不實現,反正機率是1/2,要不就是實現,要不就是不實現,是不是用猜的也沒關係,反正就算亂講預言,也有1/2猜中的機會。可是,當好幾百個、好幾千個預言都實現,這時的機率變成1/2的N次方,我如果還說那是亂猜,只是碰巧實現,可能嗎?聖經就是這樣。那些預言,在事情發生前好幾十年、甚至好幾百年前就已經先講出來了,而且白紙黑字記下來了。事後真的發生,我能不信嗎?我能說聖經瞎掰、碰巧實現嗎?」

韓院長的講道,讓我心中的大疑惑消失。原來,基督教是真的經得起檢驗、是講得出道理,而不是只會叫人信信信的迷信宗教。

我現在是耶穌基督的信徒。不是因為我從小就是在教會出入的第二代基督徒,而是因為我尋找過,而且深知我所信,也深知我所信為真,除此之外,世間別無真理,只有真理的仿冒,只能摸到真理的邊,但絕無另外的真理。我願意回答問題,因為我就是這樣過來的人,我深知那種痛苦。我到現在,雖然很努力,但依然不是甚麼高手。
但是,我要提醒的是:有時,假使您覺得基督教無法合理回答一些問題,未必是真的基督教無法回答,而是因為您還沒遇到高手。

資料來源:基督教小小羊園地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