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不只有「是非題」 還有選擇題

2009-05-22中國時報社論【本報訊】

     歷經三十幾年的缺席,台灣終於在今年得以重返世界衛生大會,以中華─台北的名稱,到世衛做觀察員。對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而言,參與世衛確實是個好不容易才爭取來的機會。即便只是觀察員,即便並不保證年年都能參與,即便記者證的顏色有些異常,但這些安排目前都處於灰色地帶,未來絕對有改善的空間,因此多數人民並不願意因為不確定的或有爭議,而放棄出席機會。畢竟,國際空間與權益是要慢慢爭取的;如果連出席國際會議的機會都沒有,台灣就注定一年年遠離地球村;這當然是划不來的事。

     事實上,不論是馬政府或民進黨政府,第一個想要嘗試突破的國際組織就是世界衛生大會;其背後的原因,當然與國民健康有關。以此次新流感的疫情擴散為例,世界衛生組織的疫情通報與資訊交流,對於各國都是極為珍貴的平台。台灣如果是全世界流感防疫的唯一缺口,則不但對台灣人民不利,對全世界各地人民也都是威脅。因此,即便在民進黨執政期間,也因為視健康為最重要的人權,才積極推動台灣加入世衛。當時的總統陳水扁自己也公開說,以「中華─台北」名義加入是可以接受的。在概念上,如果可以用中華─台北名義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替台灣爭取一些經濟利益,那就沒有道理不能用同樣的名稱為台灣爭取位階更高、比金錢更根本的健康人權。此次前衛生署長陳建仁以專家身分與會,也公開宣稱在世衛新流感的討論會議中獲益良多,可見參與世衛之實質好處。

     可是,這樣一個好不容易爭取得來的機會,卻在日內瓦被留歐學生對葉金川嗆聲之後完全走調。原本台灣爭取國際空間的國家議題,竟然變成了葉金川愛不愛台灣的個人問題;原本民進黨總統公開接受的中華─台北名稱,竟然變成馬政府賣台的佐證;原本台灣可以用中華─台北加入世貿組織拚經濟,現在卻不能用同樣的名稱拚健康人權。最令人奇怪的是,民進黨始終視他們是唯一有資格發問的人─「你」愛不愛台灣、「你」有沒有賣台、「你」為什麼不抗議東抗議西、「你」沒有做這些是否表示主權意識不夠堅貞?問問題的永遠是他們,答問題的永遠是別人。

     民進黨的問題其實就在這裡。他們一向喜歡問主權問題,卻無力提供答案;他們永遠只問是非題,逼你表態,逼政治人物「舉證」自己的政治忠貞,非零即一,完全不容許任何選項模糊。換言之,民進黨喜歡表態式的是非題,卻不能理解這個世界上其實到處是選擇題。對基本教義派而言參與WHA能對台灣防疫幫助多少不重要,葉金川愛不愛台灣才重要。民進黨沉溺於非零即一的是非表態,以致於完全不想去觸碰真正關乎民生福祉的眾多選擇。

     再以最近爭議頗多的ECFA議題為例,我們就更能看清這個政黨的侷限。ECFA只是一個框架、一個議程,其中真正可以談的內容也許有好幾百項,都可以在框架下通過或不通過。這數百項經貿議題哪些一定要堅持(如關稅減免)、哪些絕對不退讓(如農產進口)、哪些短期內暫不考慮(如證照就業),其實是一大堆選項可挑的選擇題。但是民進黨的反應卻是:要推ECFA的公投,要求每個台灣人民做是非表態,硬要將未來可能選擇的三、五百種選項,濃縮成「贊成ECFA」與「反對ECFA」的是非題。這是什麼詭異的策略?這不是基本教義派的邏輯是什麼?為什麼台灣人民不能選擇眾多選項,偏偏要在愛台、不愛台之間做個無聊的表態?為什麼永遠是綠營人士大剌剌地去問別人是非題,而自己卻怠惰到從來就不肯回答選擇題?

     五二○過了,民進黨也下台整整一年了。令人遺憾的是,這個黨執政的時候不像執政黨,在野的時候不像想重新執政的在野黨。二○○○年國民黨喪失政權時非常不適應,表現荒腔走板,沒想到民進黨下台時更是不堪。我們憂心台灣前途,倒不是憂心政府官員選錯選項,而是擔心民進黨從不容許零與一的其他選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