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如明亮晨星

主如明亮晨星
Christ as a Bright Morning Star

當我在黑暗痛苦絕望中,有一曙光明照在我心,
祂是那稱為奇妙的救主,捨棄天上榮華為我降生,
祂又為我被釘在十字架,情願受苦洗淨我的罪,
我要唱奇妙主哈利路亞,從今後永不會再絕望,

救主耶穌基督被接升天,祂去原為我預備地方,
就必再來接我到祂父家,永遠與主同在到千萬年,
到那時再沒有痛苦悲傷,只有甜美快樂的笑容,
眾聖徒同集在明亮聖城,滿心歌頌讚美主大恩,

(副歌)
祂仁慈善良的愛領我衝破狂風巨浪,
主如一顆明亮的晨星,帶給我無限的希望。

這首詩歌是山地牧師周裕豐(Chou Yuen Feng,1937-1999 )的代表作。

周牧師出生在花蓮崇德一個基督化的山地家庭。 父母早年受「山地教會之母」芝苑的帶領,經常協助山地傳道的工作,他自幼深受福音的薰陶。

周牧師性喜音樂,在小學五六年級就開始習作山地歌謠。 他父母常提醒他:「服事神最重要的工作是傳福音,而傳福音的方式,不一定全靠講道,而是善用發揮神所賜給我們各人不同的恩賜,去傳揚信息。」

周牧師進入中台神學院花蓮分校後,因成績優異,獲美籍院長任教士的賞識,刻意培栽,親授樂理及和聲樂學等,奠定了他作詞配曲的基礎。 四年神學訓練後,開始在花蓮聖教會牧會,六年後轉入原屬的長老會。

台灣的山地原住民,族類很多,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性,特別具有音樂的天賦,無論什麼歌曲,不須經過太多的訓練,他們都能唱得圓潤自如,真切動人;尤其是節奏和表情,給人一種渾然一體,毫無矯揉造作的感覺。

周牧師說:「音樂是最通俗的語言,也是容易被人接受的傳播媒體。 用音樂來傳達福音的信息,是一個最有效的方法。」

資料摘錄:荒漠甘泉樂侶

讓我們的心成為聖靈工作的家

辛克萊‧傅格森博士(左)分享聖靈與基督的親密關係。(圖/李容珍攝影)

 

「聖靈到底是甚麼?對很多人而言好像很陌生、有距離,甚至是靈界存在讓人害怕!」改革宗神學院於十一月25日舉辦改教五百週年紀念特別課程暨講座「唯獨聖靈—宗教改革裡被遺忘的第六個唯獨」,主講的美國德州達拉斯救贖主神學院辛克萊‧傅格森博士(Dr. Sinclair B. Ferguson)表示,當世界各地都在慶祝改教500週年,提到宗教改革提出的「五大唯獨」前,還需要認識「唯獨聖靈」,因為神的救恩臨到我們生命中是藉由聖靈,也透過聖靈而寫成聖經。藉由聖靈有悔改相信得救的信心,也藉由唯獨聖靈將一切榮耀歸給上帝,知道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

主耶穌和聖靈親密關係

傅格森博士談到「主耶穌和聖靈的關係」表示,很多人看重聖靈的恩賜或聖靈的能力,但那不是聖靈的核心本質,因為恩賜、能力並非「位格」。舊約稱的「以色列人的天父」,能像新約所稱「我們在天上的父」的親密關係嗎?當主耶穌來,每一件事都改變,我們透過認識耶穌才能稱「我們在天上的父」;我們認識天父,則是透過認識耶穌基督。

他表示,聖靈和主耶穌有親密關係,我們感謝聖靈,從主耶穌如胎兒在母腹中就保護祂,帶領主耶穌到成年,也一路保護祂,讓祂在智慧身量上成長。聖靈預備主耶穌的工作,帶領主耶穌明白聖經,愈來愈愛天父,也帶領主耶穌公開受洗、受苦受難和復活的時候。

聖靈在主耶穌身上所做的不只是為主耶穌而做,也是為了我們。所以我們信靠聖靈,求聖靈幫助我們,正如我們認識天父、主耶穌基督,而認識聖靈。我們要活在聖靈大能中,要被聖靈充滿,知道聖靈是誰,不要讓聖靈擔憂,所以聖靈不是離我們很遠,不是無名隱藏,乃是主耶穌的聖靈。

傅格森提到,我們必須透過主耶穌認識聖靈,這也是基督徒生活的根基。主耶穌向門徒提出大使命,我們之所以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是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我們認識主耶穌為救主,是天父的兒女,更是活在聖靈的感動團契。

天父計畫、聖子行出、聖靈實現

主耶穌曾告訴尼哥底母,從聖靈生的才能重生,並非指聖靈不存在,乃是主耶穌尚未得著榮耀;但當主耶穌上十字架獻上贖罪祭、從死裡復活後,就賜下聖靈給信徒。所以當救恩臨到,我們相信主耶穌,聖靈就賜給我們。

他表示,為何主耶穌說,聖靈是生命的活水江河?因為聖靈在主耶穌所做的一切,注入我們生命中。如以弗所書一章所說,主耶穌賜給我們天上屬靈的福氣,我們的過犯得以赦免,豐富恩典傾注在我們身上,祂的旨意向我們顯明,我們在祂面前得基業,做成祂的旨意…。

他進一步說,主耶穌的一切,透過聖靈賜給我們,當聖靈保惠師住在我們裡面,改變我們生命、改變我們的生活,使我們彼此相愛,讓我們在主裡合一。也許我們看有些人不太可愛,但聖靈改變我們,讓我們心意更新而變化,讓我們變得像耶穌基督。

「聖靈是家庭的工程師!」傅格森以師母為例說,很多人不認識他的妻子,但她卻是幕後建造家庭,使他的事奉有意義的人,如同聖靈在我們身上的工作一樣。我們認識天父的旨意,也認識聖子耶穌,但對聖靈認識有限,常遺忘和忽視,甚至認為不重要。在華人中,很多師母、妻子,都是幕後建造家庭的人,許多事情靠她們做,雖然她們不是在講台眾人面前。「而天父預定的計畫,由聖子做出來、由聖靈來實現。」

當我們被聖靈管教

傅格森指出,聖靈如同家庭工程師,知道每孩子需要甚麼,為每個孩子禱告,關心父親和整個家庭,並帶來愛。三一真神的關係,有神學家認為,聖父、聖子關係是由聖靈的愛來連結,如家庭工程師扮演愛的連結角色。我們相信聖父愛聖靈、聖子愛聖靈,我們也應愛聖靈,因為祂是主耶穌從聖父差來在我們心中建造成為家。聖靈在我們心中,讓我們不再是孤兒,並且預備一個家,讓聖父聖子住在裡面。

「你預備好聖父聖子住在你心裡?」他指出,這永遠不是我們能做的,我們裡面有很多需要被改變,聖靈來,做家庭工程師所做的,修補重建一個家;當我們發現被聖靈管教,雖經過黑暗,但家庭工程師來了之後,潔淨我們的罪,在我們生命拔出拆毀再建造。

傅格森說,聖靈奇妙的工作,祂是我們的教師、保惠師和家庭工程師。聖靈主權工作在我們生命中,當我們歡喜迎接聖靈在我們心中,讓我們繼續做祂要我們做的工作,讓我們的心成為聖靈工作的家。

文章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Lord, Keep My Heart

Lord, Keep My Heart  / Howard Higashi

Lord, keep my heart always true to You,
Never backsliding, always viewing You,
A heart that is pure that sees only You,
A heart that loves You and treasures only You.

Your love constrains me to give my all to You.
Lord, I can’t help it; my heart is drawn to You.
Oh what a privilege! I give myself to You!
I love You, Lord, dearest Lord.
I love You! I just love You!

身心健康關懷講座-王韋淯醫師主講

資料來源:臺北歸正福音講壇-印尼歸正福音教會台北分會 www.rectp.org

題目:何時該檢查了?

主講人:王韋淯醫師
國防醫學院 醫學士
中華民國內科專科醫師
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腫瘤內科專科醫師
台灣安寧緩和醫學學會專科醫師
中華民國血液病醫學會專科醫師
曾任國家衛生研究院癌症研究所研修醫師
曾任國立成功大學附設醫院
血液腫瘤科兼任主治醫師
現任恆春基督教醫院
雙和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
臺北歸正福音講壇 實習傳道

kipahpah ima 拍手歡迎歌(布農族現代歌謠)

kipahpah ima 拍手歡迎歌(布農族現代歌謠)
詞曲:王拓南 編曲:馬彼得

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簡介:
南投縣信義鄉羅娜村羅娜部落(Luluna)是布農族人口最多的部落,也是全台灣原住民族當中最大的部落,目前共有5百多戶2800位村民。羅娜國小的校長是馬彼得校長,原聲音樂學校的基地也在這裡,利用星期六日把分散在各個部落的孩子們載送至此進行課業輔導和音樂教學,目前組有兩個團: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和台灣原聲打擊樂團。

被譽為「台版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台灣原聲童聲合唱團帶著布農族的文化背景和合音技巧,與小朋友純淨的靈魂聲線美麗交融,他們是來自玉山的美聲,更是創下台灣紀錄片票房奇蹟的《看見台灣》幕後天籟童聲推手。

莫札特小提琴奏鳴曲(Violin Sonata No 18 in G major, K 301)

Hilary Hahn美國女小提琴家,曾奪得葛萊美獎。 1979 生,美國維吉尼亞州萊辛頓獲獎紀錄: 葛萊美獎最佳室內樂/小團體演出, 葛萊美獎最佳器樂獨奏或合奏。

俄羅斯女高音阿伊達·加里富林娜(Aida Garifullina)演唱


俄羅斯新銳女高音阿伊達·加里富林娜(Aida Garifullina)1987年出生於喀山,18歲赴德國紐倫堡跟隨男高音Siegfried Jerusalem學習,2007年她進入維也納國立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師從Claudia Visca。2013年,她以《費加羅的婚禮》中的蘇珊娜一角首登聖彼德堡馬琳斯基劇院的舞臺,後又在此演出了《弄臣》中的吉爾達和《愛得甘醇》中的阿迪娜。2013年的Operalia多明戈聲樂大賽,她一舉奪冠並順利簽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

精神疾病與罪惡天性

許多國家都以不同的方式,對待被診斷出精神疾病的罪犯,不將他們關在監牢裡,而是讓他們接受治療。但上帝並不因人有精神疾病,就認為他犯罪是因為疾病。像掃羅到後來跟罹患精神疾病差不多,上帝仍管教他。

當一個人罹患精神疾病時,無論是憂鬱症、官能症(強迫症)、妥瑞症、精神分裂症,我們很容易將其異常舉動都當成是精神疾病使然;但我們應當想到,精神疾病患者跟我們一般人一樣,都有天然罪惡本性(聖經稱之肉體、舊人)。我們不應該因他有精神疾病就縱容他,仍要像對待一般人一樣,期待他能靠著聖靈治死肉體,而結出聖靈的果子來。

雖然精神疾病有可能使一個人的意志、心思、感情受影響,被扭曲、被減弱,但我們仍然可以適時地幫助他,(若是孩童,包括管教他);而且他自己應該有此體認,而願意對付自己的老肉體、老我。我相信精神疾病患者一樣可以被主塑造成溫柔、甜美、單純、愛主、喜樂、安息的人,像一般人一樣。

關於如何對待精神病患,還有一件現代人常遇見的,就是今天有些基督徒遇見精神病患就以類似趕鬼的方式,給他作醫治釋放。這是很不合宜的事,你作醫治釋放之前,必需先有辨別的恩賜,弄清對方是怎麼回事。

若真的是鬼附,可以照聖靈帶領來處理;若發現只是有一些仇敵的壓制、攪擾,或是肉體行為(罪),或是精神疾病,就當針對問題來幫助他。(容易遇見攪擾與壓制的人,也常是因為他的精神能力比較弱。)不應該統一用醫治釋放的方式幫助他。

若是趕鬼,似乎那人本身已無能力、意志來得勝,純粹靠旁人幫他趕鬼,像聖經記述過的一些例子。但如果是精神疾病,就不是全靠旁人的幫助了,如果他本人承認自己的需要,願意認真學習勝過之,才會有更大幫助。我發現有些罹患精神疾病的人,似乎蠻喜歡人家當他是鬼附;為什麼呢?因為那樣責任全在別人身上了。他總是一個教會跑到另一個教會,一個傳道人換另一個傳道人,希望人家為他趕鬼;其實他應該透過治療或諮商,來知道如何勝過這疾病,或如何與它共處,而能儘量過更正常的生活。

我們遇見罹患精神疾病之人,也不要輕易跟他說上帝要醫治他。有些精神病患是因刺激、壓力,或偶發的,發病也還不久,若及時得著幫助或醫療,非常有可能完全痊癒;但若是發病多年,就不一定如此了。有些這樣的人是天生精神能力比較薄弱,有些則已讓精神疾病扭曲其心性能力多年,並不那麼容易恢復得跟一般人一樣。

我喜歡本仁約翰在《天路歷程》第二部裡,將幾位精神狀況不堅強的角色,像是易驚(Much Afraid)、多憂(Despondency)、弱質(Feeble Mind)、易止(Ready to Halt),寫成直到走完天路,都沒有變成跟一般人一樣心靈強健,但是來接他們回天家的天使稱讚他們說:「你一生跛足而行,卻忠心良善到底,可以來享受王的快樂!」

作者:曹力中  士林錫安堂牧師
資料來源:路加雜誌
影音來源:天韻詩歌

   

新春佳節分享

 

除夕(2015.2.18)的下午,我和一位四歲多的小女孩電話聊天。她還叫我唱聖誕節的歌給她聽。

小恩恩的聲音好好聽,她是我弟弟的女兒。

希望有一天,她也能和我一樣幸運地成為接受主愛的人。

 

逢此新春佳節,願您闔家平安,也分享劉幸枝老師的文章。

 

從主護城傳奇到復興的省思

劉幸枝老師所著《主護城傳奇》於2011年十月獲得第四屆金書獎教會建造類的金獎。
整個主護城(Herrnhut)像靈修之地,沒有警察局、電影院、超市或餐廳。老師說,「來到主護城,我們安靜的在『上帝的田畝』裡散步靈修,然後我們會逐一經過他們的墓碑。主護城這段歷史裡的人物都葬在這個墓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