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沒有進入諾亞方舟的人會出什麼事呢﹖如果發生洪水時地上有數百萬人聚居,如創造論者所說的,不是會有很多人被埋在洪水沉積物中嗎﹖那麼在人們認為是洪水沉積物形成的岩層裡,為什麼找不到數以百記甚至數以千記的人類化石呢﹖進一步說,為什麼沒有在其他動物如恐龍化石旁找到人類化石呢?

這些當然是合理的問題,也經常被問到。根據我們對《聖經》裡大洪水的了解,我們也許會期望在洪水形成的岩層中找到人類化石。因此當找不到而又未加思索時,我們就會有些吃驚。然而,(有很多其它證據支持的)《聖經》非常清楚地記載了曾經發生全球性大洪水,且當時的人被毀滅。顯而易見,對缺乏人類化石,必須有一個解釋。下面,我們就通過探討洪水時一些事件可能發生的過程,並根據現在的觀察進行邏輯推理,來嘗試作一解釋,以幫助我們了解,為什麼在洪水形成的岩層中沒有確定無疑的人類化石。

報導的人工製品和骨骼

    有一些報導聲稱在顯然是洪水沉積物形成的岩層中發現人工製品和人類遺骸。然而許多這樣的說法都沒有任何科學意義上的充份記載,僅有的出現在科學及相關文獻中的幾例,仍頗有爭議或可作其它解釋。例如,《古人﹕令人費解的人工製品手冊》(1)一書,看起來似乎非同一般,蒐集了大量的證據,但仔細研究發現,其中的許多人工製品雖然在考古學上費解,卻仍屬於後洪水時代,其他的報導或是過時,或是膚淺,或是屬於業餘性質的。


    通常,一些自稱發現人工製品或人類化石的缺乏經驗的科學家沒有對發現地點作詳細記載,致使進行核實的專業科學家無法找到樣品出土的地點。此外,缺乏經驗的科學家過去沒有保存包在化石或人工製品外的一些岩石作為它們出土時原有狀態的證據。由於這兩個疏忽,經常是幾乎不可能復原或證明化石或人工製品的出處,致使這些發現實際上沒有用處。

    對於古地質層中的榔頭化石和假定的人類足跡化石,進化論者認為是人類開始進化的數百萬年以前掩埋的,而創造論者認為是大洪水掩埋的。對這些化石很難作出無可非議的或任何有結論性的科學記載。(僅僅在器具週圍找到岩石並不證明器具是洪水前的物品)

    例如,曾有人聲稱在黑煤中發現金鏈子(2)。可是,這件人工製品明顯地是作為乾淨的金鏈子展出的,無煤附著,因而沒有證據表明它是在煤中找到的,只不過聲稱如此。雖然我們不會假定有關人員欺詐,但因為沒有遵循正式的科學程序,這個展覽對於持懷疑態度的科學界和無動于衷的外行大眾幾乎沒有任何說服力。

    因此,如發現真正的諾亞洪水時代的人類化石或人工製品,一定要遵循正式的科學程序,記載其地質環境,以使該發現的科學價值無可爭議。當然,遺憾的是,固執的懷疑者仍然不會信服,但至少這樣的發現可能喚醒一些無動于衷的大眾和幾個思想開明的科學家。

    按進化論條件證明為古老的岩層,在創造論的地球歷史體系中,一般是洪水沉積層。 實際上,我們所需要的,就是在此岩層中形成化石的人體骨骼。然而這正是我們缺乏絕對的無可爭辯的證據之處,因此人們要問“人類化石哪兒去了?”

    德國有報導說,在所謂第三紀棕色煤中發現了一具人的顱骨,它的存在已由弗萊堡 (Freiberg)的礦業學院人員證實(3)。然而我們不能簡單地以此為據,因為關於這個題目沒有有決定性的科學報告。如果這是已經煤化的顱骨,是否可能判定它不是高超的雕刻,而使之成為真憑實據﹖即使它證明是真的,我們是否能夠確定此第三紀棕色煤是洪水層?世界上有些地方的一些孤立的所謂第三紀沉積盆地,根據創造論的地質分類,就明顯是後洪水層。畢竟,萊爾均變說和進化論地質時間尺度問世以前的早期地質學家將“第三紀”用于他們認為是後洪水時代的岩層。

    有爭議的瓜德羅普骨骼也是一例(4)。我們這裡不是要支持辯論的某一方,且無論如何,事實對任一方都不夠充份。問題是即使這些骨骼真是所謂第三紀中新世的,單憑此仍無法證明它們是在洪水沉積層中因而是洪水前人類遺骨。作為第三紀的一個時期,這些第三紀中新世的岩石也可能是後洪水沉積層,因而這些瓜德羅普骨骼仍可能不是諾亞洪水時的人類化石。

    也許,在美國猶他州默阿布(Moab,Utah)發現的人類骨骼化石(5)最有可能是洪水前人類被埋在洪水層中而留下的。在那裡的一個銅礦中的白堊紀沙岩中(據說有六千五百萬年)發現了兩具毫無疑問是人類的骨骼。骨頭之間仍自然接合著,骨上沾著綠色的銅鏽。雖然有很多人認為這些骨骼是近期掩埋的,但仍不能排除它們是洪水前人類“化石”的可能性。

    我們只能說,在確認的洪水沉積岩中,沒有人類遺骸的絕對無可爭議的證據。這個結論初看起來令人困惑,但經過研究就會發現一些解開這一迷團的線索。

化石記錄的組成

    讓我們先來看看化石記錄的組成。許多人不知道,就化石的數目來說,95%是潛水水生物如珊瑚蟲和甲殼類動物的化石(6)。其餘的5%中,又有95%是藻類和植物/樹木化石,包括形成現在的數萬億頓煤的植被化石,以及包括昆蟲在內的無脊椎動物的化石。

    因此,脊椎動物(魚,兩棲動物,爬行動物,鳥和哺乳動物)只佔化石記錄的很少部份─也就是5%的5%,即只有全部化石記錄的0.25%。相對地說,兩棲動物,爬行動物,鳥和哺乳動物的化石少而又少,然而作的文章卻很多。例如,全世界所有(公眾的和大學裡的)博物館的恐龍骨架大約只有2100具(7)。此外,僅佔化石記錄0.25%的脊椎動物化石中,只有1%(即0.0025%)的脊椎動物化石有兩塊以上骨頭組成。例如劍龍只發現了一個顱骨,許多馬僅以一顆牙齒的一個標本為代表(8)


    在發現脊椎動物化石的地方,有一個大致的趨勢,即陸地動物所處岩層在水生物所處岩層之上。進化論者認為這表示生命由水生無脊椎動物,通過魚類和兩棲類,到陸地脊椎動物的進化次序。

    然而,洪水地質學家對這個現象的解釋更為合理,即這表明瞭洪水造成的各生態區生物的掩埋順序。例如,潛水生物/生態區將首先由於大淵的泉源裂開而被毀滅,同時被暴雨侵蝕造成的土壤流失掩埋。基於這一點,在洪水沉積岩層底部不大可能發現人類遺骸,因為那裡只有潛水生物。我們目前對化石記錄的了解與此相符。

    此外,化石記錄中為數不多的哺乳動物化石的大部份處於所謂第三紀岩層,多數創造論地質學家現在認為此岩層為後洪水岩層。如果真是這樣,在洪水後期沉積物中就沒有多少哺乳動物化石了(在所謂中生代岩石中有一些哺乳動物化石)。如此說來,在洪水沉積岩層中就不是單單找不到人類化石了,其它哺乳動物的化石也相對缺乏。

    當然,在洪水以後的時代裡,人類有能力做出必要的決定,躲避形成後洪水層(第三紀)局部殘餘災難。因而與其它哺乳動物不同,我們在後洪水沉積層找不到人類化石。

    化石記錄的另一個問題,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即所發現的化石常常是零散的。這使辨認困難。例如,