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5 01:51中國時報【凌瑞林】

同樣事涉王金平、柯建銘司法關說,同樣屬於馬主席斷然開鍘王金平,但綠營年代電視台所發布民調,馬總統滿意度跌至9.2趴的空前低點,幾天後《蘋果日報》民調顯示,馬英九觸底反彈,攀升至21趴左右。

這兩種前後差距到大幅擺盪的數據,如果交給歐美民主社會評論,肯定會笑掉一群民調專家的大牙,因為除非出現不利於執政黨的重大突發事件,隨著時間前進的數字不可能在座標圖上遇到亂流,忽而墜海忽而飆高。

poll-box但這正是民進黨,以及少數不肖傳媒,多年來屢屢樂此不疲的數據魔術遊戲,意以自欺而欺人,不惜葬送原應具有的獨立性、科學性、公正性和客觀性。

2008年大選前幾天,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謝長廷在晚間造勢場合,突然很興奮的宣稱,依據該黨所做民調,他已經和馬英九呈現叫好叫座的「黃金交叉」。

第2天,媒體大幅報導,綠營群眾士氣無不為之大振。等到開票結果出爐,大家這才發現都被謝長廷給訛詐了,哪來什麼「黃金交叉」?實情是馬英九一直遙遙領先。

4年後,民進黨又在蔡英文的指揮下,繼續大玩民調魔術,不時透過傳媒耳語暗示民眾,台灣篤定出現「第三次政黨輪替」。蔡英文甚至拒絕參加選前一天的「國際記者會」,道是「等明天當選了,我自己會召開」。

哪知大選牌局一翻兩瞪眼,這位自稱「台灣媽祖婆、生技教母」的女主席,只能含淚宣稱,民進黨雖沒贏,但只差「一哩路」而已。

不獨如此,以往5年民進黨的醉心操弄民調,堪稱「罄竹難書」。舉凡周刊、雜誌概不放過,比如台灣縣市長滿意度的評比、五星級市長的高低名次,很奇怪,陳菊、賴清德永遠名列前茅,第一名輪流作莊。

結果,不但2010年9月的凡那比颱風,頓時讓躲在官邸睡大覺的「花媽」市長丟臉丟到全世界。又3年後的這個月分,一場康芮豪雨竟讓台南霎時淪為泥水泛濫的髒汙澤國,偏偏《天下》雜誌還很白目的在民調中譽之為第一名,把個一向酷嗜造神的賴清德搞得灰頭土臉,惹來民眾一致痛罵。

這一回,情況類似,民進黨其實比誰都清楚,司法關說向為國人所痛恨,但他們還是一條路走到黑,非要轉移焦點不可。如此一來,就出現一心懲貪,斷然不容政府高官介入司法的馬英九民調,竟是呈現反比的低到只剩9.2趴。這非僅侮辱全台民眾的智慧,更是滑天下之大稽,因為這等於昭告全世界,原來台灣人都喜歡司法關說,皆視法治規範如無物。但事實真相,當然並非如此。

當知就歐美先進民主國家而言,一般政黨所做民調,往往不涉友黨或敵對政黨;即便做了,亦不供諸媒體報導,僅只內部參考。這是因為問卷、採樣設計皆難避免機構效應的汙染,直接導致數據失真,到頭來反倒害慘自己。

此外,就政府施政民調來講,歐美亦無「滿意度調查」,只限「支持度」,畢竟兩者的意含完全不同,「不滿意」不等於「不支持」,因此在民調設計上必須嚴謹限制,以防發生錯估效應。

即便如此,果然數據顯示出來了,也必須置諸座標圖,以供民眾明察秋毫。要知除非總統任內貪腐到底,不然一般國家領導者的支持度,絕不可能像民進黨搞鬼的一路滑坡到只剩9.2趴。即以美國歐巴馬總統或德國梅克爾總理,他們的民調座標圖都會隨著數據高低的震盪式起伏,不至於一下飛得老高,一下直墜深谷。

然則從9.2趴到21趴的圖像對比,正是顯示民進黨和蘋果日報所為都不科學,都在欺瞞台灣選民。

請問,一個從不公布問卷題目、不公開採樣依據、不排除機構效應,甚至混淆「滿意度與支持度之不同」的民調數據,具有普世公認的可信度嗎?

從上述探討分析可知,馬總統滿意度的9.2趴也好,或者21趴也罷,從頭到尾都是綠營政媒,或者反馬者炮製出來的天大謊言,讓人不得不嘆:民調,民調,台灣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作者為凌瑞林 自由撰稿人  
資料來源:2013-09-25 01:51中國時報

The Economist cover《經濟學人》對馬英九總統的報導,其實文章中的舉例並沒有太多國人不知道的資訊,不論bumbler應翻譯成「笨蛋」、「笨拙」或是「憨慢」,馬總統勝選之後,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也是事實,筆者也認為馬總統的理念雖好,但其團隊的執行力確實有待檢討。但若要引用《經濟學人》文章來評論馬總統的能力的話,筆者認為絕不能忽略文章句尾一句中肯的話:沒有跡象顯示馬的主要政策會改變,「或者應該要改變」;Nothing suggests Mr Ma’s main policies will change, (or that they should)。

這是矛盾的,既然沒有理由認為馬總統的政策應該改變,為什麼又認為馬總統的能力不足呢?這與筆者看法不謀而合,那就是馬總統長於政策,拙於政治,能夠思考出真正對台灣有利的政策,但在執行過程中,卻不見得有能力處理推動過程的反彈。

正確的政策,不見得會沒有反彈;或者應該反過來說,越是真正改革沉痾的政策,反彈也會成正比的增加。《經濟學人》文章舉的二個例子,對於油電雙漲,文章疑惑是馬政府對於調漲期程的反覆;對於取消年終慰問金,文章看到的癥結是退休軍公教大多是國民黨的熱情支持者,而引發了「backfire=反彈」。當正確的改革反會傷害到選舉的基礎時,一個國家的領導人,要怎麼樣有能的起來呢?

馬總統今天所遇到的困境,讓筆者不禁思考,究竟台灣需要怎麼樣的總統?怎麼樣的總統能夠在台灣的政治文化下生存?難道,台灣需要的不是一位真正以全民利益為優先的領導者,而是一個像陳水扁或李登輝,擅於劃分敵我,透過創造意識形態對立與人民情感的撕裂,大玩翹翹板的高手?或者更明確的問,在貪汙的陳水扁、弄權的李登輝以及被大家嫌憨慢的馬英九三個政治領袖之間,台灣到底要支持那一種政治領袖?

認識馬總統的人,不會懷疑他作為「全民總統」的決心,但也因此國民黨內部分人士認為他冷漠無情;而當他因為利益團體或媒體批評而調整政策時,《經濟學人》則認為這是優柔寡斷的暗示。

馬總統的施政並沒有私心,自許做全民總統的他,理論上好像應會因此得到全民愛戴,但很明顯實際的結果是相反的。長期以來主張資本利得稅的勞工團體,對證所稅不置一詞;認為能源價格應「以價制量」的環保人士,也不願作為油電價格反應成本的民意後盾;股市大戶現在只記得證所稅,卻忘了降低營所稅減輕了企業的成本…。

這些現象顯示的是,馬總統想要做個以國家整體考量,不分族群的執政者,卻變成每個族群都只記得政策對自己不利的部分,而輿論只放大負面的聲音。不適應這樣的政治文化的馬英九,脫離不了無能的罵名似也不令人意外。

當然,進了廚房就不能怕熱,領導者沒有抱怨壓力的權利。筆者只是疑惑,這樣政治文化,對台灣人民有什麼好處?

今天浮現出的許多問題,包括困窘的財政數字,可能破產的年金制度,慷納稅人之慨的福利分配,乃至於過度保護的投資/貿易政策…,不都是過去一代又一代的鄉愿累積而成的;台灣人民從小到大的政治經驗,不就是亂開支票、大撒糖果的政客能夠勝選,而敢講真話、當壞人的政治人物則會中箭落馬嗎?令人不解的是,幾乎每一個台灣人都厭惡這樣的政治文化,都說改革是必要的;但當嘗試改革的人真的出現時,他所得到的支援卻是微乎其微。馬總統一路走來,他的正直善良沒有疑問,但正直與善良是否真的是一位總統的加分呢?這是台灣正在進行的實驗。

總統「無能」,或者可滿足少數人嘲諷的樂趣,但是對絕大多數人民來說,心態絕對是沉重的。每個人都知道總統施政的挫敗,最後的結果必然是人民福祉的損失。對於批評,馬總統固然應「有則改之,無則自勉」,但是對總統的頭家來說,讓廚房的工具多一點,讓公僕做事得到的助力多一些,其實也對自己有利。(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資料來源:2012-11-19 01:13 中國時報 【陳長文】

後記:取文於原文迴響 迴響作者:愛呆丸
大家不用太在意經濟學人這個報導。英國的周刊不見的就是真正的英國白人寫文章的,有可能是從台灣移民去的親綠人士寫的,更有可能根本是某位民進黨人士投稿的,這不是不可能的。

大家應該還記得總統選舉之前美國華盛頓郵報引起爭議的女羅賓漢報導(把蔡英文美化成赲富濟貧的羅賓漢),搞了半天,撰稿的作者原來是一位從台灣移民去的親綠人士,這樣的報導根本是民進黨的文宣,一點意義也沒有。

我認為堂堂的經濟學人不會寫這種沒水準的文章,更不會出言不遜,整篇文章根本是民進黨人慣用的口氣,讓人不禁懷疑是某位民進黨人士投稿的。也許就是蔡英文吧?

歐洲許多國家,包括英國自己的經濟表現都比台灣還差,為什麼經濟學人不罵這些國家的總統(或總理)是bumbler呢?要不經濟學人是種族歧視,要不就是像我說的這篇文章是某位民進黨人士投稿的,因為只有民進黨罵馬英九就像呼吸一樣自然。

按:《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誕生於1843年,是一份報導國際商務和經濟環境變化的周刊。目前《經濟學人》全球訂閱量超過150萬份。

原文:2012.11.17《The Economist》 Taiwan politics
Ma the bumbler  A former heart-throb loses his shine

Copyright © 2019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使用網易  虛擬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