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9 11:56) 公視午間新聞  記者徐家仁報導
國際上又擱有一個新的國家誕生了!長年爭取獨立的蘇丹南部地區,經過今年一月的公民投票後,在台灣時間7/9號凌晨4點,正式脫離蘇丹,成立「南蘇丹共和國」。

當獨立倒數的時鐘歸零,並打出南蘇丹共和國的字樣,大批聚集在首都朱巴街頭的民眾,情緒HIGH到最高點。有人揮舞著新的國旗,有人打扮成傳統部落的戰士載歌載舞。
南蘇丹以基督徒和其他部落為主,跟北蘇丹信仰伊斯蘭的阿拉伯人,幾十年來勢同水火,前後打過兩波總共39年的內戰。而在2005年的和平協定,以及今年1月公民投票後,確立了南蘇丹走向獨立建國之路。

儘管蘇丹政府第一時間承認南蘇丹的獨立,但原有的豐富石油資源,將有四分之三落到南蘇丹手裡,加上雙方邊界還沒有談妥,未來的和平仍就有很多變數。

南蘇丹
流血半世紀 南蘇丹獨立 (世界新聞網)

南蘇丹在7月9日正式獨立,成為世界上最新的國家,國名為「南蘇丹共和國」(Republic of South Sudan),若順利加入聯合國,將成為第193個會員國。南蘇丹舉國歡騰,正在準備慶祝活動,建國大典將在9日於首都朱巴舉行。

經半世紀內戰、200萬人死亡的代價,南蘇丹終於建國,蘇丹政府也承認這個新鄰國。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和南蘇丹總統巴希爾將親自出席建國大典,美也派出重量級人物致賀,包括聯合國大使蘇珊‧萊斯、非洲指揮部司令漢姆將軍和前國務卿鮑爾。朱巴街頭充滿喜悅氣氛,電台已經開始播放新的國歌。

蘇丹1然而,這個新的國家才獨立,就面臨許多問題。石油利益以及主權仍未定的艾卜耶(Abyei)地區,可能成為南北雙方再度開戰的導火線。大部分的石油資源在南部,但石油基礎設施卻集中在北部。另外,艾卜耶地區最近才剛發生武裝衝突,致17萬人逃離家園。

兩國邊界將根據1956年蘇丹從英國和埃及獲獨立時存在的南北界線,巴希爾警告,兩國「兄弟般的關係」將取決於邊界的安全和互不干擾。

貧困也是另一個問題。南蘇丹曾陷長期戰爭,缺乏基礎設施,建國後將是全世界開發程度最低的窮困國家之一。南蘇丹800萬人民的識字率只有15%,平均一天生活費只有1美元,教育和衛生設施也極度落後。

為穩定這個新國家的情勢,聯合國安理會將派遣7000人的「聯合國南蘇丹共和國部隊」(UNMISS)和900名警察入駐南蘇丹,維持和平。

中國與南蘇丹建交(世界新聞網)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特使、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長姜偉新9日參加「南蘇丹共和國」建國大典,並在典禮上致辭。

人民網報導,姜偉新9日還將與這個世界上第193個國家簽署建交公報,正式建立外交關係。中國駐南蘇丹總領事館也將在當天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南蘇丹共和國大使館」的牌子。

中國駐朱巴總領事李志國表示,中國作為蘇丹南北方「全面和平協議」的見證國,一貫堅定尊重蘇丹人民的意願和選擇,支持蘇丹北南和平進程,讚賞北南雙方為實現和鞏固和平所做的不懈努力。他強調,蘇丹南北雙方在歷史、文化、經濟等方面相互依存、相互交融的聯繫不可能也不應該割斷,應在互諒互讓的基礎上解決有關問題,實現持久和平。這也有助於非洲的和平與穩定。

蘇丹‧南蘇丹7月獨立‧中國鋪路護油產

2011-02-09 11:13

(蘇丹)今年7月世界將出現一個新國家。南部蘇丹公投委員會2月7日宣佈,在1月9日的公投中,超過98%的人要獨立,意味南部蘇丹,將在今年7月9日正式脫離國家獨立。蘇丹分裂牽動中美角力和石油利益。中國在蘇丹擁有大量石油利益,與蘇丹回教徒政府關係密切,而美國和以色列則長期支持蘇丹南部叛軍。有分析認為南蘇丹獨立是美國一次勝利,但中國也早已作好應對部署,鋪好路與南蘇丹合作,維護在當地的石油利益。

蘇丹總統巴希爾已宣佈承認公投結果,南蘇丹民眾則歡呼慶祝,新國家的名稱,最大可能稱為南蘇丹。蘇丹是非洲面積最大的國家,長期受西方孤立。但美國稱現可考慮將蘇丹由“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剔除。

中石油多年助建設 掌四成權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說,尊重蘇丹南部公投結果,中方讚賞蘇丹北南雙方為推動北南和平進程所做不懈努力,希望雙方繼續協商解決懸而未決問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南北蘇丹雙方未來仍需就公民權、採油權、380億美元外債分擔、尼羅河水量分配和邊境劃界等協商。

在中國多年協助下,蘇丹建立起原油勘探開發、輸油管道、煉油廠、石化上下游一體的新興石油工業體系,從一個純石油進口國變成一個新興產油國和石油出口國。中石油是當地GNPOC採油企業集團的主力成員,現控制蘇丹石油業約40%的權益(餘下由印度、馬來西亞和蘇丹油公司瓜分)。蘇丹開採的約60%石油售給中國客戶,蘇丹也成為中國六大石油供應國之一。

南部缺煉油設施 仍需依賴中國北蘇丹

南蘇丹獨立,蘇丹雖將失去約三分之一國土及約七成原油產區,但南蘇丹嚴重缺乏基建及煉油設施,意味可見未來仍需依賴北蘇丹去產油輸油,也要依賴中資在當地現有的油管和開採設施。北蘇丹的策略,是看準南蘇丹連年戰亂百廢待興,希望以類似“北南鬆散聯邦”,在“我強你弱”下維持對南部影響力。巴希爾形容,北南蘇丹是“母親與初生嬰”關係。

雖然南蘇丹理論上可借助西方,但西方是否願意大量真金白銀相助,仍待觀察。有中石油人士指出,南蘇丹部份油田可能在15年內便採完,“若南蘇丹另建油管,要花很多時間,試問錢從何來?”勢成南蘇丹開國總統的基爾亦說,北南邊界線“將僅是畫在紙上的一條線,不會妨礙北方人和南方人的自由往來”。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黃舍驕認為,蘇丹南北分家,有利蘇丹南北關係緩和,有助中國在兩地的投資,另百業待興的南方政府亦已表達了與中國繼續合作的意願,其新聞部長表明,南蘇丹未來將繼續發展與中國的全方位關係。《金融時報》引述中石油消息稱,GNPOC期望現有生意合約維持不變。

英分化統治埋仇恨

上海社科院研究員余建華表示,追根溯源,英國殖民者利用蘇丹南北民族矛盾、實現分而治的政策,是南蘇丹問題的產生根源——大批阿拉伯回教徒中世紀從北邊進入,成為蘇丹北方主要居民,而南蘇丹主要居民依舊是信仰原始宗教的非洲裔人。近代殖民主義者在蘇丹獵捕販賣奴隸,許多北方阿拉伯部落貴族在歐洲販奴者慫恿和支持下,進行獵捕、販賣蘇丹南方黑人的勾當而迅速發財致富,形成南方黑人對北方阿拉伯人難以消弭的仇視和敵意。

南方擁七成石油一半收益歸北

余建華說,從1902年起,英國當局就醞釀蘇丹南北分治,到1939年頒佈《南方禁區法令》,正式確認南北分治政策,阻礙蘇丹南北民族往來交流。二戰後,英國加緊分裂蘇丹,唆使南方親英人士提出南北分治的要求,反對與北方組成統一的蘇丹民族國家,企圖把南蘇丹分離出去,併入英屬“東非聯邦”或獨立建國,南蘇丹問題由此而生,引爆連年內戰。

及至1980年代蘇丹南部發現石油,惹來美國西方大力插手蘇丹、竭力推動公投。他指出,蘇丹70%石油儲量在南方,但一半收益歸北方。南蘇丹獨立原因之一,是當地人對石油收益分配的不滿,然而分家後,南方開採的石油在可見將來還得依靠北方的石油管道而出口,還要利用北方煉油廠煉油和獲取成品油。因此雙方未來如何分配石油收益,仍充滿變數。(香港明報)

 

 

蘇丹教會呼籲國際社會介入 憂慮公投觸發內戰(國度復興報)

蘇丹2人口以基督徒為主的南蘇丹1月9日舉行公投,以決定是否脫離由伊斯蘭教政府主政的北蘇丹。蘇丹教會擔憂公投結果或延後舉行,都會令兩地再度開戰,因此呼籲國際社會介入,確保公投有公正和和平的進程。

進入歷史性時刻
非洲國家蘇丹共和國正面臨歷史性一刻,南北兩地關係維持現狀──兩地分治、化敵為友成為一國,抑或從此割席分成兩國,還看南蘇丹今年1月9日全民公投的結果。至於結果是否在公平、公正與和平的情況下得出?將來的發展會如何?有人感到十分樂觀,認為南蘇丹如果獨立,人民將享有選舉和清廉的政府,發展資金亦有望到位。然而,更多人擔心公投結果不獲喀土穆政府承認,甚至令剛於6年前熄滅的南北戰火重燃。

            >>>北蘇丹(橙色)及南蘇丹(藍色)
蘇丹3<<<

住在南蘇丹教區倫拜克的奈地婭,經歷過該場歷時長逾廿載的戰火。她的鄰居有見新一輪暴亂,有風雨欲來之勢,都紛紛勸她離開。但要靠輪椅代步的她卻婉拒大家的好意,還發出了以下一番感慨:
「上次發生戰亂時,我們的確曾經逃跑。當時我還很年輕,甚麽也沒想的,直奔到叢林裡去。如今,我好不容易有了家園,還種了秋葵和一些鮮花,所以我不會走。即使我的家最終變成我的墳墓,至少我已為和平做好準備。」

經歷長年內亂
蘇丹共和國位於非洲東北部,所佔陸地面積是全球第十大。鑑於南北蘇丹內戰歷時廿多載,造成死亡人數約150萬,是非洲最慘絕人寰的內戰之一,該國被「失敗國家指數列表」評為「世界上最不安定的國家」,其首都喀土穆更被稱為「世界火爐」。

直至2005年,南北雙方才透過《全面和平協議》(Comprehensive Peace Agreement),停止駁火,並同意於2011年讓南蘇丹舉行全民公投,決定命運。在此之前,以基督徒人口佔約8成的南蘇丹處於自治狀態,而北蘇丹則由伊斯蘭教政府管治。
有人曾幻想,如果公投能令兩地一統,便能將所有問題徹底解決,甚至會合作起來修橋補路,造福大眾。不過,隨著零星暴力事件在這幾年間仍不時發生,這種想法瞬間幻滅。
曾因逃避戰禍而逃竄北蘇丹的南蘇丹基督徒,他們的處境相對較坎坷。該批基督徒主要分兩種,一種是較能融入伊斯蘭教政府統治下的生活,有工可做,狀況稍為穩定。另一種則仍舊過著逃難式的日子,甚至飽受「伊斯蘭教化」的壓力。

有分析指,石油資源的分配,是令兩地難以平和的「死穴」之一。在橫跨南北蘇丹兩地邊境的地區,以及南蘇丹的阿卜耶伊,均蘊藏著大量石油,利潤可觀,但如何將其分配,雙方一直爭持不下。國際社會一度介入,唯時至去年10月,談判終告失敗。

有人於是寄望公投能令南蘇丹獨立,為局勢帶來曙光。非政府組織「門諾會互助促進社」代表之一祖安˙威廉斯,來自南蘇丹阿里茲,她坦言:「只要國家(南蘇丹)建立起來,人民就可以享有選舉,政府會更具法律效力,貪污問題將會減少甚至消失。發展資金將會為和平的目的而流入。」

教會向國際社會求助
為令公投得以順利進行,南蘇丹的教會聯合組織和代表紛紛發揮他們對政府的影響力,承擔起教育選民有正確投票觀念的責任,包括他們的權利等。
然而有見離公投日子愈近,暴亂事件發生愈頻密,危及公投的展開,不少南北蘇丹教會先後多次向外發出緊急代禱呼籲、召開跨宗派會議、嘗試與北蘇丹伊斯蘭教政府談判,甚至爭取國際社會介入,確保公投得以按照2005年協議的指定日子、時間和程序,在不受干擾情況下順利完成。

蘇丹聖公會大主教鄧布爾在接受非洲主要媒體All Africa專訪時指出:「南蘇丹人絕不接受公投順延進行,在過往的歷史裡,他們曾多次受騙,如今不會再受騙了。國際社會必須確保《全面和平協議》全然落實執行,只有這樣才能減少戰爭再度發生的機會。另外,我們希望國際社會在公投結束後,不論結果如何,仍監察事後狀況,因為任何情況都可能發生。」

去年10月,多名南北蘇丹教會領袖更遠赴英美等西方國家,與高層級政治、宗教人員,以及包括潘基文在內的聯合國領袖和官員會晤。
回國後,他們仍繼續致力爭取和平,即使不明朗因素依然困擾他們;例如他們的辦公室,包括位於喀土穆的蘇丹教會協會(Sudan Council of Churches)辦公室,於11月遭警方以「搜尋武器」為由掃盪。

蘇丹教會協會總幹事拉馬丹牧師向All Africa信誓旦旦的說:「時間正在飛逝,北方政府在拖著公投的後腿,但南蘇丹人卻已準備好透過公投表達自己的聲音!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幫助我們,確保我們有個自由與公正的公投!」
(陳淑怡編譯外文報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opyright © 2018 lcmstan.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